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不羁天师 > 不羁天师_第12节

不羁天师_第12节

作者:西半球 发表时间:2018-12-28 22:51:06 更新时间:2022-04-10 06:29:17
气,而匕首夜叉在獜身上制造的伤口则不断把獜的妖气和恶气从体内散了开来,当马啸风最后一剑自獜的腰间横掠而过的时候,被散掉大部分恶气的獜身体明显已经小了一圈。

马啸风连续发出九剑后,便迅速自獜的身边退开,刚才的“雷字九打”是他压箱底的绝活,以星宿变化所演变的步法为辅,让兵刃注满雷力后发出让对手毫无招架之力的连续九斩,这一绝招在短短数息间,便耗去马啸风绝大部分的力量,但换来的战果却也同样巨大。

獜身体上的恶气已经消散了大半,而身体上被夜叉划开的伤口不断有电蛇在跳跃着,连番的受创下,即使是獜这种强横的妖怪,也像座小山般哀叫一声扑倒在了草地上。

地狼落到马啸风的旁边,然后和马啸风互看了一眼后,地狼谨慎地走上前去,打算给獜最后一击,现在獜身上的恶气已经不像刚才那般强盛,因此地狼终于有把握杀得了它。

獜身上的血流了一地,身体还在微弱的抽动着,看起来已经差不多要挂了,地狼一爪把獜的头提了起来,然后看了看獜的脖子,就要一口咬断獜的脖子,没想到看起来已经奄奄一息的獜突然双眼红光大盛,一爪自下而上的打在地狼的下颚,地狼闷哼一声,被獜一爪打得倒飞出去。

獜跟着一声大吼,乘着地狼落地的时候扑了它的身上,跟着一爪拍在地狼的肩膀下,咔嚓一声响起,地狼痛叫一声,它的肩膀被獜的巨力拍碎,但獜的攻击还不止于此,占据了上风的它一声欢啸,张大了嘴便朝着地狼的脖子咬去。

“雷刺!”

一束蓝光在天台上一闪而灭。

地狼只觉得眼前雷光大作,它眯着眼,看到獜的头上正插着一把雷蛇跳跃的匕首。

马啸风在千均一发之际发动了雷刺,这一次他终于有了些准绳,把夜叉准确的捅进獜的脑袋里去,脑袋被刺穿的獜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吼声,它发疯似的挥舞着双爪,被扫个正着的马啸风被獜挥出了数米远,一招就被震成内伤的马啸风顿时喷出一口血来,但他坚持着没让自己晕过去。

艰难地抬起头,马啸风见到地狼从地上爬了起来,用它仅余的一臂圈住已经发狂的獜的巨头,然后用力一转,同样一声咔嚓声传来,獜的脖子顿时被扭断,这只发狂的妖怪终于渐渐安静了下来,那眼中的红光不断的消散,最后一动不动地摔落在草地上。

地狼用脚踢了踢獜的身体,在确定对方已经死了之后,才松了一口气,跟着也坐倒在草地上。

至此,这只难缠的妖怪,在地狼和马啸风付出惨烈的代价后,终于死去了。

后记

恢复了人型后,罗迪低声念了一段咒语,随后一股烟雾从它脚下腾起,本来因为回复本体而扯得稀烂的衣服又恢复了原状,只是地狼的右肩骨完全粉碎,一只手臂便这么搭垂了下来。

他吃痛地用另一只手跟着一阵比划,草丛一阵晃动,接着一个药瓶子浮了起来,罗迪顿时一笑:“还好这宝贝没弄丢。”

马啸风在獜死掉后,由于身体的重创而晕了过去,但过不了多久,一阵凉意在他体内流过之后,他顿时一个激灵,又醒了过来,并发现伤势基本上已经复原了。

罗迪在他身旁心痛地把药瓶子放回袋子里去:“啧啧,小仙的清露丹一天里就用掉了三颗,要是给她知道,准得扒了我的皮拿去卖钱不可。”

地狼看到马啸风醒来后,便把从獜头上拔下来的匕首还给他:“干得不错,人类,呃,不,马啸风,你干得真不错,竟然被你救了一次,虽然就算你不出手,我也有办法对付那只只会用蛮力的家伙,不过怎么说我也欠你一次人情,以后要帮忙的地方尽管开口说一声,我罗迪是不会赖帐的。”

马啸风被地狼喷了一脸口水,他摇了摇头,当时他可没想那么多,只是想着既然和地狼站在同一阵线,他总不能见死不救吧,但地狼的一厢情愿,他也老实不客气的收下,能够叫这么强大的妖怪欠下一次人情,这么好的资源总要好好的利用一番才不至于浪费吧。

