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不羁天师 > 不羁天师_第5节

不羁天师_第5节

作者:西半球 发表时间:2018-12-28 22:50:43 更新时间:2022-04-10 06:29:16
几趟,每一次都是在十二点左右才过来的。”

“那你们是什么时候发现他的尸体的?”

“大概是凌晨一点的时候吧。”

“凌晨一点……”马啸风基本上可以确定这个死者的死亡时间是午夜十二点到凌晨一点这段时间,想到这里,他脑海里灵光一闪,死亡时间,不错,死亡时间,除了死者的死状相同外,马啸风意识到自己还忽略了另一个共同点,就是几名死者的死亡时间。

在南文市看过的档案里,记录死者的死亡时间也是在午夜十二点过后,到凌晨一点这段时间内,现在看来,这只妖怪杀人也并不全没有共同点,至少它捕猎的时间是一样的,那么是什么原因让妖怪在这段时间觅食呢?

第八章 难眠之夜

既然得到了死亡时间这个线索,马啸风也就不再和欧阳菲菲多加纠缠,定下下次见面的日期后,马啸风便离开了天上人间,一走出大门,刚好看到石勇百无聊赖地蹲在报亭边上,一手拿着汽水一手抓着冷饮,那样子哪有半分人民警察的威武。

马啸风暗暗好笑,走过马路和石勇打了声招呼,随后两人钻到汽车里。

“有没有收获?”一坐好,石勇便劈头问道。

马啸风也没隐瞒,便把知道的东西全盘托出,更特别强调了妖怪出来觅食的时间,难道有更进一步的线索,石勇顿时听得眉开眼笑。

“行啊,你小子是怎么问出来的?”

马啸风笑着说:“还记不记得昨天下午我家里的那个女孩,她叫欧阳菲菲,这天上人间的音乐DJ,你说我会问不出东西吗?”

“啧!”石勇感叹着说:“看来你小子好色也不全是坏色。”

“那不叫好色,那叫风流。”马啸风立刻反驳回去。

“都一样啦。”

石勇说道,然后驱车回到建安市的公安局,他也不是傻瓜,知道要是明着告诉建安市的公安局长这城里有妖怪,怕不得马上让人给请回南文去,然后建议他的上头撤消了队长的职位,因此回到公安局,石勇先给自己的局长通了一通电话,然后让南文建安两个局长自己沟通去。

也不知道两位局长大人私底下怎么说来着,反正到了快傍晚的时候,建安这边的局长英明的发布了一系列措施,其中便包括在午夜十二点后加强全市的巡逻力度,这也是目前凭借掌握到的线索,定下的唯一可行的方法。

尽管只是守株待兔的笨办法。

眼见基本上现在能做的事情也只有这么多,马啸风便和石勇告个假,说是要回家里补充睡眠,等晚上再陪石勇去巡逻。

石勇也没说什么,目前除了知道妖怪出来觅食的时间外,还无法掌握它的确切行踪,他也不好意思把老友一天二十四个小时都绑在身边随时待命,只叮嘱了马啸风十二点前一定要给自己电话后,刑侦队长便放任自己的老友离开,而他自己,还有一大堆事等着要去处理,特别是要和建安这边的警察们打好关系,否则如是一旦出现状况,他要找人帮忙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回到自己的公寓里,马啸风冲了个澡,然后在冰箱里拿出一罐冰冻啤酒自己喝了起来,打开电话录音,前几个都是本市里几个女朋友的留言,大意是怪马啸风最近没有去找她们,马啸风也是笑笑听过,他现在实在没时间应付这些女人。

后面的两个内容比较正经一些,一个是物业催他交下半年的管理费,另一个则是银行打来告诉他一些固定存款的期限已到,让他去办理一下手续。

马啸风以为没有什么要紧的了,刚想随手关掉电话留言,却在“嘟”一声后,电话机里出现一把女子的声音。

“喂,啸风,你在吗?我是素秋。”

一听到这把带着三分江南地方音调的女声,马啸风的笑容在脸上凝固住了,那停在电话机上的手也缓缓放下。

“最近你去哪了,我打了你很多电话,你都关机,我担心你,如果你回来的话,给我个电话好吗?”

