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永不瞑目 > 永不瞑目_第7节

永不瞑目_第7节

作者:海岩作品集 发表时间:2018-12-28 22:46:27 更新时间:2022-04-10 06:29:13
过‘罗长腿’吗?”

“听说过。”

“赵虎是给他干吗?”

“这我不知道。”

“你知道还有谁认识这个赵虎?”

“我不知道,按说我也不算认识他,只是看这照片觉着面熟。觉着是见过一面。”

庆春住了嘴,再也找不出可问的话来,打发走这个犯人,管教干部对庆春笑道:“这帮兔崽子,就欠把他们都毙了,你瞧他们一个个的这德行,我们这儿近几年进来的毒犯,就这么三个。因为贩了毒的人,抓住十人能毙了八个。可能市第一监狱和清河农场那边多一点,大概你们同学和我最熟,就把你支到我这几来

庆春连连道谢,又礼貌性地闲扯了几句别的,便起身告辞。她辗转换车回到家的时候,已是晚上快八点钟的时辰。她浑身又乏又累,饥肠辘辘,直接跑到父亲的房里来找饭吃,一进屋她就愣住了,父亲正和李春强在屋里聊天呢。

李春强见她进来,从沙发上站起来。父亲说:“庆春,你今天上哪儿去了,怎么没去上班呀?”

李春强疑惑地上下看她,她的裤子上溅满了泥点子。

庆春和李春强冷淡地打了个招呼,转脸对父亲说:“我钓鱼去了。”

“不去上班你怎么钓鱼去了?”父亲看她情绪不对,问:“鱼呢?”

“没钓着。”

父亲不知说什么好,转脸对李春强说:“你看看她。这么大人了,又不知道哪儿不痛快了,老是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

庆春嘟哝说:“我有什么情绪,我没情绪!”

父亲还想说什么,被李春强劝住了,他说:“伯父,庆春是冲我来的,您甭说她。”

父亲看一眼李春强,说:“那好,你们有事你们慢慢谈吧,饭在厨房里,要是凉了休自己热,我到那边屋里看电视去。”

父亲拿着茶杯和眼镜,走了。庆春走进厨房,打开火热饭。李春强讪讪地跟过来,站在厨房门口和她说话。

“你今天上哪儿去了,怎么也不说一声。”

庆春没有回头,说:“你不是说让我调整几天吗。”

李春强怀疑地说:“你还真钓鱼去啦?”

庆春慢慢转过身,看着李春强,她想说“对”,可她没这么说。

“我上团河农场了,我和三个贩毒桌的犯人谈了谈话。”

李春强平静地靠在厨房的门上,脸上并没有表现出一点惊讶,他问:

“谈出什么了?”

庆春说:“有一个犯人见过他,说他叫赵虎。”

“噢,还有什么?”李春强不为所动:

“还听说他是广西东阳县一个工厂的厂长。”

李春强冷笑一下:“噢,还是个领导干部呢,那你信吗?”

“有个叫侯老八的认识他,可惜这人已经死了。”

李春强的脸上这才浮现出一丝难以察觉的嘲讽,但庆春察觉到了。

“这么说,你今天是一无所获喽?”

庆春用冷冷的,争辩的口气说:“至少,我知道了他还有一个名字,别管是真是假,至少他用过这个名字,我还知道他和一个叫侯老八的毒贩有过来往,而且自称是东阳县的一个厂长,如果你觉得这些都毫无价值,那我保留意见。”

虽然李春强提升队长已经一年多了,但庆春此时的态度,依然像当年在学校里那样无所顾忌,言语之间并且带着女人特有的凌厉。李春强虽然也是各脾气,但对欧庆春,自同学少年一直到他当了队长,倒是从未红过脸。于是他不再说话,他知道这是一个话不投机的晚上。而且,胡新民尸骨未寒。

他默默地站了一会儿,看着她热饭,说:“你吃了饭早点休息吧,我走了。”

庆春回过头来,和李春强的目光相对了瞬间,她说:“队长,别生我的气。”

李春强非常宽容地笑一下,说:“没有,我只是担心你的情绪。”

庆春默默地没再说话。李春强告别了便下楼走了。他在楼前一大堆自行车里,拖出自己的那一辆,还没有骑上,庆春就追了下来。

“队长。”庆春跑到他面前,有些微喘,她递过一只小盒子。李春强一看,竟是自己几天前送给庆春的结婚礼物——一只纯金的小牛。他面色难看地站在那里,没有接。

“队长,这个还给你。”

李春强的心直打哆嗦,他几乎有一种被伤害的痛觉:“庆春,这是我诚心诚意送给你的,你不喜欢,可以扔了。”

