好书呀读书网 > 不羁天师 > 不羁天师_第3节

不羁天师_第3节

作者:西半球 发表时间:2018-12-28 22:50:36 更新时间:2022-04-10 06:29:16
作用也没有。

第二宗案子则发生在第一宗的一个星期后。

这次死的是一名女中学生,才十七岁,名叫张敏敏。

尸体是在死者就读学校里发现的,照片上,尸体就躺在用来跳远的沙坑中心,死者的上衣被撕掉了大半,看起来像是被人强奸一般,实则不然,因为其左胸乳房被咬得只剩下小半个,而下腹更是一片血肉模糊,更惨的是,死者的右腿几乎被啃得干净,只剩下一小截脚骨头和一些肉丝连在上面,流出的鲜血把周围的沙子染成了红色,相片上,附近正在采样的警察有的还忍不住在呕吐,可以想像得到,现场的情景是多少的血腥。

马啸风摇了摇头,继续看第三宗案子。

这是五天前发生的事情,死的是一家士多店的男老板,四十多岁上下,名叫张有财。

这名死者的死状更惨,身体被咬成了两截,上半身就抛尸在士多店旁边的小巷子里,而下半身则被拖到离士多店五百米外的一个废品回收站里,一路上肉碎脏器掉了一地,让第二天连换了四五班环卫工人才打扫工净。

而最后一宗,则是在昨天夜里发生的。

死者为女性,是一家公司的文员,名为林欣。

尸体是在立新路一条小巷子里被发现,根据尸体被拖拽的血色痕迹来看,死者是在立新路上被攻击,最后又被拖到小巷子里,死者的头部被咬断,五官被咬得稀烂,已经看不出原来的样子,小腹上依然有钝器撕开的伤口,同样的,里面的一些脏器消失了。

马啸风看得唏嘘不已,这四宗案子,一宗比一宗惨烈,那吃人的妖怪似乎因为某些原因,变得越来越暴戾起来,这样的妖怪,应该尽快找出来消灭掉,否则还不知道有多少人会死在它的嘴上。

“看完了?”石勇默默问道。

马啸风点了点头,然后拿起咖啡小饮了一口。

石勇合上笔记本的显示屏说:“你小子神经挺坚韧了,普通人看了这些相片,包管一个月吃不下东西,我看到第一宗命案现场的时候,也难受得要命,你倒好,还一付若无其事的样子。”

“只是习惯了而已。”马啸风淡淡说道:“比这更血腥的我也见过,看得多了,也就麻木了。”

石勇骂了一句冷血动物,马啸风只是一笑置之,后者指了指笔记本说:“里面这几个死者,相信警方已经查过了吧,这几人有没有什么联系?”

刑侦队长无奈地摇摇头:“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我们警方也不是白痴,该查的我们都查了,很可惜,除了死状同样惨烈之外,我们再找不出其它你想要知道的犯罪共同点。”

“哦?”

“你别不信。”石勇用手指敲着桌子说:“身份、案发地点、社交圈子等等这一切的资料我们都彻查过,但这几人完全没有一分联系,所以凶手不是选择性的进行攻击。”

“那就是无差别杀人了?”马啸风皱紧了眉头:“那就麻烦了,凶手没有选择性的杀人,我们也就无从推测它的作案动机,同时也无法预测下一个受害者,所以守株待兔这一招是用不上了,而且如此一来,搜查的范围就要扩大,伤脑筋啊。”

“如果容易摆得平,我找你干嘛。”石勇说道。

马啸风却出奇的没有反驳他,神棍沉默了片刻,然后站起来说道:“既然这样,石头,你带我到这四个案发现场去看一下吧。”

石勇一脸迷糊:“去案发现场干嘛,能够拿到的证据和线索,都已经被我们警方搜刮回来了。”

马啸风笑着说:“我可不是怀疑你们警方的办事能力,只是有一些东西,是你们普通人发现不了的,我就不相信,这妖怪会做得那么干净,就连一点蛛丝马迹也没留下来?”

第五章 黑色妖发

四宗命案,四个案发地点,几乎让石勇驾车跑遍了整个南文市,每一个地点之间相隔甚远,直到过了十二点,他们才看完了两个案发现场。

石勇累得不行,第一个案发现场还好,第二宗案子的现场是在学校内,没办法,石勇只得陪着马啸风一起疯,半夜三更的翻过学校的围墙潜进校园内,搞不好要是让人发现,石勇马上得打面墙一头撞死,堂堂的人民警察竟然在半夜像做贼似的干翻墙的勾当,还得忍受着马啸风在一边嘲笑他办公室坐久了,连翻墙也不会了。

