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泼辣蛮女 > 泼辣蛮女_第5节

泼辣蛮女_第5节

作者:白双 发表时间:2018-12-28 22:50:03 更新时间:2022-04-10 06:29:15
至一半的窗帘完全拉开,沐浴在她熟悉的夜色里。她喜欢夜的神秘里蕴含着温婉、平和,所以在夜里,她的脾气比较好,也自愿成为夜行工作者,追寻这份安详宁静。

这里比她的公寓更靠近天空,她正仰望着那片星海时,背后的开门声打断了她的沉思,她本能转头看向来者。黑暗中,她仍能感觉到对方也在打量着自己。

“醒了?”那人停在暗处问。

“我不是站着吗?”她本性使然的回答,却换来他的轻笑。

“你是右蝶?”那男子的语调中含着趣味。

“没错!”右蝶讨厌这种被质问的感觉,而且对方的面孔如此模糊。

他似乎猜到她在想什么,于是将身影栘向亮光处。

右蝶蹙眉。邢东领?她没忘记这个人,而且印象深刻,可是现在这个人虽然是同一张脸孔,但脸上那抹坏坏的笑却跟白天的印象不搭。

“西领!”门外突然传来怒吼。

随着声音闯进的人看到她先是迟疑了一下,之后转往那男人奔去,立在月光里,右蝶的眼睛因此瞪得好大。

“看到双胞胎也不用那么惊讶吧?”邢西领从记者朋友处得知右蝶在记者会上开溜、摆了自己公司一道的消息,让他对这个女人极好奇。

他回到家后,却意外的发现一向准时下班的邢东领也不见人影,当下播了电话给秘书,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他患有女性恐惧症的老哥竟然窝藏一个女人?想想,这是何等的大事。天下红雨了吗?邢西领内心有说不出的高兴,所以立刻放下电话跑来目睹事实。

看到他那独特的笑容,右蝶想起来了,难怪她觉得面善,他是邢西领,一个明星,原来他们俩是双胞胎啊!“我就觉得你跟我白天看到的人不太一样,原来如此。”

说着,她瞥向一脸气愤的邢东领,他竟闪过她的注视,看着邢西领命令道:“我们出去谈!”

望着右蝶一脸莫名其妙的表情,邢西领玩心大起。“我们在这里谈嘛!”

“西——领!”邢东领低吼。

看看时间,右蝶收拾了一下说:“你们谈吧!我也该走了。”

“别急!”邢西领朝着哥哥瞄了一眼,转而面向右蝶。“你肚子饿了吧?一起去吃东西如何?”

右蝶瞥了邢东领一眼,她肚子是饿了,难得心情不错,因此她点点头。

※※※※※※※※※※※※※※※

右蝶卸下浓妆和让她不自在的服饰,一身牛仔装让她轻松不少,倒是她对面的两个人太引人注意,害得她跟着被人指指点点。

处在百货公司的美食广场,身为明星的邢西领想当然耳是众所瞩目的焦点,而连旗百货的总经理首次现身,店家更是诚惶诚恐。相形之下,右蝶反倒渺小许多。

望着眼前一桌佳肴,她是不会客气的。不过,从刚才到现在,邢东领却是一直抚着鼻头。右蝶下意识的嗅着四周问道:“有什么臭味吗?”

邢西领会意的笑了起来,朝着邢东领的手肘撞了一下调侃道:“看吧,还跟来!等会儿别叫我输血给你啊!”

邢东领瞪了弟弟一眼,连他自己部搞不清楚为何要来,这种场合对他而言是禁忌,尤其身边的不定时炸弹——邢西领,他的影迷早就蠢蠢欲动了,只是还搞不清楚他们俩到底谁是邢西领罢了!

“血?”右蝶一头雾水。

邢西领有意告诉她,所以凑到她耳边低语。

邢东领知道自己被出卖了,他将目光停在盘中,但对食物已觉索然无味,他无法像西领那样开朗,谁教他自小就被这病症折磨、为此苦恼。

“真的吗?”右蝶很讶异邢西领告诉她这种独特的病症。”你不怕我说出去啊?”

邢西领挑眉,“至今也只有你这个女人知道,有风声我会找不到是谁说的吗?再说,你不会做这种无聊事吧!”

