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泼辣蛮女 > 泼辣蛮女_第14节

泼辣蛮女_第14节

作者:白双 发表时间:2018-12-28 22:50:24 更新时间:2022-04-10 06:29:16
发出声响,空气瞬间凝结了起来。

他的心登时冰凉,痛楚在五脏六腑蔓延,难道……她认同盎斯所说的?

她察觉到他的异样,“你不需要为那句无聊的话做这种证明。”她要的证明不是这个。

他却不认为她真的那么想,他咬着牙、抚着头自责,他刚才在做什么?像极了发情的野兽!她爱他了吗?他怎么可以如此心急?

右蝶看着他。她是爱他的,否则不会由得他如此的侵犯自己,她也知道他在等她说明白,而她又何尝不想?只是时机不对啊!

她边穿好衣服边想,如果自己不早点说明白,她真怕他会因此一蹶不振呢!为什么她老是要想办法来安抚他?唉——爱他嘛!

对她而言,爱他就要疼他,这不是男人的专利。如果她想要幸福,那么只靠等待,时间太久了!她没有耐性。“等你恢复后,我有话对你说。那个时候再证明也不迟!”

他甩头道:“你一直在主导着事情的走向,我可以拒绝吗?”

她瞪着他,对他的不解风情很生气。“我没有主导什么,那只是你全本umd/txt小说下载==>www.3uww.cc的想法而已。”

在她拒绝地推开他后,邢东领对她所说的话,是一个字也听不下去了,证明?不是早已一目了然了吗?

“英国王子是一个好对象!”他想平静,但脱口而出的这句话却还是激动的语气。

她为之气结,所谓“孺子不可教也”是像他这种吗?不仅疑心又自大的只认同自己的想法,他难道不会换个角度去思考她话中的意思吗?

“你当真那么认为?”她冷冷地问,直到他微微的点了一下头,她终于无法忍耐。“我以为你很聪明,没想到你真是个木头,气死我了!”

他看着她气愤的模样,却不想表示什么,那只会让他更心疼而已。

“可恶!”她抡起拳头,本能发泄的怒吼:“你就这么放弃了?把我让给盎斯?”

“我不曾得到过你!哪里来的“让”字可言?”他说得云淡风轻,好象什么事都不曾发生似的。

右蝶脑中一片轰隆作响,她不可能陷入盎斯一样的情境、她不可能是自作多情,他的吻那么浓烈、诚挚,甚至他还想要她!只有相爱才会有这般的感觉,不是吗?她不可能会错意的。

“刚才……你吻我耶!”

“那不算什么!”他依旧无情的道。

她惶然失色。不可能,她自信满满的把握竟然被这种解释给击垮?”可是……可是……”

“你还想要吗?”语毕,他已攫获她,眷恋的吻了她许久之后才放开。

怎么她感觉这好象是在吻别呢?

他背对着她:心头乱糟糟的,“对不起!”

他在为他的所作所为道歉吗?她突然明了盎所骂何有那种苦涩的叹息了,难道她真的会错意了吗?她不想承认。

踉跄着脚步退到门边,她吼道:“你根本不需要道歉!”

※※※※※※※※※※※※※※※

右蝶不再吼叫,这些上课的大老们耳根子着实清静不少,可是,还真的很不习惯。右大小姐最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上课上到一半老老发起呆来,连带着又气又笑又恍惚的神情,千变万化得让他们这些人跟着老眼昏花。

这会儿,她又叹气了!

右蝶向台下仔细的扫了一圈,他还是没来。

自从开课以来,邢东领本来就不是常客,几天没有见到他,她就犯相思了?谁教她本来就是坦白,心里在想什么全写在脸上。

“右小姐。”有个声音忍不住传了过来,她正眼瞧去,盯着这名学生。

“干嘛?”她的口气始终如一。

连旗集团内的小道消息传得翻天覆地,更何况满屋子部是高级主管,他们岂有不知的道理?尤其主角还是邢东领,让他们不得不关心。

“你该不会是感情出了什么问题吧?”这人语气暧昧得可以。

“干……你屁事啊?”右蝶话一转,很正经的斥责。

没想到这些上了年纪的人竟学着年轻人开始鼓噪了起来,把右蝶吓了一跳。什么时候大家感情那么融洽了?

“现在是上课耶!”她吼了一句,但鼓起的腮帮子显然失效,台下的人似乎准备今天不上课了。

“你没发现你已经“上联不对下联”了,真教人不知从何听起。”有人说。

“是吗?”她慌忙翻动手中的讲义,的确是乱跳章。

“说吧!说出来好解决嘛!”

