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永不瞑目 > 永不瞑目_第4节

永不瞑目_第4节

作者:海岩作品集 发表时间:2018-12-28 22:46:16 更新时间:2022-04-10 06:29:13
经济法吧。”

肖童说:“咳,没事瞎聊呗。”

就这样每天晚上聊一通,然后就睡觉。这两天他睡得不好,蒙了眼睛,昼夜的分野和区
别变得模棱两可。常常半夜不知道什么时候醒来便再无睡意。坐起身想看看,但视线蒙蔽,
他只能凭感觉来判断躺在长沙发上的女警察是睡是醒。已经好几天了,她睡在这里,照顾他,
陪他聊天,等待着他双目重光,一个女人对自己死去的未婚夫能如此怀念,如此有情有义,
这太像一个故事了。肖童心里笼罩着一种从未体验过的异样的感动。

大概在后天,他就会拆去绷带,睁开双眼,了却这个女人的一番心愿了。他想:也许女
人和男人确实是不同的,女人爱一个男人,就是这样专注。而男人对女人,追逐一阵就过去
了,很少在人死了之后还这样没完没了。

应该说,文燕对他也是很专注的,可不知为什么,他对文燕连热恋的经历都不曾有过,
他对她的感觉很奇怪,没有爱,却总觉得离不开她。也许是和她呆惯了,让她伺候惯了的缘
故。两个人在一起时,他总对文燕发脾气,一个人独处时,想想她的好脾气和对自己的照顾,
又不能不心怀感激。然而只是感激而已,从来没有激动过,从来没有。

白天,女警察照例走了,他突然想起应该和文燕商量怎么谢她。文燕说:那就给点钱吧,
人家捐了眼睛又来顶班陪床,无亲无故的凭什么呀,.咱们不给钱说不过去。只是给多少合
适呢?可肖童觉得给钱不好,不舒服,说不定还会亵渎了女警察对死者的感情,可如果对人
家的帮助不做任何表示就这么心安理得地受用,也没有道理。肖童想,最好能有什么方式,
把自己的谢意和崇敬,恰到好处地表达一下。

终于他决定,送一件礼物给她,显然不能送吃穿类的实用品,那太俗气。也不宜送艺术
品和摆设之类,选不好让人觉得附庸风雅,反而没文化。这礼物还必须有一定价值,如果只
送些不值钱的小玩意之类的纪念品,弄不好倒让人搞不懂你的意思。整整一大他甚至很少和
文燕说话,苦思冥想,没想出结果。

晚上女警察又来了,他们照例聊天,聊完了各自入睡。第二天早上她要走的时候,他说:

“我今天下午要拆绷带了,你想来看看吗?”

女警察说:“是吗,今天下午就拆了吗?我当然会来。”

吃过早饭,他叫文燕到赛特购物中心去,他想起以前在那儿见过一个可以摆在桌上的水
晶玻璃的相框,印象中大约标价一两千块钱。他认为女警察肯定会喜欢这东西,既高雅体面,
又不会马上猜到它的价格,乍看上去会以为是个漂亮的玻璃框子,不致于让人不好意思收下。

文燕犹豫说:“那么贵的东西,是不是礼太重了。”

肖童有点生气:“那你扶着我,我自己去买!”

文燕当然只能从命去了。他想,下午拆了绷带,他能睁开眼了,就把这东西送给她,以
他和文燕两个人的名义。

东西很快买回来了,是两千八百多块钱。肖童特意嘱咐文燕注意检查一下,相框上和包
装盒上千万别留着价格标签。万一人家不肯收,那就尴尬了。

下午,系里的辅导教师卢林东专门赶过来了。他既是辅导老师,又是系里的团总支书记,
和学生们的日常联系非常广泛。肖童帮他刷新婚的房子让白灰迷瞎了眼,尽管不是他的责任,
但如果这眼睛不能复明,他精神上的压力肯定不小。他和文燕一起扶着肖童走进治疗室,肖
童搞不清治疗室里有多少人,他只能听到有人走来走去,有人窃窃私语。手术器械不时发出
清脆的碰撞声。空气中弥散着药水的味道。终于,医生们开始为他拆卸绷带,这时屋里才一
下子静下来,绷带一层一层地拆完了。他胆怯地睁开双眼,恐惧却占满了整个儿心怀。我能
看见了吗?他问自己。同时把眼闭上,再用力地睁开。然后用平静的声音说:“我看见了。”

是的,他又看见了整个儿世界,看见了医生们喜笑颜开的脸,看见了含泪的文燕,看见
了如释重负,开怀大笑的辅导员……在极度的兴奋和喜悦中,他环目四顾,心中突然有一点
遗憾,他终究没有见到那位给了他光明也让他想象了多日的女警察,那女警察答应了要来可
她没有来。


首页>> 永不瞑目

--------------------------------------------------------------------------------

欧庆春下午没去医院。

没去医院是因为发生了一件重大的事情。

中午吃午饭的时候,她刚刚在食堂的窗口打了菜,还没有端到桌子上就看见李春强火急
火燎地冲进来,大声呼喊杜长发,呼喊队里的其他人。被喊的人立即放下碗筷跑出去。欧庆
春预感到出了什么事,追出去问道:

“出什么事啦?”

