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泼辣蛮女 > 泼辣蛮女_第13节

泼辣蛮女_第13节

作者:白双 发表时间:2018-12-28 22:50:22 更新时间:2022-04-10 06:29:16
压力呀……”她的眼皮相当沉重,仍费力的撑起。“不知道耶……”

老医师止住了动作正视她,片刻后,他说:“右小姐没什么病,只要回去好好睡一觉就行了,不然就是去放个假,休息休息,相信一定很有帮助。”

“可是我就是睡不着!”

“你想太多了,你最近一定被什么事困扰了。下管什么事,只要造成了压力,放松心情是最好的良药。”

“嗯……”右蝶只好点点头。放假、放松心情?可能是个好办法。

她出了诊疗室的门口等候拿药,恍恍惚惚中抬头,在走廊的彼端,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那……不是邢东领的秘书吗?发生了什么事?她忐忑不安的追过去。

看到右蝶的出现,王秘书先是呆了呆,指指鼻子道:“是邢总,失血过多!”

“失血过多?”她的心像被人捏紧,急急的问:“怎么会这样呢?流个鼻血有必要送医那么严重?”

王秘书平常虽然没什么表情,但是这一次却布上愁容。“本来是常有的事,但因为”天罗地网”,所以才会那么严重。”

“还在天罗地网?”她以为事情在自己到过他家后便解决了,为什么还……

王秘书又说:“西领已经将计划撤回了,可是那些女人玩上了瘾,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她们竟会知道经理的奇怪症状,今天早上竟一起闯进他的办公室,我还没有时间了解整个状况,就先将他送来医院。”

“邢西领说的吗?”

“不可能!西领比邢总还生气。”

“那……她们去办公室做什么?”

“这……”王秘书突然支支吾吾了起来。

“说啊!”她无法心平气和。

王秘书大大的长叹,“嘲讽、戏弄!”

她傻眼了,“嘲……嘲讽?”

王秘书摇摇头又说:“她们理当不可能知道这件事,就算知道了也……就因为他始终高高在上吧!这种打击对他来说也算大!”

其实如果当初没有隐瞒,情形就不会如此了。活该吗?她此刻的心情却跟着不好受。“她们为什么会知道这件事?”

“西领正在调查……”

“是王子!”这个声音懒懒地传来。

右蝶看向声音的主人,只见邢西领斜着身子靠在墙边,以往的笑容消失了,凛然的气息竞跟邢东领有几分相像。

邢西领眼中的怒意还未散去,直视着她:“他来了,你早就知道了吧!”

“盎斯克伦?”右蝶皱眉。

“就是他搞的鬼。”邢西领抚了抚额头,冷漠地说。

“他?”她不敢相信,“怎么可能?他们有仇吗?”

“为了你!”

“为了我?”她怎么愈听愈胡涂了?

“你……”邢西领诧异的盯着她,“难道你什么都不知道?”

“废话!”她忍不住吼了起来,从头到尾,她又该“知道”些什么?

邢西领的眉头一松,看了她好一会儿才开口:“他就是你奶奶万中选一的那位孙女婿,得知报上的绯闻后,他对我和东领做了一番调查,加上你的家族本就强力支持他,因此东领的症状完全曝光。被我撤回的那些女人成了他的利用工具,那些工具如他所愿的发挥了作用,而且相当成功。”

她冷冷地问:“你刚才的态度是怀疑我出卖邢东领?”

“是的!”邢西领承认,他刚才的确那么想。

“那么你告诉我,那些女人到底对邢东领说了什么?”

“她们只是将盎斯的话重复,要他别接近你!”

“就这样?”

“他说……”邢西领深吸了口气。“无法接近女人的男人就是无能,无能的男人就不配给女人幸福,更不配接近你!”

右蝶大惊失色的退了两步,这些话说得未免太伤人了吧!”

“所以东领这次是气得流血!”邢西领又叹了口气。

这些事情的起因都是她吗?右蝶身子一滑、蹲在墙边丧气的想,这就是盎斯所谓的方法?打击一个男人的自尊。

邢东领又为什么生气?除了那句话,还有其它的原因吗?如果有,她期待有另一个原因。

如果这些是因为情字而起,那么所有的事情是否都可以为这个字作解释了?

唉——是了!情字,恼人烦人的情,却是让人心动的情呵!

她的感觉不就是所谓的“心慌意乱”吗?困扰了那么久,总算有了答案,她就是爱他而已,这么简单!

