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不羁天师 > 不羁天师_第15节

不羁天师_第15节

作者:西半球 发表时间:2018-12-28 22:51:16 更新时间:2022-04-10 06:29:17
很快就找到了张家的豪宅。

张家豪宅和其它大户人家一样充满着富气,马啸风在下人的带领下走进张家的大厅时,中年富商周德安和古董大王张标正把酒谈欢,只是张标的脸上罩着一层忧色,显是为了其儿子而正伤着脑筋,一见马啸风走进大厅,周张两个富豪马上迎了上来,周德安更是大笑着和马啸风来了一个拥抱,让马啸风大有受宠若惊之感。

周德安用力拍着马啸风的肩膀笑道:“来来来,老张啊,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马啸风马先生,马先生正可谓是后生可谓,在玄学上的修为可不是那些江湖上的神棍可比的,两年前我家里那件事情,也是马先生给我摆平的,所以啊,我敢打包票,你儿子那点事情到马先生手里,也就是一会的功夫就能解决。”

周德安这一说,张标的眼睛便亮了起来,用力地握住马啸风的手说:“马先生,那我儿子就要劳烦你了,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要多少报酬你尽管说,我张某人是一定不会亏待你的。”

马啸风表面笑着一口答应,心底下却暗骂周德安这家伙够能吹的,他马啸风又不是活神仙,现在周德安把话说满了,要是回头张家的公子真遇上什么棘手的事情,他要是解决不了,以后还怎么混这口饭吃。

唏嘘了一阵子,马啸风说:“还是让我先见见张公子再说吧。”

张标一口答应,向周德安告了声罪,便领着张啸风走上了楼梯,一边走,张标一边说:“我这儿子名叫嘉洋,人聪明能干,我也渐渐把公司的一些业务让他来接手,前些日子,他去了趟甘肃谈生意,回来后就变成现在这个模样,嘴里老是说有女鬼要来害他,又把自己关在房里谁也不见,我给他折腾得没办法,才突然想起周先生曾经提起过马先生的本事,便厚着脸皮让周先生代为引见,马先生,无论如何,务必帮帮我儿子,我就嘉洋一个儿子,实在不想他有事啊。”

马啸风安慰了这个古董大王几句,但他可不敢像周德安一样打包票,这个世界上离奇古怪的事情多得去了,马啸风也只不过在玄学这个世界里踏出很小的一步而已,这点自知之明他还是有的。

来到张家公子的门前,张标敲了敲门说:“儿子,是我,快开门,我请来先生为你驱邪了。”

“不!”房间里传来一声尖叫声:“爸你别相信他,那一定是女鬼变的,她要来害我,要来害我的!”

张标摇着头说:“他最近总是这样,谁也不信,有时候连我他也以为是女鬼变出来,要来害他,我害怕他再这样下去,真的会精神分裂啊。”

马啸风点点头说:“张先生,等下我的手段可能会激烈一些,请你万务见怪。”

“马先生请放手施为。”张标说完,便退开几步。

马啸风回过头,对房间里大声说道:“张公子既然不肯开门,那马某只有得罪了。”(人)

说完,也不管房间里那张家公子连连说“不”,马啸风迅速在自己掌心里画了一个雷符,手一翻,便打出一团电火花,比之一个月前,他的功力又有见长,此刻打出来的电火花足有小半个蓝球大小,电火花打在大门上,顿时把大门的门锁炸飞了出去,大门一晃,便打了开来。

马啸风这一手立刻让张标另眼相看,本来他对周德安的话还半信半疑,现在却信到十足,再说马啸风推开门,只见昏暗的房间里,一个和他年纪相仿的年青人,身上挂满了不知从哪里求来的符录吊坠,一见马啸风进来便大呼女鬼。

马啸风一愣,这三分像人,七分像鬼的家伙就是古董大王的儿子?

第六章 二度相请

“你,你是人是鬼?”

张家公子披头散发的样子,让本来还颇为英俊的他显得有些神经质,一双眼睛由于缺少睡眠而变得红肿,看起来,他倒是像鬼多一些。

马啸风对门外的张标说:“张先生,这里就交给我吧,有什么情况,等会我会详细告诉你的。”

张标连说几句“拜托”,便走了开去,马啸风大步走进房里,张嘉洋这富家公子却连连后退,他似乎很害怕马啸风一般,马啸风摇了摇头,一把扯下窗户上的窗帘,顿时,刺眼的阳光照进了房间里,让张家公子连忙用手遮住了脸。

“看看。”马啸风大声说道:“看看我的脚下,看看我的影子,张公子,鬼是没有影子的吧?”

