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泼辣蛮女 > 泼辣蛮女_第10节

泼辣蛮女_第10节

作者:白双 发表时间:2018-12-28 22:50:15 更新时间:2022-04-10 06:29:15
。“你最好别考验我的耐性。”

“我没有!”她头昏眼花,对于这种情况有些意外和无措。“邢西领呢?叫他出来,你们这对兄弟到底在搞什么鬼?”

“那是他说的,别跟我扯上关系。”他凝视着她的眼眯了起来,体内有股燥热奔流,是他造成两人如此贴近的距离,但他却不想松开。

“叫他出来!”找到罪魁祸首,她一阵乱吼。

“我正想找他。”

“你跟他是一伙的!”她才不相信。如果任由此事发展下去,她一定会被奶奶提早架回英国,从爷爷的语气里,可想而知她的生活将会有多悲惨!部是他们害的!

“鬼才跟他一伙!”他忍不住跟着批评。

“那是你弟耶!”

邢东领正想说他不在时,却突然瞥见邢西领正挂着玩味戏谵的微笑,气定神闲的靠在门边,不知在那里看了多久。

果然是不看可惜的戏码!邢西领想着,看来自己出现得还是太早了,他向两个几乎黏在一起的人摊手耸肩。“请继续!”

“邢西领!”

这下子不只是邢东领,还加上怒气冲天的右蝶,两人朝向他一左一右的夹攻,架着他来到沙发上。

面对两人的气势,邢西领忍不住吞了口口水。

右蝶眼一眨,抓起地上的报纸往他头上砸,斥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只是照实说而已……”邢西领一副委屈。

“还在演?”邢东领知道弟弟的演技高超。

“说你个头!你什么时候对我有意思?简直乱说一通、破坏我的名誉。”右蝶可是把名誉看得比自己的命还重要。

从她的所作所为,以邢西领了解女人的程度而言,不难看出这一点,所以自然而然成了他可以利用的点,否则他又哪来的把握?

“你到底想干嘛?”

面对右蝶气冲冲的质问,邢西领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一半,接下来就……“其实我哥知道。”

邢东领瞪眼,眼看右蝶的怒火就要烧过来,赶紧接口:“我不知道你是用这种手法!太高明了,我甘拜下风。”

“什么手法?你们到底在玩什么把戏?”右蝶拍拍头,严重的睡眠不足让她头昏脑胀。

“只不过……要你去我家吃饭而已。”邢西领说。

“天呐!”只见右蝶往沙发上倒去。吃个饭也必须搞到天翻地覆?这是哪门子的想法?真……教她不晕也难!

她突然的静默把邢东领吓了一跳,察视之后才发现……“她……睡着了?”

“啊?”真是天下奇观!邢西领也凑了过来。“真的耶!”

对弟弟的靠近,邢东领警戒地挡去他的视线,轮到他愤恨发问:“你的方法就是这样?”

“很成功不是吗?”邢西领穿过哥哥的手臂空隙,顺利的摸到她的头发。自然的红发果然跟染的不同,保持了原有的滑顺和柔软,他才预备将发丝凑近鼻前,就被邢东领强势拂去。

“我叫你少碰她!”

又生气啦?最近老哥的火气很大哦!邢西领玩上瘾了,正要伸手,她的身子被邢东领一环,已稳稳当当的滑入他怀中。

“你这个色鬼,我不想重复我说过的话,最后一次警告你!少——碰——她——”

看着大哥一副保护的姿态,邢西领露齿而笑,右蝶的身材算是高挑,大哥却可以轻而易举的将她抱起,还不只一次,他总觉得他们两人是愈来愈配了。

邢东领往休息室的方向走去,不忘撂下话:“记住!禁止进入。”

邢西领捂着嘴以防自己笑得太大声,看来大哥真的变了。

※※※※※※※※※※※※※※※

一切都在邢西领的安排之中——

得知右蝶即将光临,邢家上下忙得不可开交,餐桌上几乎摆上了满汉全席。邢家没有女儿,自然对她的出现充满期待和欣喜。

最高兴的不外是邢家二老,尤其是周玉岚,第一次可以不再畏首畏尾的面对邢东领,她的心快乐得几乎飞到天上去了。

右蝶醒来时,才发现自己置身在邢东领车内。“哇——怎么回事?”

