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大漠苍狼:绝地勘探 > 大漠苍狼:绝地勘探_第5节

大漠苍狼:绝地勘探_第5节

作者:南派三叔作品集 发表时间:2018-12-28 22:43:51 更新时间:2022-04-10 06:29:07
十分钟,二十分钟之后给我擦干眼泪,以后谁也不准哭了,这些新兵没有经历过战争,经历牺牲使自己坚强,是战士必经的道路。

我们把尸体抬回到营地,给他铺上睡袋,尸体是运不回去了,只有等回来的时候,再处理,副班长让我们早点休息,但是如何能够平静,所有人一夜无眠。

第二天,其实也无所谓是早上还是晚上,我们各自起床,收拾停当之后,给那个小战士的遗体敬了个礼,就继续前进了,1962年,国家重于一切,我们从来没有产生回去修整后再来的念头。只想着完成任务。

中午的时候,我们才到达昨天的瀑布边上,两个战士下去清理了铁丝网,然后我们先抛下不怕砸的物资,然后一点点下去。

我们在瀑布下吃了中饭,这里那些尸袋的数量已经很少了,后面的石头相对小块一点,比较好走。那时候王四川提出来也想去探路,给我们制止了,没别的原因,感觉不妥当。

吃完午饭的时候,休息二十分钟,这时候就发生了一件事情,我掏烟想抽烟,却摸到了我口袋里有张皱巴巴的纸。我很奇怪,我口袋里以前没这个。展开来一看,发现是张从劳保笔记上撕下来的纸,上面写了几个字:小心裴青!

我不知道这张纸头是谁塞给我的,看了看其他几个人,都没注意我。

我又看了看裴青,他正在搽枪,小战士牺牲后,那把枪一直由裴青背着,我一开始没在意,现在看着却有点刺眼。

这事情一下就变的有点腻味了,那年头国家很困难,三年自然灾害头年,国民党正在叫嚣反攻大陆,我估计这一次保密措施做的这么严,就是因为这个。

这几年国民党的特务在大陆成了敏感词语,现在说这个有点像二流间谍电视剧里的情节,但是在当时,抓美蒋特务并不是个新鲜事情,国安抓,民兵团,公社都抓,动不动就有人吆喝抓美蒋特务。全本umd/txt电子書下载}wωw.ūmdtΧt.còm王四川后来总结的好:说好听是国家安全概念深入人心,说难听,62年,国家搞阶级斗争,文化娱乐很单调,舞会也没了,就指着抓两美蒋特务消遣。

所以我们那时候是敏感的,这种敏感是两面刃,一边的确国民党在中国的间谍活动开展的相当混乱,一边也造成了很多冤假错案。

我看到那张纸条之后,第一感觉是这里有人范了敏感了。那年头这种人多的是,全是阴谋论者,凡事想的多了,大概是以为裴青是特务,那小战士不是掉下去的,是给裴青推下去的?

我看着王四川不像这种人,那几个战士也不会,倒是缩在那里已经完全蔫掉了的陈落户,他妈的感觉就是那种人。

我并不以为意,裴青我和他聊过,我们两个还算是校友,我比他长一级,中国地质大学,说的头头是道,怎么可能是敌特,我感觉陈落户这个人太不济了,已经有点看不起这个人了,于是把纸条扔进火里,就自顾自抽烟。

这是一个小插曲,不久我就忘记了,我们继续出发,到当天晚上,又走出去近一公里,这里已经没有尸袋了,我们因为头一天没睡好,晚饭都没吃就睡着了,那时候还不到晚上五点。

结果醒过来的之后,才晚上十点,刚才睡的死,这一下子就睡不着了,看见一个战士还在那里给我们守夜站岗,我感觉很不好意思,让他休息,但给他拒绝了。

我也不勉强,我也经过当正规军的时候,知道那时候的心态,那时候有饿的要命,于是就自己煮东西吃。味道香起来,没吃饭的王四川他们都给陆续醒了。

几个人围起来吃行军饭,跑了整整一天,又空腹睡了一觉,肚子是非常饿的,烧了一锅子不够,又烧了半锅。

好在上头对于这一次勘探时间的估计还是正确的,我们的食物储备量可以撑一个星期,我们也不认为会在下面呆这么长时间。这种东西,虽然里面有添加脱水蔬菜的粉末,但是吃多了肯定对身体不好。

吃完精神更好,饭后一只烟,快活似神仙,我们真的让那战士去休息,他还是不肯,王四川只好递过去只烟,他到要了。

我们腰酸背痛,在哪里一边捶打,一边就琢磨明天的事情,也不知道这里面到底是什么个情况,如果一直是这样,那我们大可以把皮筏艇扔在这里,按照今天白天这样的进度,我们还不如回去,不然到后面肯定是弹尽粮绝。

