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泼辣蛮女 > 泼辣蛮女_第12节

泼辣蛮女_第12节

作者:白双 发表时间:2018-12-28 22:50:20 更新时间:2022-04-10 06:29:16
?完了!她的脑子又乱起来了!

“如果还不能让你确定,我不会放弃。”盎斯丢下这句话,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之后便转身离开。

她有种悲惨的感觉,看来得要仔仔细细将所有的事想个透彻,否则她不被烦死也会被自己脑中如结的麻乱绞死。

※※※※※※※※※※※※※※※

怒吼?嘶叫?打人?还是丢东西?

她只想将自己的头往墙上砸去,唯有这个办法,看看能不能让即将炸裂的脑袋因此清静些。

想想这一团乱起因是法督爷爷那老头的赌注,接下来的日子她就不得安宁了。一堆事情跟着她跑,仿佛非她不可似的,然后就是遇到邢东领,常被他的出现改变她的情绪,最后连自己都不像自己了。

喜欢一个人的心情是这样的吗?也太惨了些。

害得她连程序也写不下去了。她起身往床上躺下,盯着天花板,脑中浮现的是邢宅那片星海月色,她一直认为只有夜能让世界宁静。

只有夜有这等魔力,安稳了所有人的心,让人在这片祥和里睡去,因为这份自然的稳定作用,所以让她安心选择在这个时刻做她想做的事,可是今晚,沉静不见了,和谐找不到了,天色依然,心却乱了。

尤其是……他吻她。

她压着唇瓣,仿佛那份温热依在,只觉一阵甜蜜溢出胸口,他吻她耶!

感觉真好,她并不排斥他的吻,而且很喜欢,所以才不会拒绝第二次……如果不是有人坏事……

蔼—她的脸蓦地全红,她在想什么啊?自己一个人还可以想这种事想到脸红?怎么会突然有这种想法呢?

可是真的很不错碍…

※※※※※※※※※※※※※※※

这是什么鬼天气!说下雨就下雨?

右蝶瞪着外头黑压压的一片,心不在焉地抓着麦克风边向学生解说边担心,怎么办?没带伞,停车场又那么远……

咦?那一个黑影是什么?是人呐?怎么不撑伞呢?真是故作潇洒!

还朝这问教室走来?竟然还有人敢迟到啊?

邢东领?!呀荷!真是稀客啊!

她目不转睛的盯着邢东领走近,然而,刚才触目所及的、心里所想的,已经在她不知不觉里,由麦克风传送给整屋子的人听得一清二楚。

她该说什么?欢迎光临吗?当然不是——“喂!你怎么又迟到?”

他一瞬也不瞬的盯着她,她还是学不乖,口气还是那么坏。

他怎么又是这种眼神?柔和中带着隐藏的渴望。

她的火气也被浇熄了一半,讷讷的喊:“好啦,原谅你啦,去坐下吧!”

原谅?!真是破天荒第一遭!

右蝶一回头,满屋子的人全盯着他们俩瞧,说有多暧昧就有多暧昧,她刚浇熄的火气又死灰复燃。“你们在看哪里呀!”

全屋子的人全将视线调回电脑上,却偷偷瞄着他们。

邢东领不想把视线栘开,他冒雨而来就是想见她,这个角度不错,倚在门边这样看她,就很满足了!

早知道他不是来上课的!她被他灼热的目光凝视得很不自在,只好又说:“你不上课站在那里很……很……”一时之间竟找不到词汇来形容。

“很尴尬!”有个声音冒出来接口。

“对!”她大声的应和之后,发现台下不少贼眼,才惊觉自己无意的举止才真的很尴尬咧!

都是他害的!她又想开骂,眼一转,门边的人影却不见了。她慌忙地在室内搜索,他跑哪儿去了?一股怅然突地升起,苦苦涩涩的。

突然,啪的一声,室内顿时陷入黑暗之中,众人一片哗然,伸手不见五指。

停电!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啊!连课都不用上了。

右蝶只好一鼓作气往庞大的雨势里冲去,难道真的有衰神跟着她吗?连正经的上课都没办法?跑过凉亭,她的脚步本能的放慢许多,亭内有两个重迭的影子交错缠绵。

怎么在这种地方做这种事啊?还下着雨耶!不对!这背影很熟悉!她往亭内奔去,心又揪紧了!