车厢内有尖叫是很可怕的,邢东领迫于无奈的皱起眉头,他老弟早巳向家里发布消息设宴,就等着他们的回去。

其实邢东领并不想强迫右蝶去邢家,反倒陷入两难的困境,没想到邢西领趁他不备,贼头贼脑的将她抱走,等到他坐入车里,才发现她已躺在他车上。

“到我家去吃晚餐吧!”事到如今,邢东领只好这么说了。

“你邀请人的方法还真是创新啊!”右蝶半嘲讽的说。

邢东领无法替自己辩护,因为事情的开端到始末就是设计得由他来承担一切的后果,他只好以沉默代替回答。

“我要下车!”右蝶突然宣示。

邢东领猛然一惊,差点紧急煞车失去控制,语气不稳地问道:“为……为什么?”

“我又没答应要去!”想霸王硬上弓?门都没有!

“可是——”

“我要下车!”她重申,早上的怨怒还没消呢!这个阴晴不定的家伙老惹得她大动肝火。

他皱着眉,并没有停车。“不行!”

“我为什么要去?”右蝶质问。

“我家的人想看看你。”非他本意,只好随便找个理由。

“我又不是猴子!”

这是什么话?他拧起眉头。

“你不喜欢被刻意安排,以同等立场看,我亦如此,所以放了我吧!”

“放了你?”怎么好像是他绑架了她似的,而她在央求?

“对啊!”她有气无力的说,今年不晓得是不是犯太岁?诸事不顺外,病痛接踵而至,几天下来,睡不好、吃不好,整天昏沉沉的,老被一堆人追着跑,躲来闪去实在不好受。

现在虽然是晚上,她的头仍然呈现混沌状态,哪有什么心情去赴宴?

“有那么痛苦吗?”他问,见到她愁眉不展很不是滋味。

“嗯!”她低低的回应。“我好累!”

“累?”

“也好乱……”

他倾听着,她在喃喃自语吗?那就是她的真心话了!

又累又乱?他何尝不是如此?虽然一切的起端全是西领的鬼计划,可是扰乱他心情的人却是她。

他震撼于她的告白,尽管只是单纯的喜欢两个字,却要命的种在他心中发了芽,他开始在意她的一颦一笑。

“可以让我下车了吗?”够低声下气了吧?她想。

他不打算放她走,急欲确定心情的那份感觉。

“喂——”她的耐性没了。“你耳聋啊!”

“我不打算放你下车。”他由衷地说。

土匪!这两个字闪进她的脑海,她怒道:“你凭什么这样做?简直是混帐!”

被她指责之下,他也不高兴了,必须想个办法教训她的口无遮拦。

她瞪向他,因他冷峻的表情倒抽了口冷气,目光转回正前方时却惊呼了出来,只见车子正直直冲往路肩的方向,她本能伸过手企图扳正方向盘,千钧一发中,他已然将车子停在路旁。

“你想报仇啊!”她惊魂未定的斥道。

邢东领脑中一片空白,心不在焉。

右蝶趁此时准备下车,却被他一把抓住,才踏出一步,那股力道却将她拄回车上,她猛地回头想骂他,却巧合的碰触到他近在咫尺的唇。

当刑东领碰触到那二片柔软时,所有的理智瞬间涣散,一股火热的感觉冲出胸口,流窜在他的舌尖,他潜意识里的渴望和索求同时爆发。

她错愕,任由他恣意放肆的开启了她的唇齿,直捣喉间勾起一阵热潮,头晕目眩的只能紧贴着他的胸口,听着他和自己紊乱的心跳声,渐渐无法呼吸……

“你……干嘛?”她惊惶失措的推开他,想平复自己错综复杂的情绪。

他意犹未尽的抚着唇,他吻了她?连自己都感到讶异,在接触的那一刻实属意外,可是他却无法从她唇上栘开。

右蝶可以赏他一掌,或是给他一拳,可是此刻,她心中却是有些雀跃,虽然喜欢他的心意没有改变,但并不代表就可以让他吻她啊!但也不得不再承认一个事实——对他的吻,感觉还不赖!

车内的沉默一直保持车行至邢家的宅第,无法开口打破僵硬的空气里,仿佛滞留着两人混乱的思绪。

邢西领直勾勾的观察着两人下车的模样,他们明显的不自在代表了什么?邢东领闪烁灼人的双眼,右蝶微肿的唇办和异常的安静——他们肯定发生了什么事!邢

西领一脸戏谵的表情。

“右小姐你好!”邢高首先招呼道。

右蝶大梦初醒般的盯着这名老者,此人不亚于法督爷爷以前的威严气势,邢高也让人肃然起敬,但此刻他却是可亲的。她连忙回应之后,见到邢高身后走出一位和蔼的妇人,脸上漾着让人舒服的笑容,她一手环过右蝶往内走去,声音不高不低极为悦耳。“蝶儿!真是个有趣的名字!听说你都在晚上工作啊?好特别。”

邢东领凝视着右蝶消失在门内的背影,仿佛被她摄去了心魂般,久久不能移动自己的脚步,赫然出现的一张促狭表情促使他立刻回神,他瞪着这张脸,恨不得将它撕破,怎奈自己也有同样的一张。

“老哥啊!你……对她做了什么?”邢西领明知故问。

邢东领抿起嘴角,推开他往门内走去,邢西领的笑声同时响起,老哥进步太神速了!教他不放鞭炮表达一下乐透的心怎么行?

