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单向恋爱 > 单向恋爱_第2节

单向恋爱_第2节

作者:梨陌 发表时间:2018-12-28 22:46:40 更新时间:2022-04-10 06:29:11
而其中一个人正卖力地说书讲古,只希望激起听众的一点点反应……

而负心的贾宝玉继续装聋作哑。

“怎么就剪了呢?如果那头长发还留着,刚好又是洗发精广告,现成就是一个女主角,根本不用考虑,就为了看看拍出来的效果也好,一定接下这个案子。”

但任凭钓者再怎么放香饵,目标的大鱼依旧不动声色。

看来旁敲侧击行不通,没关系,那就直接攻击。

“怎么样?”“什么怎么样?”

“不会是因为你把人家甩了,那么漂亮的长发才没了吧?”

“别胡说。”

“什么胡说?”虽然极力故作正经,但两颗深深的酒窝还是忍不住冒了出来。“女孩子剪掉那么长的头发一定有原因,而原因……八九不离十,就是你这个千古罪人。”

孟聃庆终于抬头瞥了一直叨叨不休的好友一眼,却只是摇摇头,弯起嘴角,没有任何辩解。

好不容易得到一点反应的高子溘干脆放下笔,好奇地望向孟聃庆。“跟旧情人重逢……有没有特别的感觉?”

被问话者故作苦思状,沉吟多时之后开口:“没有。”简单两个字带过,想就此结束这个话题。

可惜想得太美。“不过我们向晴学妹可能没有同感唷。”高子溘似笑非笑地逗他。“一整晚她就一直拿话刺你,虽然脸上的笑容可掬,但心里的怒火——我看可是旺得很。”,

“别闹,”孟聃庆抬头瞪了好友一眼。“我们分手好几年了,你也很清楚。”“不过五年而已。”

“无所谓,分手了就是分手。”

似乎还想继续说下去,但迟疑半晌之后,他转换了话题。

“那……接不接?”

盂聃庆垂下目光,故做严肃状。“等我看到他们提出的价码再说。这么普通的产品要我们接,得好好敲它一竹杠才行。”

高子溘惊讶地眨眨眼,然后露出深深的一对酒窝,摇摇头,促狭地说:“啧啧啧,孟聃庆,你真是个市侩的家伙。”

“好说好说。”他毫无愧色地接下好友的挖苦。“小生不过尽力,以求能及上阁下之万一而已。”

“才怪!”

难得扳回一城,男人的笑声在夜间的办公室里更显响亮。

“向小姐,你跟BT广告的AE联络过没?”颜斗进先生靠在桌子后面的办公椅上,一副要属下交代工作进度的上司模样。

说实话,他也就只有这个时候像一个上司。

行销三部由一个经理及三个女性助理所组成,但其实,身为本部门唯一的男性,颜斗进通常只有装饰门面的作用而已。所有的工作,上至企划决策,下至打字影印,都是由三名硕果仅存的娘子军负责。一则,因为他是上司;二则,因为他是个“无能的”上司——任何工作交到阿斗先生手上,只有浪费时间兼之破坏效率,不如自己想办法完成。

如此望之生厌的家伙,依照惯例,似乎长得应该就是一副獐头鼠目的模样,最少最少也应该是貌不惊人才是。

然而有时候人不一定是因为外貌的关系而惹人讨厌。凭良心说,颜斗进虽然说不上潘安之貌,倒也是相貌堂堂,搞不好哪位女性同胞脑筋不太清楚,只贪图美色的话,还有可能会对这位三十有七的经理级人物抱有好感。

可惜的是,他并没有足以和外貌匹配的脑袋,常常忘东忘西,误把冯京当马凉的状况也是时有所见。

当然,笨不是罪。世界上本来就有聪明人和笨蛋。并不是说生来运气好,智商高人一等者,就有资格歧视笨蛋。

甚至有些人还会说:能者多劳。聪明人本来就是生来为笨的人服务的,而智商没有那么高的人,只要等着别人帮他把事情办好就行了。这很公平。

但有些人不但笨,还要努力将笨蛋的角色发挥到如此淋漓尽致,连跟随了自己几十年的笨脑袋都可以全然不知,也实在是令人叹为观止。

“‘颜经理’,”坐在向晴左边的Amy看到当事人没有回话的打算,忍不住代为回答。“向晴和月翎前几天早就跟BT广告的AE联络过了,昨天还跟负责KC的创意小组见了面,这些……”她刻意顿了顿,用讽刺的口吻慢慢说:“昨天下班前就已经跟经理—一报告过了。”

“王小姐,”阿斗先生恼羞成怒地斥道:“我在跟向小姐说话,你插什么嘴?”

