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无预料之婚 > 无预料之婚_第3节

无预料之婚_第3节

作者:夏瑄 发表时间:2018-12-28 22:45:39 更新时间:2022-04-10 06:29:12
自己看!”

方舞影从口袋拿出那张刚从户政事务所拿到的新身份证,修长的指尖指着配偶栏上的名字。

“翟、令、驹!这三个字,你自己总不会认错吧!”

他这个名字又不像陈志明、林建宏这样寻常多见,要找到一模一样的恐怕并不是那么容易。

翟令驹看着小小的纸卡,那配偶栏上的名字让他当场傻眼。

他原本以为她说他们是一对夫妻,只是为了吸引他的注意力而胡诌出来的,怎料她竟真的拿得出“证据”来。

这会是张伪造的身份证吗?但看起来似乎又不像。

“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困惑地问。

“你问我,我才想问你呢!”

“你怎么会有这张身份证?”

“户政事务所的小姐给我的呀!我的身份证遗失了,今天去申请补发,结果一拿到手,却发现自己莫名其妙成了有夫之妇!”

“是不是户政事务所的小姐弄错了?”翟令驹皱起了眉心,开始相信她真的不是来“乱”的。

“我一开始也是这么想的,可是柜台小姐帮我查的结果是──我和你在上个月中旬结婚,前不久才去办理登记。”

“怎么会这样?”

“问得好,我也想知道答案!”方舞影叹了口气,一种十分无力的疲惫感涌上心头。

看来翟令驹终于相信了她的话,但糟糕的是,他似乎也和她同样的错愕与不解。

唉!看来他是无法给她一个合理的解释了。到底谁能来告诉她,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翟令驹盯着那张小小的纸卡,一时之间实在有点反应不过来。

他想不透到底为什么会这样,这会是一场无聊透顶的恶作剧吗?但看她那一脸和他同样困惑懊恼的表情又不像啊!

皱眉沉吟了一会儿,他拿起电话,按下他特别助理的分机。

“翟总,有什么事吗?”

“你去保险柜把我的身份证拿过来。”

不一会儿,特别助理把身份证送了进来。

看见配偶栏上印着“方舞影”三个字,翟令驹皱着眉,再度下达命令。“你立刻派人去户政事务所查一下,看看我是不是在上个月中旬结了婚。”

“啊?”特别助理在电话那头呆愣住,像是完全听不懂翟令驹所说的话。

“反正你去查i是了,快去!我要立刻得到答案!”

“是,我立刻去?。”听出老板口气不耐,特别助理即使有满肚子的疑惑,也不敢多问半句。

见他挂上了电话,方舞影说:“我可不可以在这边等?我想知道你们调查的结果。”

“当然可以。你就在这边稍坐一下吧!我助理的办事效率很高,应该过不了多久就会有结果了。”

“嗯,你先去忙你的吧!我自己一个人在这边等没关系。”

“好吧!旁边有一些杂志,你如果无聊的话可以拿来看看。”

“我知道了,你去忙吧!”

等翟令驹走出会客室后,方舞影拿了本杂志,原本想要打发时间的,但,发现自己根本没办法静下心来,一颗心忐忑莫名,有种度秒知年的感觉。

她没有注意到究竟过了多久,直到翟令驹再度踏进会客室,她才像是猛然惊醒一般,紧张地盯着他。

见他脸上的表情和刚才一样的困惑,方舞影的心蓦然往下沉。

该不会……该不会他助理去调查的结果,和户政事务所的小姐告诉她的一模一样吧?

方舞影没有开口问,翟令驹也没有开口说,但是他的表情,其实也已经说明了一切。

“怎么办?现在到底该怎么办才好?”

今天才见第二次面的两个人,竟然会在彼此都不知情的状况下变成一对夫妻,这实在也真是太荒谬了!

若不是自己亲身经历,她还真不敢相信会有这种离谱的事情发生。

“到底为什么会这样?是什么人在跟我们开这种恶劣的玩笑?”方舞影颓然说道。

恶劣的玩笑?

翟令驹愣了愣,忽然想起之前他爸妈一直催着他去参加他们安排的相亲,还威胁着如果他再抗拒不从,他们就要帮他直接把媳妇儿给娶进门。

不会吧?他的两道浓眉蓦然皱了起来。

那两个老人家该不会是……玩真的吧?

一想到他们做事不按牌理出牌的个性,翟令驹不禁冒起了冷汗。

他忽然有种强烈的预感──他和方舞影的“闪电结婚”,恐怕真的和他们脱不了干系!

