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不羁天师 > 不羁天师_第18节

不羁天师_第18节

作者:西半球 发表时间:2018-12-28 22:51:27 更新时间:2022-04-10 06:29:18
手呢。”

哥们?马啸风笑了,是哥们的话,是比较容易搞定,男人是冲动的生物,要从他们嘴中套到郑长刚平时的日常情况,应该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那,万局长能不能帮我安排一下,我想和郑长刚这几位朋友见个面?”

“没问题,你明天早上来局里吧,我把他们也约过来。”

“那就拜托了。”

合上电话,马啸风把床上的钱又弄回袋子里去,再把皮袋和衣柜都回复原状,接着便离开了郑家,今天忙活了一天,总算弄到许多有价值的信息,也算是对得起口袋里张标开出来的那张巨额支票。

马啸风离开郑家,开着车回自己公寓的时候,位于南领路的张家大宅,却发生了一些事情。

灯光通明的豪宅里,宽敞的大厅里却只有古董大王张标和几个仆人,张标正拿着电话不知道和什么正在通话,几个仆人正打扫着大厅,保持着豪宅的干净。

“……那就这样吧。”张标哈哈一笑挂断了电话,但电话一挂,他脸上的笑容就消失了,儿子现在人不人鬼不鬼的,整天一付神经质的模样,让他怎么高兴得起来,张标随手从桌子上拿起一根雪茄抽了起来,心里真不是滋味。

但愿那姓马的男人能够尽快把事情解决了吧。

张标叹了口气,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却响了起来,一个负责大宅保安的人员急忙跑了进来,张标皱起了眉头,说:“阿全,怎么勿勿忙忙的,出了什么事了?”

名叫阿全的保安神色紧张,满头大汗地跑到张标身边,压低了声音说:“老爷,怪事,出怪事了,少爷从德国买来的那两条猎犬,全死了!”

“什么?”张标手一抖,雪茄就掉到地上:“阿全,你可别胡说,我吃完晚饭到后花园散步的时候,还看它们好好的,怎么会突然就死了呢。”

“我也觉得好生奇怪。”阿全摸着自己的光头脑袋说:“我喂完它们吃晚餐后就走开了,刚才听到它们低声叫了几句,声音像是很害怕,老爷你知道的,那两条猎犬凶得狠,连我这经常喂它们吃饭的人还要小心翼翼地接近它们,我就奇怪了,有谁能够让它们害怕的,于是便去查看一番,谁知道,我去到的时候,它们已经倒在地上了,而且,而且……”

看着阿全欲言又止的样子,张标不由恼怒地说道:“而且什么?把话给我说清楚了。”

阿全吞了一下口水说:“而且死得很恐怖啊,我看到它们的身体里都长出了树枝一样的东西,那些树枝刺破了它们的身体,血都流了一地啊。”

张标打了一个冷颤,这样的死法未免也太诡异了吧。

“走,带我去瞧瞧。”

一主一仆来到后花园的时候,月光似乎也透着一丝邪恶的味道,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像是刚死的鱼透出的味道一般,阿全领着张标走到草地的狗屋前,月光下,两具狗尸显得狰狞无比。

无数带着草叶的植物根茎从狗尸的表体下穿刺出来,其中一只狗的眼珠子被这些根茎刺破,甚至它们张开的嘴巴里也长出这种恐怖莫名的植物,狗尸的血已经流干,尸体附近的草地上,绿色的草地被血所染红,在月光下透着暗红的颜色。

“这……这……”张标愣住了,他一辈子也未曾见过如此诡异的死状。

阿全大着胆子问:“老爷,要报警吗?”

张标摇着头,只是说:“这事不准和少爷提起。”

阿全连忙应诺,张标正要吩咐阿全把狗尸秘密地埋掉,却在这时,大宅的方向传来一声利叫,听声音,却是自己的儿子,顿时,张标吓得面无人色。

第十一章 午夜女体

张嘉洋这天晚上睡得很早,这几天精神的高度紧张已经累得他够呛,前几天晚上,他人躺在床上,却只是闭着眼睛假寐,一有什么风吹草动就醒了过来,直到今天马啸风给他的应诺,让他心底放松了不少,于是吃过晚饭之后,他就早早上床睡觉。

这一觉,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数天的疲劳让张嘉洋睡得很沉,直到,他感觉自己脸上痒痒的。

像是什么东西轻轻地在脸上拂过,毛毛的,柔柔的,张嘉洋想睁开眼睛看看是什么,但睡意却不愿他醒来,于是他只是用手在脸上扫了扫,然后转了个身继续睡觉。

又过了一会,那痒痒的感觉复又传来,这一次,他感觉到自己鼻子像是被女人的头发拂到一样,脑海里刚想到女人,张嘉洋便感觉像是有什么人坐到他的身上,一双冰凉柔腻的小手摸过他的脸庞,他舒服得不由呻吟了一声。

