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无预料之婚 > 无预料之婚_第4节

无预料之婚_第4节

作者:夏瑄 发表时间:2018-12-28 22:45:42 更新时间:2022-04-10 06:29:12
他出国游学半年……”

“好哇!难怪那小子突然出国游学去,原来就是怕东窗事发之后,我会去找他算帐!”

哼!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辈子!等那臭小子回国之后,看他不狠狠地把那家伙抓来修理一顿!

不过,眼前最重要的问题不是如何找弟弟算帐,而是眼前的“烂摊子”该怎么解决才好?

“你们以为暗地里去办理登记,真的有什么意义吗?你们可以去办理结婚,我们也可以去办理离婚垌!”

听翟令驹这么说,四个老人家面面相觑,眼底都有着一抹紧张与担忧。

“你不是忙到连相个亲也没空,哪还有办法抽时间去办离婚?”翟父说。

“那怎么能相提并论呢?像这种事情,就算公事再怎么忙,也要腾出时间来解决。”

方母的眉心一蹙,有些难过地问:“难道你就那么讨厌我们家舞影吗?”

“不是那个问题!”翟令驹在否认的同时瞥了方舞影一眼,就怕她误会他真的是讨厌她。

其实,在知道了她并不是随便编个荒唐离谱的理由,想要藉此机会亲近他之后,原本对她的排斥感早已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同为天涯沦落人”的感觉。

他现在在意的,是那种被设计的感觉,还有就是眼前这个“烂摊子”到底该怎么收拾才最恰当。

一想到这两对夫妻捅出来的“漏子”,他就忍不住想发火。但是,碍于眼前一边是他的爸妈,另一边也是长辈,所以他也只能努力克制住胸中的愠恼之气。

“既然你说不讨厌舞影,那你们就先好好地相处,等过一阵子再说嘛!”方母游说着。

“就是呀!”翟母也跟着答腔。“搞不好你们会迅速坠入爱河,要是现在就离婚了,到时候还要结婚,多麻烦啊!”

翟令驹和方舞影互望一眼,在彼此的眼中看见了困扰与为难。

唉!现在到底该怎么办才好?难道真的要“试婚”吗?

眼看他们没有立即反对,翟母便以婆婆的慈蔼口气对方舞影说:“那就这样决定了,舞影,你从今天起就住进来吧!”

“什么?”方舞影一阵错愕。

这是什么情况?他们什么时候做成这样的结论了?

“舞影,就听你婆婆的话,在这边住下吧!我们都已经帮你把行李打包过来了。”方母微笑地指着一旁的行李箱。

他们几个老人家讨论过后的结果,就是想办法让他们小俩口多相处一段时间,相信他们一定很快就会坠入爱河的。

“行李?不会吧?!”方舞影诧异地瞪大了眼。

她顺着妈妈指的方向望去,果然看见一只十分眼熟的行李箱,那正是她ωωω.uМdtxt.còm>提供uМd/txt小説下载去年为了出国旅游而特地买的。

“你们根本是有预谋的!对不对?”

他们竟然连行李都已经帮她打包好了,呜呜,她怎么有种被“赶”出家门的感觉?

“也不算是啦!”方母忙解释道。“是因为刚好你南部的两个大表姊上台北来,家里又没有多的客房可以给她们睡,所以只好让出你的房间借她们暂住了。”

“真的吗?怎么会这么巧,她们刚好选在今天上台北?”方舞影眯起了眼,有些狐疑地说。

“就是啊!我也是今天突然接到她们的电话才晓得的!”方母按捺着心虚,堆出一脸无辜的表情。

其实,事情的真相是──她今天下午才临时打电话去南部,力邀那两个侄女上台北的。

“可是……既然家里住不下,就帮她们在饭店订个房间呀!要不然我去饭店住个几天也行。”

反正只是短短的几天而已,住进饭店还有种忙里偷闲的度假感觉。总而言之,再怎么样都强过住进翟家!

光是想像和完全陌生的一家人共处同一屋檐下,一起吃饭、看电视,她就觉得别扭极了。

“不好吧!你那两个表姊可能要在家里住上至少半个月,而且如果她们在台北适应得不错,还打算要长住下来,在台北找工作哩!”

“总之你们的意思就是要我滚蛋?!”

方舞影有些生气又有些难过,那种被爸妈想尽办法要丢出家门的感觉,让她有种欲哭的冲动。

“唉呀!舞影,你别说得那么严重嘛!”方母尴尬地笑笑,努力想安抚女儿的情绪。“再说,老婆和老公住在一起,本来就是应该的呀!”