右蝶认识的人的确不多,要找谁来搬弄这种是非啊?她点头,同意他的说法。

“那……为何告诉我?我们又不熟。”

“谁教我哥要跟来?”邢西领故作无奈的强调。

他的话换来邢东领今晚第十一次的白眼。双胞胎有没有心电感应,邢西领不知道,可是此刻却强烈的感受到哥哥复杂的情绪。

右蝶看着邢东领,其实她第一眼就对他很感兴趣,如果喜欢美好的事物没有错,那么爱慕这些事物更没有错。她叹了口气,“那真是有些可惜了。”难得他生了副好面孔。虽然右氏家族里不乏这类相貌,可是复杂的关系想来就恼,她便无心欣赏了。

“下个月初,连旗的员工会去听你的课,你知道吧?”邢西领问。

“嗯。”老实说,谁来上课对她而言并不重要,她也不曾关心台下会有哪些人。

看着她满不在乎的神情,邢西领若有所思的问:“如果不是自愿,你会不会乱教一通?”

“喂!”她不高兴的拍着桌子,有着不容怀疑的骄傲。“我是专业人士,不会拿自己的名誉开玩笑。”

“看来你一定得罪过不少人。”邢西领老实的道出。

“没错!”她倒是不否认。

邢西领摇头,这个女人不适合他的计划,她太过强悍了。

为了挽救大哥的病情,他正部署着“天罗地网”,而手中的人选无不柔情似水,本想将右蝶也列入人选中,可是在了解她的个性之后,还是决定作罢,大哥就算有几百个心脏也无法抵挡吧!

“对不起……”这个声音不大不小,恰好传入三人耳里。他们不约而同抬眼,只见开口的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她后头领了一堆年纪相仿的同伴,她们已经徘徊在桌边许久,显然终于找到代表开口。

“什么事?”邢西领立刻摆出“专业”笑容。

女孩又惊又喜的将脚步栘到桌前,双眼中尽是崇拜,她将手中的册子往两兄弟跟前一摊。“想请你……签名……”

从她们游栘不定的眼神里,看情形,她们仍不确定到底谁是邢西领。右蝶扫动盘子的筷子骤然放下,朝着那群女孩说道:“那个就是邢西领,要签名就快点。”

话未说完,这些小女孩便像风似的刮过她的身旁。片刻,邢西领的周围已是人山人海。而邢东领脸色铁灰,坐也不是、站也不行的定在当常右蝶难得发挥身上仅存的同情心,推开人群,一把将邢东领拉离现常

“你不会跑吗?”右蝶吼道,见他依旧捣着鼻子,她连忙像强盗似的随手在一旁的店家桌上抓了包餐巾纸,往洗手间跑去。

“拿去!”右蝶将他往厕所方向推了一把。“不知道够不够用?”

邢东领几乎是狼狈的跌进门里,其实只要不再面对女人,他的鼻血就会跟着止住,可是他的脑子却不听话的充斥右蝶的身影,鼻内的热潮仍迟续翻滚着。

右蝶是个自尊心超强的女人,将心比心,她本能的认为邢东领亦是如此,更何况他是堂堂一个大男人,将秘密隐藏在冷酷的外表下亦非他所愿。不知为何,她觉得有义务为他隐瞒,她笑了笑,原来自己不只有暴怒的一面,还是有恻隐之心存在。

见到邢东领从厕所出来,脸色微青,一只手仍习惯性地留在鼻头上,她说道:

“走吧!邢西领的来者不拒可能会为美食广场带来骚动,你要留在这里还是跟我去把他拉走?”见他不语,她跺了跺脚,气急败坏地说:“你流完血就变木头吗?”

看他根本没有反应,她索性跑向广场,抛下一句话:“去办公室等着。”

邢东领望着她飞奔的背影,移向电梯的脚却不由自主转向、追了上去。

只见人群拥挤,要进去也困难,右蝶迅速愤恨的大吼:“通通给我让开!”

这一声震撼全场,激动的影迷们很快的静了下来、瞪着声音的主人,表达一致的不满和怨愤,而邢西领则暗叹,替她的处境觉得烦恼。

眼看就要引起骚动,右蝶利眼一扫,全场居然安静了。感受到她的气焰,一向疯狂的影迷竟没人敢动。

邢西领点头,扬起醉人的笑容,以磁性的嗓音安抚着:“对不起,我和朋友正在用餐,改天举办签名会答谢各位好吗?”

他这三两句话外加电眼一放,很快的,影迷部心甘情愿的离开。邢西领满意的点头,他知道他的影迷很听话——很听从他的话。

直到人散得差不多,邢西领才将目光栘向右蝶,咦?他露出看戏的眼神,老哥竟任由右蝶拉着走?他没看错吧?!

邢东领流着鼻血,连什么时候坐回邢西领面前仍觉得茫然,有股欲哭无泪的感慨。

“你不怕被打死啊?”邢西领望向右蝶,影迷可是会抓狂的。

“哈!”她的笑声很讽刺。“我不担心那个,我只是担心没得吃而已。”

邢西领笑道:“你有太多传闻,今日一见果真如此!”