她眼一瞪,手一擦,“我自己会解决。”

“真的吗?”全部的人可说是眼睛一亮,“真是太好了,好事近了!”

“什么好事?”她不想跟这些老人谈论自己的问题。

“好久都没有热闹一下了!”那些人自顾自的与左邻右舍畅谈起来。

看着这些不相干的人替她欢声雷动,她不由得还是叹气,负气等了这么多天,

他还是冷淡无音讯,搞得她心慌,也不知他想通了没?

他真的放弃她了吗?她不相信。就算等到最后,她也要听到他真正的心意是什么?

开什么玩笑,第一次爱上一个人就惨遭滑铁卢?!是他先挑拨她的耶!

不行!她忍不住了,说要主动出击的不是吗?她要一个答案才甘心。

※※※※※※※※※※※※※※※

自从上次的事件后,接下来的日子等于是邢东领的进补日,周玉岚已不再避讳出现在儿子的面前,早、中、晚往他的办公室走动,渐渐地,邢东领的病症也不复见,取代的烦躁却影响整个百货公司员工的情绪,犹如不定时炸弹,随时会爆发般的可怕恐怖。

“什么时候你的脾气被右蝶给同化了?”邢西领这阵子赶场拍戏,语气不仅疲累,还有些没睡醒的懒散。

邢东领的眉头已经皱成一条线,无心阅读手中的公文却仍死撑着企图专注。

“你为什么不去告诉她呢?”邢西领躺入沙发问。

“告诉她什么?”他大吼。

“唉!”邢西领由衷长叹。“你不是爱她吗?告诉她不就得了!有什么好苦恼的?说不定她正在等着你开口呢!”

邢东领震惊的瞪着他。“你真的那么认为?”

“这有什么好认为的?”爱一个人还不简单?可能就因为大哥没有爱过吧?太单纯了!“如果是真心的,那么说出来就好啦!”

“是吗?”邢东领若有所思。

邢西领意味深长地说:“仔细想想,盎斯只是个点燃你们这两个火药的引信,你难道感觉不出来?”

“感觉……”邢东领想着右蝶所说的每句话,却是片片断断、不成章法。他骤然急躁的起身,挥乱了一桌子的卷宗,一张纸笺在半空中飘扬、画了一圈,他伸手一抓,捏成一团。

不对!那是什么?他摊平纸团,是张电脑列表纸?看到内容,他的心顿时僵住了。

邢东领:

第一次喊你的名字,感觉挺怪的。

最近,不知你这颗尊王的脑袋想通了没?没想到你笨得可以,所以我只好打了这封信给你,记得我说过要告诉你什么话吗?我看也只好提早说了。

我爱你——这个大笨蛋!

至今,我仍不认为我是一厢情愿的。

所以八月六日晚上七点,我在欣都餐厅等你的回答,如果你没来,那么我就必须承认是我自作多情了!

至少,这么做双方都不会大尴尬。

右蝶笔

邢东领茫然了,八月六日?“今天……几号?”

邢西领疑惑的瞧着大哥慌张的神情,回答:“八月十日。”

第九章

英国威尔斯,这个具有本身文化和历史、传说和语言的“国中之国”。

北威尔斯的城堡数目在欧洲各国中是首屈一指,在麦奈海峡之南,驻立一座中世纪城堡,柔美气氛高贵,与雪墩山脉背水而立,是这一区中最美丽的建筑。

踏入弓形大厅内,仍保留了当年爱德华国王和王妃的画像,这里曾是他们莅临度假的宫邸之一,现在,是右蝶的“老家”。

“想回来了?”大厅内侧,这个凌厉的声音毫不迟疑,在右蝶进入门后立刻响起,柱子后方,走出一位年老威凛的女人,双眼如鹰。

右蝶如猎物般,被女人瞧得透彻,她本能的神经紧绷、寒毛竖立。

她——凡萝女士,独揽“右氏”大权,傲视群雄,是右蝶唯一承认的克星。

“嗯……”右蝶虚应了声,无精打釆的。

“哼!”老奶奶冷冷的哼了一声,“发生什么事了?”

“你不是很清楚吗?”右蝶回给了奶奶一个明知故问的眼神,没理由那些“眼线”没通报太后吧!

“哼!”老奶奶的声音表达着不层,对孙女的所作所为的确了如指掌。婚事敲定之后她确实安心不少,直到盎斯前来取消婚约,她非常震惊,盎斯却守口如瓶、三缄其口。此刻虽然怒急攻心,但面对孙女一脸的疲累,她不动声色的试探:“盎斯来退婚了。”

“哦……”右蝶怏怏不乐的应了声,预备往楼上走去,昏沉沉的脑子部快点到地上了,脚也抬不太起来。

“站住!”老奶奶命令:“你这是什么态度?”