“你们……我……我……”方舞影简直气恼得说不出话来了。

她怎么也没料到,她的生活会在一夕之间产生翻天覆地的变化,难道这是上天对她开的一个大玩笑?

见她的眼眶泛红,甚至有泪光闪烁,翟令驹的心里一阵不忍,忽然有种想将她拥入怀中的冲动,但他并没有真的那么做;不过却也站出来替她说话。

“你们会不会玩得太过头了?”

“我们可不是在恶作剧、闹着玩的,而是真的希望你们可以成为一对幸福美满的夫妻!”四个老人家一脸认真地说。

“反正啊,你们就先在一起试试看嘛!难道我们的眼光,你们还信不过吗?放心吧!你们一定很适合彼此的。”

“喔,对了。”翟父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似地对翟令驹说。“令骅说他在英国那边游学的环境不错,我跟你妈打算也过去一阵子,算是度假散散心。”

翟令驹闻言皱起了眉头,心里忽然有种很不妙的预感。

“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去?该不会是立刻吧?”

“嘿嘿,你怎么这么聪明?一猜就中!”

“不会吧?”方舞影愕然瞪大了眼。

连翟令驹的爸妈也要“落跑”,那偌大的屋子不就只剩下她和翟令驹两个人孤男寡女共处一室?

可恶!哪有这么凑巧的事?这几个老人家一定是早已经串通好的!

现在到底该怎么办呢?难道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第四章

“同居”的第一天晚上,方舞影有些僵硬地坐在翟家客厅的沙发上。

她双眼直勾勾地盯着眼前大萤幕的电浆电视,想藉由看节目来掩饰自己内心的忐忑不安。

自从傍晚爸妈跟她挥手道别,而翟令驹的爸妈没多久也跟着拎了行李箱离开后,她就一直僵坐在沙发上,有些不知所措。

她心不在焉地盯着电视萤幕,对于综艺节目主持人和特别来宾刻意搞笑的内容,完全无法产生共鸣。

在广告的空档里,她瞄了眼这个全然陌生的环境,心里的无助与不安又更加深了几分。

“现在……该怎么办?”她轻声问着一旁的翟令驹。

这个她认识不到半个月,而且只见过两次面的男人,竟然是她的“法定丈夫”!那种感觉……还真是奇怪。

望着翟令驹那张充满男性魅力的俊脸,以及那两片弧形好看的薄唇,方舞影不由得想起了今天在他办公室里的那个吻。

淡淡的红晕蓦然染上她的双颊,她不禁低下头,就怕被他瞧见。

要是让他知道她还对那个吻念念不忘,不知道他会怎么想?搞不好他会以为她是个无可救药的花疑!

可是……虽然明知道自己不该胡思乱想,但她就是无法控制自己的思绪。

以前在学生时代看的罗曼史小说情节一幕幕地浮上脑海,让她脸红心跳,不能自己。

她不禁要想,如果等会儿他又企图吻她,她该怎么办?是要让他吻呢,还是要反抗到底?

还有,万一他……打算做出比亲吻更进一步的举动时,她又该怎么做?是要拚死抵抗,和他撕破脸吗?

方舞影的心绪纷乱不已,忍不住悄悄抬头瞥了翟令驹一眼,然而一看见他的表情,她的身体不由得一僵。

看来……是她多虑了,他那一脸浓眉紧锁的模样,根本看不出会对她有什么“不良企图”,反而像是在伤脑筋该怎么把她给“休”了。

不知为何,方舞影忽然感到一阵抑郁,整个胸口闷闷的,彷佛掀起了一阵难受的抽疼。

她有些无精打采地瞥了眼墙上的挂钟,已经上十一点了。

“呼──”她吁了口气,打了个小呵欠。

今天折腾了一整天,真是有种身心俱疲的感觉。

原本她想说只是去户政事务所补发个身份证,用不了太多的时间,所以只请了上午的假,没想到却因为一连串的“意外惊吓”,耗去了一整天的时间。

由于太过错愕,整个思绪变得异常混乱,当她想起自己应该要打电话回公司去请假的时候,早已经过了下班时间,公司根本没有人接电话。

这下子该怎么办才好?要是李经理以为她恶意跷班,那可就惨了!

唉……

方舞影在心里叹口气,对于她爸妈擅作主张地将她送给翟家当媳妇儿的行为,实在是感到头疼不已。

再想到自己竟然连一场婚礼也没有,就突然晋升成“已婚妇女”,她更不禁觉得呕极了。

就算她真的要结婚,至少喜饼、喜帖、喜酒、婚纱照这些一般正常新娘该有的都要有吧?

