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不羁天师 > 不羁天师_第7节

不羁天师_第7节

作者:西半球 发表时间:2018-12-28 22:50:49 更新时间:2022-04-10 06:29:16


马啸风点头应道:“安啦,你还欠我一顿饭,我不会让你那么容易挂的。”

石勇笑骂了两声,再和于素秋打了声招呼就离开了。

吃着粥,于素秋还不时分了一两羮给马啸风,两人不时说着笑,时间便这么一点一滴地过去了。

收拾碗具的时候,于素秋随口问道:“啸风,昨晚袭击我的凶手捉到了吗?”

马啸风摇了摇头:“还没,石头他们正在努力呢,还有,最近你不要晚上十二点后还在外头闲逛,最近不太平啊。”

于素秋听说地点着头,随着想起什么说道:“啸风,昨晚袭击我的,是人吗?”

马啸风正在削着苹果,一听于素秋这话,差点没把刀子往自己手指上削,吓了于素秋一跳。

“素秋。”马啸风沉默了一会,说道:“你看见,那个凶手的样子?”

这一次轮到于素秋摇头了:“没看清,但是,我好像看到那东西有牙齿,像狼狗一样很长的牙齿,还有一双红色的眼睛,怪吓人的。”

随后她又看向马啸风:“啸风,还好你救了我,你还用匕首射那东西吧,我看到你那匕首好像还发着光的样子,啸风,你真的是自由撰稿人吗,虽然当时我吓得慌,但还是看得出你的身手比特种兵差不了多少,离那么远还能用匕首射中它。”

马啸风又是一阵沉默,于素秋开始提出疑问,他本来想当时吓得不行的于素秋会忽略了他的表现,但现在看来只是他一厢情愿而已。

而说出这话的于素秋也感到后悔,她明白只要是人,总会有一些秘密,尽管从昨夜马啸风的表现看来,这个男人的秘密还不少,但自己应该聪明的选择不问,或者用另一种方式来问,而不是像现在一样赤裸裸的逼问。

暗器自己一声笨蛋,于素秋不等马啸风开口自己跟着说:“你如果觉得不想说可以不说的。”

说完这句话,于素秋更后悔的,这不等于拐了个弯逼供嘛。

看着着急得不行的于素秋,马啸风笑道:“好了,素秋,反正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等这事一了,我说些事情给你听吧,你可以把它当成故事来听,总之,我会让你多了解我一些的。”

马啸风的话让于素秋提着的心放了下来,接下来,两人都小心地回避这方面的话题,到了下午五点钟,马啸风还是和她告别,毕竟现在还是捉到那只妖怪要紧,而要补偿于素秋,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

于素秋也不留他,马啸风今天陪了她一整天,她已经觉得很满足了,于是马啸风在留下明天还会来看她的话后,便离开了病房。

走出医院的大门,太阳依然没有降低温度的打算,夏季的白天总是漫长一些,即使现在是傍晚,却依然没有黄昏的景象,马啸风伸了伸懒腰,他决定自己先去吃个晚餐,再去找石勇合计着找妖怪的事情,却在医院大门口,一个和他差不多年纪的男人擦身而过。

马啸风本不作多想,抬脚走不上几步又停了下来,他回过身,刚好看到那个男人站在医院门口露出沉思的模样,他像是在观察着什么,但马啸风注视他的目光却引起他的反应,他朝马啸风看了一眼,然后笑了笑,便转身就走。

马啸风立刻决定跟上他,不知为什么,他心底隐隐觉得这个男人有些不寻常,或许,还和这次事件有着一些联系。

第十二章 妖怪地狼

那个行径可疑的男人和马啸风笑了笑,便转身走开,马啸风立刻决定跟上去,但这样跟上去也太明显了一些,于是他迅速地往相反的方向走,然后拐进医院旁边的巷子里,隔了一会,他才探出头来,却见十米开外,那男人竟然还没有离去。

他像是看到空气里存在某些东西一般,然后在这些东西的引领下,缓慢的,却正确地走向医院另一边,那地下停车场的方向。

果然有猫腻。

马啸风想,他看到什么,或者说他感应到什么?妖气?不可能啊,昨晚那只妖怪残留下来的妖气非常稀薄,何况现在已经过了一天一夜,给这大路上的人群身上的气场一冲,妖气已经消失得干干净净。

除非……

突然间,马啸风想到一个让他心头狂跳的可能。

但凡动物,都有一套识别自己气味的方法,如狗、虎或狮子,它们会在一些地方留下气味,哪怕日子过得久了,别的动物闻不到这种气味,但留下气味的动物却能够自己识别得出来,而且大多数动物都以自己的气味来识别行动的路线。

