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不羁天师 > 不羁天师_第9节

不羁天师_第9节

作者:西半球 发表时间:2018-12-28 22:50:56 更新时间:2022-04-10 06:29:16
,和狗一样是盯着对面的酒家,所不同的是,狗等待的是酒家里拿出来倒掉的剩余饭菜,而它所等待的,却是名为人类的食物。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阵喧哗的声音从酒楼里传来,然后一群人走了出来,它向后退了退,不让人类发现自己的身影,在它的眼中,一个满肚肥肠的胖子搂着一个打扮妖治的女人上了服务生为他们开来的汽车,它添了添嘴唇,决定今天晚上把这两个人拿来充饥。

胖子上了车,很高兴。

刚才在酒桌上,他谈成一笔近千万的生意,所以心情好得像三月的春天,身材性感的女人坐到他的旁边,胖子伸出手,在女人那高叉裙装下伸出来大腿一阵摸索,摸得女人连声妖嗔的时候,胖子才收回了魔手,然后启动了汽车。

汽车上的液晶电子钟显示已经是午夜十二点多了,胖子决定今天不回家,不想回去搂着黄花菜一般的老婆睡觉,他想去找个僻静点的宾馆开个房间,然后好好享受身旁这只妖精的味道。

看了一眼身旁女人那火爆的身材,胖子便觉得下腹一阵火热,连汽车也开得比平时快了许多。

看着汽车开走,它并不着急,缓缓地立起身体,如一头最敏捷的豹子,它几个起落便跃上了巷子的围墙,这一带的房舍并不高,只有四五层的高度,它利用各种突出的东西,像铁架,外置的空调箱等物迅速地窜到一栋房子的天台,然后以每一栋楼房的天台为落点,它迅速地跟上下边行驶的汽车。

胖子在车上就开始不老实起来,或者是酒精在起作用,他只觉得喉咙很干,很渴,偏偏坐在旁边的妖精还不断地诱惑他,妖治女人慢慢地解开自己衣领上的扣子,露出一片雪白的肌肤,还有一条深深的乳沟,看得胖子恨不得现在就吃了她。

朝胖子抛了一个媚眼,女人摸着自己的大腿,还一点点把裙子往上面撩起,露出肉色的丝袜,这付情景让胖子的脑袋轰的一声,血液直冲上了大脑,差点没让他流出鼻血来,这付情景对感官实在具有莫大的冲击力,胖子发出像野兽一样的低吼声,然后牙一咬,两手一打方向盘,就这样把车刹停在了马路上。

时值午夜,马路上一辆车都没有,就更别说人了,胖子按下车窗的开关,于是咖啡色的车窗升了起来,让车内变成了另一个世界,胖子哆嗦着手解开了安全带,然后扑上女人的身体,他一手按在这妖精的胸前使命地揉着,一手却去按座椅底下的按键,把座椅调了下去,最后胖子全身都压在女人的身上,恨不得把自己挤进女人的身体里。

半夜无人的公路上,一辆银白色的汽车在抖动着,像一头发情的兽,而汽车里,随着两具肉体的扭动,气温正在渐渐的升高,在寻找着欢愉的他们并不知道,在汽车后,一个巨大的黑暗正在接近。

它看着正在抖动的汽车,车内那两个人类因为达到欢愉的顶点而散发着诱人的香味,它吞了吞口水,然后忍不住一声大吼,便朝汽车扑了上去。

胖子行事正到了紧要关头,体下这妖精实在够味,不断迎合他的动作而榨干了他一点一点的体力,胖子正准备迎上欢愉的顶峰,却在这时候听到一声猛兽的声音,让他和女人的动作为之一顿,他们面面相觑,然后以为听错了,这是在城市里,又不是在动物园,怎么可能会出现猛兽的声音。

于是他们决定继续,却在这时,汽车猛烈的摇晃起来,女人忍不住一声尖叫,胖子也面如土色,透过咖啡色的车窗,只见外头亮起两团腥红的亮光,胖子一阵哆嗦,身体从女人身上下来,手打着颤摸到了车灯的按钮,胖子一下把汽车的灯光全部打开。

汽车的强光灯下,一头像公牛一般大小,却长得如狼似犬的动物出现在胖子眼中,胖子惊讶的大叫,他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动物,那如狼一般的动物被灯光吓了一跳,随后暴怒地吼叫一声,一爪把汽车的灯罩打裂,汽车跳了一下,胖子张大了嘴巴,看着车前方凹陷进去的一角半天说不出话来。

女人抓着衣物,发出歇斯底里的叫声,这叫声引起那猛兽的注意,它瞄了女人一眼,然后退后了几步,接着猛冲上来,一爪拍向车前方的玻璃,车内的两人尖叫一声双双以手掩脸,哐啷一声大响,玻璃像纸糊的一样弹进车中,汽车的防撞系统启动了起来,突然弹起的安全嚢让两人不用被玻璃碎片扎死。