裴青的意思,还是先派人到前面去探路,其他人在这里修整个一天,半天六七个小时,探路的人可以走出去很远,一个来回,就知道是什么情况了。

我还是感觉到不好,有了昨天的事情,我感觉任何离队的提议都不安全,但是王四川同意裴青的观点,主要的问题是,我们这样缓慢的前进,燃料和手电电池都吃不消消耗,在这么暗的地方,没有这些东西,我们死定了。而有人探路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可以实现熟悉前面的路线,那我们前进的时候可以减少照明的强度,这样可以节省很多的燃料。

他说如果怕危险,我们可以派一半的人出去探路,做好应急的准备,昨天的意外主要是太莽撞了,有他在,他会提醒别人。

裴青听了就脸色不好看,因为王四川明显是递话给他,他想说话解释,我忙给他拦住,让他们都少说两句,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哐当一声炸响,把我们吓了一跳。

回头一看,只见是陈落户吃饭的洋盆掉到石头上,里面的饭糊撒了一地,同时眼睛瞪向我们身后,浑身都抖了起来,好像在害怕什么东西。

王四川看着纳闷,问他到底干什么?这时候在陈落户背后放哨的战士也转过身来,这一转那战士的脸也变了,咔嚓一声就拉上了枪栓,结巴大叫:“班~班长!”

我们马上意识到有什么地方不对了,全部转头顺着陈落户的眼光看去,一下子我就一身冷汗啊。

之间我们对面的一块岩石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出现了一个人,正直勾勾的看着我们。

 我们是在一块比较大的岩石上休息,边上的岩石离我们只有五米左右的距离,下面流淌着暗河的水,篝火的火光照过去,除了脸,那人的身形照的非常的清楚。

我们几个人整整齐齐在这里,显然这不是我们中的一个,而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是一条地下暗河的中断,这里怎么可能有人呢。

一瞬间我的冷汗就湿透了我的衣服,忙转身退了几步,副班长几个都睡的很浅,一听有人叫也爬了起来,看着我们的表情,又转头一看那地方,都倒吸了一口冷气ωωω.uМdtxt.còm>提供uМd/txt電孖書下载,爬起来就去抓枪上膛。

这时候王四川却摆手,让他们别开枪,说道:“别动别动,打手电看他的衣服。”

裴青小心翼翼的打起手电,顺着那人的脚照上去,一照就更惊讶,这个人穿着和我们一样的解放军军装,连武装带都是一样的,手电再往上照,就看到他衣服上全是血,脸部给安全帽遮着,看不清楚,但是显然也全是血。

我的脸色就绿了,立马想到这人是谁了,一边就听到王四川也骂了句蒙古话,一个战士叫了出来,“是钟胡子!钟胡子没死!”说着就要放下枪跑过去。

“别过去!”副班长喝斥了一声,眼睛都充血了。“你看他那样子!看清楚了!”

我们都明白副班长的意思,如果真的是钟胡子没有死,看到我们早就打招呼了,怎么会在哪里一动不动,好比一具僵尸一样看着我们,到现在都没反应。

那个战士也不敢过去了,我们僵持住了,我看那个副班长脑门上青筋都出来了,显然是无法处理现在的情况。

裴青也端起了枪,咽了口唾沫,问我道:“怎么办?”

我心说你问我我去问谁?这人要是真是钟胡子就完蛋了,我们今天早上还给他敬礼,他的死亡应该是非常确定的,但是现在这种情况,好像只可能是他,难道真的有诈尸这种事情?

我心里琢磨了好几个办法,突然就看到我们的洋盆了,就想递给裴青,说:“把这个砸过去,看看有什么反应。”

裴青说他扔不准,王四川是蒙古族,有投掷“布鲁”的手艺,还在七二三总营的时候,他就打过营地附近的野鸡,准的很,让他扔。

我心说也对,再找王四川,一看就蒙了,这小子不见了,在一看,我操,只见不知道什么他已经爬到了对面那人站的岩石上,准备扑上去。

我张嘴就想阻止他,但是已经晚了,只见这人猫着腰,从边上一下子窜到岩石上面,一个熊抱就把那人抱住了,我们听到一声惊呼,几个人马上蒙了,那声音不是王四川的,是一个女人的叫声。