动物尚且有这种本能,更何况是比动物更高级的妖怪,当然,远古时候的人类大概也会有这种本能,但现在人类的能力已经退化了,即使是通过修行玄门艺业,却也无法再拥有这种本能,可妖怪不一样,它们可以说是比人类更优秀的生命体,比动物更有智慧,比人类更强壮,而且动物的本能被它们绝大部分的保留下来,因此妖怪才会那么难以对付。

而这男人之所以引起马啸风的警觉,除了他行径可疑之外,还因为和他擦肩而过时,腰际的匕首夜叉才散发出热量,尽管这热量来得快去得也快,但已经足以说明,这男人有九成的可能是妖怪。

那他现在的模样,便像是在空气中辨别自己的气味一般,因此马啸风进而推之,莫非这家伙便是昨夜的妖怪,而且还是一只得了夜游症的妖怪。

夜游症并不是人类的专利,有时候,妖怪也会出现这种奇怪的症状,马啸风便亲眼看过一只平时性情还算温顺的儵鳙(一种外形像蛇,带有鱼翼的妖怪),在深夜的时候却夜游症发作,跑到大街上杀人放火,但第二天醒来完全不记得自己所为。

所以现在这应该是妖怪的男人,让马啸风怀疑它也是一只患上夜游症的妖怪,一到了深夜便病症发作出来猎食吃人,而日间则像现在一样看起来人蓄无害,大概它还依稀记得昨夜来到这里,又闻到了自己的气味,才会出现现在这般纳闷和不解的表情。

如果一切推断成立,那么今天便有望结束妖怪吃人这件事情。

于是,马啸风远远吊着那个男人,小心地跟踪着他来到地下车库外头,看着那个男人一路走下了车库,马啸风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放缓自己的呼吸,落地无声地跟在他的后头。

地下车库里来了两个新保安,其中一个在保安亭里见看一个俊朗青年走了下来,以为这青年是要来取车的,便从保安亭里探出头来说道:“先生,取车请出示车卡。”

那青年却笑而不答,当他越走越近的时候,保安感觉不对,却见迎面走来的青年随手一拂,保安顿时便觉得脑袋晕晕沉沉的,下一刻,他已经打起了呼噜,而另外一个保安更是吭都没吭一声,便倒在桌子上跟着睡起了大觉。

于是青年毫无阻拦地走进车库里。

马啸风看得暗暗心惊,这妖怪随便一拂,连念咒和画符都不用,就能让两个普通人沉沉睡去,单是这份法力,便不容得小瞧,他等青年走远一些,才伏低了身体悄然走到保安亭旁边,以保安亭为障碍物,马啸风隐藏好自己的身体后,才悄悄探出头来朝车库里打量。

果然如他所料,现在这青年正站在昨晚于素秋受到攻击的地方发呆。

马啸风悄悄把戴在大拇指上的玉板环给除了下来,这只板环可不是他买来装饰用的,而是他师父留给他的几样灵器之一,名为【显形玉环】的它,具有看到妖怪本体的能力。

马啸风把玉板环悄悄拿到自己的眼睛前,然后眯起一眼,用另一只眼睛透过玉板环向那青年打量。

玉板环中,那青年的身体后飘浮着一个巨大的黑影,但无论如何,马啸风都看不清那影子的真面貌,这更让马啸风吃惊了,如果连显形玉环也无法看清妖怪的本体,那就说明这只妖怪修行的时间至少有五百年以上,不然他是不会看不清这青年的本体为何的。

随着时代的进步,就连妖怪也享受到人类文明的好处,因此现在勤于修练的妖怪已经越来越少了,更多的妖怪乐于享受人类文明所带来的物质享受,所以别说五百年以上的妖怪,现在出现一只三百年左右的妖怪已经够让人惊奇的了。

但眼下看来,这青年确实是一只寿命在五百年以上的强劲妖怪。

这次真是抽到奖了,马啸风连连苦笑,凭他的修为,对付一只活了两百年的妖怪尚且困难,何况现在对方是一只五百年以上的大妖怪。

“喂。”车库里的青年突然回过头来对着保安亭的方向叫:“别躲了,出来吧,人类,大老远就闻到你的味道了。”

马啸风一点也不感到意外,如果对方没有发现自己的话,那就根本和他的实力不符。

于是他把玉板环戴回拇指,然后大方地走了出来。

青年也不打算离开,就这么站在那里等着马啸风靠近。

马啸风走到离青年还有四五米的距离便停住了脚步,这个距离足够让他发起攻击,也能够在青年攻击他的时候,有足够的时间能够应变,看着马啸风在这个距离停下来,那青年竟点了点头。