一头挑染红发,双耳上粘着一排晶亮饰品,还化着夸张眼影的Amy朝向晴看了一眼,无奈地耸耸肩,表示自己已经尽了力,但就是拿这个老是搞不清楚状况的家伙没办法。

“颜经理,”向晴转转眼珠,忍住笑,慢条斯理地开了口。“就像Amy说的,昨天下班前,我们已经都跟经理报告过了。经理不会都忘了吧?”

“咳咳!”他用力清清喉咙,以掩饰自己的糊涂健忘。“好……好吧,那你们昨天跟BT广告碰面的结果怎样?”

“他们还没决定。”

“还没决定?”阿斗用匪夷所思的口气重复一次,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广告要委托,广告公司竟然还要考虑;仿佛自己开出了什么好条件,而对方根本是有眼不识泰山、不识抬举之辈。

“自大的草履虫。”

看到Amy用ICQ电脑上送来的评语,她忍不住莞尔。

如果不是有月翎和Amy这两个同甘共苦的好姐妹,在行销三部的日子真不知道要怎么过。

不是说她会撑不下去而辞职。就像这一年来,许多受不了阿斗的沙猪作风而离开公司的几位同事一样,她也同样无法忍受这个愚蠢的上司,但要她跟这只草履虫认输投降?

想都别想。

支持她继续留在这里的,不只是因为这家公司是她的第一选择,虽然遇到这样的上司,她的信念依旧没有改变。

在所有人一古脑投进高科技产业的现在,她却相信日常家用品才是真正可长可久的市场所在。不一定有像从事电子通讯业的高收入,但没有背景没有资金的她,最适合从这样稳定而多样的企业基层开始,逐步学习行销实务,并且慢慢建立自己的人际网路。

另一个支撑她的原因,却是个性里单纯的不服输。

今天要是辞职,只为了逃离这里的颜斗进,谁能担保不会遇到另一个如出一辙的雄性蠢蛋?毕竟,天涯何处无沙猪。

逃避不是办法,更不是她向晴的作风。

“是的,对方还没决定。”她像对待幼稚园小孩一样,耐心地重复一次。

阿斗先生板起脸孔,一副不满意的样子。“向小姐,那你还这么悠哉?还不赶快跟对方联络,看看人家到底对我们有什么不满意,赶快去啊!”“颜经理,”陈月翎嘟着嘴,不服气地开口:“我们昨天已经跟对方解释得很清楚了,关于我们的产品性质和预定的市场诉求……”

“陈小姐,你哪一只耳朵听到我叫你说话了?”阿斗气呼呼地说:“我说你们这些女人,根本靠不住,整天只会张那一张嘴,说什么交给你们办就好?结果咧?连一个广告都谈不好。他们一定是觉得跟女人合作不放心,没有半点专业性,我看我还是亲自……”

“经理,”向晴强压下心中不耐。“其实我们今天晚上已经跟广告公司约好再见面了。当然,如果经理不放心,下班后可以一起跟我们到BT去谈。”她看似随意地加上最后一句。

“下班后?喷,我是很想啦……可是……”果然,懒惰成性的阿斗根本不肯将他宝贵的下班时间花在公事上。“我跟公司的黄董约好了,要去……要去……啊,反正你们去就可以了。向小姐,这本来就是你们应该要做的工作,难道公司付你们薪水是付假的吗?什么事都要我出面?啐,明天再好好跟我报告。”

懒得理他支支吾吾的牵强适词,大伙儿低头继续各自的工作。“睛睛,我们什么时候跟学长他们约好了?”

电脑上出现陈月翎传来的问题,她微微一笑,动手打了一行字回复。

“是没有,不过等一下我就打电话到BT,省得阿斗继续啰嗦。”

“你确定学长他们会有空?”

“当然。他们”一定“得有空。”

噙着温柔笑意,向晴轻轻地键下这样一句话。

第二章

“聃庆呢?”

毫不拐弯抹角,看似怯弱的灵秀美人直指男主角的缺席。

三个人坐在角落隐密的座位里,所在的地点是一处钢琴酒吧。轻柔的音乐声混杂人语交谈,浅蓝的灯光微醺,淡淡的酒香加上木头发酵的味道,室内飘摇的氛围比杯中物更加醉人。

酒窝忍不住溜了出来。“你很在意他来不来?”

没有脸红,她只是怡然笑道:“没有。你怎么会这么想?”