于素秋说到这里,便挂了电话。

马啸风一阵沉默之后,关掉了电话留言闷不吭声地喝起酒来。

于素秋是个相当特别的女人,不同于现在的女孩那种充满时尚的活力的美丽,于素秋的美丽充满了古典的味道,或许是充满了灵气的江南才能孕育出如水般温柔的女子,于素秋的温柔像致命的毒药,让马啸风无法用对待其它女孩一样的方法去面对她,马啸风自己也想过和她深交,然后像普通男女一样结婚生子,但马啸风知道自己做不到,如果他只是一个普通的男人,或许他能够给到于素秋那种宁静而温馨的小日子,可马啸风不是,自从十七岁开始学习玄门艺业开始,马啸风已经注定了和普通人无缘。

经常和妖怪、恶鬼这些普通人所不知道的存在打交道的马啸风,并不敢和于素秋交往过密,因为他害怕,于素秋会成为他的弱点,甚至成为一些和他结怨的异类存在用来要挟他,他害怕会害了于素秋,因此他拒绝着于素秋的关心和爱意。

啤酒喝完,马啸风长出一口气,在思量了良久之后,他还是决定不打这个电话,希望时间能够冲淡于素秋对他的感觉,马啸风这样想着,然后走进自己的寝室里倒在大床上,就这样迷迷糊糊地进入了梦乡。

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马啸风被手机的铃声吵醒了过来,抓过手机一看,却是一石勇打来的电话。

“疯子,醒了没有,我快到你楼下了,你洗一把脸后马上下来。”

石勇的声音还是那么的明朗,有活力,马啸风无奈地笑了笑,随便敷衍几句便挂了电话,用冷水狠狠洗了把脸后,马啸风感觉精神为之一爽,换过衣服后,又仔细检查了一遍他的那些吃饭工具,包括最具威力的匕首“夜叉”,做足准备后,他才哼着歌出了门。

公寓的大门外,石勇的越野车已经提前到了,马啸风和老友打了声招呼,上了车后又指使石勇开到麦当劳买了汉堡汽水当晚餐,石勇看马啸风吃着垃圾食物充饥,心里颇有点过意不去,但在马啸风把靖南酒家的一顿晚餐提升到两顿之后,心里的那点过意不去马上被无名火烧成了灰。

现在已经快要十二点了,车上的收音机里播着晚间节目,主持人那带着磁性的声音在深夜里显得格外动听,石勇架着车,沿着下午已经确定好的巡逻路线在建安市内缓缓而行,马啸风吃饱喝足,正用手支着自己的下巴看着车外的夜景。

因为时值盛夏,很多商铺到十二点才逐渐打烊,而娱乐城一类的场所则迎来一天中的黄金时间,尽管这样,但城市渐渐进入梦乡是不争的事实,当街道变得冷清了,当霓虹灯不再闪烁,城市像少女脱下盛装的舞衣,换上了轻柔的素纱,在马啸风眼中展现着另一种美丽。

由于无聊,石勇和马啸风有一句没一句地搭着话,当时间来到十二点半的时候,马啸风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他拿出来一看,却是于素秋打来的电话。

看着老友在犹豫,石勇忍不住说道:“你倒是接啊。”

马啸风咬了咬牙,才按下了接听键。

手机里传来于素秋的声音。

“喂,啸风,是你吗?”

马啸风深吸了一口气说:“是我,素秋,这么晚你还没睡?”

“我担心你啊,打了很多次你的电话,你都没接,还好这一次打通了。”手机那一边,于素秋幽幽说道。

“抱歉,最近去了趟海南,为了找灵感所以我一直都关机呢。”

“你不用道歉啦。”于素秋笑道:“人没事就好,你现在在家吗,我刚好值夜班到现在才下班,要不我买点夜宵上去给你吃?”

马啸风“哦”了一声,但随即又紧张起来:“素秋,你说你现在才下班?”

“是啊。”于素秋不解说:“今晚轮到我值班嘛,你那么紧张干嘛。”

不紧张才怪,现在外面可有一只妖怪在到处找人吃啊,马啸风想道,嘴上却连忙说:“素秋,现在太晚了,你就不要过来了,赶快回家去,下次我请你吃夜宵吧。”

但手机那边却没有传来于素秋的回应,马啸风顿时更加紧张了,连叫了两声,才听到于素秋在手机里压低了声音说:“啸风,后面好像有人在跟踪我,怎么办?”

“你别紧张。”马啸风才来得及说这句话,便听得手机里于素秋低叫一声,跟着手机便一阵盲音。

马啸风一愣,随后朝石勇吼道:“石头,快去中心医院,于素秋有危险!”