庆春的脸上的表情毫无恶意,“春强,你千万别生气,这礼物我很喜欢。可这是你送给我和新民结婚的礼物,现在我们不能结婚了,所以应当还给你。”

这语气中的真诚使李春强的心情得到了一点安抚,他说:“那就算我送给你一个人的吧,东西不大,就算为了咱们的交情。”

庆春还是执意把那精致的小盒放在李春强的怀里,摇头道:“不、不,如果不是结婚,咱们同事之间送什么礼呢,而且这礼物太贵重了,我心里承受不下。”

李春强眼睛看着那红色的小盒子,闷着气说:“你实在不要,我不勉强。”他抬起头,冲庆春笑了一下,笑得有些苦涩,“算我自作多情”巴。”

庆春不知为什么突然想起了新民,她突然觉得满脑子都是胡新民的音容笑貌,她的眼睛湿润起来,但竭力故作镇静,强迫自己若无其事。

“春强,你照顾我,对我不错,这我心里知道,其实我心里挺感谢你的。我,我也替新民谢谢你了。可你知道,新民刚走,我心里,还乱得很。我要是说了什么做了什么,你别往心里去。”

李春强理解地点点头,他转身骑上自行车,骑了几步又下来了。回头看去,楼前的路灯下,庆春依然在原地站着,李春强说:

“明天去上班吧,咱们再好好商量商量这个案子。”
当欧庆春在家门口送走李春强的时候,肖童正衣冠楚楚地随着他过去的历史课老师郁文
涣坐在中国大饭店日本餐厅一间雅室的“塌塌米”上,救场如救火地客串着一幕“拉郎配”
呢。

肖童过去在慕尼黑探亲的时候,曾有一位日本老头儿请他们一家吃过一次日本料理,所
以对吃这种“和食”的规矩,他不算是白丁。他可以不用人教就把绿芥未用筷子熟练地在酱
油盅里调匀,把“天妇萝”的萝卜泥倾入配好的料汁儿里搅开。连郁文涣都禁不住把眼睛斜
过来,亦步亦趋
地学着他的“法儿”吃。好在“塌塌米”也是改良的,虽然进屋照例要脱鞋,但用不着屈膝
下跪。桌子下面挖了一个大坑,恰好能把双脚放进去。

肖童最终之所以跟着郁文涣来了,基本上是为了“好玩儿”。他在医院里瞑目卧床那么
多天,不知不觉萌生了许多顽童心理。如今乍一解放出来,对一切未曾体验过的事情都产生
了兴趣。他想,不就是陪着吃吃饭吗,人家问什么
答什么。反正有郁教授周旋着场面,他这个逢场作戏走过场的角色,没什么难演。

他们进去的时候,那位叫欧阳天的老板和他的千金小姐已经在座:郁文涣一边弯腰脱鞋
一边仰脸寒暄,首尾不能相顾。那位老板瘦而精干,穿着雪白硬挺的衬衣,袖口还扎着晶亮
耀眼的袖扣。上好料子的西服随意地扔在“塌塌米”的竹席上,脖了上级古板地系着宽幅的领带,他言
谈不多,笑容更少,而那位小姐大约二十多岁,同样不苟言笑,眉目虽端正,表情却阴鸷。
说好听了算是个“冷美人”式的女子,只是肖童并不喜欢这种类型。

坐在席子铺就的“塌塌米”上,脚伸进桌下的大坑,双方才正式彼此介绍,其实介绍都
是由郁文涣来完成的。按礼节他先把肖童介绍给欧阳父女:“这是我们学校的研究生,学法
律的。我教过他,所以知根知底,挺本分挺用功挺有才
的……”

接着他又介绍那位老板:“这就是欧阳老板,哎,你可不能叫老板,你得叫叔叔,咱们
今天得论辈儿。”之后,依序轮到此时此刻的主角儿,“这是欧阳兰兰。兰兰,你管我也得叫叔叔啊。”

欧阳兰兰微微一笑,并不多言。肖童飞快地偷看了她一眼,不料和她的视线撞个正着。
那女孩儿真不知道害羞,眼睛正无所顾忌地看着他呢。

这下倒印证了郁文涣事前的介绍。肖童想,看来这女孩儿对自己确实毫无“相亲”的意
思,否则脸上不可能没有一点羞涩之态,目光不可能没有一点躲闪回避,她面无表情地对他
直视,像看着一个同性或者路人,这也难怪,因为据郁文涣讲,她爸爸托人给她介绍过好几
个对象,清一色的书香门第,结果见过之后都让她给“毙”了,肖童想,像这类的“见面”
她不知已经是几番经历了。

介绍完毕,喝着日本的绿茶,他感觉那父女俩的目光始终盯在自己的脸上。虽然他知道
这对他来说不过是在完成着一项任务,但依然感到有点难堪。他甚至觉得在他们的目光中,
有一种居高临下的优越感,那目光不像是相女婿倒像是挑保姆。这使他的难堪几乎转而变成
了一种愤怒。

女孩儿的父亲开口问:“你多大了?”

