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大漠苍狼:绝地勘探 > 大漠苍狼:绝地勘探_第8节

大漠苍狼:绝地勘探_第8节

作者:南派三叔作品集 发表时间:2018-12-28 22:44:05 更新时间:2022-04-10 06:29:07
哪里有一块突起的石瀑。

王四川说,只要能游到那里,我们就能攀住这些石瀑往上爬,这样至少能多活一会儿。说着他让我们给他照着,二话不说就跳进了激流里,几个浮沉后探水出头,朝那里游去。

水流的速度加上距离也不远,很快他就爬上了那块石瀑,接着他打起手电给我们当信号,让我们赶紧过去。

副班长首当其冲,和一个小战士也跳了下去,很快也顺利到了那里,似乎并不是非常困难,我顿时振奋,拍着裴青说我们拼了,说着就要往下跳。

没想到裴青脸色惨白,一下抓住我的手,对我道:“不能下去!”

我惊讶,急问道:“为什么?”

他指着我们脚下,那激流中:“你看!它在等我!”

我打着手电照去,只见在我们石头的一边的水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飘忽的黑影,静静的窝在水里,一动不动。

此时的情况之混乱,实在很难用语言形容,一边是已经到脚脖子的暗河激流,一边是在那边大声呼喊的王四川,另一边则是抓着我的手死不肯放的裴青,以及水里不明就里的黑色鬼影。

我本身已经是极度的不知所措,加上这种状况,根本没有其他的精力去考虑问题,反正呆着也是给水冲走,于是对他大叫:都什么时候了还疑神疑鬼,水里就是有鲨鱼你也得下去了!

裴青顽固的出乎我的意料,死死拽着我,一边就撩起他的裤管,大叫:你自己看!

我低头看,只见他的小腿上,竟然有一条深深的黑色印子,好像是给什么东西抓的痕迹。他对我大叫:刚才过水牢的时候,我不是摔进那铁笼子里,我是给笼子里的东西扯下去的!这水里肯定有问题!

我心说胡说,但是想起我在水下一瞬间看到的东西,又卡住说不话来。

王四川还在大吼,连喉咙都吼哑了,显然是不明白我们在搞什么鬼,简直是气急败坏。

不过,我只犹豫了一秒钟,就明白其实下不下水都没区别了,反正我们已经在水里,一边就扯着裴青,也不管他是不是愿意,就狠命拖着跳进水里。

一下子我们就给卷进了激流,我瞬间打了好几个转,才找到平衡点,在水里看王四川的手电只能看到一个光的方向,不过这也够了,我用尽全身的力气吸了口气,然后振开双臂游了过去。

那是根本就没有目的地的游法,我只是对着那一片光拼命的划动手臂,我不知道我在水里实际呆了多久,反正当时我的脑子是空白,耳朵里什么也听不到,直到我的手给王四川他们扯住,接着把我拉了上去,我才一下子缓过来,大量的声音再次回到耳朵里。

这一边石瀑比那边的岩石还要高一些,我抹开眼前的湿发,去找裴青,之间他比我慢的多,犹如一个老头子一样,向我们靠来,不过看样子,问题也不大。

我此时想起那黑色的影子,再次去找,找来找去也没有找到,心说难道刚才是错觉或者光影的巧合?

想到这里我也松了口气,接着裴青安然无恙的也给扯了上来,一下子靠到石瀑上,捂着脸大口的喘气,显然是累的够呛。

我心里责怪了一下自己刚才的唯心主义想法,自己也觉得可笑,怎么会相信裴青那样的说辞。

王四川看我们几个人都过来了,就拍了拍我们,让我们继续往上爬,看看能不能爬到水蚀线上头去。水涨的飞快,这里很快也会沦陷。

我们点头,那个副班长此时又精神起来,带头第一个往上爬去,接着一个解一个,我体力不行跟在了最后,裴青比我还不济,我拍了拍他想让他先上去,免的等一下摔下来没人拉。

裴青看着水里,似乎是心有余悸,给我拍了一下,转头看了一眼我,咧嘴朝我笑了笑。就转身爬了上去。

我看着他的笑容,突然就感觉到一股异样,怎么会感觉裴青的笑容以前不是这样的?随即王四川在上面大骂,说我们两个老是最慢,我只好急步跟了上去了。

 石瀑的形成,大多是由于洞穴上方岩层缝隙较大,水流量充沛,在石灰质岩壁上冲刷的原因,与石瀑同时存在的还有石花和石幔,这些都是我们攀爬的垫脚石。

不过这里洞壁的岩石硬度不大,踩上去很多突起的地方都开始开裂,摇摇欲坠,人人自危,好不容易爬到了能够到达的最高处,往下看看,离刚才看到的,却也没有多少远。

不过机稍微缓和了一点,人的思维都活跃起来,我们各自找好比较稳固的站立点,就开始用手电照射对面的岩壁,寻找下一个可能的避水点。

不幸的是,好运好像没有继续下去,对面的岩壁光秃秃的,唯个可能落脚的地方,却是在水流的上游,以水流湍急的速度,我们根本没办法游到那里。

那是一种看到希望后更深的绝望,我们重新陷入到了绝境之中,这一次,连王四川都放弃了,几个人看着下面的激流,突然,王四川就放声唱了起来:

