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永不瞑目 > 永不瞑目_第10节

永不瞑目_第10节

作者:海岩作品集 发表时间:2018-12-28 22:46:37 更新时间:2022-04-10 06:29:13
意义。”

女孩儿的执著使肖童有点着急,他不想伤她的自尊,但又不知怎样表白自己。他喘了口
气,问:

“我们郁教授到底怎么跟你说的?”

欧阳兰兰笑一下:“刚才我骗你呢,郁教授把你的意思告诉我了。”

“我的什么意思?”

“你觉得和我交朋友不合适。”

“呃——”肖童斟酌着词句,一时拿不准说什么来圆场。欧阳兰兰既如此宣言,他反倒
不能把话说得不客气,“其实,其实,……”

“其实不接触一下,怎么知道合适不合适?”

“其实我不是说不合适,我是说,我现在是学生,还不想这么早找女朋友。学生以学为
主,我刚休了好几个月病假,得抓紧时间把课补上。”

“我不会影响你的学习,也许在你学累了的时候,我还会成为你的一种调剂。”

肖童有点傻眼,他从未见过女孩子竟有如此主动的,连文燕当初也不曾这样。他心中纳
闷:这女的看上我什么了?

“我们出去走走,好吗?”

女方居然已经开始约他散步了,他慌慌张张地说:“哎哎,你知道不知道,我可不是研
究生,郁教授骗你们呢,我才上大二,而且我比你小,我才二十一岁。”

欧阳兰兰平静地说:“女大三,抱金砖。”

肖童说:“你再好好想想得了,我脾气坏着呢。我虚有其表,和我接触的女孩儿,没有
熬过三个月的。”

“三个月?那我更要试试。我想干成的事,没有干不成的。”

肖童直吸气,不过这女孩的性格多少使他有了点好奇。但他还是说:“那就抱歉了,因
为,我已经有女朋友了。”

这是他最后的一张牌。欧阳兰兰果然愣住了,这句话显然出乎她的意料。她半信半疑地
盯着肖童,肖童的表情上,镇定中暗藏着得意,他有点画蛇添足地加了一句:

“真的,我不骗你。”

欧阳兰兰严肃地点头:“好吧,我不能强迫你,那我们就做个普通朋友吧。要是三个月
后,你的女朋友照例熬不住逃走了的话,你别忘了,这儿还有一个替补的。我喜欢你。”

肖童环顾左右,摆着手:“别别,别这么大声。做普通朋友可以,但有个前提,咱们得
约法三章,你同意不同意?”

欧阳兰兰冷笑一下:“你的毛病可真多!”

肖童说:“第一,普通朋友就是普通朋友,相互接触得保持距离。”

欧阳兰兰说:“别自作多情了,你以为我会强暴你!”

肖童笑了,“瞧你这个性,你什么不敢于。”

欧阳兰兰说:“第二是什么?”

“第二,以后你不许到学校来找我,让同学老师看见了影响不好。万一再让我女朋友知
道,我就死定了。”

欧阳兰兰说:“看来还有比我横的。”

肖童说:“你答应不答应?”

欧阳兰兰说:“你总得告诉我怎么能找到你吧,你别害怕,我不会总招你讨厌的。”

“呃,你呼我BP机吧。我是汉显的,有什么事可以呼在上面,别老让我回电话。我们
学校打电话特不方便。”

欧阳兰兰记了他的BP机号码,接着问:“第三呢?”

肖童想了一下,一时想不出还有什么,“就先这两条吧,想起来再说。”

欧阳兰兰说:“好,我也要约法三章。”

肖童说:“你别跟着起哄好不好。”www.3uww.cc=>提供umd/txt小说下载

欧阳兰兰说:“我得要平等。”

肖童无奈:“好好,你说吧。”

“第一,我们既是朋友,就应该彼此真诚,讲真话,不撒谎,不欺骗。你做得到吗?”

肖童:“你说第二条吧。”

“做得到吗?”

“好,我做到。第二条是什么?”

“你不许再和第三个女人谈情说爱。”

“怎么叫第三个?谁是第二个?”

“除了你现在的女朋友之外,不许再花心。”

“我还有没有点自由了?”

“我最讨厌到处拈花惹草的男人。”

肖童正色道:“这我不会,可咱们算什么关系,你管得有点宽了吧。”

欧阳兰兰理不相让地说:“就算是普通朋友,我也有权利提醒你。”

肖童苦笑:“行,行,我服你了。”

欧阳兰兰也笑了一下:“第三,……”

肖童打断她:“没第三了,我也只有两条,你不是要平等吗?”

