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不羁天师 > 不羁天师_第13节

不羁天师_第13节

作者:西半球 发表时间:2018-12-28 22:51:10 更新时间:2022-04-10 06:29:17
以心中有些紧张,她伏低了身子,头微微往前倾,压低了声音,一脸神秘地说:“我告诉你们哦,这事是我们医院里严禁外传的事件,所以听完以后,你们不可以四处乱说!”

马石两人连忙点头,这时,也石勇也给于素秋的表情勾出了兴趣来,不知不觉,三人的大头都几乎凑在了一起,只听于素秋继续说道。

“大约在一个多月前,我们医院的急救室送来了一个女孩子,听说她服毒自杀,经院方抢救后无效宣告死亡,那天晚上,尸体就被放进了太平间里,只等第二天家属来签字认领,可没想到,第二天醒来,你们猜怎么着?”

石勇傻傻地问了句“怎么了?”,马啸风却觉得于素秋很有说故事的潜力,他大概猜到了答案,却不说出来,只是笑着摇摇头。

于素秋的声音更低了:“不见了,你们一定不会相信的,那尸体不见了,太平间里的置尸床上,盖着尸体的被单被扔在了地上,而床上的尸体失踪了,太平间的大门洞开着,你们要知道,太平间晚上都是用大锁头锁住了,但那天早上,那把锁头带着门锁被扔在了地上,而且大门也损坏了小半,也就是说,大门是被人从里面用蛮力撞开来的,但那天晚上,太平间里只有尸体啊。”

说到这里,于素秋打了个冷颤,似乎回想起那天的情景还在害怕。

马啸风连忙说道:“素秋,这故事讲得不错。”

于素秋马上来气了,气鼓鼓和马啸风争辩起来这不是故事而是事实,马啸风要的正是这个效果,刚才于素秋明显已经被自己吓到,要是她被这种心底的恐惧纠缠太久的话会形成负面的心理暗示,那样一来,于素秋整天会疑神疑鬼的,马啸风故意说不相信她的话,正是为了激怒她,让她的注意力转移到别的方面。

看着两人为此事争辩,石勇觉得好笑,两人加起来也快半百的人了,还为了一件小事像小孩子一样斗起了嘴,事实上,他也不太相信于素秋的话,医院本来就是鬼故事传得最开的地方,天知道于素秋这个故事是在哪个无聊的医生护士那里听来的,所以,他也没有把这事放在心上。

把这事放在心上的,只有马啸风,因为于素秋说到“一个服毒自杀的女孩”时,让他想起恶兽伏诛那天晚上,他送于素秋去医院的时候,便见到一个因为中了巨毒而脸色发青的女孩,就不知道于素秋故事里的主角是否和那个女孩是同一个人了。

但无论实情是否如马啸风所猜测的,只是目前并没有因为医院这一宗尸体失踪的事件而让建安出现什么奇怪的传闻,因此马啸风也没准备把太多精力浪费在这上面,他要做的事情还多着呢。

午夜,酒尽,人散。

又是一夜过去了。

第二章 往事

天上人间的那次聚会过去了一个星期之后,一天黄昏,于素秋在快要下班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是马啸风打来的。

“素秋,今晚有空吗?”

一按下接听键,手机那边便传来马啸风的声音,一听他主动约自己,于素秋虽然高兴,但不知为何,女人的直觉却告诉她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但于素秋最后还是跟马啸风说“有空”。

无论发生什么事情,该来的总归要来,于素秋并不很勇敢,却也不会逃避。

“是吗,那你下班后来我家吧,我在做烛光晚餐哦。”

“好。”

答应之后,挂了电话,于素秋默默把手机放回口袋里,心里那份异样的感觉更加浓重了,一个平时对你不冷不热的男人突然为你做烛光晚餐,如果不是他想向你表白的话,那就只剩下另一种可能……

于素秋摇摇头,不让自己去想那另一个可能,把手头的病历整理好之后,她离开了办公室。

淮安江畔的公寓小区里,马啸风正在自己的家中准备着丰富的烛光晚餐。

晚餐的桌台已经布置好了,刚买来了金色欧式烛架上,三根大红蜡烛已经准备好了,而刚拆了包装的崭新餐具,按照最严格的西餐要求完美地摆放在餐桌上,洁白的餐巾一丝不苟地折成三角形置于餐具之旁,一切都显得井然有序。

厨房里,马啸风正调着罗宋汤,上好的牛扒正在一边腌制着,而用来做沙拉的包心菜和各种水果正浸在水盘里,马啸风有条不紊地做着这一切,他要给于素秋一顿最正宗的西式晚餐,来表达他对她的认真,而也因为这份认真,他不得不选择和她分手,虽然他们两人或许没有真正开始过。

但马啸风觉得这事情不能再拖下去了,这段不清不楚的感情要是再拖下去,就会像他手下这锅罗宋汤一样,因为过火而变了味道,马啸风可不想让于素秋因爱成恨,他想把自己的过往说一些让于素秋知道,然后希望她能够理性地接受分手的事实。

汤做好,水果沙拉也被精美地装盛在装饰着金边的华丽餐具中,而牛扒更被煎成了七成熟,当黑椒和香草调成的稠汁淋上牛扒的时候,马啸风家的门铃响了。

“就来!”