李春强看见她,问:“你吃完了吗?”

“出什么事啦?”

“西城分局发现了胡大庆!”

欧庆春心头的热血腾地一下冲上脑门:“在哪儿?”

他们的脚步并没有停下来,一边说话一边向着摆满汽车的停车场快步疾行。李春强说:
“西城分局刚刚接到报告,有一个很像是胡大庆的人现在在康宏娱乐城吃饭呢,看来通缉令
还真是挺管用。你一起去吧。”

庆春手忙脚乱地摊开手,“我的枪还在办公室呢。”

“没事,咱们人手足够,西城分局也去人了,不缺你那一杆家伙。”

庆春赤手空拳跟李春强上了车,车拼命往西城开。这正是城市里的午饭时间,长安街上
人少车少,道直如矢,他们没用一刻钟,就赶到了康宏娱乐城。西城分局已经先到了一批人,
和他们一样,都是清一色的便衣。娱乐城的前后出口早已被严密地封锁住了

娱乐城的一位经理模样的人在门卫的小房子里向他们介绍了情况,他大概从没见过这种
阵式,神情不免紧张,唇齿也有些打架:

“刚才,刚才在餐厅吃饭呢,现在,到那个,那个,到那个桑拿洗澡去了……”

李春强把庆春那天在西洋楼拍的照片拿给他看:“是他吗?”

那人看了,又叫来门口站着的一个门卫,让他看。那门卫就是最原始的报案人。他看了
照片,先是犹豫,后又肯定,说:

“就是他。”

西城分局的同志提议:“找个人先进去看看,搞准了再动手。”

经理马上附和:“对对,里边客人挺多的,搞错了也不太好。”

李春强叫过杜长发,说:“这儿我来过,里边曲里拐弯的。你找身服务员的衣服,进去
转一圈,看看他在什么位置。哎,别贼头贼脑过分了,小心惊了他。胡大庆身上估计是有家
伙。”他转身又问经理:“他们几个人?”

“好像是两个吧,还有一个大胖子,俩人一起吃的饭。”

杜长发飞快地换了身服务员的衣裳进去了,没三分钟就出来了,脸上暗藏着笑:“没错,
就是他,俩人都在池子里泡着呢,能抓个光腚!”

经理献计献策:“我们这儿内部有条路,用不着穿大堂和更衣室,可以直接到湿区去。”
他的意思大家都明白,怕这么多人冲进大堂穿过更衣室,惊了客人,搅了生意。

李春强也怕这么一路冲进去惊了胡大庆,如果能从内部的侧路直接绕进洗浴区,正可出
其不意,为防意外,他还是请分局的同志依然堵住前后门,自己则带着刑警队来的六七个人,
跟着经理从侧路进去捉人。在进去之前,杜长发多余地对庆春说道:

“你就别进去啦,里边可是老爷们儿的地方。”

庆春此刻正是仇恨满腔,只可惜手里没有武器。杜长发不识时务地贫嘴,挑得她蹿起一
股子无名火来,她狠狠地回了一句:

“你以为我爱看你们这些臭男人!”

庆春年龄虽轻,但在刑警队的资格却老于杜长发。她的脾气杜长发也有过领教,日常总
是怕她三分的。此时又讨了这个没趣,不敢回嘴,低头跟着李春强他们进去了,庆春双臂抱
在胸前,走出门卫室,站在娱乐城的大堂里,一时不知该做些什么。照理,她应该把那个门
卫和有关目击者找来进行照例要做的问询取证,把胡大庆来到娱乐城以后的详细情况记
录下来。也许和他一起吃饭的那个人也是他的同伙或者在和他进行着什么交易,也许娱乐城
的工作人员从旁听到了他们虽不清楚但极重要的只言片语……,但是,这些工作她都没有做,
她没有这个心情。她记不得李春强。杜长发他们进去有多久了,按说他们的行动一分钟之内
就应该结束。她想,说不定胡大庆和他的同伙此时已经就范。