之前她参加朋友、学姊的婚礼时,总是羡慕新娘子可以穿得美美的,不仅如此,她还曾幻想着自己为某个男人披上白纱的模样呢!

结果呢?她竟然什么都没有!这教她怎么能不介意?

唉……

“现在呢?我们该怎么办?”她忍不住再问一旁的翟令驹。

看看时间,也差不多是上床睡觉的时候了,但……他们虽然现在“名义上”是夫妻,可不会真的要同床共枕吧?

光是回想起会客室里的那个吻,她就忍不住脸儿发烫了,再想像着他们相拥而眠的情景,她更是不禁心慌意乱。

翟命驹瞥了她一眼,她双颊美丽的绯红让他的心蓦地一动,目光几乎无法自她身上移开了。

该死!是因为她是他“新婚妻子”的这个身份作祟吗?要不然为什么他觉得此刻的她特别美丽,美得让他想亲吻、拥抱她,甚至是……带她上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该不会是该死地中了蛊吧?翟令驹皱起了眉头,在心里斥责着自己。

她和他一样都是这桩“婚姻”里的“受害者”,他怎么可以再对她做出过分的事?

“咳!嗯。”他清了清喉咙,说道:“已经很晚了,你应该也累了,还是先别想太多,早点休息吧!”

“但是……我要睡哪儿?”方舞影的脸儿微红,有些困扰地问。

总不可能他们真要同床共枕吧?

“别担心,家里多的是房间,除了我、我爸妈和我弟的房间之外,还有一间客房。”

“那我睡客房好了。”

“好,我带你过去。”

翟令驹帮她拎起那只行李箱,领着她走向客房,然而,当他伸手转动门把时,却意外地发现门把卡住了。

“咦?”

他有些诧异地挑起眉梢,再试了一次,发现房间门是真的被反锁住了。

不会吧!?他爸妈竟然为了要将他们两人“送做堆”,故意将客房的门给反锁起来?

“怎么了?门锁住了吗?”

方舞影讶异地望着翟令驹,心里开始有种不妙的感觉。

“别担心。”翟令驹安抚地说。“除了客房之外,还有我爸妈和我弟的房间,反正他们都不在,随便你想住哪间都行?”?

“嗯……”方舞影蹙眉应了声,心里却不像他那么乐颧。

既然他爸妈会将客房的门反锁起来,很显然就是想让他们睡在一起。既然如此,哪可能还让她有睡其他房间的选择?

她不抱任何希望地跟在翟令驹身后,见他试过了他爸妈的房间,又试过了他弟弟的房间,结果正如她所预料的──全都上了锁。

“可恶!那两只狡猾的老狐狸?”翟令驹忍不住低咒,他们这玩笑实在开得太离谱了!

“现在该怎么办?”方舞影问。

“我的房间让给你睡吧!”

“嗄?那你呢?”

“我去公司。”翟令驹说。

在他的办公室里,有一张舒服的沙发床,之前偶尔公事繁忙时,他也会直接睡在办公室里。

“那怎么好意思呢?”方舞影摇了摇头。再怎么样,也不该是他这个主人将房间让出来给她住呀!

“无所谓,来吧!”

翟令驹将她的行李箱搬进他的房间,自己则简单地收拾了一些衣物之后,转身就要离开。

“等等!”方舞影有些焦急地叫住了他。

翟令驹回头望着她,俊脸有些不悦,很显然还在为了他爸妈把房门全锁了的事情而生气。

“怎么了?还有什么事吗?”他问。

“你……真的要走?”方舞影咬着唇,想到要自己一个人留在全然陌生的屋子里,她心里的忐忑又更深了。

望着她眼底那挽留的神色,翟令驹的心蓦然一紧,差点决定留下来。

可是,他留下来要睡哪里?难道要睡客厅的沙发吗?

虽然他不觉得睡沙发真有多委屈、多不能接受,但是看着方舞影那美丽动人的容颜,翟令驹当场决定他还是去公司好了。

她太美、太容易让人动心了,否则今天在会客室里,他也不会情不自禁地吻了她。

倘若他们真知那几个老人家所愿地共处一室,要是他一个把持不住自己,对她做出更进一步的侵犯,到时只会让事情变得更加复杂。

“我去公司了,我会帮你锁门的,晚安。”翟令驹说着,当真抓了车钥匙就转身离开。

望着他大步离去的背影,方舞影想要开口挽留,却又说不出口,只觉得自己委屈极了。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无预料之婚】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