医生开门出来,走向王秘书。

“他鼻腔内膜的微血管壁太薄,所以只要有一点刺激就会引起流血的症状。”

众人恍然大悟的点头。

刑西领又望向右蝶,“虽然这是东领的自尊心在作具,可是真正的原因,还是因为你!”

※※※※※※※※※※※※※※※

右蝶离开了医院。她要先去“完成”一件事!如果事情真是因她而起,那么就得由她去解决才行,与其在原地苦恼,倒不如先把罪犯揪出来再说,她记得叶昺知说过,她的身边有奶奶的眼线,那么先从眼线下三吧!

眼线,就是在暗地里跟踪她,看着她一切所作所为的人,那么一定在她附近。

要怎么做才会快速的让他们现身呢?

她向四周张望,都怪平常没有训练自己提高警觉,否则应该可以轻松找出跟在左右鬼鬼祟祟的人影。

现在,立在马路边,她却连个办法都想不出来……

等等!她的脑中闪过一个想法,如果她向马路中央走过去的话……她的理智只能到此为止,顾不得自身的危险,提起一口气就往马路冲去,继而响起的煞车声刺入耳膜,此时她的手臂被人猛力一拉,冲力太大的往路边倒去,跌倒在路旁、引起一阵擦撞,同时撞醒了她。

“你在做什么?”盎斯的心差点随着她的举动而停摆。“你想找死啊?”

“是你?!”她甩过脸,恨恨地瞪着他。“我就是在找你!”

“找我也不是用这种方法啊!”盎斯虽然文质彬彬,此刻也大吼了起来。

“不然要怎么找?”没有电话、没有方向,连个蛛丝马迹都没有。

“你……”

“好了!”人找到了,她可以算算帐了。“我问你,你跑到连旗去闹什么?”

“我有去吗?”

“好!事情已经发生,多说无益。”她换了个问法:“你到底想干嘛?”

他伸手过去想拉她起身,她瞪了回去,自己跳了起来。

他只好无奈的摇头,“我只想得到你而已。”

“这是什么理由?”她嗤之以鼻。“我说过了,我不适合你,你为什么不死心呢?”

“一个人的感情不是说放就放,说收就能收回的。”他说得诚恳:“我是真的爱你!”

“你问过我了吗?”她不能接受他的说法。“我当初并没有让你爱我呀!凭什么硬要我接受这份感情?你一厢情愿是你的事,为什么还要牵扯到别人身上?”

“你心疼他?”他的语气听来很酸。

“我不是心疼他!我要心疼什么?这些事情是你做的又不是我,我只是看不惯为了爱而做出伤害别人的事,这是借口,这不是爱的真情。”

“你了解爱了吗?”盎斯受伤地说:“如果我不爱你,我就不会为了你去做这些事。”

“我承受不起这种爱!如果一定要以伤害来表达的话。”

他仔细地瞅住她,喉咙发紧。“那要怎么做你才会接受?”

她正视他,轻轻的摇了摇头,“人的心只有那么一个拳头大,装不下那么多份爱。”

“你……”他惊异的眼中满是痛楚。

事到如今,既然了悟,那么就直说了吧!她眼底闪着光芒,“其实,被你这么一逼,倒是让我杂乱的心找到了解答……”

“我知道我是自掘坟墓。”他打断她的话,不想听她亲口承认那份爱,因为主角不是他!听了,只会让他更戚伤而已,可笑的是,推她一把的竟然是他?

右蝶看着他。她应该有怎么样的感受?有个男人为她如此伤心……她只有叹气了。她拍拍他的肩说:“你不是一个能做坏事的人,而且本来就不是。”

“你原谅我了?”

“基本上还谈不上原谅这回事!”

“他……爱你吗?”

她嫣然一笑,自信满满地说:“这点我比你有把握多了!”

他讶异的看着她:“难不成他没有表示过?”

是没有,只有吻她而已,可是如果不喜欢她,为什么吻她?单凭这一点,她想邢东领应该是爱着她的,一思及此,脸就不禁红了起来,“你就别问了吧!”

望着她因娇羞而双颊红透,言谈中的蜜意更让盎斯忍不住心头的醋意大叹:

“第一次遇到你,就被你那种倨傲吸引,你是那么有自信的女人,我行我素、拥有极大的自尊心!难道你想先去向他表达吗?”

