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大漠苍狼:绝地勘探 > 大漠苍狼:绝地勘探_第4节

大漠苍狼:绝地勘探_第4节

作者:南派三叔作品集 发表时间:2018-12-28 22:43:47 更新时间:2022-04-10 06:29:07
死人。”

 说着他撕开已经酥软的好比腐烂的棉絮一样的麻袋,我们看到,里面缠绕的铁丝之间,束缚着一具骸骨,铁丝紧紧缠绕在骸骨上面,将他的身体卷成一个茧,那骸骨显然死前经历过一番剧烈的挣扎,所以整个麻袋才会呈现出那奇怪的样子。

尸体已经半白骨化,显然在死之前,这个人已经瘦的没有多少东西可以腐烂,所以铁丝还是缠绕的非常紧。

这是真真正正的事情,我一点儿也没有夸张,我确实在那个洞里,看到这样一具尸体,那种头皮发寒的感觉,我到现在还无法忘记,而没有亲眼见到的人则根本无法理解那种景象,日本人竟然能够想出把中国人活活的当作爆破的缓冲包这种丧心病狂的事情来。

我们沉默了很久,王四川在我们种是最热血的,脸色沉的比包公还黑。

因为这个经历,十年之后中日建交的时候,在北京他做了一件让人瞠目结舌的事情,在北京某个著名的广场,他在日本国旗下拉了泡屎,可惜拉的太慢,还有半截在屁股里的时候给武警架走了,为了这事情他给单位除名,连退休工资都减半了,这也是真事儿,不过大家别学,不值得。

当时的气氛一下子就给这尸体搞的很严肃,那两个小兵剪断铁丝网后,都不知道我们吃错了什么药,莫名其妙,我们默默的把尸体推回水里,才继续出发。

后面的水路就一路无话,我们为了转移注意力,都把目光投向一边的岩壁。

随着我们地势的越来越低,洞里的地质构造也开始变化,越来越显现出光怪陆离的景象来,石灰岩水溶洞的特点开始替代构造洞的特点,开始出现石瀑布和渗水现象,我们都带上的雨蓬帽。

但从表面证据看,现在很难说这里的溶洞体系早于地质构造洞的产生,还是相反的情况,地质构造洞的年龄一般是在亿年以上,而溶洞体系的年龄就在2亿到十万年不等,弹性太大,没有什么可比性。

不过,一般来说普通的喀斯特地貌中的地下大型暗河溶洞,体系犹如一个网兜,一层套一层,四通八达,无章可循,绝对没有这样一条河道让人观光一样往下走的道理,有理由相信,应该是在亿年之前这里海洋崛起高山的造山运动时候,形成这个地质构造洞系,接着暗河形成,然后暗河的冲刷这里的石灰岩,溶洞特征才开始出现。

而越往下走,因为渗水作用,表层的石灰岩质都给带到了洞系深处,下面的溶蚀会更加厉害。但是到了一定的深度,洞穴又会返回到原始的地质构造洞形态,因为地面的压力太大,喀斯特地貌形成的溶洞根本无法承受如此巨大的压力。

这些是当时我们探讨后的结果,而我们都兴趣的是,这条暗河的尽头会是哪里?如此大的水量,尽头如果没有一个地下湖的话。很难想象这些水会全部渗透进岩石的缝隙里变成地下水?

我们也计算了大概需要的时间,按照我们现在缓坡,不计算绕道,算绝对时间的话,我们离1。2公里深处的直线距离应该是16公里,如果不出意外,晚上休息的话,我们将在明天早上10点到达,当然,前提是我们走的这条岔洞是正确的,且河道没有任何的曲折,否则就是一个x,鬼知道我们会到达什么地方。

我们的预测在刚开始完美的被事实证明,行进到大概离地面320米的深度时,大量的溶洞特征爆发般的出现,使得地下暗河两边的岩壁变成一副让人恐惧的复杂画卷,到处都是犹如板骨一样的石瀑布和犬牙交错的石丝,暗河的顶上出现了架空的石桥,有些地方石瀑垂下来,都压到了我们的头顶,我们不得不压低身形才能过去。百万年无人目睹的景色一点一点在我们面前暴露无遗,有一种开在一只巨兽尸骨堆种的感觉,也不是是害怕还是兴奋。

在1962年国内有出版过一本小说,就是地心游记,有人曾经建议我看过,此时我感觉就在是小说之中了。

不过,很快我们的理论推导就遇到了一个巨大的破绽,在我们驶过一块巨大石瀑后,前面出现了一大片巨石,整个河道因为这些石头变窄挡住了艇的去路,激流在这里绕过石头,而我们的橡皮艇则卡在石头缝里。

