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永不瞑目 > 永不瞑目_第14节

永不瞑目_第14节

作者:海岩作品集 发表时间:2018-12-28 22:46:50 更新时间:2022-04-10 06:29:14
他承认,只要他是认真的,还没有哪个女孩儿会不爱他!

他期望的这一天来得比预想的要快。在一个炎热的下午,他上课时腰间的BP机突然振
动,上面有人呼了一行字:“欧女士请你晚七点在学校门口等。”他当时没有在意,以为欧阳
兰兰原来约好是晚上六点半来的,大概有事要拖到七点。晚上七点他走出校门,上了欧阳兰
兰的车。一问才知道欧阳兰兰下午并未呼他。他突然猛省到那欧女士会不会是欧庆春?心头
不禁狂喜,连忙对欧阳兰兰撒谎说另有急事,今天的训练取消以后再约。

欧阳兰兰敏感地诘问:“下午是不是有女的呼你了?”

肖童说:“没有没有。”

欧阳兰兰说:“你还能骗得了我,女人和女人隔着一千里,也能闻出味儿来!”

肖童生气地说:“对,是有个女的呼我了。”

欧阳兰兰问:“谁?”

肖童仰起脸,说:“我女朋友!”

他的肆无忌惮的态度激怒了欧阳兰兰,还没等他下车站稳,便一踩油门疾驰而去。他顾
不得生气,便往校门方向张望。一眼便看见欧庆春正站在那边已朝他注视良久。

他快乐极了,见了她不知该说些什么,只说:“嘿,你回来啦!”

欧庆春笑着问:“你怎么知道我出去了?”

他开心地说:“我侦察过你。”

庆春像大姐姐一样用手指指他:“我说呢,业余警察都是你这么鬼头鬼脑的。”

这种嗔爱的口气让他感到周身温暖。他问:“你怎么想起来看我?”

庆春说:“看看你的眼睛有没有犯病。”

肖童说:“你是关心我还是关心你未婚夫的眼睛?”

庆春说:“眼睛已经长在你的脸上,已经是你的了。”

肖童说:“那你是关心我啦?”

庆春说:“允许吗?”

肖童说:“我会失眠一星期的。”

两人边说边走进校门,肖童说:“想不想去看看我的宿舍?”他很想让同屋的人看看庆
春。他们一定会觉得她非常体面。

但是庆春提议:“你不是说你们学校里有一个湖,很漂亮吗,我们可以去那边坐坐。”

这主意也不错,湖边会很凉快。肖童兴致勃勃地引路,两人到了位于校园中心的内湖。
天色还没有暗下来,幽蓝的湖水泛着夕阳的金辉,岸边的垂柳风止欲静。他们沿着湖边的矮
栏漫无目的地往前走。湖并不大,也许这样走一圈也用不了半小时。但庆春还是对校园里能
有这样一个美丽的湖景赞叹不已。

他们谈着这里的景致:湖边的树,石凳,湖面上泊着的一只小船;谈了医院里的气味和
伙食,还谈了已经开始的期末考试和将要开始的政治演讲……,总之这是肖童出院后第一次
单独和庆春这样从容地聊天,全是轻松愉快的话题。他们围着美丽的湖水转了一圈后,庆春
站下了。她问:

“你最近是不是和文燕吵架了?”

肖童被这个看去无意却很突然的问题弄得一愣。他敏感地说:“没有。我和文燕的关系
你可能误会了。其实我们只是邻居,只是普通朋友,是很不错的普通朋友。”

庆春笑笑,说:“噢,我还以为你又有了一个新朋友,所以对文燕冷淡了呢。”

肖童说:“我可没有新朋友。我这个人,不走这个运。我看不上的人,人家哭着喊着要
跟我;我看上的人,人家心里又未必看得上我。”

庆春刺探地说:“啊,我知道了,你看上了一个有钱的女孩,而那女孩并没有答应你,
对吗?”

肖童说:“你说什么呀,我才不会看上那些有钱的阔妞呢。”

庆春说:“能开一辆大‘宝马’,总不会是摆地摊儿的‘摊儿妹’吧。”

肖童万般委屈地摆着手:“你是说她呀。我们是假恋爱,做戏给他爸爸看的。现在是普
通朋友。她教我学开车呢。”

庆春说:“我刚才都看见了,你们两个在吵嘴,你下了车她好像很不高兴。普通朋友不
致于这样吧?”

肖童有些急了:“是她一厢情愿,我对她从来没有这个意思。你要不信,我可以发誓!”