那双小手继续顺着张嘉洋的脸一直往下摸去,它游走过张嘉洋的脖子,然后探入了睡衣的领口,在张嘉洋的胸口上一阵抚摸后,又把他的睡衣扣子一颗颗地解了出来,张嘉洋正处于半睡半醒间,在这一双小手的挑逗下,他愰愰忽忽地感觉像是在做着一个春梦一般。

他露出了笑容,想去捉住那双冰凉的小手,却摸了一个空,那双小手反过来握住他,把他双手轻轻拿开,然后,一股冰凉的气息在张嘉洋的胸口上吹了起来,像是那女人对他吹了一口气,接着,同样冰凉而柔腻的舌头轻轻舔过他有皮肤,张嘉洋感觉身体像是流过了一股电流,让他兴奋的低叫了一声。

他并非没有碰过女人的初哥,相反,还是这方面的高手,而身上的这个女人,肯定也是一个高手,那胸口上的舌头正不紧不慢地一寸寸的往上舔,皮肤传来的刺激已经让张嘉洋的身体有了反应,那女人似乎也知道他有了反应似的,坐在他身上的女人开始轻柔地扭动起腰身,下身的摩擦让张嘉洋已经开始口干舌燥起来,他低吼一声,人还没全醒,身体却已经主导着行动。

张嘉洋伸出一手,顺利地捉到一团冰凉柔软的物事,手掌中传来的触感让他舒服地呻吟了一声,已经醒了八分的他开始在猜测,是否老头子见他最近精神太紧张,所以找了个女人给他乐一乐。

这样想着,张嘉洋的手更加不老实起来,不断抚摸着身上女人的每一寸肌肤,只是他觉得奇怪,这女人皮肤不错,滑得像绸缎,但就是通体冰凉,不过这个念头随即给张嘉洋脑海中猥琐的想法给压了下去,他已经开始在猜想,当进入这女人体内会是什么样一付光景了。

而那条冰凉的小舌已经滑到了张嘉洋的脸上,他甚至能够感觉得到晶莹的唾液自女人的嘴中留出,在他的脸上,胸口留下白色的痕迹,这样的想法刺激了他,张嘉洋再也忍不住,一把抓住女人的脸,然后一口吻了过去,女人也合作,一条舌头马上伸进了张嘉洋嘴里,让张嘉洋吮吸了起来。

但一深吻,张嘉洋马上感觉到不对,嘴里那女人的舌头竟然传来一股腐臭的味道,让他只觉得不是在和一个女人接吻,而是在亲一条死鱼!

“呕!”

张嘉洋马上把女人推开,一双眼睛终于睁了开来,只见一个脸色发青的女人全身赤裸地坐在他的身上,女人秀发低垂,一双眼白多过眼瞳的眼睛似笑非笑地看着张嘉洋,那特地涂了口红的嘴边,正流着青白色的口液,女人伸出一根已经有些腐烂的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角,媚笑说:“张公子,我的味道怎么样啊。”

张嘉洋脸色大变,一声利叫便从他嘴中喊了出来。

但叫了一半,却为女人用手掩住了嘴巴,张嘉洋大骇下,两手捉住女人的手腕,却绝望的发现,自己使足了力气也无法移动那小小的手臂一分。

女人娇笑几声,还特意扭动了腰身,让胯下的摩擦更加剧烈了起来,可怜张嘉洋心里害怕得要命,身体却因为摩擦而产生了自动的反应,当真让他难受得要命,女人一边扭,一边微喘着气说:“怎么样啊,张公子,你不是想上我吗,现在我自愿让你上,你怎么又不愿意了?”

张嘉洋拼命摇着头,女人把脸凑了过来,吐出一口冰冷并带着恶臭的气息,让张嘉洋差点没晕死过去,她脸上本来带着娇媚的笑容,但下一刻却变得凶狠起来:“你们这些所谓的有钱人,以为有几个臭钱就了不起,就可以随便的玩弄女人 ?[-3uww]不,应该说男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你也就算了,连郑长刚也是这个样子,我恨你们,所以,你们都得死,都得死!”