而等我们爬上了一块石头查看的时候,却看到了意想不到的景象,只这些后面这些石头的缝隙里,堆满了刚才我们看到的那种黑色的麻袋,满眼都是,很多麻袋已经腐烂殆尽,里面的残骸呈现各种诡异的姿势,参绕在铁丝里面,那场面,简直犹如地狱一般。

这些麻袋有的都累起了五六层高,但是大部分都是散落在石头的缝隙里,可以看到缝隙的水下也全是这种东西,因为挣扎,很多骸骨的手脚都露在了外面,但是他们终究没有能逃出那坚韧铁丝的束缚,全部死在了这里,而因为不是在水里,很多尸体都呈现出自然阴干的状态,表情痛苦,不忍细看。

我们尝试搬动一些麻袋,马上那些铁丝都绞在了一起,陈落户吓的都没了谱,要给人架着走,要不临走放过尿,估计这时候已经尿出来了。一边就在哪里呻吟:饿贼,这也忒下人列。

倒是那个裴青,一直都没怎么说话,表情很镇定。

我此时的心情已经很差了,听陈落户神神叨叨的,有点不耐烦,就学他的口气骂他:你包社列,安静点好不好!

他给我一吓,也有点回神,真的安静了下来。

我们都下了锚,班长跳着爬过几块岩石查看了一下,发现再往里有很长一段都是这样的情况,这样的尸体恐怕没有一千也有五六百。这里简直就是一个万人坑。

搞地质勘探不是没有胆小鬼,死人确实是不常预见的。一下字看到这么多,确实有点发寒。

我们几个人一合计,感觉这些人肯定是日军当年抓来的劳工,当年运送一架重型战斗机的零件,需要大量的劳力,这样的地势下,没有比人更灵便的运输工具了。当时的情况如此机密,这些人最后被这种方式灭口了。

不过我们都感觉到奇怪,为什么尸体会被堆砌在这里,这些被当成缓冲包的劳工,显然最后是没有使用,废弃在了这里。

不是当事人,实在很难想到日本鬼子的诡异想法。这也让我们更加感觉到奇怪,他们到底在这个洞的尽头做什么事情?

皮筏艇无法使用,使的我们章法大乱,班长背起来所有的装备,我们也分担了很大的一部分,因为皮筏艇放气之后,重量还是非常的重,搞完之后,发现自己的负重根本就是超出想象的。

我们开始徒步跋涉,扶着石头一块岩石一块岩石的前进,简直是举步维艰,走了才没多久,我们就突然明白了日本人为什么要堆砌这些尸体在这里,他们竟然是在填路。这些尸体把这里的巨石和巨石之间的间隙都填满了,这样后面的人走的会快一点。

我不禁一阵恶心,简直有毛骨悚然的感觉,只想快点通过这个区域。

不过事与愿违,这里的路简直难走的几乎无法通过,每移动到下一块石头,需要花费的精力和做一次特技差不多,而只要踩那些麻袋,肯定是整只脚陷下去,卡在铁丝里,要剪断铁丝才能抽出来。

我们咬紧牙关走了只有一百多米,就花了近3个小时,那班长也累的到了极限了,在一次停下来之后,所有的人都站不起来了,王四川就喘着气对我道:“老吴,这个进度,咱们可能要在万人勾里过夜了。”

 王四川说的没错,这前面一片黑漆漆,不知道有多长的距离,我们也不可能再花3个小时爬回去。我和副班长对视一眼,心说这也没有办法了,有一百个不愿意也得硬着头皮在这里休息了。

又坚持爬了几米,实在爬不动了,工程兵整理出来一块地方,轻装之后人轻松了很多,裴青带着一个小兵就带着简易装备往前去探路,说看看前面到底还有多少这样的,如果一直下去全是如此,我们不得不丢弃装备,不然有生之前都到不了目的地。

我当时也不以为意,都让他小心点着,副班长对那小兵说,照顾好裴工!那小兵立正说:是!两个人就出发了。

我们自己也有事情做,清理了底盘之后,点上火煮行军饭吃,我们身上虽然都穿着雨披,但是在行皮筏艇,全湿了,脱下来烤,我的睡袋自己从队里带上来,据说是抗美援朝时候缴获的美军物质,上面有u。s。的字母,我不是很爱干净,一烤出来一股霉味,王四川赶紧让我拿开。

我说你们族一年洗一次澡,你还嫌我脏,他说你有文化没有,那是藏族好不好,我是蒙古族的。况且那是我们脏吗?我们是没水,谁像你生在江南身上还一摸一层泥。

我心说是吗?真记不清楚,这事情儿也不知道是谁和我说的。

行军饭是压缩的无水细粮,里面有盐和糖,手指这么一块一煮就是一锅子,就是味道很难吃,有药水的味道,不过也将就了,王四川去打水,往石头下一看,看到黑色麻袋和铁丝了,得,他说还是用自己带的清水吧,两个凑了一壶来煮,然后打在洋盆里吃。