“我的传闻?有你的绯闻多吗?”她说,眼睛不由自主的又转回邢东领身上。他不能这辈子老捣着鼻子吧?而且,自从在休息室听过他的怒吼之后,他就再也没开过口。

“你真不该在这儿。”右蝶指着他的鼻头,意有所指的道。

邢东领的眼底闪过一丝受辱的神色,他愤然起身、走出两人的视线。

尚未察觉自己说错什么,右蝶皱眉看着他,“他又怎么了?”

邢西领摇头叹了口气。

※※※※※※※※※※※※※※※

听完邢西领的话后,右蝶认为自己有道歉的必要——这还真是难得。

她想,如果那句话真是刺伤了他,那么她就有这个义务上楼去跟邢东领道歉。虽然她习惯孤独、用不着朋友,道歉也不预期会得到什么好处,但谁教她对他有了好感?

右蝶提了两袋卤味,在不知道他会不会吃的情况下,以防浪费,袋里自然全是她的最爱。期待他是回到办公室,所以她跑来顶楼,从总经理办公室门缝透出的微光,她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看着右蝶推门进来,邢东领在意外之余,也赶忙找着面纸。

右蝶丢了一包面纸给他,“你就别看我吧,免得发作。”

他闷哼一声,总算开了口:”你上来做什么?”

“没!”她将两袋卤味往桌上一搁,直截了当地说:“道歉!”

“道歉?”邢东领不解的将椅子转过,背对着她注视外面。

“对啊!”她盯着他的椅背,“其实刚才我的意思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只是觉得再这样下去,你的血就要流光了才……”

“我不需要你的同情。”他打断她的话,语气冰冷。

右蝶瞠圆了眼,有点受伤的感觉,还没有人敢打断她要说的话,她可是难得好心耶!她一咬牙,“我没有同情你,我只是认为你没必要人前人后摆出那种让人敬而远之的面孔。”

“人前人后?”邢东领反讽:“你都见到了吗?”

“我是没见到,不过我的猜测一向很准。”

“猜测?有些事情不是用这两字就可以认定的。”

“我就可以!”

“你又胡乱揣测了什么?”

右蝶顿了顿,说道:“我觉得你是在压抑,其实你的病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至少其它机能正常不就好了?用不着自卑!如果你敢面对,情形也许不会那么糟。”

“我没有压抑,更没有自卑。”他的这句话含着怒意。

“那就不要怕去面对女人。”

“面不面对干你什么事?”这么多年来他还不是活得很好?他不认为这个问题严重到需要由一个初相识的女人来批判。

右蝶愣住,对啊!她操个什么心?她只是来道歉而已啊!

“反正……就是这样!”她嘴硬。

“你也太闲了,大讲师!”他讥讽道。“有空干嘛在这里猜想我这个陌生人的心态?邢西领才是个好目标。”

“我对他没兴趣!”她大喊,走回沙发上拆开带来的卤味。搞什么呀?!为什么

她要自讨没趣上来受气呢?她愤慨的举起叉子往豆腐上戳洞。

邢东领不语,因为她那句话带给他很大的震撼。兴趣?她对他有兴趣?他激荡的心开始狂跳。他对她全然不了解,她一向部是这样吗?随随便便的批评一个人,

还是跟其它女人一样,只为了接近他?他肯定自己最后的想法,瞬间又恢复冷漠。

右蝶突然像想起什么似的说:“你刚刚什么也没吃,而且又流了那么多血,所以我买了米血,来吃吧!”

他蹙眉,女人都这么自以为是的擅作主张吗?他又何必听从?只听得身后的脚步声来来去去,她无可奈何的语气传来——

“我将那包放在桌上,吃不吃随你。”

右蝶坐定,享用着自己的那一份。其实来这里道歉还真是难为了她,她一向被宠惯了,从没有向别人道歉过,要她开口表达是太困难了些,刚才那么一吵,她大可以一走了之,按照以前的情形,这么做很正常。但是,她就是想跟他道歉,很奇怪的心态。

见他连动也没动,她没来由的就是生气,一把抓过那包热腾腾的米血往他椅背砸去,感觉到震动,他转过椅子,蹙起眉来。

总算有反应了,她满意的拍拍手。“我就不信你像雕像一动也不动。”

“你在考验我的耐性吗?”邢东领低吼。

“我不喜欢我的好意不被接受!”

“你可以去找别人!”

散了一地的米血糕发出的香味立即充斥室内,他恼怒的盯着一地的油膏和米血,清洁人员已经下了班,等到明天,这些东西肯定会发臭。可恶!这女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泼辣蛮女】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