但跑完了两个案发现场,马啸风愣是一点线索也没发现,除了因为死况惨烈,因而死者在现场遗留下强烈的怨气外,马啸风连妖怪身上的妖气也没发现,就更别提其它线索了。

为了防止死者的怨气作怪,马啸风随手驱散了它们,这番作为让他连叹赔本,要不是石勇拉着他走,马神棍差点就要找上人家死者家属索要超渡费了。

此刻,他们正驱车前往第三宗命案的案发地点。

那家士多店是位于南文路北区的长平路上,南文市北区在晚上相对比较僻静,因为这里是一个工业区来着,并没有太多的住家,而士多店便是位于一间工厂旁边,平时附近工厂的工人都会到这间士多店来买些日用品什么的,只是现在士多店已经关门了,相信短时间内也没人愿意来接手这间曾经发生过惨烈命案的店子。

也因为这里是工业区,所以一到晚上就安静得很,不然的话,也不会发生死者半截身体被拖行数百米而无人得知的现象。

当石勇架着车驶入长平路的时候,除了两边的街灯外,整条公路有如鬼域般安静,看着黑夜中一幢幢只有黑色剪影的建筑,石勇无来由地感到一阵心寒。

“你不会是害怕吧?”马啸风很八卦地问。

石勇大声回答:“我是警察我怕什么,只不过我在想,那妖怪会不会就藏在那些工厂里,你要知道,这片区的工厂老板普遍抠门得紧,也不怎么建一些员工宿舍让工人住,害这些工人都要到其它地方去租房子,所以,晚上这里安静得很,我想整个南文,就这里最适合作藏匿的地点。”

“我怎么觉得你像是说话没什么底气啊。”马啸风嘲笑了老友一句,随之说道:“你这个猜测只有两成的可能性,如果是人类的话,那可能性会更高些,但对方是妖怪,而且还是只颇颇吃人的妖怪,你认为它会躲在这里天天对着混凝土发呆吗?”

石勇见他说得在理,也不在这问题上多扯,他闷不吭声地架着车,一直来到一家叫“好平士多店”的小店前面才停下了车。

“到了。”石勇说道,坐在副驾驶的马啸风则自己跳下了车。

士多店就开在旁边一家玩具厂附近,店旁边是一条小巷子,小巷里面只有一个小黄灯泡亮着,模模糊糊的黄光让人看不清巷子里的情景,马啸风指了指巷子内,意思是要进去看看。

虽然石勇觉得这地方压抑得让人发疯,但他还是硬着头皮点点头,跟在马啸风后边走进了巷子内。

巷子很窄,只有一个半人的宽度,两边是高高的围墙,把两家工厂给隔了开来,这巷子分明平明没怎么打扫,一些杂物垃圾随处乱扔,显是两边工厂的人随意丢下,巷子里飘浮着一股异味,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血腥气。

异味是来自地上的杂物,而血腥气,则可能是不久前的命案所遗留下来的。

巷子在百步开外便到了尽头,马啸风停下了脚步,跟在他后面的石勇差点没撞在他身上。

“石头,有没有手电筒?拿来照照。”

巷子里只有中途那一个挂在墙上的小灯泡充当照明,但灯光所及的范围不出半米,来到巷尾时已经是黑漆漆的一片,根本让人看不到什么东西。

石勇摸索了一阵,然后一束白光刺破了巷子内的黑暗,光线来自石勇钥匙扣上的一个便携式小电筒,平时这玩意只给石勇用来装饰用,倒不想现在却派上了用场。

从死党手里接过小电筒,马啸风朝巷子里面照去,只见白色的灯光下,巷尾的一面墙上留着一滩暗红色的血迹,那淡淡的血腥气应该便是来自于这滩血迹。

马啸风又拿着小电筒仔细地观察了巷子其它地方,但很可惜,除了一些垃圾杂物外,他并没有发现什么对案子有帮助的东西,反而在那面血墙的旁边,灯光下照出一个黑影。

影子似是有生命一般,被灯光一照便扭动了一下。

石勇低声说:“那是什么玩意,鬼魂?”

马啸风摇了摇头:“不是,是死者临终前的怨气,这巷子本来就阴森,而且结构不利于气息流动,所以这股怨气很快地凝聚成形,渐渐向煞气转变着,你拿下电筒,我来把它打散,煞气成形后,对这附近的气场会产生不利的影响。”

依言接过了小电筒,石勇只见马啸风用左手在自己右手掌心内画了一个符号,随后马啸风用右手向着那团黑影推出一掌,一小团电火花脱掌而出打在黑影上,一阵火芒跳动后,黑影便消失了。

马啸风学的是玄门正宗雷决,天师教那驱鬼之术他是不会的,但刚才那电火花脱胎于马啸风一直学不到家的掌心雷,电火花威力不及掌心雷,但雷电中蕴含的天地正气用来打散怨气这一类的阴性气息还是绰绰有余的。