欧阳兰兰没有再争,说:“好,平等!”她好像办成了一件事似地长出一口气,说:“为
了庆祝咱们的友谊从今天开始,咱们现在一起出去吃个晚饭,好不好?”

肖童经这一番唇枪舌剑,真是有点累了。他急于摆脱地说:“不行不行,我得早点回家,
我还有事儿呢。”

“什么事这么重要?”

肖童扬起一只手指:“嘿,你听着,我答应你彼此说真话,不撒谎,可不等于什么都得
向你汇报。我还有没有点个人隐私了!”

欧阳兰兰用同样强硬的口气回敬道:“你有不说的权利,并不等于我没有询问的权利。”

肖童一下让她顶住,一时语塞,不想恋战地说:“好,好,咱们相互尊重对方的权利。
我得走了,我确实有事。”

欧阳兰兰说:“你去哪儿,我可以送你,我有车。”

肖童说:“不用了,我有自行车。”

欧阳兰兰说:“自行车可以放在我的后备箱里。放心,我把你送到就走。”

肖童犹豫了一下,说:“行,那就谢谢了。”

肖童推了自行车,和欧阳兰兰一路走出校园。为了避免口舌,他故意和她拉开间距,路
上也不说话。出了校门,路边停着的一辆簇新的宝马740,“哗”地一声作响,车灯粲然闪
亮,欧阳兰兰手执遥控钥匙,打开车门,然后“砰”地一声按起后备箱盖。这一连串动作和
声音,把肖童看得呆了。

“这是你的车吗?”

欧阳兰兰没答,把后备箱盖高高掀起,命令道:“把你的车放进来。”

肖童放进自行车,问:“不会碰坏你的车吧?”

欧阳兰兰无所谓地说:“不会。”

这是肖童坐过的最为宽大豪华的汽车。那皮制的座椅,闪亮的挡板,太空船一般的仪表,
无一不令他怦然心动。欧阳兰兰开起车来风度优雅,在这一刻竟也十分动人。肖童禁不住由
衷赞叹:这车真是太棒啦!欧阳兰兰问:你会开吗?要不要试试?肖童摇头:可惜我不会,
不过以后我肯定要学的。

华灯初上,他们行驶在宽敞明亮的街道上,风驰电掣。发动机雄壮的轰鸣,使肖童感觉
犹如驾驶着一辆高速坦克,那份势不可挡的豪情,令人心花怒放,直到车子停稳在他家的楼
前他还兴犹未尽。欧阳兰兰问:我技术好不好?他说:不错,女的开车别有味道。兰兰问:
什么味道?他答:英姿飒爽!

看得出欧阳兰兰被夸得兴起,她主动提议说:“我教你开车,怎么样?”这时肖童已经
拉开车门下了汽车。他用手拍了一下车子的顶篷,半是当真半是玩笑地说道:“要教就得拿
这车教。”

欧阳兰兰无所谓地冷笑:“免费!”

“那谢你了。”

肖童替她关好车门,无可无不可地认下了这个师傅。

其实肖童早就打算学车的,先是因为出国探亲,后是因为眼睛失明,一拖再拖。他本来
计划这个夏天的暑假,无论如何要把车本儿考下来。开车是他自小以来的一个梦想。

墨绿色的“宝马”扬起一阵烟尘无声地开走了,充满诱惑的红色尾灯展示着迷人的奢华。
肖童一直目送那尾灯在视线中消失,才返身上楼。他并不是送欧阳兰兰,他只是喜欢“宝马”。

进了家,他给自己下了点速冻饺子,对着嘴喝了一瓶啤酒,边喝边从书包里翻出前一天
辅导员卢林东给他的演讲比赛的演讲稿。他必须在下周三以前把稿子背熟,因为卢林东专门
请来的演讲老师下周三要指导他做第一次排练。另外,他还得看书。下周国际金融课要考试,
他欠课太多。好在国际金融课的老师比较喜欢他,私下里已经指点了方向。但他必须再突击
看看书,否则不及格被补考的话,面子上未免难堪。

时间并不晚,人也并不乏,但书上的字迹却总是模糊。他几次晃晃脑袋试图集中精力,
但思绪还是再三飘忽出去。他想此时不知欧庆春在干什么,一个公安人员的周未将是怎样度
过?她穿警服的样子帅得逼人,那感觉给他一种意外的冲击。她说她有二十七岁了,可看上
去像与自己同龄。在图书馆的大门口见到庆春的第一面,他便认定这就是自己多年以来的梦
中情人。美丽。矫健。成熟。这种英雄式的女子最让他心动。