马啸风从厨房里伸出头来叫了一声,然后把这些食物都逐一摆放到餐具上,做好这一切后,马啸风关了灯,然后把蜡烛点了起来,才打开自家的大门。

门开,于素秋走了进来,看到餐具上闪烁着三点金黄的烛光时,她忍不住惊呼了一声。

“啸风,这全都是你做的?”

马啸风点点头,然后以西式的礼仪朝于素秋微一鞠躬说:“小姐,请!”

于素秋入座后,马啸秋把一早准备好的红酒拿了出来,轻轻为自己和于素秋倒上一小杯后,马啸秋举起自己手中的高脚杯说:“祝素秋永远漂亮,干。”

于素秋粉脸通红地举起酒杯,和马啸风的杯子轻轻一碰,然后缓缓饮下。

红酒在芳香中带着微涩,于素秋一饮而尽后,俏脸似乎不胜酒力而发红了起来,马啸风连忙让她喝一点汤,好在正餐前开开胃。

两人谈笑甚欢,却只聊着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题,把一小块牛扒送给自己的小嘴中后,于素秋最后还是忍不住问:“啸风,怎么今天突然请我吃烛光晚餐了?”

马啸风微微一笑,却不回答于素秋这个问题,反而问道:“素秋,你觉得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3uww]”

于素秋一愣,随口说:“仗义、对朋友很好、人也聪明,就是花心了一些。”

“那么素秋,你又知不知道我的过去?我从哪里来?我是哪里人,我的家里还有哪些人 ?[-3uww]这些你可又知道?”

一连串的问题,让于素秋大摇其头,突然间,她才发现,自己和马啸风相识得太过突然了,这个男人就像突然之间窜入自己的生活一般,他的出现,让自己的生活带来不一样的气息,自己爱上了他,也同样爱得那么突然,以致于自己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些问题,一直以来,自己也没有问这个男人来自哪里,因为自己觉得爱就是爱,并不用对他的来历寻根问底,但现在他却提出这一连串的问题,是表示他开始接受她,想让她了解她的过去;还是因为他的过去里,有一些是自己无法接受的东西,而现在他提出来,是因为自己来之前所想到的那第二个可能?

一想到这里,于素秋突然觉得心里一痛,但她还是勉强笑道:“怎么,今晚你打算说这些事情给我听?”

马啸风郑重地点点头:“素秋,在这之前我就答应过你,会说一些事情让你知道,即使你不相信这些事情,也可以把它当故事来听,我只希望能够通过这些事情,让你多了解我一些。”

不知为何,于素秋突然想起一句话来:了解得越多的时候,也就是失去的时候。

“不,啸风。”于素秋有些慌张地摇了摇头:“如果那是你的秘密的话,你不用说的,我不会在意你的过去的,啸风。”

“不,我必须说。”马啸风不容反驳地说,他端起酒杯,凝视着酒杯里那暗红色的液体在烛光下所变幻出来的迷离光泽,仿佛过往的事情,也一件件在这小小的酒杯中浮现一般。

“我来自一个南方的小镇,素秋,有机会我一定带你去瞧瞧,那里的天很高,水很蓝,山很美,人也很朴实,这种美丽,在现在已经是不可多见的了,然而在这个秀丽的小镇里,却孕育出我这么一个从小就调皮捣蛋的家伙。”马啸风像是自嘲地笑:“你无法想像,年少的我,在镇上是出了名的小霸王,我家是开武馆的,我家老头子在镇上算是一个名气不小的武师,三乡五镇的小崽子在七八岁后,都会给自家老头子踢到我们武馆来拜师,而我,自小便随老头子学了好几年拳脚,仗着这点拳脚工夫,我成了镇子上的孩子王,成天带着一帮小屁孩四处调皮捣蛋……”