地狼可不知道马啸风心底打什么算盘,它那骨骼粉碎的肩头虽然在吃了一颗灵药后已经大有改善,却还没有全愈,可地狼一点也不在乎自己这点伤,它见马啸风没有大碍后,又跑到獜的尸体旁又踢又骂,大意是说獜这妖怪无缘无故地跑出来,害他老人家伤筋动骨不说,还影响了它的泡妞大计,最后连三餐不定时而落下的胃病也赖在无辜的獜身上。

马啸风无语地看着发疯的地狼,一点也不明白妖怪的想法,也一点也不想去明白。

“喂。”马啸风朝地狼叫道,地狼马上纠正他应该叫“罗迪”而不应该叫“喂”。

马啸风彻底败在地狼的口水攻势下后,罗迪才问马啸风叫它干嘛。

指了指獜的尸体,马啸风头痛的说道:“这家伙的尸体会怎么抬走,要是被普通人看到就麻烦了。”

罗迪难得正经地说:“你放心啦,等会我叫些妖怪来帮忙,可惜獜不好吃,要不然把它当成存粮也不错,够吃上十天半月的了。”

一听地狼愿意解决这事情,马啸风乐得清闲,地狼又指了指楼下说:“你还是先送那个女人去医院吧,这里由我来负责就好,我们妖怪做事一向干净得很,保证第二天这栋楼房的人类醒来,都会以为昨晚是在做梦,獜的尸体,还有大楼破损的地方,我们会处理的了。”

看着罗迪扮成一付专业人士的样子,马啸风耸了耸肩,就把善尾的工作留给了地狼。

却在马啸风要走进逃生通道的时候,地狼叫住了他。

“马啸风,在这城市里居住着三千多只妖怪,但它们绝大部分比人类还安分守己,希望你看在这一次我帮了你一个大忙的份上,如果有一天它们犯在你的手里,能放过它们就放过它们吧,毕竟,我们也是因为人类的不断扩张,才会选择和你们生活在一起的。”

马啸风看着地狼,沉默片刻后说:“只要它们不胡乱吃人,我会的。”

说完,他便走下了楼梯,地狼仰起了头,看着天际的月牙,感概的说:“虽然人类的文明给我们带来从来没有过的享受,但是为什么,有时候我却会想起以前在河里捉鱼,在草地里捉萤火虫的日子呢……”

感概过不到三秒钟,地狼又打回了原形:“管它的,人类不是有句话叫什么来着,今朝有酒今朝醉!对,就是这句话,我真是一只聪明的地狼啊,哈哈哈。”

月色下,响起某只自大地狼的笑声,而马啸风则把于素秋送往了医院,尽管女医生的伤口并不深,但天知道獜的爪上是否有细菌,最后马啸风还是决定让于素秋打一支狂犬疫苗好了,这叫防患于未然。

依旧是中心医院,当马啸风抱着于素秋走进医院的时候,一辆急救车停在了他的身边,车上的人匆忙地下来,然后抬着担架快步跑向急诊处,马啸风瞄了一眼,担架上躺着的是一个女孩,女孩的脸色乌青,像是中了剧毒的样子,马啸风摇了摇头,这女孩多半没有救了。

正如马啸风所想,在半个钟头后,担架上的女孩救治无效而宣告死亡。

马啸风却不知道,当他抱着于素秋走进医院的时候,在医院的大门口,一个人正默默地看着他,那个人的眼神时而平静,时而疯狂,他站了片刻,看着马啸风的身影消失在医院里面后,便转身离开。

路灯把他的影子拖得好长好长,便在他转身而走的时候,他的影子一片扭动,然后从中分离出一小片黑暗,当他消失在街道上的时候,从影子里分裂出来的黑影却像拥有自己的意识一般,竟然像流水一般流往医院的外墙,然后消失在墙根中。

午夜,太平间里多了一具尸体,那是今晚被送过来的一个女孩,女孩被送来的时候,脸泛着恐怖的黑青之色,在半个钟头的急救之后,因为中毒过深的缘故而逝世,最后,尸体被拉进了太平间里。

那女尸上盖着一张白色的被单,太平间里没有窗户,自然也就不会起风,但这个时候,被单却抖动了起来,然后那具女尸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女尸睁开了眼睛,任由被单落下而露出她赤裸的上身,她,或者它迷惑的看了一眼四周,然后喃喃说道。

“我在哪里?我……是谁?”