但威胁还没有离去,只听几声撕裂的声音传来,下一刻,安全嚢已经成为过去式,流着口液的巨大狼兽把它的巨头伸进了汽车里,女人尖叫一声,失去理智的用手要去抓巨狼的头,巨狼也不客气,它张开血盘大口咔嚓一声,便把女人的双手齐根咬断,女人先是一愣,然后看着自己断手上白色的臂骨,接着鲜红的血液喷了出来,把她喷得满脸是血,她痛叫了起来,下一刻,巨狼把她整个头都咬了下来,没有了头的脖子上,血像喷泉一样喷得汽车里血迹处处。

胖子在女人被吃的瞬间直接晕了过去,这对他而言或许也是一种幸福,因为他不用在看着自己的肚子被拉开的恐惧中死去。

恶兽畅快淋漓地享用着它的大餐,但当胖子的内脏被它掏光后,它意犹未尽地仰起了头,对着没有月亮的夜空一声长啸,啸声中,它想起另一具肉体,那具曾经在它狼吻下逃生的肉体。

夜晚的时间,就这么悄悄的过去了,当石勇一大早被叫到凶案现场,看着这辆破烂不堪的汽车,还有车里两具已经不成人形的尸体时,他的眉头,已经皱得可以绞断一截钢条。

第十六章 时间紧迫

马啸风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包得和木乃伊没什么两样。

时间依旧是傍晚,窗外的夕阳让病房里笼罩着一层血色的光芒,马啸风动了动身体,身体马上传来一阵酸痛,让他不由“呀”一声叫开。

于素秋这时正好走近病房,一见到马啸风醒来,这美丽的女医生又哭又笔地扑到床边,询问着马啸风哪里不舒服,马啸风好说歹说,才让于素秋的情绪平复下来。

“素秋,我睡了多久了?”

“睡?”于素秋睁大圆圆的大眼睛,一脸嗔怒的说道:“你那哪叫睡,你是晕迷了过去,已经失去知觉一天一夜了。”

马啸风“哦”了一声,似乎对自己的身体一点也不在乎,他的无所谓让于素秋又气又恼。

“啸风,你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你知不知道,你被人送进医院的时候,我差点没吓晕过去,我不明白,你好好的走出医院去,但半个钟头后却只剩一缕气丝被人抬回来,在这段时间里,你究竟干了什么。”于素秋说着说着,就急哭了:“我知道我不应该多事,但我真的担心你啊,我好害怕会失去你……”

说完,于素秋干脆趴在了马啸风的胸口痛哭起来,弄得经过病房的人都对里面两人指指点点,让马啸风尴尬不已。

“素秋,你别哭啊。”马啸风哄道:“你看我不是一点事也没有,只是现在有一些东西不方便向你解释,因为这真要说起来,没有个三天两夜是说不完的,我保证,等这件事情解决之后,我会把一些事情说给你听,你现在只要知道,我是在帮石头捉那连续杀人的凶手就行了。”

“什么,你在捉凶手!”于素秋一听,顿时花容失色。“不行,你又不是警察,怎么可以去捉凶手呢,凶手让石勇他们抓就好了嘛。”

“素秋,你这样说很偏心啊。”石勇又是神出鬼没的出现在病房门口,他手里提着一只矿泉水,脸上大汗淋漓,样子像是很匆忙,他用手挠了挠自己的老脸说:“虽然保护市民的安全是我们警察的责任没错,但作为好市民,也应该为这社会做点贡献嘛,特别是像你小情人那样的好市民。”

于素秋没想到石勇这时候会出现,顿时一张小脸通红得像西红柿,但她还是坚持说道:“不行,抓凶手这事情太危险了,啸风只是一个普通人,怎么能让他去干这种危险的事情,石勇你也是他朋友,难道你想把啸风推出去送死吗?”

“好大一顶高帽子啊。”石勇像小孩子一样做了一个鬼脸,心想你那小情人也算是普通人的话,那么我们这些人岂不是单细胞动物?

但他不再和于素秋讨论这个问题,石勇清楚,如果马啸风要把自己的事说给于素秋知道的话,他自己会开口,实在不用他石勇来捅这个豁口。

而且心底里,石勇也是替自己的老友担心,看到马啸风奄奄一息被送到医院的时候,石勇差点没拔出枪去找那打伤他的人或者妖怪拼命,但老友的性命更重要,所以石勇马上找来于素秋,通过于素秋的关系,马啸风立刻得到最完善的救护。

现在看到马啸风醒了过来,石勇那压在心头的大石才落了下来。

“怎么样,没事吧。”刑侦队长走到马啸风床边坐下,喝了一口水问道。

马啸风微笑说:“死不了,倒是你满头汗的样子,我猜事情又有变化了?”