马啸风的嘴角勾起一个奇异的笑容,陷入往事回忆中的他,那孩子的顽皮和男人的成熟混合成一种让于素秋为之心醉的魅力。

“……在长大后,我成了镇上的祸害,和邻镇的小混混打架闹事是家常便饭,镇上的人对我头痛得很,无奈我家那老头也护短得紧,别人找他告状,他没理也给说出理来,所以他和我被镇上的人戏称为马家二疯,但人们却不知道,背地里老头子可没少罚过我,那个时候,我恨死老头子,巴不得他突然消失了才好,但是……”

说到此处,马啸风脸色一黯:“就在我十七岁那年,身体壮得像头牛的老头子却突然去世了,我还记得那天回家,看到老头子的棺材,和他躺在棺材里一动不动的时候,我还傻傻的叫他,喂,老头子,别闹了,快起来啊,但叫了好久,他都没再理我,从那之后,我知道他再也不会管我了,他走了……”

一滴眼泪从马啸风的眼眶里划了出来,滚过他英俊的脸庞,然后在白色的餐布上打出一小朵水花,他却犹如不觉般继续笑着说:“老头子走得太突然了,突然到我一点心理准备也没有,我把自己锁在房间里,不吃不睡地坐了三天,我老娘都哭成了泪人,亲戚朋友也骂我不孝,自己老头下葬也不去参加,其实他们不知道,那时候我根本接受不了这个事实,我以为只要像以前那样任性,老头子不知道又会从哪里蹦出来拿着竹板子追着我打,在那个时候,让我万分痛恨的竹板子,我却突然希望它再次出现,但没有,三天后,我知道老头子不会再出现了,我也知道,再没有人来管管我这任性的性子,于是我跑到老头子的坟前对他说,老头,你放心去吧,我不会像从前一样惹了一屁股麻烦再要你来帮我收拾烂摊子了,其实那时候说这些话时,心里怪难受的,不是我不想老头子帮我收拾烂摊子,而是再没有人来帮我收拾了,那我只好少惹点麻烦了,后来,如果没有发生一些事情的话,大概我还呆在那个小镇上,说不定现在已经娶了媳妇生了孩子了吧。”

于素秋听到这里,心下便是一紧,她隐隐觉得,马啸风嘴里那所谓后来发生的事情,应该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第三章 离奇命案

“那么,后来你发生了什么事情?”

于素秋切下一小块牛扒,却没有放入口中,现在她的心神都给马啸风的话吸引去了,哪还有心思吃盘中的美食。

倒是马啸风微笑着说:“我们别吃别谈,别让菜凉了。”

于素秋食不知味的吃了几小口,便听得马啸风突兀的问道。

“素秋,你相信这个世界有鬼,有妖怪吗?”

于素秋不知道他为何这样问,却如实的说:“我相信。”

这一次轮到马啸风吃惊了。

“哦?你是医生,难道不是唯物主义者?”

“谁说医生一定就是唯物主义者。”于素秋笑道:“何况在医院那种地方呆久了,即使没见过怪事,却也听了许多,而且说到妖怪,早在古代,蒲松龄老先生就写出有关于妖怪的著作《聊斋志异》,足证妖怪精灵并非虚无飘渺的东西,何况,那天在家里要加害我的东西,应该便是妖怪吧。”

马啸风倒没想过于素秋竟然会接受妖怪这种生命的存在,但这样一来,他接下来要讲的话,于素秋便会更加相信几分了。

“不错,你应该也知道《山海经》这本奇书吧。”马啸风呷了一口红酒说:“那天袭击你的,便是此书中记载的一种名为‘獜’的妖怪,而这只妖怪,便是前段时间连环杀人案的罪魁祸首。”

于素秋虽然已经有心理准备,但听了马啸风的话后,她还是为之一愣,手一松,餐具便轻轻掉在桌上,她带着一丝犹豫、一丝怀疑说:“自那天晚上之后,凶杀案便停止了,难道……难道是啸风你杀了它?”

马啸风重重地点了点头:“严格来说,是我和另一只妖怪合力诛杀了‘獜’!”

“另一只妖怪?”于素秋倒抽一口冷气。

“是的,一只地狼,那是一种生活在大地之下的妖怪。”马啸风想起那只不时会来窜门的地狼,便皱起了眉头:“那是一个相当麻烦的家伙,但总的来说,它并不是一只坏妖怪,只是也好不到哪里去就是了。”

“妖怪还有好坏之分吗?”于素秋睁大了眼睛说。

马啸风没好气地说:“人都有好坏之分了,何况妖怪。”

于素秋吐了吐舌头,一脸无辜地说:“我怎么知道那么多。”

“现在不就知道了。”马啸风接着说:“其实我告诉你这些,是想让你知道这世界还有普通人所不了解的一面,而我之所以会了解这个世界,则是因为某一件事情。”

马啸风深吸了一口气说:“那是在老头子过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不羁天师】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