“来,跟我走!”

“走?要去哪里?”方舞影一头雾水地望着他。

“跟我回家,把事情弄个水落石出!”

第三章

方舞影搭着翟令驹的车子,白东区办公室直奔回家。

一开始,他狂飙的速度让她的心一阵紧缩,但是没多久她紧绷的情绪就放松了下来。

或许是他开车的技术精湛,也或许是车子的性能优异,总之,他的车速虽然很快,但却十分的平稳顺畅,因此让她不再那么紧张了。

过了将近二十分钟,他们就已自东区的办公大楼,来到了翟家位在台北近郊的一幢别墅。

翟令驹熟练地将车子停进车库,熄火下车,方舞影见状也跟着下了车。

“来吧!”翟令驹说着,就要进门。

“等、等等啊!”方舞影蓦然叫住了他,脸上一阵迟疑。

翟令驹回头望着她,有些困惑不解。

“怎么了?”

她不是和他一样,巴不得赶紧知道真相吗?怎么这会儿却犹豫了?

“我……我……我没有心理准备……”方舞影有些结结巴巴地说。

她这样贸然地跟着翟令驹回家,会不会被他的父母认为是个处心积虑想巴上他们儿子的女人?

见她一脸的忧虑,翟令驹不禁觉得有些好笑。

“你别想太多了,到我家不需要什么心理准备。再说,你又不是丑媳妇要见公婆,有什么好紧张的?”

“呃……”说得也是。

她是去弄清楚自己为什么会莫名其妙地变成“翟太太”,又不是真的要去见素未谋面的“公婆”,干么这么紧张?

方舞影在心里暗骂自己无聊,然而,不知为何,一想到要见他爸妈,她的心情就是难以轻松起来。

“快点进来吧!或许,我们很快就会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了。”

“嗯。”

方舞影点了点头,想知道真相的念头胜过一切,她深吸了一口气,随着翟令驹踏进这幢豪华的别墅中。

一进入客厅,她还没来得及赞叹翟家富丽的装潢,就被坐在客厅里的几个人给吓到了!

“爸、妈?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方舞影忍不住惊呼,错愕不已地望着坐在沙发上的爸妈,脑子里顿时陷入一片混乱。

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里不是翟家吗?她爸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看起来她爸妈似乎早就认识了翟令驹的爸妈?

方舞影的脑子里乱烘烘的,几乎无法正常思考了。

方舞影惊诧的目光从她爸妈身上移到一旁另外一对上了年纪的夫妇身上,很显然他们就是翟令驹的父母。

她满心震诧,不知道今天到底还有多少个“惊喜”等着她?她该不会其实正身处在一个荒诞的梦境中吧?

不然为什么一切都是那么的莫名其妙、那么的令人无法理解?

一个接一个的问号不断地自方舞影的心底冒出来,她的思绪愈来愈混乱,有种脑子打了结却怎么也解不开的感觉。

比她早一步踏进客厅的翟令驹,原本因为看见有客人在而没有立刻开口询问,一听见方舞影惊愕的低呼,他也不禁诧异地愣住了。

原来眼前这对夫妇是她的爸妈,但……他们到这儿来做什么?在他和方舞影进屋之前,这四位老人家又在谈些什么?

经过了初时的震惊之后,翟令驹很快就冷静下来,皱眉问道:“你们早就认识了?”

眼看被儿子、女儿“当场抓包”,四位老人家想不承认也不行了。

“是啊!”翟父开口说道。“我和在民兄是多年的老朋友了!”方在民就是方舞影父亲的名字。

“那……之前你们一直催着要我去吃相亲饭,对象该不会就是我身边的这位方舞影小姐吧?”

“呵呵,你真聪明。”翟父、翟母有些尴尬地笑笑。

听着他们的对话,方舞影心中的诧异更深了。

“爸、妈,难道之前你们要我去见的朋友的儿子,就是他?”

在她大学快毕业的时候,她爸妈的确向她提过好几次,说是要帮她安排相亲,甚至还说如果看对眼的话,就可以把婚事办一办了。

当时他们的这番话,简直快吓坏了她!

开什么玩笑?虽然爸妈当年二十岁就结婚了,婚姻也十分幸福美满,但不代表她也要那么早就结婚呀!

她才刚从大学毕业,至少也要好好工作个三、五年,再来想要不要结婚这个问题吧?