我心里琢磨这也不行啊,自己的水喝完了怎么办,想想也烦,索性懒的想了。

吃完了裴青他们还没回来,我们都点上了烟,部队里抽不到好烟,我们递给副班长一包,把他开心的脸都红的。

抽了几口,我们都感觉到很不自在,几个人话也没有,就在哪里闷抽。

说实话,在那种地方吃饭,真的太难受了,我们全部都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其实真的是背如芒刺,总感觉四面八方都有人看着我,脖子要想转头去看,很快肩膀都硬了。

为了转移注意力,我心说要说几个故事,以前老在勘探队里呆着,也有部队的人,经常让我说故事,我现编了不少。

不过突然提出要讲故事,感觉有点傻,我正琢磨着怎么提起话头来,突然远处就传来一连串炸雷一样的枪声。

那声音极响,一下子我们全部都蹦了起来,那班长的到底是正规军,把烟头一扔一下抓起枪就往枪响的地方去了,下面几个兵紧跟在后来。

我们身手没这么好,我拉下了十几米,王四川太笨重,一下就滑到石头下面,脚就卡到麻袋里了,扯了几下扯不出来,大叫我帮忙。

我没功夫理他,让后面几乎是在趴着爬的陈落户照顾他,自己就急跟了上去。

这一路跑的天昏地暗,只看到前面那几个人手电直晃,一跑到我们燃起的火光照不到的地方,速度就根本上不去了,只能先用手电筒照路,然后在石头间跳跃着前进。

这并不是那么好跳的,人不是袋鼠,每一跳都几乎是惊险万分。

远处还在开枪,我很快就看到了子弹的曳光,大概也就是在五六百米外,裴青他们走了也不算有很长时间了,这样的距离算走的快的了。

追到一半我没力气了,这样奔跑太消耗体力,但是前面的当兵的还是在飞奔,眼看着离我越来越远,我停下来,感觉肺都要喘出来了,但是停了几秒又发现不对,四周一片漆黑,零散的麻袋和从里面暴露出的骸骨犹如兴分剂一样,一下子让我又有点头皮发麻,只能咬紧牙关继续跟上去。

等我跑到那里的时候,枪声已经停止了,我看到拿枪的是裴青,那个班长脸色惨白的又和一个战士往回跑,我问怎么回事情,裴青说和他一起出发的那个小兵摔下去,他们回去拿绳子。

我此时已经听到了隆隆水声,我走进一看,原来到了这里,地势突然一断,河道出现了一个断层,暗河水从这里直接就扑了下去,形成了个瀑布,不过不算高,最多二十多米,手电照下去下面也全是石头,那小兵就卡在两块石头中间,满脸是血,不知道是死是活。

我问裴青具体是怎么回事情,裴青一脸的懊悔,说本来他们走到这里就打算回去的,不过他看着这瀑布也不高,想既然走到这里了,也不容易,想再下去深入一下。那小兵就说班长让他保护他,这么危险的事情得他来,就把枪给我自己爬下去,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情,才爬了没两步,突然就摔了下去,可把他急的,叫了半天我们都没反应,只能放枪通知我们。

没回去的那战士朝瀑布下喊那失足战士的名字,好像叫钟胡子,应该是个外号,而我最终也没有机会知道这个战士的名字。

王四川他们比我后感到,也是累的不行了,不过他一听有人掉下去了,马上就下下去救人,给我和那个战士死活拽住了,最后绳索拿来,副班长把那个战士背上来的时候,小战士已经牺牲了。

副班长把小战士的尸体背上来的时候,满手都是血,我一开始还以为是尸体上的,后来才发现,全是副班长自己的,那瀑布里,竟然缠满了铁丝网,隐在水里看不到,那小战士估计就是因为这个失足的。

尸体摆放到我们面前的事情,我们都失语了。因为带着安全帽,我从来没仔细端详过这些个工程兵,现在看起来,这个战士最多只有19岁,要在现在,还是什么都不懂,肆意践踏青春的年级,而那时候,他却没有任何的遗言,可能连爱情都没有品尝过就轻易的死去了。

副班长是上过战场的人,此时只是抽烟,另外几个战士都哭了,王四川也哭,揪住裴青说这还是个娃,你怎么能让他干这么危险的事情。裴青说你打我吧,我都悔青了,你不打我我怕也得跳下去,我不活了我。

我想去劝劝那几个战士,副班长却拦住我,说让他们哭二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大漠苍狼:绝地勘探】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