从指缝里露出一只眼睛,张嘉洋看向马啸风的脚下,马啸风那在阳光下拖得老长的影子让他放下了心。

他放开了手,抢上前握住马啸风的肩膀激动地说:“你真的是我爸请来给我驱邪的?”

马啸风点着头,张嘉洋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连忙在房间里搬来一张椅子让马啸风坐下,马啸风也不客气,大马金刀往椅子上一坐,说:“张公子,你给我说说,这女鬼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张家公子左看右顾,像是在观察周围有没有人,一番动作后,他才压低了声音说:“先生,你不知道啊,我上个月去了甘肃谈了一次生意,但在哪里,我惹到了一只女鬼,我感觉得到的,她啊,随我来到了建安,她要害我的命,她不会放过我的,先生你要救我,你要救我啊,你要多少钱,我都让爸给你,只要你能救得了我的命,多少钱我都给。”

他使劲摇着马啸风的手臂,让马啸风对他既是可怜又带着鄙视,俗话说,平时不做亏心事,半夜敲门也不惊,这张家公子怕鬼怕成这个样子,保不成在甘肃那边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才会怕成现在这个样子。

“张公子,你老老实实地回答我,在甘肃那边,你可有做过什么事情,比方说一些本来不该做的事情,你却做了?”马啸风试问着说道,心想他真要做了伤天害理的事情,自己便不管这破事,钱虽然重要,但良心更重要,他马啸风可不是为了钱而能出场自己良心的人。

“没有,绝对没有!”张嘉洋连连摆手,但却不敢望着马啸风的眼睛,好像有什么事隐瞒着一般。

这让马啸风感到有些不快:“张公子,你要是隐瞒我些什么,或者忘记了一些什么重要的事情,那对你是相当不利的,所以,你还是仔细地回忆一下,看是否哪些事情你遗漏了?”

“我说没有就没有!”

张嘉洋激动地叫了起来:“你干嘛不相信我的话,我说了没有就没有,是那女鬼要害我,你收我们张家的钱,你就只管替我收拾女鬼好了,管那么多作什么!”

只此一句,便暴露了这张家公子自私自利的本性,马啸风拂袖而起,鼻间冷冷“哼”了一声,说:“既然如此,马某人也帮不了张公子什么,只能告诉你,你这屋子气场很正,并没有阴邪之气,完全没有鬼物接近的迹象,至于其它的,马某人便不敢担保了,只能请张公子自求多福吧。”

话一说完,也不听张嘉洋的苦苦挽留,马啸风怒气冲冲地走下了楼梯。

周张二人皆是察颜观色之辈,见马啸风脸色不善,便知道张嘉洋一定是得罪了马啸风,他们两人都清楚,像马啸风这种异人,都有自己的原则,张标更暗骂自己儿子不懂事,好不容易见到一个像马啸风这样有真材实料的玄学异人,却给儿子亲易的得罪了,万一将来还有仰仗之处,要请人家可就难了。

“马先生,情况如何啊?”周德安打了个哈哈迎了上去。

对于这位一向与自己关系密切的金主,马啸风还勉强一笑:“具体情况,二位大可亲自去问张公子,我该做的事情已经做了,所以我想,也是马某告辞的时候了。”

“别别……”张标连忙说道:“马先生,可是我那不懂事的儿子在言语上冲撞了先生,还请马先生看在我这张老脸上多多包涵。”

眼见古董大王拉下脸来这样说话,马啸风那一肚子气也消了大半:“张先生,不是马某人不想帮这个忙,而是张公子像是有什么事情隐瞒着,实话说吧,如果张公子不肯据实相告的话,这事情我是万万不敢管的,因为一个不好,就连我也得给搭进去,钱虽然是好东西,但马某也不能完全不顾自己的小命,何况,马某有三不管,这是周先生也知道的事情。”

“不错。”周德安也跟着说:“马先生是一个有原则的人,他的三不管,是伤天害理者,不管;持强凌弱者,不管;卖国求荣者,不管。这是马先生的三大原则,无论你出多少钱,只要犯了这三原则,马先生就不会出手的。”

“所以,马某还是先告辞。”马啸风顺着周德安的话说:“如果张公子想清楚了,肯把实情全盘推出,那马某还可考虑一下。”

“这,这……”张标摇头说道:“我家儿子虽不争气,但我相信,他不会犯了马先生那三不管的原则的,还请马先生帮帮他吧。”

马啸风跟着摇头,笑道:“张先生,马某话以至此,该怎么做,张先生可自个看着办,总之,现在张公子房间里气场端正,并无邪秽之气,其实张公子不说也无妨,因为我想,这可能是张公子自己想太多了,要是有鬼物接近他的话,我不可能感觉不出来的。”