他一静下来,脑子里立即便充满了庆春。一颦一笑,一举一动。他一静下来便热衷于这
些想象。想象她身穿紧身的迷彩服,腰佩小巧的坤式枪,驾车飞驰,短发飘扬。那车子不是
富贵的宝马,而是敞篷的吉普“沙漠王”……,这道心中的风景让肖童有点迷醉。而这魅力
四射的想象与其说是对异性的暗恋,不如说是一种对偶像的崇拜。崇拜总是为幻想而存在的。
当对异性的迷恋已使他沉湎于疯狂的幻想时,他对她的爱,便超越了性的欲念,而升华为一
种灵肉分离的崇拜了。

有时他也会非常务实地盘算,不知自己毕业后会否被分到公安局成了庆春的战友。尽管
他知道在燕大学法律的学生以后个个都会成为法官和律师,很少有去公安局的。但没准他今
后会选择去当一个民警。

这天夜里他做了多少佳人有约的梦,第二天醒来时已全然忘记。冲了一个清晨的冷水浴,
感觉又回到了现实之中。看着依然摊在桌上的书,心中茫然若失。他穿好衣服,没有心情做
早饭,只洗了一只苹果,一边啃着一边下楼。心里犹豫着要不要回文燕的BP机。从昨晚到
现在,他的BP机已经叫了无数遍,每一次他都怀着极大的希望拿出来看,结果每一次都照
例是失望。所有的响声都是文燕呼出来的。如果不是期待着BP机上突然出现庆春的名字,
他早就把它关了。他不断安慰自己:事情的成因总是需要一点点耐心积累的。

下得楼来,走没几步他便站住了。他看见不远处横着那辆墨绿的“宝马”。而它的主人,
一身牛仔打扮,正坐在车子的前罩盖上,极为罕见地对着他粲然一笑!

“嘿,几点才起床?”

肖童愣愣地看着她,心里说不清是惊讶,反感还是麻木。昨晚对她尚存的那一点好奇已
荡然无存。他冷淡地问:

“你干吗来了?”

“等你呀。”

“等我干吗?”

欧阳兰兰从车盖子上跳下来,挑战般地仰面而视:

“你不想学开车了吗?”
不知是因为父亲的元气未伤还是点滴青霉素的作用,他在病床上只躺了四天便痊愈出院
了。在父亲出院的第二天,又是一个周未,欧庆春和李春强以及杜长发突然离开了北京,匆
匆飞往九朝故都——洛阳。

走以前,她按照父亲爱吃的做法,把那几斤鸡爪子给炖出来了。其实父亲的身体已经复
原,她并不是担心他不能动手烧饭,只是想表示一下自己对父亲的歉意而已。

她对父亲说:“我很快就回来,少则一两日,多则三五天。”

父亲说:“你走你的,我又不是不习惯。”

从她毕业分到刑警队以后,父亲确实已经习惯了她这种突然出门,然后多日不归的情况。
他们从下午四点接到洛阳公安局的电话决定出发,到登上飞机,不过三个小时的时间。洛阳
发现了胡大庆的踪迹,据线报他可能有一个秘密的接头安排在明天,处里本来决定多去几个
人,万一捕获,好乘火车把他和与他接头的人一并押解回来。但时间仓促只搞到了三张机票,
庆春和李春强他们只好先行一步。

庆春匆匆回家炖上鸡爪儿,作为对父亲的告别。临出门时又接到大学生肖童的呼叫。她
回了电话,肖童说上次找你想谈点事情结果没谈,所以又来讨扰。庆春说讨扰不敢当,但我
要出差马上就走,只能改天再见。庆春心里隐隐纳闷,她隐隐觉得这小子一次次找她也许没
事只是故意纠缠。

肖童依然不肯放下电话,他问庆春你走了你爸爸怎么办,是不是还住在医院,要不要我
去帮忙照顾?庆春说父亲病已经好了,人已经出院,你就别管了。肖童说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去哪儿去多少天?庆春心里有点急,因为飞机不等人她已经有点晚了。

“就这样吧,我必须得走了。”她没有回答肖童的问题,既客气又冷淡地说了结束的话,
就把电话挂断。在去机场的路上她又有点后悔,想想肖童毕竟是个蛮可爱的青年,最多是年
纪太轻不太懂事,但肯助人为乐,个性开朗透明,……她那电话也许不该挂得那么武断。

飞机降落在洛阳时天色已晚,当地公安局派车把他们从机场直接接到了位于市区的招待
所。布公安局的刘副处长已经等在这里,他们就在招待所顶层尽头的一间会议室里连夜开会。

先是由洛阳市局的一位石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永不瞑目】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