第二集 活死人

第一章 尸体失踪

一个月前,由于一头受到恶气感染的獜而致使建安、南文两市出现恐怖连环杀人案,但最终在马啸风和一只地狼的合作下将獜诛杀,才让这闹得沸沸洋洋的杀人案告一段落。

当然,知道恶兽伏诛也只限于几人而已,而对两市的公安局来说,一日没有捉到凶手,这案子一日不能完结,而当杀人案平静了一个多月后,这件案子在无法得到更多线索的情况下,也只能以悬案告终。

恶兽伏诛了,建安南文两市又恢复了平静,石勇继续为其它的案子皱紧了眉头、于素秋为如何留住马啸风的心而伤脑筋、马啸风则为不时自己不请自来的地狼而感到头痛,至于地狼,它最近看上了马啸风家那特大的冷藏柜,正打算把这东西霸占过来作自己的储粮柜用。

日子还是一天一天的过,每个人做着自己该做的事情,地球也没有因为某些国家不时暴发的战争、还是某只妖怪正打算吃掉哪个人类而停止了自转。

这天夜里,建安市依旧笼罩在迷离的各色灯光中,黑夜下的城市在每个角落里继续上演着不同的故事,而在城市最大的娱乐城里,马啸风、石勇和于素秋正在一个包厢里喝着酒。

“来,石头,难得你来建安一趟,今晚一定要无醉不归!”

马啸风大笑着把一打洋酒提到了石勇身前,后者的脸一下子就绿了。

“来,是男人的就喝掉,别给我省这点钱。”马啸风继续点火煸火,完全不顾石勇的感受,直接开了一瓶塞给石勇,然后就要和他拿着酒瓶干。

“别开玩笑了,疯子,要是我一瓶这样喝下去,非醉死在这里不可。”石勇推托,他的酒量可不好,连喝啤酒也会醉的人哪敢拼洋酒啊。

“醉了好啊。”马啸风自己喝了一大口,说:“古人有句话说,一醉解千愁,我看你小子最近眉头都快绞得变形了,才好心带你出来喝酒的,你总不能学素秋一样喝果汁吧。”

听马啸风说到自己,于素秋跟着说:“啸风你也别喝太多酒,酒精伤肝。”

马啸风摆着手,大大咧咧地说:“没事没事,这点酒算什么,想当初我偷喝我家老头那坛‘千日醉’,只喝了一碗就睡上一两天,那才是酒啊,这以后其它的酒到我嘴里就和白开水差不多。”

于素秋没好气地白了这个男人一样,一付神经大条的样子,难道他看不出自己紧张他么?

且不说于素秋在旁边为马啸风不解风情而干着急,坐在她旁边的石勇已经急得满头大汗,虽然自“恶兽”的事件后,南文那边没有发生多大的案件,但正所谓大事不犯,小事不断,石勇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案子已经忙得不可开交,好不容易逮住一个休息的机会到建安这边找马啸风聚一聚,却不想给这个损友抓来喝酒,这酒要是一喝,他明天就不用起来了,那公安局那边准得让刘局长跳翻了天,最后给自己安个渎职的罪名,得,自己的前途就毁在这几瓶洋酒上了。

那一边,马啸风已经提着酒坐到石勇身边,非要和他讨论一下男人的酒量和肚量之间的关系,而石勇在这一刻完全没有了作为人民警察的威武形象,如果可以的话,他已经打算落荒而逃了,还好,听闻马啸风来喝酒,已经好一段时间没见到他的欧阳菲菲找了过来,算是救了石勇一条小命,这让石勇感激得差点要叫她姐姐。

对于欧阳菲菲的出现,于素秋感到一阵紧张,看着这个热情奔放的女人和马啸秋又是喝酒又是打情骂俏的,于素秋心里便感到老大的不舒服,还好马啸风并没有像平时一样对这个美女DJ做出太多出格的事情,只是和她谈上几句,便变着法子用话把欧阳菲菲支开,马啸风表面上对于素秋不冷不热的,但比起其它的女人来,他对于于素秋有着一份特别的感觉,只是由于自身的关系,让他不敢去接受这个平凡却温柔的女孩,但不接受归不接受,于素秋的感觉,他还是要照顾得到的。

欧阳菲菲也是七面玲珑的主,她哪里看不出马啸风用话支开她,无非是为了坐在对面那个清丽的女孩,但她也不介意,马啸风的情人不只她一个,这是她一早就知道的事情,但她还是很小女人的用两根手指在别人无法发现的情况下暗暗捏了马啸风一把,直把他捏得冷汗直流,才笑着告退。

这一段小小的插曲后,包厢里陷入奇异的沉默气氛中。

“告诉你们一件奇怪的事情。”

把果汁喝掉一大杯后,于素秋绞尽脑汁地要打破这份沉默,包厢外音乐震天,包厢内却沉闷无比,这动静的强烈对比让她觉得有些受不了。

马啸风因为欧阳菲菲的突然出现而感到尴尬,一时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这时见于素秋肯开口说完,连忙附合着说:“什么事情?有多奇怪?”

于素秋添了一下嘴唇,这个动作让马啸风看得一呆,包厢里只点了几根蜡烛,烛光下于素秋这个动作是显得性感无比,但他也只是一呆,然后马上错开眼神,不想让于素秋因为他的眼神而吓到。

女医生倒是没想那么多,只是她接下来要讲的事情可以算是中心医院机密的事件,所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不羁天师】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