事实上,这个原以为会是手到擒来的行动并没有预想的那么顺利。李春强刚才的提醒不
是没有道理,正是由于杜长发进到浴室里那么一转,他自以为做得若无其事,其实满脸挂相,
果然惊了已经是惊弓之鸟的胡大庆。胡大庆借口解手,一个人出了池子直奔更衣室,打开柜
子飞快地穿衣服,穿到一半就听见洗浴区的声响不对,那是因为李春强已经带人从另一个小
门由娱乐城的办公区直接进了浴室,这时,整个儿浴室只有还在池子里泡着的那个胖子,警
察们大喊:“别动,把手举起来!”那人蒙了,下意识地向池子的另一侧逃。几个便衣奋勇跳
进池子,七手八脚,把这白白胖胖的家伙硬是按在了水里。

李春强压根没管池子里的这个人。他一看胡大庆不在,就知道麻烦了,箭步直扑更衣室。
胡大庆把西服和袜子扔了一地,只穿了一半衣服便夺门而出。庆春正站在大堂里发呆,猛然
看见胡大庆从里面冲出来,惊得头皮发紧,下意识地叫喊一声。守门的几个西城便衣闻声而
动亮出家伙。他们还没看清谁是胡大庆,胡大庆已经蹿进女桑拿浴的更衣室了。追出来的杜
长发一见是女更衣室,不由自主刹了车。几个西城便衣也下意识地停下来。欧庆春把手伸向
杜长发,喊道:

“把枪给我!”

杜长发一愣的功夫,手里的枪已被庆春夺下。庆春冲进去了。李春强大骂杜长发:“你
他妈快上!”杜长发和西城便衣这才如梦方醒地跟着李春强追进去。

女更衣室里已经尖叫一片,几个半裸的女客吓得面如土色。胡大庆显然是往浴室方向逃
去。庆春追进浴室,池子里和花洒下,除了几个瑟瑟发抖的赤裸的女人外,不见胡的踪迹。
顺着楼梯追到二楼,再顺着一问一问门首相接的按摩房紧张地搜索,房里的客人和按摩小姐
被惊吓得大呼小叫。他们终于在拐角的一个房间里,看到一扇洞开的窗户,窗外是一个宽阔
的平台,平台下是一条人来车往的街道。

他们气急败坏地就地审讯了从水池中捉出来的胖子,结果一无所获。胖子是个个体户,
在西城三里河那儿开了个餐馆。胡大庆去他那儿吃了两次饭,就提出想把他的餐馆给盘下来。
胖子的生意不好,就动了心,于是两个人今天就约到康宏娱乐城里来谈条件。胡大庆的来龙
去脉他一无所知。胡告诉他的名字当然是一个化名,其实胡大庆这个名字,也未准真假。

剩下的事是逐个儿询问证人,清理现场,杜长发因为自知刚才临阵犯傻,此时不免有些
缩头缩脑。李春强始终阴沉着脸,眉头拧成一个疙瘩,盘算着回去该怎么向处长交待,而最
为垂头丧气的倒是那个娱乐城的经理,他连打抖的情绪都没有了,逢人便诉苦:“这下子,
我这儿的生意算搅了,以后谁还敢再来呀!”西城便衣们说:“坏人不来了倒好。”他这才苦
笑一下说:“好人也不来啦。”

西城便衣们协助他们找证人谈话,收集胡大庆仓皇丢下的衣物。表情上是认真负责
的,但毕竟不是他们的案子,内心里自然超脱多了。欧庆春在刑警队工作了五六年,心里还
是第一次这么窝囊。虽然这种临时出击的遭遇战,胜负乃兵家常事,但这是杀害新民的凶手
啊!刚才只不过近在一墙之隔,竟让他逃了。她就像输了一场必须要赢的比赛那样,堵了满
满一肚子的愤恨。不平和沮丧。

回到处里,李春强钻到处长办公室里一直没有出来。杜长发和其他几个参加行动的人在
屋子里垂头丧气地议论着刚才的失败,越议论越觉得不是我们无能,而是敌人太狡猾。庆春
听得心烦,跟谁也没有打招呼,五点一到就骑车回家了。

父亲今天炖了红烧肉,还炒了一个辣椒苦瓜,都是她爱吃的菜。晚饭时父亲问她怎么脸
色这么不好,她说没事,什么事也没有。父亲问她你今天还去医院吗?她这才想起来肖童下
午拆绷带,她本来是答应了要去的。

她匆匆吃了饭,匆匆骑了车于赶到医院。肖童的病房已经人去屋空,只亮着一只荧光色
的消毒灯,连床上的被褥枕头也都被撤净了,她跑到医生的值班室去问。医生说,肖童已经
出院回家了。

“您知道他家的地址吗?”

“不知道。”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永不瞑目】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