从巷子里退了出来,两人依旧一无所获,刚要上车前往第四宗命案现场,马啸风突然省起,这第三宗命案的死者,还有半截身体被拖到五百米开外的废品回收站,于是上车后,石勇架着车拐了个弯,用不上多久就来到废品回收站。

这回收站建在一片草坪之上,说是回收站,也只不过是搭了几间木棚子,其间堆了小山高一般的废品,然后用铁丝网围起来的简陋建筑。

马啸风刚从车上下来,顿时一股无形的波动像风吹过平静的湖面一般,掀起了些微的波澜。

在他之后跟着下车的石勇更是双眼一亮,盯着马啸风带着些许激动叫:“疯子,你那玩意亮了。”

马啸风被他叫得抓狂,他没好气地撩起上衣,一边说:“跟你说了多少遍了,它叫夜叉,别那玩意那玩意的叫着。”

上衣撩起,马啸风后背腰际处,牛仔裤腰带上扣着一个黑色的皮套,皮套中是一把铜制匕首,马啸风反手抽出这把只有二十多公分长度的匕首,匕首无锋,其上刻着密密麻麻的诸多梵文,这是马啸风的师父送给他的法器,传说匕首中封印着天龙八部夜叉众中的一头鬼神,因而力能克邪,更是遇邪而亮,眼下,这被马啸风握在手中的匕首正周身泛着红光。

只是这红光并不强烈,只是朦胧的一层光晕,说明这回收站中的邪气并不强烈,马啸风心想,应该是妖怪所遗留下来的气息而已。

他抽了抽鼻子,果然,风中带着一丝普通人闻不到的奇异味道。

反手握着匕首,马啸风摄手摄脚来到回收站大门,这里面的东西说得好听是废品,说不好听便是垃圾,而且前些日子死了人,回收站已经人去楼空,分明已经废弃了,但大门上还是挂着一把锁,马啸风笑了笑,把自己左耳上的耳针拿下来,然后对着大门上那五块钱一个的廉价锁头一阵好捅,不多时,咔嚓一声,锁头打开了,看得石勇暗自决定回家就把自家门锁换成高档贷,免得马啸风哪天心情一好到他家干起撬门的勾当。

马啸风可不知道石勇心里头想什么,他打开门后,便回头朝石勇招了招手,两人像作贼似的钻了进去,门内的草坪地上,妖气的气息更强烈了,马啸风东看看西瞧瞧,最后给他在回收站东西发现了一个奇怪的情景。

回收站的东面,这里的废品扔得满地都是,完全不似其它地方被收拾得井井有序,特别是废品后面的铁丝网裂了好大一个豁口,感觉像是被什么东西撕开一样。

“发现什么了?”石勇看着马啸风发呆,不由问了句。

马啸风摸着下巴说道:“奇怪了,看起来那只妖怪曾经在这里和什么东西打过架似的,但这个地方却只有一股妖气,那么这股妖气是属于吃人的妖怪的,还是另一只和它打架的妖怪留下的呢?”

石勇听得头大:“你说出现了两只妖怪?”

马啸风没有理会他,自顾蹲在地上仔细搜查着什么,没多久,在铁丝网旁边,他发现一小撮黑色的毛发挂在断开的铁丝上,黑色毛发上飘浮着淡淡的妖气,马啸风眼睛一亮,随后把这撮黑色妖发用两根手指拈了起来。

第六章 建安血案

“出现两只妖怪也没什么稀奇的。”

在回石勇家的路上,马啸风惬意地把整个身体都压在车座上伸着懒腰。

“还不稀奇啊。”石勇嘟嚷着:“一只妖怪都已经够瞧的了,现在还有另一只,我不烦心那才有病。”

“好啦。”马啸风拍了拍老友的肩膀说:“你也不用太担心,就好像动物会划分自己的地盘一样,强大的妖怪也会有划分地盘这样的习惯,那吃人的妖怪分明已经踩到其它妖怪的地盘上去,所以人家现身要赶跑这个不速之客,没听说过敌人的敌人便是朋友吗,说不定那另一只妖怪会成为我们的帮手啊。”

石勇没好气地回了句:“我只听说过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找妖怪做帮手,疯子你的脑袋不会被驴踢傻了吧。”

马啸风笑了笑,也不以为意,他闭上眼睛,把现在所得到的信息在脑海里默想了一遍。

四个死者,没有存在一丁点的关系,作案地点不定,选择目标不定,仅有吃食死者部分器官这个共同点,这样的妖怪随手一捉一大把,仅从这些线索根本无法确定妖怪的身份,不知道是哪一种妖怪的话,也就是说无法从妖怪的习性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不羁天师】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