是那山谷的风,吹动了我们的红旗,

是那狂暴的雨,洗刷了我们的帐篷。

我们有火焰般的热情,战胜了一切疲劳和寒冷。

背起了我们的行装,攀上了层层的山峰,

我们满怀无限的希望,为祖国寻找出丰富的矿藏。

是那天上的星,为我们点上了明灯。

是那林中的鸟,向我们报告了黎明。

我们有火焰般的热情,战胜了一切疲劳和寒冷。

背起了我们的行装,攀上了层层的山峰,

我们满怀无限的希望,为祖国寻找出丰富的矿藏。

是那条条的河,汇成了波涛的大海,

把我们无穷的智慧,献给祖国人民。

我们有火焰般的热情,战胜了一切疲劳和寒冷。

背起了我们的行装,攀上了层层的山峰,

我们满怀无限的希望,为祖国寻找出丰富的矿藏。

这是《勘探队员之歌》,我就是在这一首歌声以及《年轻一代》的浪漫主义畅想中,毅然决定踏上地质勘探之路的,而多年枯燥的勘探生涯已经把当年的激情磨灭了,没有想到,在这种时候,王四川竟然又唱起了这首歌。

这种面临死亡的场面,本来并没有让我感觉到什么激情,但是王四川破锣一样的声音唱起来,却真的让我感觉到了一点浪漫主义情怀。我们不由自主的也跟着唱起了这首耳熟能详的歌曲,此时,似乎那激流也变的不那么可怕了。

然而事实是残酷的,不管我唱的有多么好听,王四川唱的有多么难听,水还是很快的涨到了我们的脚下,我们都闭上了眼睛,用尽全身的力气唱着。

在面临生死关头的时候,佛教徒和基督徒们都有上帝给他们准备好的文本,他们在那里可以祈祷以减轻死亡的恐惧,而我们这些无神论者,却只有依靠当年的激情来驱赶死亡,实在是无奈。

我们紧紧的抓着岩壁,等待最后的那一刻,水上升到了膝盖,到了腰腹,到了胸口,这个时候,水压已经让我们连唱歌的声音都发不出了。

就在这个时候,我就听到喉咙已经哑掉的王四川大叫了一声,我没听清楚他在喊什么,但是我也看到了异样的东西,只见远处的黑暗中,出现了十分灼目的艇灯灯光。接着,我就看到四只皮筏艇出现在我们视野里,为首的一只皮筏艇上,老猫叼着烟,蹲在那里,似笑非笑的看着失魂落魄的我们。 

 我们一个接一个被接到皮筏艇上之后,王四川低头去亲吻那老旧的艇身,犹如他的祖先亲吻辽阔的草原。而我则直接瘫倒在艇上,头枕着一边的艇沿,只觉得眼前一片漆黑,刚才的一切,那嘶哑的声音,湍急的水流,寒冷,恐惧,歌声,所有的所有,变成了一个漩涡,旋转着离我远去。

生于死离的如此之近,真的好似在梦境中一般。

就在我就要昏迷过去的时候,一边的人就把我扶了起来,给我脱衣服,这个时候,逼人的寒冷才开始让我感觉到难受。

我们脱掉衣服,披上了毯子,人才缓过来,瑟瑟发抖的开始看着这些救援的人,大部分都是陌生的工程兵,有两个也是我们一起来的地质勘探兵,但是我并不熟悉,只有坐在艇头的老猫是熟面孔。

王四川搽干身子之后,就问这是怎么回事情,他们怎么进来的,其中一个工程兵告诉他,今天早上总营地发来电报,说是二十里外的喀查而河上游下了暴雨,让他们小心可能产生的潮讯,当时老猫已经在营地里待命,一听这个消息,就脸色一变,马上找了那个大校,说可能会暗河涨水,开始那个大校还不相信,在老猫的坚持下,他们组织了救援队下来,现在看来,真是及时啊,要是再晚点,恐怕就不是救援队,而是捞尸队了。