她疯狂的大叫着,下身的扭动却越是激烈,让张嘉洋不断在恐惧和兴奋这两种感觉中徘徊,女了吼完这句话后,又露出一个妩媚的笑容,嘴里却说着恶毒的话:“你放心,当初你把我玩得那么起劲,现在我也不会就这么要你的命,我要慢慢的折磨你,我要,一点一点地把你玩傻玩疯,最后才像郑长刚那样杀了你,不,不只你,这宅子里的人全部都要死,都要死的,哈哈哈……”

女人大笑了起来,只见那青白的身体上不断冒出一些黑色的烟雾,张嘉洋被她一手按在嘴上,又捂住了鼻子,感觉自己已经快要闭过气了,还好这个时候,房间外传来凌乱的脚步声,还有自己老头的声音响了起来。

“儿子,儿子你怎么样了……”

女人一听有人来,最后重重扭了一下腰,才从张嘉洋身上起来,她说道:“今天就先和你玩到这吧,张公子,咱们以后再见,我会好好疼你的。”

说完,她手一拂,一股恶臭扑面而来,张嘉洋立时被熏晕了过去。

当他被张标摇醒来的时候,张嘉洋一声大叫,人从床上跳了起来,下一刻已经缩到了床尾,他用被单把自己包了起来,然后整个人剧烈的颤抖了起来。

张标看得鼻子一酸,他一把抱住自己的儿子说:“嘉洋,你别怕,老爸在这呢,我不会让别人伤害你的。”

“没用的。”被子下传来张嘉洋颤抖的声音:“我死定了,这一次真的死定了,那女人刚才来了,她说要玩死我啊,爸……”

“别怕,儿子。”张标拿出手机说:“我这就打电话给马先生,看看他有什么收获,马先生是个奇人,本事你也是看到的,他一定能够救你的。”

于是,当马啸风的车快要驶到自己的公寓的时候,又给张标的一通电话叫回了张宅。

第十二章 沈琳

没有人能够在快到家门口的时候又被紧急召唤了去之后还能够保持心情愉快,马啸风也不例外,只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这点原则,他还是有的,所以尽管他黑着一张脸,但还是很快地来到张宅。

张宅的灯火通明让马啸风微微惊讶,而从宅子里飘荡出来的淡淡妖气更是让他的坏心情不翼而飞。

妖怪来过?

马啸风怀着这个疑问进入了张家大宅,刚才在电话里,张标只是一个劲地催他过来,但却没详细说出了什么事情,现在想起来,当时张标的语气充满了着急和彷徨,应该和宅子里的妖气有关。

张标已经一早吩咐好下人,一等马啸风来到,便领着他去张嘉洋的房间,因此马啸风才下车,四五个仆人便围了上来,七嘴八舌地叫马啸风去他们少爷房间,最后还是那个叫阿全的仆人听得动静,来到大门前亲自领着马啸风走进房子里。

一进入张嘉洋的房间,房子里的妖气更加浓了一点,马啸风抽了抽鼻子,这妖气中带着淡淡的死鱼般的腥味,让他大皱眉头,妖气本是无色无味之物,只是有妖怪经过时会残留在空气里的气息,但如果妖气带着味道,那只有两个可能,一个是妖怪本身的体味,二是妖怪很强大,只有强大的妖怪才会因自身力量的不同而在妖气里留下特殊的气味。

马啸风希望那是第一个可能。

“马先生!”一见马啸风进来,张标几乎是扑了上去,他捉住马啸风的手激动地说:“马先生,你快看看我儿子。”

马啸风顺着张标的眼光看向床上,张嘉洋整个人包裹在被单里,整不断发着抖。

“怎么回事?”马啸风轻声问道。

张标也不敢用太大的声音,像是怕刺激到自己的儿子:“我刚才在后花园里,那里发生了一件怪事,这个我等下再和先生说,在后花园的时候,我儿子突然叫了起来,我和下人赶过来的时候,嘉洋他已经被吓得不清,说什么他死定了,还说那女鬼已经来找过他了……”

“它还说要玩死我!”张嘉洋突然拆开了被子大叫道。

马啸风安抚了他一阵,让他的情绪稍微平静一下后,他绕着房间转了一圈,果然房间里都残留着淡淡妖气,证明妖怪曾进入过房间,而且还停留了一段时间,也就是说张嘉洋并没有说谎,只是他把一只妖怪当成了鬼物而已,那洞开的窗户上,马啸风刚才在窗框上看到一个浅浅的手印,从手印上来看应该是女子的手,因此他猜想那妖怪应该是变幻成女子的形象,所以张嘉洋才会以为那是一只“女鬼”。

“这下你相信了吧,马先生,我真的没有撒谎,她来了,她要来取我性命了。”张嘉洋神情激动,看来是被吓得不轻。

为了安慰他,马啸风和他说会在张宅里布下一个阵法,让女鬼无法再越雷池一步,说完,便叫上张标走出房间,张标交待让阿全叫来几个身强体壮的保安守在张嘉洋的房间外,然后才和马啸风来到大厅。

马啸风和他说:“张先生,我先回家一趟,带齐了工具后再回来贵宅布阵,你放心,这个阵法异常灵验,如有妖邪入侵,便会引来九宵天雷,虽然此阵只能发动三次,但天雷威力巨大,况且一有雷轰,我也会马上赶到,所以你不用担心此阵的威力。”

张标现在是六神无主,马啸风怎么说,他就怎么听,马啸风说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不羁天师】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