“对啊!我们说的就是令驹。”方父点了点头,对高大挺拔的翟令驹愈看是愈满意。

“呵呵,没想到我们都还没有安排妥当,你们就已经先见面认识了。这只能说是上天的安排,注定是要这样子的啊!”方母笑呵呵地说。即使年逾五十了,她还是保持着一颗十分浪漫的心。

“这么说来,我们‘结婚’也是你们一手促成的喽??翟令驹问。

─听见他这个直截了当的问题,两对老人家相视一眼,脸上的表情都是同样的心虚。

“嘿嘿……”他们乾笑着。

“爸、妈,这不会是真的吧?”方舞影震惊地瞪大了眼。

她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爸妈竟然会和别人“合谋”,暗中将她送给别人家当媳妇儿。

方家二老对望一眼,那一脸尴尬的笑容看在方舞影眼里,已经可以百分之百地教她确定,他们也是“共犯”!

“爸、妈?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她简直快疯掉了。

“呃……舞影,你先别急嘛!这件事情其实说来话长……”

“那就快点解释清楚啊!”

“其实,早在好几年前我们就认识,也早就约定好要当亲家。在你大学快毕业的时候,我们就一直积极地想要安排你们见面,可是你们却兴致缺缺,用尽各种方法来推托。”

“尤其是你,令驹。”翟父接口说道。“不管我和你妈怎么好说歹说,你就是连吃一顿饭也不肯。后来我不是说了吗?你要是再抗拒不从,我和你妈就乾脆直接帮你把媳妇儿娶进门。”

“我以为你们是在开玩笑!”翟令驹皱紧了眉头说。

“那你就太不了解我们了。”

可恶!翟令驹在心里暗咒了声。

难怪这两个老人家最近都不在他耳边叨念着要他去吃相亲饭,原来他们不是已经放弃了,而是在暗地里进行其他的计画。

该死!他早该有警觉的!

“你们就这样擅作主张,完全不问我们的意见?要是我们见了面之后相看两相厌,那怎么办?”

如果两个情不投、意不合的人硬是要凑在一起,岂不是会误了彼此一生?

“你们现在见了面啦!会不喜欢吗?”方母冷不防地问上这一句。

“呃?”

听见这个问题,翟令驹和方舞影反射性地互望一眼,脑中不约而同地浮现会客室里那火热的一吻。

方舞影的双颊蓦然发热,那娇羞美丽的神态让翟令驹的目光一时之间无法自她的脸蛋移开。

见他们“眉目传情”的模样,两对老夫妻互望一眼,四个人都眉开眼笑的。

“我看你们挺登对的嘛!放心吧!我们的眼光不会有错的,你们一定很‘速配’的啦!”翟母笑说。

“这种事情哪有你们说了就算?”翟令驹皱起了浓眉。“哪有人把结婚这种大事像你们这样胡搅瞎搞的?”

“就是嘛!这么重要的事情,怎能说也不说一声?”方舞影气恼地说。

难怪这几天她因为找不到身份证而烦恼时,总是看见爸妈一副欲言又止,好像想讲什么却又不知该怎么开口的模样,原来就是因为另有隐情。

“呃……我们是有打算要说呀!”方母有些尴尬地说。“但是我们还没来得及开口,你们就已经自己发现了……”

今天他们听女儿说向公司请了半天的假,要去户政事务所申请补发身份证,他钔就知道他们做的“好事”一定会被发现,所以特地和翟家两老碰面商量对策,不料他们却一块儿回来了。

“可是……没有本人亲自去,怎么还可以办理结婚登记呢?”方舞影突然想到一个不对劲的地方。

她曾经听她那个已婚的学姊说,就算结婚登记下两个人一起去办,也至少要有其中一个人带着另一方的证件和资料。啊!

“令骅是你们的帮凶吧?”翟令驹说。

他那个比他小一岁半的弟弟,大家都说和他长得挺神似的,再加上大头照本来就不会和本人百分之百的相像,户政事务所的小姐一定是因此将他弟弟翟令骅误认为是他了。

“呵呵……你猜对了。”翟母乾笑了声。

看着眼前这四位年纪加起来超过两百岁的老人家,翟令驹既头疼又恼火。

他们平常不按牌理出牌也就算了,但是儿子、女儿的终身大事,他们竟也这样擅作主张?!

虽说他相信他们不是故意要恶整他们的,但……这么做还是太离谱了!

“你们到底给了令骅什么好处,让他愿意替你们做这种事,嗯?”

“也没什么啦……不就是……资助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无预料之婚】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