“干嘛啦?”右蝶现在可以说是烦闷极了、伤心透了,哪还有别的心情去回答这些无关紧要的问题?

“是下是生活太荒唐,盎斯才不要你的?”

“是谁不要谁啊?”右蝶的声音很懒,她一心只想好好睡一觉。搭了十六个小时的飞机,腰酸背痛,明知这个老太婆一定有一准问题会追着她问,可是现在,就算要她回答,她也不知如何开口。

这是什么口气?老奶奶瞪着眼,“爷爷就是这样教你的?”就知道他不可靠。

“他是你丈夫耶!”右蝶好意提醒她,莫非老奶奶忘啦?

“你最好给我一个解释!”老奶奶额头的青筋微眺,威仪非凡。

解释?右蝶垂下眼,一股热流自心头涌现,眼泪早已夺眶而出,哇的一声哭得呼天抢地、委屈难过,又气又闷的复杂情绪全部爆发,一边胡乱的嚷了起来:“解释?那么谁要给我解释啊?我又没有做错事,为什么要我承担?现在我真是丢脸丢到家了,只想躲起来,你还不放过我,这是什么世界啊?早知道就不要回来,早知道就不要认识邢东领,搞得我连自信都没了。你高兴了吧?”

老奶奶傻了,第一次见到意气风发的孙女泪流满面,而且哭得像个刚足岁的娃儿。

威尔斯人本就正直、坦率,可是孙女这一方面的表现,老奶奶是从来也没有见过的,心自然也跟着慌了起来,一时之间只能不知所措的安慰她:“好好好……不问了、不问了!搭了那么久的飞机,你也累了。”

右蝶哭得抽抽噎噎,已经无法控制,陷入发泄般的语无伦次:“明知道还一直问?你们这些人就是等着看我出糗,现在成功了、得意了?如果我知道感情这玩意儿这么麻烦,那我死也不碰,可恶、王八蛋!”

“唉唉唉……”老奶奶急得手心冒汗,什么邢东领、什么感情啊?难不成那些报上登的事都是真的?还是又发生了什么事?

乱了乱了!老奶奶非常无所适从,眼看右蝶就要泪流成河了,还一直说个不停。她高傲自大的孙女到哪儿去了?眼前这一个不仅没有自信,连骄傲都谈不上。

“讨厌啦!丢死人了!”右蝶想到在“欣都餐厅”时,还特别订了个好位子、安排整个餐厅的人配合、请小提琴伴奏来营造气氛,电影不是都这样演的吗?本想好好“告白”一番,结果——

“什么鬼位子、什么鬼服务生、什么鬼音乐啊!”她一直等到店打烊,他人不仅没出现,连个影子部没瞧见,虽然信上写说这样比较不会尴尬……

“见鬼!见鬼!他真的没来……哇!真该死!”

“不要哭嘛……”老奶奶觉得好无力,对孙女的胡言乱语不知如何是好。

“哇……”右蝶哭得更大声,抱着老奶奶彻底的放纵泪水。

很快的,衣襟湿了,老奶奶拥着孙女也不再逼问。

※※※※※※※※※※※※※※※

早上一直不是找她的好时机。

可是邢东领狂喜的心更甚过她可能的怒吼。她爱他!她说她爱他!他其实是一直有感觉的,就是要命的自尊惹的祸,他只顾着维护自己的颜面,被自尊心冲昏了头,仔细想想,她在医院说的那些话已经很明白了。

她骂的没错——他确实是个笨蛋!否则他不会任由她先开口。

如果记的没错,右蝶的公寓是在这里。往上看去,一扇窗子是开着的,她在睡觉吗?他等不及了,一定要马上告诉她才行,虽然晚了四天,应该还来得及补救。

按着对讲机的手不住的因喜悦而发抖,可是——

一分钟……三分钟……五分钟……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回答他的,还是机械的尖鸣声,愈来愈刺耳。

终于,他捺不住性子的一拳槌向对讲机低吼,亦是同时,有个声音拔尖的传来:“少年耶!你在做什么?”

他的眉头几乎因烦躁打结,盯着这名妇人在自己的眼前站定,指着对讲机骂道:“你这样会弄坏的。”

他急都急死了,哪有空听她说教?没好气的又朝着上头的铃猛按。

妇人的头往前一采,用一个奇怪的语气喃喃地说:“这间住的那个女孩不是早上就出国了?”

“早上?出国?”邢东领惊愕极了,她……难道……

“对啊!”妇人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泼辣蛮女】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