※※※※※※※※※※※※※※※

右蝶对面一桌子的佳肴却很不习惯,尤其是没胃口的时候,想吃又吃不下,真是烦人。光看摆饰也知道是出于名家之手,不吃的话又太可惜,她不由得叹了口气,马上引起了周玉岚的关切。

“不好吃吗?”

右蝶连忙摇头,一晃就昏头转向了起来。“没……没有……很好吃啊!”

周玉岚观察着邢东领,他的鼻头果真没有血迹。周玉岚一高兴,又为右蝶好不容易解决的碗盘中送入食物,右蝶却半垂眼对着盘子发呆。

邢东领察觉她的异状,低声地问道:“怎么了?”

右蝶望向他,迷迷蒙蒙中,好象有几个邢东领在眼前晃,她本能又甩了甩头,反而更晕。“没……事……”

这种声音叫没事?邢东领被她的眼神搅得心慌意乱,担心地凑过去,将盘子挪到她面前,他记得她的食量不只如此。“把这些吃完,刚才吃得太少了。”

唉!她叹了口气,提起筷子的手不听使唤的抖了起来,她反而瞪着自己的手又发起愣来。

邢家二老面面相觑,邢高尤其讶异,右蝶的聪明才智赫赫有名,怎么今日一见却是大大的相反?不仅呆滞而且还有些傻气,眉宇间带着忧愁……哪来的戾气?又何见慧黠?传闻果真不可信,夸张了点。

但邢东领自然流露的真情,两老看得很明白,因为他们亦经历过这个阶段,也许右蝶是儿子命中注定的女人,可是邢高还是忍不住怀疑。“右小姐,聊聊你的专长好了。”

邢东领蹙眉,父亲的口气听起来怎么有考试的味道?

“专长碍…”右蝶的反应依然慢半拍。

眼见父亲的眉头即将皱起,邢东领不自觉的紧张,本能替她辩护:“她……不舒服。”

“不舒服?!”周玉岚敏感的问道:“哪里不舒服?”

右蝶精神突然一振,心想既然来到人家做客,总不能一直昏沉沉的,让她的颜面挂不住吧!“我很好!”

她发表自己的想法:“整体而言,由于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产品价格恶性竞争,新兵加入沙场竞逐,电脑业部在降价以保江山,产品的销售方面是花招百出,可是降价对设计人而言无疑是一种打击,在利润方面同样大受影响。最好就是推出适合市场需求的产品,既是大众所需,就不用担心销售的问题了。”

邢高对她的印象因这一篇言论而改观,更正了刚才错误的直觉。“你现在所设计的产品就是如此?”

“没错!”

“会不会很辛苦?”周玉岚心疼右蝶异于常人的作息。“熬夜是很伤身的。”

“我只是跟一般人的作息颠倒而已,基本上没什么改变。”右蝶逐渐无力的回答。

“你目前推出的产品,灵感来源都是来自台湾的市场吗?”邢高问。近年来工商业陷入不景气,许多人对这片市场都失去了信心。

“对碍…”右蝶一直在挖掘这块土地蕴全本umd/txt小说下载==>www.3uww.cc涵的宝藏。“如果放任景气低迷,那么还有什么市场可言?更别说有所突破了。操纵在人,解决之道亦在人,就是努力不要放弃而已……”说了一堆,她像电池没电般的垮下肩。

邢东领看到母亲的眼底闪过异样的光彩、父亲满意的颔首,当下一惊,二老在想什么?难道是……他立即看向右蝶。

右蝶完全没力了,连周玉岚热忱的呼唤都听不见了,身体摇摇摆摆,觉得天昏地暗了起来。

邢东领一见不对劲,心急的扶住她。

周玉岚更是绕过桌子,着急地问:“蝶儿,怎么啦?”

咚一声,右蝶的脸差点埋入盘中的菜里,邢东领眼明手快的揽住她摇摇欲坠的身子。

右蝶有了依靠自然而然的倒入他怀中,攀着他喃喃呓语,他贴近她吐出的气息,也听明白了!还是那一句——又累又乱……

※※※※※※※※※※※※※※※

望着窗外的夜景,邢东领的思绪犹如缠乱纠结的毛球。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泼辣蛮女】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