庆春似是非常关注地再问:“你真不喜欢她吗?她长得也不错。”

庆春对这事的重视和敏感,令肖童心中暗喜。同时也让他有了一个机会可以说清和声明:
“我绝对不喜欢她这种类型的。”他盼着庆春能问他喜欢哪种类型的,但她没问。她只是思
忖片刻,出人意料地用一种工作性的口吻,对他说道:

“肖童,我今天来,是有件事,想请你帮我们一个忙。不知道你愿意不愿意。”

肖童没听明白似的,愣愣地问:“帮你们一个忙?你们是谁?”

庆春说:“公安局。”

肖童心里一冷,脸上飘过一丝阴影:“这么说,你今天来找我,是因为公事了?”

庆春圆滑了一下:“公私兼顾吧。”

肖童脸上的笑容顿时失去了光彩,显得十分勉强了,他说:“我能帮你们公安局什么忙。”

庆春从皮包里取出一张照片,递给他,问:“认识这个人吗?”

肖童一看,疑惑地说:“这是欧阳兰兰的爸爸。”

庆春问:“他叫什么你知道吗?”

“好像叫欧阳天吧。他怎么啦?”

庆春说:“我们怀疑他和一起贩毒案有关。我们希望你能够帮助我们调查。”

肖童惊呆得半天说不出话来:“他,他很有钱啊,公司也很大,怎么会去贩毒呢?”

庆春:“我们只是怀疑,所以想请你协助我们获取必要的证据。”

肖童问:“你们怎么知道我和他们认识?我们刚认识没几天呀。”

庆春想了一下,说:“有人看见你和他们在一起。”

肖童面露反感地盯着庆春:“你们是不是在跟踪我?”

“我们是在跟踪欧阳天!”

“那他女儿呢,欧阳兰兰,她有没有事,她是不是也搅进那种事里去了?”

“目前我们还没有发现。”

肖童低头沉思,其实他什么也没有想,他的脑子全乱了。

庆春说:“你要是真的关心欧阳兰兰,就更应该协助我们搞清这件事,避免她陷进去,
甚至可以把她解脱出来。”

肖童抬头看了庆春一眼:“不,我不是关心她。我讨厌她。而且她是她我是我,你别把
我们俩搅在一起。”

庆春说:“那你更不应该再有什么顾虑。是的,他们很有钱,可那些钱是怎么来的?欧
阳天二十年前还一文不名,后来自己做生意也是一波三折。可现在,连他的女儿都开着‘宝
马’。也许他手上的每一分钱,都沾着罪恶!你应该帮我们查清他。”

但是肖童摇头:“不,我不想参与这种事,我也干不了密探这种事。我也不打算再和欧
阳兰兰有什么来往了,我以后也没法知道她爸爸的事。”

天色已经黑了,身边的湖变得暗淡无光,像一潭死水。肖童看不清庆春的脸色,他知道
她很失望。他自己也很失望。他原以为庆春是出于对他的好感和挂念才来学校看他的,结果
他自作多情。她是为了一桩实际上和他毫无关系的公案而来。这一刻他心情败坏,恨不能立
刻跑回家去,蒙头哭上一场。

但那位女警察似乎丝毫没有察觉他的沮丧,仍然不遗余力地忠实于自己的公务,对肖童
循循善诱地做着说服动员:

“你是大学生,你应该学过中国近代史吧,你应该清楚中国近代的民族衰落和毒品有着
什么样的关系吧。你看过《中华之剑》吗?你知道毒品在中国现在扮演着什么角色吗?如果
你什么时候有空,我可以带你去参观一下戒毒所。你可以看看毒品毁了多少人,拆了多少家
庭。你可以了解一下在你周围有多少家破人亡的真人真事,你要是了解了,我相信你会明白
的。你会勇敢地站出来,为禁毒出一份力,尽一份责任的。我希望……”

肖童突然粗暴打断庆春的“希望”,他哑着嗓子说:“对不起警官,我不是吸毒者,我没
有必要去戒毒所!你来看我,我很高兴,我很高兴!但是对不起我刚才不知道,你陪我在这
儿散步,聊天,是在占用你宝贵的工作时间,你是为了你的公务,才这样耐心地陪我……,
我很抱歉!”

肖童说不下去了,他觉得自己的心被一种戏弄和讥讽刺伤了。他向庆春狠狠地鞠了一躬,
转身跑开,头也不回地把庆春一个人丢在突然降临的夜幕和湖水的寒意中了。
第二天早上,庆春上班时在机关门口碰上了处长。处长也是刚来,他的老式奥迪从她身
边缓缓开过,停在办公楼前。处长从车里下来,没有进楼,站在台阶下等她。她紧走了几步,
打招呼说早上好。处长没答,只是问:

“昨天你去了吗?”