高子溘歪着头,好奇地望向孟聃庆五年前的女友,也是自己的学妹。

在他的印象中,从大学时代到现在,孟某人交过各式各样的女朋友,小家碧玉当然,大家闺秀也不排斥,知性的美人、性感的辣妹,来者统统不拒,但不幸的是——至多半年,少则一个月,总是很快就一拍两散。

不是说他不是好情人。稳重的个性、英俊的相貌、做起事来认真负责的态度,顶多是有点问、不够罗曼蒂克,但还算白马王子一名,就是不知怎地,无法维持长久的关系。

何况被抛弃的女方,通常就像眼前的纤纤美人,显然还是难舍旧情……无论她嘴里怎么说。

所以,问题应该是出在男方身上。

不过现在的高子溘,不想、也不打算探究搭档失败的爱情生活。

拿来闹着玩儿当消遣是一回事,但真的追根究底?免了吧。

自己选择的路。就必须自己走完……这是高家的家训,也是他一直奉行不悖的至理名言。

“他在公司开会。上一个广告还有一些后续工作要弄。”

“那……就‘只有’高学长要跟我们谈?”

“嗯。”他爽朗地说,浑然不把她话中的刺当一回事。

反而是说话的对方有点腼然,似乎对自己失控的语气感到抱歉,却不知该说些什么来补救先前的失态。

看来,自己还是得发挥一点骑士精神,拯救受难的淑女。

“不要理聃庆,我们谈就好了,反正他也只会扯我后腿,没有半点建设性。”朝两个学妹共犯似的眨眨眼,一边不露痕迹地带开话题。

“啊?聃庆学长会这样唷?我还以为你们的交情很好呢!”另一个学妹陈月翎睁大了天真的眼睛,义愤地问。

“唉,什么交情很好?你们根本不知道,”他哀怨地摇头,露出小狗般乞怜的眼神。“跟那家伙做事有多痛苦,一下子说这个镜头不必要,一下子说这样的处理要多花多少钱服本不把人家的创意当一回事,可恶透了。”

“好过分喔!”

“就是啊,”好不容易逮到一个知音,赶紧把握时机,一吐平日辛酸。“上次开会他还当众——当众耶!说我搞不清楚状况,要我回家看看企划书,自己好好反省反省。”

“怎么这样!”

“对啊对啊,那家伙就是这么凶,根本没有一点朋友义气,”他愈说愈起劲,滔滔不绝、痛快地编派好友不是。“我那时候也跟他这样说。可是因为他长得比较老,结果大家都相信他的话,根本没有人愿意站在我的立场想一想。好歹我也是个专业人士啊,竟然在大家面前说我搞不清楚状况,超无情无义的。”

“学长好可怜喔。”

他故作坚强地感叹:“没办法,谁叫我长得娃娃脸,又老是穿着T恤牛仔裤,不喜欢穿西装打领带制造权威感。不能怪大家以貌取人。”

说着说着,头慢慢低下,眼角似乎还有一抹可疑的水光闪动。

烫了一头小卷发的可爱月翎似乎完全相信了他的说词,同情地看着同是职场沦落人的可怜学长。“子溘学长,你不要难过啦。我们都不知道聃庆学长是这种人,下次我们都不要理他了。”

“学长,”这时另一个一直没有出声的座上客开了口:“你那时候说了什么,让聃庆说你搞不清楚状况?”

眨了眨眼,高于溘愕然抬头,望向留着一头乌黑中长发、化着淡妆的巧慧美人。

这妮子着实聪明。

非但没有被他这一番动人心弦的做作给迷惑了耳目,还可以一语道破问题所在。不简单。……又或者,她只是单纯的情人眼中出西施,不相信心上人会如此冷酷无情?

“我说要借战斗机。”他顽皮地眨眨眼,毫无愧色地笑着说。

“战斗机?”陈月翎瞪大了眼睛问。

“对啊,中华民国空军的幻象两千战斗机。”

“借来做什么用?”问话的是向晴,因为才发现自己错用同情心的小胖妹已经惊讶得说不出话来了。

弯了眼,脸颊两侧那对深深的酒窝再次溜出来,配上一排整齐洁白的牙齿,耀眼的微笑令人目眩。“拍钻戒广告。”

真是个爱笑的人。

离开学校这么多年,高子溘还是保持着灿烂阳光般的开朗,以及陈月翎口中“迷死人的可爱笑容”,似乎一点也没有改变。

记得当年在学校,系上如果有场合需要,高她们两届的高子溘总是被拱上台当开场人物,就算到了四年级,忙碌于毕展作业。也远离了学会活动,还是常常不能幸免,只要一个不小心,就又被逮上台去了。

和另一个“双子杀手”的不同之处,高子溘的吸引力是属于可亲的、朋友式的,虽然崇拜者众,却从来没有传出像孟聃庆一样的桃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单向恋爱】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