“不错,你这个人类倒不是饭桶,至少懂得保持最佳的战斗间距。”

他说话,又用命令的口吻对马啸风说:“喂,人类,你干嘛跟踪我,不说出个一二三点来,小心我吃了你。”

马啸风嘿嘿一笑:“这句话应该我问你才对,妖怪,这是人类的地盘上,你这样四处乱跑,会让我们很伤脑筋的。”

“哦。”青年眯起了眼睛,似笑非笑的说道:“人类,你的胆子倒是挺大的,不回答我的话,反而反问起我来了,你真的不怕我吃了你?别以为你有两下子就了不起,在我眼里,你的力量比一只蚂蚁大不了多少。”

马啸风无所谓地说:“打不过,我还不能跑吗,我又不是傻瓜,你要知道,车库上人类多的是,你一只妖怪总不能和全部人类对抗吧。”

青年脸上的笑意却更浓了:“都说人类很蠢,你要是一开始就落跑,我还真拿你没办法,但你现在还跑得了吗?”

此话一出,马啸风脸色一变,这时候,他突然发觉自己的双腿很重,再一看时,原来地面不知道什么时候腾起几只石爪,竟把自己的双腿扣个严实。

“土缚术?”马啸风皱起了眉头。

“你倒是有点见识。”青年为马啸风的见识鼓起了掌:“大地能够捉得到一切东西,土缚之术连影子也能够捉牢,何况你只是一个人类。”

马啸风略一思索,然后迅速以左手指在右手掌间画出一个符号,随后向青年打出一个电火花。

青年哈哈一笑,身影瞬间消失在原地,电火花只打得地面一片焦黑,却见车库的地面鼓了起来,然后一道土蛇迅速滑至马啸风后方,那青年一尘不染地从地面跳了出来,紧接着一手扣在了马啸风的喉咙上。

马啸风却不惊慌,嘴上像是自言自语的说道:“土缚术,现在又是土遁术,完全不用念咒和画符,只能说明这是你的天赋能力,而妖怪中最擅长使用五行土术,又喜欢混迹在人类社群里的只有一种……”

“莫非,你是地狼?”

第十三章 车库激战

“莫非,你是地狼?”

当马啸风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青年似乎想不到这么快就给马啸风识破了身份,呆了呆才说道:“你真聪明,人类。”

马啸风笑着从口袋里摸出一撮黑色毛发,那是在南文的回收站和昨夜车库里捡到了妖怪毛发,他在于素秋熟睡的时候,曾拿出这两撮毛发进行过对比,虽然由于时间流逝的关系,这两撮毛发上的妖气已经微薄到无法分辨的程度,但无论从色泽还是长短来看,这两撮毛发极有可能属于同一只妖怪所有。

而地狼,它们的本体正好长着这种黑色的毛发。

“那你看,这东西你可认得。”

马啸风摊开手掌,在他后面的妖怪地狼好奇地探了探头,随后迅速从马啸风手里抢过黑色的毛发。

“怪了,我的东西怎么会在你手里?”

推断……成立!

一瞬间,马啸风判断这只地狼便是这次连续凶案的罪魁祸首,这只可能患上夜游症的妖怪,并不知道自己在夜间凶性大发四处吃人,而地狼的形貌,也十分吻合昨夜他看到那黑影似狼般四足奔跑的形象。

但不论地狼是否主动吃人,它的行为已经给建安南文两个城市的人类带来威胁,特别昨天夜里它还差点吃了于素秋,一想到于素秋,马啸风双眼便变得锐利起来,他要杀了这头地狼,虽然这妖怪拥有五百年以上的修为。

以不被地狼察觉的细微动作,马啸风背着妖怪在自己掌心中画着雷符,他要使用掌心雷,半吊子的电火花基本上无法伤害到地狼这强大的妖怪,但掌心雷威力虽大,可马啸风的功力还不到家,为了成功使出来,他必须画出数倍的雷符,也就是说,掌心雷需要的时间比电火花多得多。

地狼倒没有发现马啸风的小动作,它拿到自己的毛发后,竟然放开扣着马啸风喉咙的手,然后笑嘻嘻的说:“人类,你真有趣,我开始有点喜欢你了,要不然,让我吃了你吧。”

“果然……”马啸风回过头说:“妖怪都是贪吃的生物啊……”

伴随着他这句话,一团耀眼的蓝光从他腋下炸起,他的掌心雷成功地使了出来,一大团如浆液般的雷光自马啸风掌上射向地狼,瞬间而已,地狼的身影被雷光和爆炸所淹没,整个车库为之一晃,天花板上稀稀拉拉地掉下来一些泥尘,马啸风估计着大概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不羁天师】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