她知道处长在问肖童的事,于是答道:“去了。”

“工作做得怎么样,他同意不同意?”

庆春摇摇头,她跟着处长走进办公楼,一时不知该怎样描述昨晚在燕京大学湖边的那场
无功而返的谈话。处长反倒见怪不怪地说:

“我早就料到了。现在不少年轻人,包括一些大学生,爱国主义教育不知忘到哪里去了,
和自身的利益无关的,一律不感兴趣。一点献身精神都没有。过去五六十年代,公安机关要
是让谁协助完成个任务,那都是争先恐后啊,那是对自己政治上的信任啊。真是时代不同了。”
处长感慨万千似的,然后说:“你再耐心做做。工作吧,实在不想十也不能强迫。你告诉他,
如果他提供的情况对破案有价值的话,当然啦,得是那种直接的有决定意义的价值,我们可
以给些适当的经济奖励,或者叫补贴吧。现在真是没办法,有些人不给钱就不干。”

庆春低头听着,最后表示一定抓紧再做做工作,“不过我估计希望不大,他要真的不愿
意,这案子就只能另想主意了。”

处长说:“你们抓紧,外线再挂一阵我看必须停了,不能总是这么硬盯着。盯到什么时
候是个头啊,你们总的出路还是要把内线侦察搞起来,不能长期依赖外线。”

处长话里的不满当然是清楚无误的。这个案子进展艰难,主要是没有内线。庆春也明白,
涉毒案缺了内线,仅靠外线跟踪和一般查控是很难取得胜果的,这也是一条规律。所以当他
们意外地发现肖童居然和欧阳天的家庭有一点交往之后,她和李春强都不约而同地意识到这
是一个楔入的良机。

肖童的拒绝倒并不像处长感叹的那样简单。在庆春的感觉上,这小伙子显然不是那种单
纯图财的俗人,看上去他也并不缺钱花。那么是不爱国吗?是缺乏社会责任感吗?似乎也不
完全如此。昨晚肖童突然发作的原因,庆春内心可知,只是不想向处长说出来而已。她知道
肖童气愤的,是她去看他时那个实用主义的目的。

李春强的态度比处长还要激烈一些,他似乎对肖童有一种天生的敌意。他面目严肃地听
完庆春的报告,马上表示这事没那么简单算完。“下次再谈的时候你可以给他几句硬的。这
不是我们求他,协助公安机关打击犯罪,维护社会治安是一个公民起码应尽的义务。社会需
要你尽这个义务的时候,你躲可不行!你往哪儿躲呀!你要硬不干,我们也可以到你学校去
向组织上反映,也臭臭你。起码品德分就不能及格。将来毕业分配也得考虑考虑。”

庆春没有和他共鸣,只是表示:“这种事,还是得说服人家自愿,不自愿也干不好。”

李春强抬杠说:“没有点压力能自愿吗。你回头把他找来,我跟他谈。你们女的嘴太软,
不论什么事都是掰开揉碎了讲道理,有时候不一定管用。对有些人就得来横的,连哄带吓唬。”

欧庆春还是劝李春强先别急,再让她继续做做工作以观后效。她现在也多少了解一点肖
童的个性,她相信,李春强要是自己赤膊上阵冲上去和他谈,那就非谈夹生了不可。

这一整天欧庆春忙忙碌碌,那些协助他们秘密调查大业公司分支机构的外地公安机关近
日已纷纷有信息反馈过来,需要分析汇总。偶有空闲她还是反复琢磨下步如何继续争取
肖童。她想要不要去燕京大学找找学校领导说明情况,请学校的党团组织出面晓之以理?细
一想又觉得不行,这种事必须高度机密,一找学校等于把肖童暴露了。又想可不可以去找找
文燕,“让她从侧面做做工作动之以情?但想到肖童对文燕的态度,足以证明文燕的话对他
来说无足轻重。思来想去无计可施。晚上下班的时候她还是决定再亲自去一趟燕大见一下肖
童。

下了班,她从楼前存车棚里取出自行车,推着刚要出门。传达室的同志喊她:“庆春,
你弟弟找你。”她应声看见传达室的椅子上,坐着一个人,她几乎不敢相信自已的眼睛。那
人竟是肖童。

“肖童,你怎么来啦?”

庆春极其热情地大声招呼他。他从椅子上站起来,默默地走出传达室,低着头并不说话:
庆春想了一下,说:“走,到我办公室去坐一会儿。”

肖童背着书包,很听话地跟庆春进了楼,到庆春的办公室里坐下。同事们都下班走了,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永不瞑目】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