接着王四川就用摔跤的手法,想把那人直接按到,没想到对方也不含糊,一个扭身,两个人全部摔倒,一路滚下了石头,摔进了下面的水里。

副班长一看,忙脱枪耍掉上衣冲下去帮忙,石头下的水还是很深的,要是卡在石头缝里,头上不来,死一个人也就一分钟的事情,我们也跟了下来,先是把王四川扯出了水,接着那人也给我们拖了上来。

那人的帽子已经掉了,一头短发,脸上的血也冲干净了,我们一看已经知道不是钟胡子,因为这人竟然是个女人,水湿了衣服,身体的曲线凹凸毕露,太明显了。

王四川吐了口水,冷的直发抖,迅速脱掉衣服去烤火。问我那人死了没。

我翻开她的头发,还有脉搏,此时看到那女人的脸,我就一愣,发现我竟然还认识她。

一边的裴青也看到了,惊叫了起来:“天,是袁喜乐?”

  我一开始还不信,再仔细一看,确实是她,心下骇然。

袁喜乐也是搞勘探,虽然她年纪和我们差不多,但是资格要比我们老,只因为她是苏联留学回来的那一批人,受到比较特别的优待。我和她不止一次在一个勘探队里呆过,当时她是副队,外号苏联魔女,行事特别的认真,我因为是马大哈,经常挨批,不过私下里这女人很豪爽,我们处的比较愉快。她经常到各处领队,裴青认识她,显然也是差不多的理由。

我们一起来的二十四个人,显然没有女人,她在这里出现,非常让人震惊,而且我看她的脸上和身上的伤口,显然情况很不妥当,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们几个人抽签,最后王四川给她脱掉了衣服,塞进睡袋里去,又烧了水给她喝,看她安然的睡去。一边的裴青才自言自语:“她怎么会在这里?”

我脑子里已经一团乱了,又想起了临走老猫和我说的话,越来越感觉到糟糕。“这事情不对了。”我对他们道:“咱们不能往里走了。”

“怎么不对?”王四川问。

“我看我们不是第一批人。”我道,“这里头肯定有文章,那个大校没和我们说实话。”当时我的心里很乱,具体的思绪也不清楚,但是这事情是明摆着的。

看袁喜乐的装扮,显然也是这一次地质勘探任务的编制,但是我们进来的四只队伍中没有她,那她显然应该是属于我们不知道的第五只队伍。

而且按照情理来推测,这第五只队伍,应该是在我们四只队进入洞窟之前进入的。我们进来这里才一天多的时间,如果是在我们之后,不可能这么块赶上我们。

也就是说,在我们进入洞窟之前,应该已经有了一次勘探活动,具体的情况不明,但是这一个命题可以成立。

那么他们是在多久之前进来的呢,为什么大校没有对我们说这件事情?

作为一个女性的勘探队员,上头不可能让她单身一个人进洞,那么其他人呢?

副班长和几个战士都静静坐在一边没有说话,我问他们,对这个事情知道多少?

副班长摇头说,比你们还少。我们是和你们同批进来的,你们还开了会,我们连会都没开,上头让我们和你们在一起,不问,不听,不疑,只完成任务。

几个人都沉默了,遇到这种事情,实在是始料未及。王四川说,要不等她醒了问问她?

我摇头,袁喜乐刚才的情况不是很妙,最令人感觉到恐惧的是她没有手电,那就是说,这个可怜的女人应该是在这个一片漆黑的洞穴里不知道呆了多少时间了,如果你可以想象这样么一个场景你就会发现这是多么恐怖的事情,无边无际的黑暗,寒冷的洞穴,各种稀奇古怪的声音,是人经历过这些事情,精神状态肯定会有点问题。

不管怎么说,还是要等她醒过来问问看,能知道一些是一些。

当夜休息,各有各的心思,我们都没碰过女人,有一个女人睡在这里,内衣还放在哪里烘烤,很难睡着,而我确实是累了,脑子里胡思乱想了一通,最后还是睡死了过去。

睡了也不知道多长时间,给人推醒,我抬起头一看,四周一片漆黑,火竟然灭了,我坐起来,打开手电照了一下,原来是守夜的战士捱不住睡着了,没人添燃料,火熄灭了。

我转头看是谁推我,正看到袁喜乐全身赤裸的蹲在我边上,我吓了一跳,问她道:“你醒了?”

她不回答我,而是凑了过来,压到了我的身上,我闻到一股奇怪的味道,人就有点晕了,正不知所措呢,突然她就张开了嘴巴,我看到她慢慢一嘴巴的铁丝网从里面喷出来。

我大叫一声一下子跳了起来,眼睛一晃,眼前的一切都消失了。

我还是躺在睡袋里,火光很亮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大漠苍狼:绝地勘探】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