第九章 险死还生

公路上,一辆越野车猛然一个掉头,随后警笛声响了起来,车上那红蓝二色不断闪烁的强光刺破了夜的宁静。

石勇不愧是刑侦队长,虽然听得于素秋有危险,但他保持着镇定,一边架着车,一边通过无线电网络指挥在中心医院附近巡逻的警员过去援助,马啸风在初时的紧张后也很快冷静下来,他默默计算起前往中心医院所需要的路程。

他们现在位于建安市的北环路上,与中心医院所在的天山路仅有十分钟的车程,但这平时转眼即过的路程,眼下在马啸风心里却显得那么的漫长。

十分钟,可以发生许多事情,多到可以让于素秋充满活力的身体变成一具冷冰冰的尸体。

想到那些死状惨烈的死者,马啸风便不由捏紧了拳头,他只希望于素秋不要变成那些死者中的其中一名。

石勇看着马啸风,心里一阵唏嘘,现在的马啸风双唇紧抿,拳头握紧,两只眼睛里射出摄人的精芒,此刻的他犹如一匹愤怒的狼,这付情景石勇几乎已经快要忘记了,印象中的马啸风总是嘻嘻哈哈的样子,唯次见到他这样子的时候,是自己十五岁那年被镇上一帮小混混群殴,马啸风在看到自己头破血流的样子后,便露出现在这付模样,结果那天晚上,仅比石勇大了半岁的马啸风从自家武馆里摸出来一把大环刀,然后把那帮小混混全部劈进了医院了,马啸风自己也受了伤,更为了这事被他家老头子罚去面壁了大半个月。

现在,马啸风又露出这付可怕的样子,石勇不由暗想,这小子嘴上总是说着不想和于素秋交往,但心底下却对她关心得紧,只是这种情感之事,石勇也不好过于介入,只能装作不知,专心开着他自己的车。

深夜本来车就不多,石勇更是彪悍,仗着有警笛开路,他把车直接开到一百迈以下,只用了七分多钟,两人便已经远远看到中心医院的大门,此时,一声枪声响了起来。

两人面面相觑,这时又是一声枪响,石勇急了,开着车直接驶到医院大门,然后来了个急刹车。

要知道警察开枪是有规定的,一般情况下不允许随便开枪,所以现在听到枪声,那已经足以说明事情的严重性。

就在医院大门口,已经停着一辆警车,警车后坐倒着两个警察,听见枪声,医院里值班的医生护士跑了出来,场面在深夜里显得热闹。

石勇和马啸风两人迅速来到两名警察身边,其中一名已经晕迷过去,有他的肩上有一道触目惊心的巨大伤口,像是给大型兵器砍过一般,这名警察肩上的伤口一直拉到了右胸侧,血流个不停,还隐见骨头和肉筋;而另一名警察腿上也有两道伤口,但伤势不是太严重,他手里还拿着枪,分明刚才开枪的便是他。

石勇见状,连忙朝跑过来的医生吼道:“这里有警察受伤了,你们快拿担架来!”

于是跑过来的医生护士只得又往医院里跑,场面稍微有些混乱,马啸风心里记挂着于素秋,他连忙抓着那名受伤不重的警察肩膀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们有没有看到过一个女人 ?[-3uww]”

马啸风比划着于素秋的样子,这名警察像是被吓得不清,好一会儿才开口说:“那个女人我们有见到,接到通知后我们便来到医院,刚到大门口就看到一条黑暗要袭击那个女人,我先开枪呜紧,谁料那黑影反扑向我们,那速度太快了,我的搭档连哼都没哼一声就被它重创,我小腿也受了伤,要不是我再开一枪吓走它,恐怕我现在怕也躺在这里了。”

“那你有没看清袭击你们那凶徒的样子?”石勇追问。

那警察摇头说:“根本就看不清,它的速度太快了,我只听到几声呜呜声,像是狗在发怒的时候发出来的声音。”

马啸风见再问也问不出什么东西,眼下最要紧的是先找到于素秋,他站了起来,忽感背后温热,伸手一摸,温热源于腰间匕首,夜叉只有在遇邪时才会发光发热,也就是说这里有妖气残留才会引起夜叉的反应。

马啸风迅速作出判断:“石头,你留在这里指挥工作,我去找于素秋。”

“你小心点。”石勇也不是婆婆妈妈的人,他清楚对于妖怪,他的力量实在有限,硬跟在旁边可能反而碍了老友的手脚。

马啸风点点头,随后全力感应空气中残留的妖气,果然不出他所料,那残留的妖气虽然稀薄,但勉强还能够感觉得出来,于是他连忙循着妖气的走向跟了过去。

中心医院建于天山路上,在这寸土寸金的城市里,属于半国营半私营性质的中心医院,其占地并不甚广,因此这中小型的医院无法和其它大型医院一般拥有自己的停车场,中心医院的员工只能把车停在医院旁边,由一个住宅小区的物业所经营的一个地下停车库里。

马啸风循着那微薄的妖气一直追到医院旁边的地下车库外边时,便听到了车库里传来两声大叫。

他不再犹豫,拔出泛着微光的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不羁天师】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