说完,马啸风头也不回地走了,张标一向财大气粗,向来是他气人,何时被人气过,见马啸风一点面子也不卖,张标气得连连跺脚,对周德安说:“这小子也太傲气了吧,有钱也不赚,真是不知好歹。”

周德安却说:“老张,正是因为他这股傲气,我才觉得他是一个人才,你想,有他那样的本事,要赚个钱可谓容易之极,但他自己定下的三不管,却不知道自断了自己多少财路,可他却未曾破过自己的规距,这才是不为三斗米折腰的真汉子。”

且不说周德安背后对马啸风给予极高的评价,马啸风这会正一肚子气没处出,那张家公子也太可恶了,他把他马啸风当成什么人了,马啸风虽然爱财,但并不是那些可以为了钱而做任何事情的人,张嘉洋的那番话已经污辱了他的人格,没有当场给那富家子弟一拳,便已经够给周德安面子了。

一路上,马啸风车开得飞快,最后他去了天上人间,从下午到晚上都赖在那里,和欧阳菲菲打情骂趣了一整天,这心里才舒倘下来,到了晚上,欧阳菲菲下班后,便和马啸风回家,两人喝了一瓶红酒,接着又聊起了天,结果从沙发上聊到了床上。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大早,马啸风和昨天早上一样,又被一阵电话铃声吵醒了过来。

他低声骂着哪个混蛋,一大早就来吵醒他的好梦,一边把欧阳菲菲圈在他脖子上的手小心翼翼地放到一旁,再拿起电话跑到大厅去接听。

一接听电话,他还来不及说话,电话那头便传来张标急促的声音。

“马先生,麻烦你现在过来一趟好吗。”

马啸风没好气地说:“不好,张先生,我想昨天已经说得够清楚了吧。”

“不不不,马先生,请你务必过来一趟。”电话那头,张标苦苦哀求说:“你就当看在一个害怕失去儿子的父亲面子上,请过来一趟好吗?”

不知为何,张标的话让马啸风想起自己那已经过世的老头子,心下一软,便叹了一声说:“那好吧,我半个钟头后到。”

第七章 事有跷蹊

张家大宅里,当马啸风到达的时候,张标已经一早候在大厅,他见马啸风一到,便马上迎了上去,抓住马啸风的手急忙说道:“马先生,你可来了,昨夜我儿子大哭大叫,说女鬼出现在他房间里,现在闹得下人们也人心惶惶,再要让他这么闹下去,我非得把他送精神病院不可,请马先生看在我就这么一个儿子的份子上,帮帮他吧。”

马啸风顾目四盼,果然来往的下人脸上都有着那么一丝惊惶之色,看来张宅即使没鬼,也给张嘉洋这公子哥儿闹得阴森森的。

“那我上去看看张公子吧。”马啸风沉声说:“但他还是一句实话也不肯说的话,那我也帮不了他什么忙。”

“他说,他一定会说的。”张标连忙说道:“昨天我已经和他谈过了,务必让他不敢对先生有什么隐瞒,所以有什么问题,先生尽管问就是了。”

“这样最好。”

马啸风嘴里这样说,心底对张家公子可不敢抱太大的希望,像他那一类人,要是真的做了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是不会自己亲口说出来的,最多只会撒一些谎,然后让他有钱的父亲给他摆平。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有时候,钱的确可以摆平很多事情;但也有一些事情,不是钱就能够解决得了的。

来到张嘉洋的房间,昨天被马啸风用电火花炸坏的大门已经换了一扇全新的,马啸风敲了敲门,房间里就传来张家公子神经质的声音。

“谁,是谁?”

“我,马啸风!”

估计昨天张老爷子已经和他这个不肖儿子说过马啸风的名字,张嘉洋一听是马啸风来了,顿时像捉住一根救命稻草似的,“啪”一声把门打开,然后一把抓住马啸风的胳膊就往房间里拉。

“马先生,马先生你可来了,你快救我啊,昨天,昨天晚上我看到那女鬼出现了。”

张嘉洋神情紧张,脸色难看得要命,一双眼睛布满恐怖的血丝,和马啸风说话的时候,他这双红肿的眼睛瞪得极大,几乎眼白已经快多过眼瞳,马啸风看得暗自摇头,张嘉洋这付模样,已经有疯颠的先兆。

“张公子,还是那句话,你得把在甘肃如何招惹了女鬼的事情详细说与我知道,我才能想办法帮你,否则,我也帮不了你。”

“我说我说。”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不羁天师】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