“我……二十三了。”

“你不是研究生吗,怎么才二十二岁?”

郁文涣连忙替他遮掩,“刚考上的,可不二十二岁,年轻有为呀。”

肖童心里最怕的是他们问他的生肖属相,因为二十三岁该属什么,他完全没有常识。而
女孩的父亲却只是在问郁文涣:

“你原来不是说,他有二十七八岁了吗。”

郁文涣硬着头皮装傻:“没有,没有,二十三岁,我一直说二十三岁。噢,兰兰今年多
大了?”

父亲替女儿说:“他们同岁。”郁文涣牵强地笑着:“那正合适,正合适嘛。”

接下来郁文涣又要男女双方通报出生月份,肖童说自己五月生人,女孩的父亲说女孩是
十月。郁文涣击掌道:“也合适,男的应该比女的大一点。”

女孩儿的父亲并未理睬郁文涣,而是用一种过于严肃的态度继续盘问肖童:

“你家里兄弟姐妹几个呀?”

“就我一个。”

郁文涣笑着插嘴:“他爸爸妈妈都是知识分子,所以计划生育搞得好。”

“你父母是做什么的?”

“搞金属材料研究的。”

“在哪个单位呀?”

“他们已经出国好几年了,他们和德国几个科学家共同搞了一个实验室。”

“那么你以后也要去德国吗?”

“也许要去吧,不过我得先上完大学。啊,得先读完研究生。”他无意间差点说漏了嘴,
但女孩的父亲没有注意。

这场“相亲”的气氛,与肖童事前的想象,大相径庭。女孩儿的父亲像是查户口一样,
不断地对他的年龄和父母盘根问底。而女孩儿则一直看着他,像看一件东西那样直眉瞪眼,
不加表情。这都使他感到很不舒服。虽然他只是替郁教授应付差事的一个角色,或者干脆说,
是一个道具,但这一“晚上的境遇仍然使他觉得受了屈辱。他几乎有点后悔到这儿来充这份
傻冒儿。他看着郁文涣和那女孩的父亲高谈阔论着什么项目开发,贷款担保之类的生意经,
心里不免有些厌恶。后面上来的菜他赌气几乎没吃,并且除了简短回答一两句问话外,一直
沉默到结束,以此来表现出应有的气节。

女孩儿的父亲也没有再问他什么话,散席后双方很简单地分了手。他们没有要他留下电
话和联系地址,也没有给他留下任何约定。郁文涣几杯清酒下肚,略有醉意,看不出眉高眼
低地和女孩儿的父亲约了明天见,说明天再细谈。女孩儿的父亲很冷淡他说好吧。

肖童没有回学校,他的被子床单都送去拆洗了,最快要第二天才能去取。他晚上一个人
回了家。打开电视却没有心情看,直到熄灯上床他还对这一晚上的窝囊感到气愤。好在第二
大早上他就把昨晚的坏心情忘得一干二净。他起得很早,按时赶到学校上了第节课。中
午又势不可挡地吃了一大饭盒米饭外加两个好菜,因为昨天晚上他压根儿就没吃饱。

下午上完了课,他和系里的同学在操场上踢球,郁文涣找他来了,站在操场边上向他招
手。

他跑到场边,笑着问他:“郁教授,你们那项目谈成了吧,你说应该怎么谢我?”

郁文涣目光奇怪地看他,问:“你知道人家今天怎么跟我说吗?”

肖童没正形地说:“知道,那女的说不成,我一点都不喜欢那小子,那小子不够魁梧,
太没感觉了,他爸就说,郁经理,郁教授,这个既然不行那就麻烦你帮忙再找一个吧,今天
晚上在……在香格里拉吧,再来一顿,哈哈哈!”

郁文涣冷笑:“算你猜对一半,她爸爸是不喜欢你,他觉得你年龄太小,完全还是个孩
子,照顾不了兰兰,可你猜不出来吧,这次兰兰倒是把假戏做成真的了,她说她觉得你行,
她同意和你交朋友。为这事昨天晚上她和她爸爸已经吵了一架了。她爸爸坚决不同意,她呢,
倒像是非你不嫁了。你说这事怎么闹成这样了,你要真和兰兰好了,她爸爸非得埋怨我不行!”

这一席话说得肖童直愣神儿,他都搞不清郁文涣是开玩笑还是真的。他拦住他的话:“等
等,等等,郁教授,她同意我还不同意呢,您饶了我吧,我这是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永不瞑目】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