石勇朝于素秋看了一眼,于素秋连忙会意,说:“啸风,我去给你买点吃的来。”

说完,便带着一阵香风离开了病房。

看着于素秋,石勇赞道:“真是一个善解人意的女孩,疯子,你真的不打算把她娶回家?”

马啸风苦笑一声:“你说,这有可能吗?素秋是个好女孩,但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我怕自己会害了她啊。”

石勇摇了摇头,人家的感情事就让人家自己解决去吧,他也不好掺和到其中来,于是他转换了话题:“你小子晕迷了一天一夜,知道吧。”

马啸风点了点头,石勇继续说道:“就在昨天夜里,又出现一宗命案,这次死的总共有两人,分别是一男一女。”

“两人 ?[-3uww]”

马啸风眯了眯眼睛:“它的胃口越来越大了。”

“所以我们的时间越来越紧迫了啊。”看着绑得像木乃伊似的马啸风,石勇又问:“我还没问你呢,你到底和什么东西打架来着,不仅把自己打成这付惨样,而且打架的场面夸张得过份,我问过抬你过来的人,在知道你打架的地方后,我去转了一圈,苍天啊,好好的一个地下车库面目全非,一米多高的石柱插得满地都是,而且其中好几辆汽车都已经损坏得不成样子,现在那地方已经被建安公安局戒严起来了,我想情况这么特殊,最后一定不了了之。”

“那最好。”马啸风一想起那只强大得过份的地狼,头不由痛了起来:“你大概猜不到,我可能遇上在南文市里,和吃人妖怪争地盘的另一头妖怪了。”

“另一只妖怪也出现了?”石勇惊问道。

马啸风脸色凝重的说道:“不错,而且它似乎也在找那只吃人的妖怪,我因为误认它就是凶手,于是想杀了它,没想到反被它痛揍了一顿,但这并不是最糟糕的事情。”

石勇眉毛跳了一下:“你不要告诉我还有第三只妖怪出现?”

“那倒没有。”

石勇刚松一口气,马啸风却又把他的小心肝给提了上来。

“虽然没有第三只妖怪插手,但问题是,能够把我痛揍一顿的那只妖怪地狼,它的修为至少在五百年以上,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你的意思是,它很强?”石勇猜道。

“不,是吃人妖怪很强,很强。因为它能够在那么强的地狼手下逃生,而且那撮黑色妖发已经证明是地狼所有,也就是说,当时地狼是以本体的状态来战斗,那比起和我打架的时候还要强上很多倍,所以由此可以推断,吃人的妖怪也很强,至少不是我所能对付的角色呀。”

石勇一听,整个人都傻了,连手里的矿泉水跌落到地面也不知道。

第十七章 夜色的访者

石勇在医院蹭了马啸风一顿病人餐后便离开医院,现在老友伤成这付模样,没有个十天半月大概很难有什么作为,看到马啸风现在这个样子,石勇也不好意思再要求他干点什么,刑侦队长暗暗决定,接下来的事情他要自己完成。

幸好的是,由于连续发生的凶案案情恶劣,公安局已经向驻地军部请求了武力支援,相信不久之后,一支配备精良的武力部队就会投入到缉凶的行列中,无论再怎么厉害的妖怪,也无法和强猛的火力对抗,对于这一点,石勇还是有些把握的。

吃过了晚餐,马啸风的主任医生来看过他之后,对于马啸风身体的恢复能力表示惊讶,马啸风刚被送给医院的时候,这年纪颇大的胡医生给他做了全面检查,得出的结论是内出血、胸骨受伤严重等一系列严重的内伤,但过了一天一夜之后,马啸风的身体已经恢复了一小半,这要是放在普通人身上,至少也要一个星期才能恢复到马啸风现在的状态。

马啸风自己知自己的事情,他修行玄门艺业多年,身体的强度是普通人的两三倍左右,连带恢复力也比普通人要快上许多,也幸亏身体的强度较高,要不然被地狼一顿暴打,怕早就死翘翘了。

他自己估摸着,至少还要个三四天才能恢复到可以和人家动手的地步,但想到那只恶兽现在仍在城市里徘徊,马啸风便觉得这个时间还是太慢了,天知道等到他可以出院,外面又死上多少人。

只是现在这个样子,他也知道着急也没有用,于是只得躺在床上老老实实的当一回病人。

胡医生在做过一番诊断后,判断马啸风现在的筋骨和内脏基本上已经没有了移位的情况,于是让护士把他全身的布条装去掉,但这并不代表马啸风可以下床行走,事实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不羁天师】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