王四川说谢天谢地,长生天保佑,老猫你就是我亲爹,快让我亲一口。

老猫朝他笑笑,也不说话,又看了看我,看了看裴青,露出个大有深意的表情。

此时我却发现了一个问题:皮筏艇接了我们后,并没有往回走,而是顺着激流继续往前。我有点惊惧的问道:“老猫,我们现在去哪里?这里面是死路。”

王四川给我一问,顿时也发现了这个问题,几个人脸色都白了,都叫道:对啊!里面没路了。王四川道:这里是地势太低了,我们应该往上游走,否则这里有可能变成一个地下水囊,我们会困在里面,甚至整个洞底会全部被水淹满。

那些工程兵都看向老猫,显然是征询他的意见,老猫理都没有理我们,只抽了一口烟,对工程兵们道:“往前。”

四只皮艇犹如冲锋舟一样,急速向前冲去,我们不知道老猫的意思,全部都爬了起来,王四川急的脸都绿了,我们刚从生死线上下来,实在不想再一次到哪种境地中去。

而皮艇的速度太快,我们争吵的功夫,几乎已经冲到洞穴尽头。

这个时候,老猫只是做一个手势,指了指一个地方,就让所有的人都安静了下来。

因为水面的升高,我们现在所处的水平面高度,比底下的我们发现铁门的地方,至少高了三十米,也就是说这个高度,我们站在铁门处抬头看的时候,手电是照不清楚的,而我们也从来没有关注过这个洞穴的顶部,因为一向是一片漆黑看不见。

而我们现在的高度,对于洞穴的顶部已经可以大致看清,我们可以看到洞壁在我们头顶上汇合成一个锐角,顶上垂下的巨大钟乳柱,犹如一只只白色的兽牙,黑影错错,不知道有多少。这些景象昙花一现,在激流中我们没有过多的精力去关注它们,现在也没有多少的记忆。

而让我们安静下来的,是我们看到,在洞穴的尽头,两面洞壁汇合处的顶端,竟然有着一道大约十米宽的缝隙,而如今水流犹如奔腾的骏马从其中涌入,溅起漫天的水花。

我们一看都明白了,也就说,当年的地质构造运动并没有将这个洞穴完全封闭,这里只是一个收缩段,继续往下的通途,竟然是在洞穴的顶上。

我不知道这样的描写,你们能不能理解这洞穴的结构,或者可以这么说,刚才我们所处的,发现铁门的地方,只是一个地下河的水囊,其大小还不能称呼为暗湖,但是起着和暗湖一般的作用,就是调节地下河水量,因为连年的干旱,我们进来时地下河的水位显然已经到了低谷,所以这个还没有发育成熟的暗湖便露出湖底。而我们在湖底搜索,自然找不到继续往下的道路。

这其实就是一个盲点,我们在“水往低处流”的概念下,总是感觉,通道会是在我们的脚下,根本没有想到,我们的头顶根本没有搜索过。

我很想问老猫是怎么知道这件事情的,但是当时的情况不允许,水流实在太快,我们冲到缝隙口的时候,皮艇已经开始打转,工程兵们大叫抓牢趴下!话音刚落,我们已经给卷进了那道缝隙里,重重的撞在一边的洞壁上,一个工程兵半个身子就给甩了出去,幸亏裴青动作很快,啪一声将他拉了回来,接着就是天昏地暗的打转。

我也不知道最后船是横着还是竖着,在经过了极度的劳累和恐惧之后,又一次经历这种激动的场面,我已经无法坚持了,咬牙坚持了几秒后,我终于眼前一黑昏迷了过去。

 醒过来的时候,四周一边安静,咆哮的水声已经听不见了,我身上裹着毯子,竟然感觉到暖和,睁开眼睛一看,原来王四川他们就睡在我边上,几个人挤在一起,确实比一个人睡要舒服。

我小心翼翼的坐起来,在一边朦胧的艇灯光下,我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鹅卵石浅滩上,地下铺着防潮毯,边上有关小的篝火,几个黑色的影子坐在那里,显然正在守夜。

有一个人看到我坐了起来,就跑过来,我一看,是老猫带来的其中一个工程兵,他问我感觉如何?

我感觉了一下,发现手脚颇不便,摸了摸发现都被绑上了绷带,看来刚才混乱的时候,受了非常严重的伤,不过除了这个之外,倒没有其他的不适应。就对他说还行。

那工程兵扶着我站起来,我走到篝火边上,我就问他,这里是哪里。 

 工程兵告诉我,这是暗河边缘的洞壁凸起,我昏迷了之后,他们已经漂流了四个小时,具体是哪里,他自己也不知道,所有人都累的要死,好不容易看到有一处干燥,就上来休息。说着递给我烧好的食物。

我一边吃一边看,发现地上有类似于裙边的褶皱,用手点一照远处,原来这里洞壁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大漠苍狼:绝地勘探】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