“因为他,我会那么做!”她诚挚地说。“为了爱,我想有必要有些改变。”

“那是包容!”他眷恋地拂起她的发丝微笑道:“你的感情,跟你的头发一样,火红、炽烈、真诚。”

“谢谢!”她对这些评语欣然接受。

他走了两步,突然回头,认真的说:“现在,我的心胸只能容得下祝福你的词句,原谅我的感情收放无法自如,所以一旦知道你的表白没有成功,我还是会出现在你面前。如果你成功了,那么横在你们之间的就不是我了。”

“我知道!”她点头,向他挥手道别。“那是个“老麻烦”!”

他会意的笑着离开。

老麻烦——不就是指她的奶奶吗?

※※※※※※※※※※※※※※※

邢东领盯着手臂上的点滴管。他攒眉,正想一把扯掉那根管子,开门声让他本能地将动作停止,迅速的合眼倾听。

那脚步放轻了,有些飘飘然的落定在他身旁好一会儿,微微的椅子拖动声后,来者刻意缓慢的坐了下来。随即,那人一声叹息,感动了他的心和紧绷的神经。指尖的轻触拨开了他额前的头发,吹来一阵暖意,激起他全身的狂热。

微温的气息滑过他脸庞的线条,最后落在他的唇,覆盖着的唇办迟缓,像在细细地品尝,同时燃起他蓄势待发的欲火,急切的主动在她唇上吸吮。

右蝶对他的亲吻是意犹未尽的,她临时起意的想趁他沉睡中偷偷亲他,却突如其来被他主动吻住,使她一时措手不及。

他不是在睡觉吗?炙热的吻牵动着激情,她不禁嘤咛轻吟,昏头转向也无力抗议,只能屈服在他的舌尖探索里,浓烈的激情充塞她全身的细胞,让她几乎窒息。

体内灼人的欲念侵蚀着邢东领的理智,抑制不住充满欲望的双手探进她的衣服内,磨擦着赤裸的肌肤,直到耳侧飘来她原始的申吟声,才倏然惊觉的放开了她。

她是醉了吗?右蝶迷迷蒙蒙的无法思考,只觉得好热……全身发烫……身子摇摇欲坠……

她这副棋样真是诱人,他痴痴地想。

半天,她才开口:“你……怎么……”

“是你引诱我的。”他抢着表示。

“呃……”她的脸立刻红得跟她的头发一样,她引诱他?也没错啦!“我以为你在睡——”

“那么就是侵犯喽?”他正经八百地说。

“啊?”她该如何回答?赶快岔开话题吧!“你好多了吗?”

一时之间,调侃、尴尬又浮现了,他像换了张脸般冷漠。

被他的低调感染,她只好说:“你得试着放下一点自尊,去调适一下心情的转变。”

“也不是什么可耻的事啊!没必要为了这个建立不必要的自尊吧?”

“我没有!”他的脸色又是一沉。

她有些生气地问:“那么还有什么原因?”

“没有什么原因!”违心之论使他有些躁动不安,其实让他心情激荡、动怒的,是盎斯的那句话,总让他在面对她时,心中有种阴影。

“你面对我不会发作就好了嘛!”她近似撒娇的喊,她是专制的,既然爱上了这个男人,那么他一切情绪的引发全都要因为她才行!

他的眉头揪得更紧,尚未明白她这句话的意思。

她长叹的起身,医院实在不是一个说话的地方,一点罗曼蒂克的味道都没有,在这里告白也太不恰当了些。“你好好休息吧!我先回去了。”

她还未转身,就被他捉进怀里,来不及反应就被他吻住,抵着他的胸口喘息。

他哑声问道:“你也认为我不行吗?”

“没……”回答未出口,他的唇便强势地压了过来,反手将她置于床上,以身体的重量制住她、让她无法动弹,他的吻愈来愈烈,身上的衣物同时褪荆

他在做什么?她抓着自己空无一物的胸口嚷了起来:”这里是医院耶!”

“我知道。”他迷乱了,无法理解自己的举动,他爱她、恋她,更想要她,他想证明。

他眼底的欲望一览无遗,她也很愿意将自己献给他,可是,不是在这里、这个时候,何况还未听他说出承诺,这么做太草率,也太随便了。“住手!”

他从未发觉自己竟是如此企盼、渴望一个女人,他该得到她的允诺吗?如果他可以等的话,可是窜动的火苗一发不可收拾,他停止不了!

“等等……”她不住的喘息。他的抚触转为狂烈,轻咬着她的耳垂,引起她一阵轻悸的颤抖和微吟。

“放开我!”她使出力气住他的胸膛一推,抓起她的衣服,差点跌下床。病床经过这番震动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泼辣蛮女】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