只见男人的手臂紧紧缠住女人的纤腰,女人已经软绵绵的任由男人的挑逗,唇正忙着进行火辣辣的热吻。喘息声不住的激荡在这小小的亭子里,还有女人愉悦的银铃笑声。

醋坛子打翻了!右蝶承认她相当的不好受,但她也不会任由他们称心如意!她使力企图将两个黏住的身影拉开,虽然没有成功,但两人的动作停了,尤其是女人,瞪着满眼的火焰看着这位“坏事”的家伙。

“你们在做什么?”虽然是明知故问,但右蝶还是怒吼。

嗯——男人眉一挑,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看起来是在生气?有意思!

“别气、别气!”该是发挥演技的好时机,身边这一个女人先搁着吧!

“没想到你是这种人!”右蝶愈来愈火,体内热流狂奔,泪水差点涌出。

“你认为我是怎么样的人呢?”男人间,她在吃醋嘛!真够明显。

“你……你……”右蝶盯着男人,只见他脸上勾起邪笑,弛一塄,哎呀!认错人了?

还好她不算笨!刑西领的招牌笑容咧得愈大,坏坏的正想抓住她的下巴替大哥品尝一下,一个有如猎豹般的身影呼啸而来抢过她,瞪着吃人的目光,仿佛她是他的专属物。

右蝶瞧着四周,不知道有没有地洞让她躲起来?唉!她只好故作没事状的后退。“原来是邢西领啊?不打扰你们了!”

“想逃?”

“哼!”回答的是邢东领,他狠狠的扫了弟弟一眼,拥着右蝶迅速离开。

邢西领得意的笑得好大声,大哥真是看得紧啊!右蝶这么凶巴巴的女人根本不用保护嘛!

他的手一环,女人的身躯紧贴,继续他的热吻……

$

“你刚才跑哪儿去了?”打破沉静最好的方法就是说话,尤其在车内没其它事情可以做的情形之下。

“你想知道?”邢东领的视线虽在前方,心却全在她身上。

“对啦!”很不耐烦。标准的右蝶式回答。

“亭内的那个女人缠着我,西领在解决。”

“啊?”这是什么解释?“解决?要用“那种”方式?”真是够呛!

“不是停电吗?”有些事没必要的回答,所以他转了个话题。

“对呀!”她的脑子转得更快。“该不会是你弄的吧?”

他点头,跟她说话有个好处,一点就通,很节省口水。

“喝——”她像捉到贼似的,“你们真是太闲了。”

没办法!他忍不住想要跟她独处,偏偏那个女人不知从哪儿冒出来,只好先躲开她再说,而西领又很配合的出现,切断总电源,让大家好办事。

“到了!”他提醒她。

※※※※※※※※※※※※※※※

“没想到你来一次就记住了!”从浴室出来,她换上一身的休闲装,瞧见他亦是一身的湿,才想起他在雨中“潇洒”的比她还久,丢过一条毛巾道:“去把衣服脱掉!”

说完,她回身翻着衣柜,看看有没有爷爷残留的衣服在这里。埋人衣柜的身体突然被他拉了出来,反应不及就被他吻住了双唇,狂野奔放的热情在他的唇中放送,她一阵天旋地转,窒息的瘫软在他怀里。

上次在家里没吻成,所以他一直在找机会。看着怀中的右蝶愕然的红唇微张,他忍不住又吻了许久。

盯着他的表情,她连忙嚷了起来:“我没有别的意思,是叫你去洗澡啦!会感冒耶!”

“我也没有误会啊!”他笑得好坏。

“哇——”不知如何掩饰她狂烈的心跳,只好以尖叫替代,随手将衣服往他身上一丢。“去洗澡啦!黏黏的。”

只有在吻她后,才发现她会有脸红的时候,他喜欢看她这一面,很可爱!眼看她一脚就要踹过来,他连忙闪入浴室大笑。

笑?他也有笑得那么大声的时候?她望入镜中的自己,天啊!嘴巴肿起来了!

唉呀!脸烫得快烧起来了。

就在她还在发愣时,他已经从浴室出来,而且凝视她许久,一副等她发觉的样子。

只见她镜中的眼睛一眨一眨的,蓦然转头。“好啦?真快!”

“嗯!”他点头。这里是她的房间,除了桌上的电脑外,柔和的色调跟她脸上此刻的红晕很配。

她没傻到察觉不出他眼中的眷恋,伸手将他往房间外一拉,来到了客厅。

“我没有什么东西好招待你。”她坦白道。“只有开水要不要?”

“可以。”

“自己去烧吧!”

“什么?”

她摊摊手,指着厨房一角的水壶。“空的!”

他转身,朝着厨房走去,总有一天,他要她亲自下厨烧一桌菜给他——那是他的特权,就算吃了会中毒,他也甘愿。

“邢西领还没将计划收回吗?”她在他背后,盯着他忙碌的背影问。

“在意吗?”他故意这么问。

“对啦!”还是那口气。

很诚实!“为什么?”他可以确定心里的感觉了吗?她在意他。

“什么为什么?”偏偏她又胡涂了。

慨将水壶往瓦斯炉上一摆,轻捿过地在客听的沙发坐下:时候还没到,他一定要等到她也了悟之后再说。

电视萤幕一闪,突然响出的“我爱你”把右蝶吓了一跳,看着影像,不禁大叫:“哇——邢西领!”

“应该是他的新片预告!”邢东领说道,听说那部新片一开场就是一段激情戏。

“那个色魔!”这是右蝶对邢西领的评语,她自然将两兄弟拿来比较。“还是你比较好!”

“哦?”邢东领很开心。

“不是有句话吗?”她想了一下道:“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莫非你也是——”

“才怪!”她又坦白道:“我喜欢你这一型的……”

心海的震荡未停,门铃却不识相的响起,她的眉头皱起,这时候谁会来?

一打开门,看见来人,她吓了一跳。叶资远?叶昺知?他们怎么来了?

“你们怎么上来的?”她惊愕地问。连爷爷也要在楼下按个老半天……

他们一左一右的从她身边掠过,防御戒备的眼神朝邢东领而来。

邢东领直觉他们的眼神中有着了然,莫非他们早就知道他在这里?

“你们在做什么?”右蝶不快的问。

“我还要问你呢!”他们十足的表哥架势质问。

她瞪着他们,一副坦荡荡。“你们那是什么眼神?问我?是我问你们才对,你们怎么上来的?”

“当然是有人通报!”叶昺知回答。要上来还不简单!

她倒忘了有眼线这回事,这下子来了那么多“客人”,还真不知怎么应付,刚好开水沸腾的发出声响,她赶紧跑入厨房。

剩下三个男人在客厅怒目相视。

“希望你没做什么。”叶资远说。

“你们又希望我做些什么?”邢东领学着邢西领玩味的语调,还学得维妙维肖。

“你——”叶资远又气又恼,不知如何接口。

“那就好!”叶昺知恢复冷静。“她将会是个王子妃,你要记住这一点。”

邢东领冷下脸,眼中闪出怒意。“这是恐吓吗?”

“这是事实!”叶资远瞪着他。

“我不认为!”

“你不要小看整个右氏家族!”叶禺知开口。“最好别激怒……”

“最好别激怒我!”邢东领打断他的话,表现王者之风,身处百货业龙头,当然有他的霸气。

他的低吼,震住两兄弟半晌。

“你爱她?”叶资远瞧出他眼底的讯息。

“是!”邢东领颔首。

厨房传来尖叫声,这代表右蝶不仅没福分听到他的告白,还陷入手忙脚乱中,

他不得不起身进去“协助”一下。

叶家兄弟退向门口,不忘回头对他做最后一次的提醒:“你好自为之。”

好自为之?邢东领的思绪被餐桌上的破碗盘赶跑,她在做什么啊?只见不仅碎了一地的瓷杯,一滩滩的水渍还冒着热腾腾的白烟,她正忙着将手摆在水龙头下猛冲,知道他来了忙唤:“快帮我扫一扫,惨了!连杯子都破了。”

他蹙眉,对她的评语又多了一个——“厨房白痴”。

抓过她的手瞧了瞧,还好,只是泛红而已,他可不希望这双手为这种无谓的事受伤,这双手还要为他煮饭呢!

“你干嘛啦!”她的手回到水龙头下,嘴里不忘叨念:“快帮我一下啦!那对

叶家表哥在外面,也不知来干什么的……”

“他们走了!”

“嗄?”她怪叫,走了?真是来匆匆,走也匆匆。“那……他们来做什么?”

“没什么!”他不想提那个什么鬼王子,妒意又升,扳过她身子又是一吻。

他的吻为什么老是让她那么措手不及?被他的热情感染,右蝶首次环住他的脖子回应,他顿了顿,随即吻得更深了。

她虽然暂时厘不清心头的暖流是什么,但是,她喜欢他对她的样子,狂热里带着眷恋……

第八章

右蝶终于上医院了。

“小姐,你睡眠严重不足哦!”老医师抬了拾眼镜架,打量这位眼眶下一圈黑、有如猫熊的女人。

“我知道……”右蝶叹了口气,失眠了一夜,等于廿四小时都没睡。

“作息不正常哦!”老眼低垂,很肯定的语气。

“不……会碍…”

“压力太大哦!”老医师又说,手在太阳穴比了比。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泼辣蛮女】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