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大漠苍狼:绝地勘探 > 大漠苍狼:绝地勘探_第9节

大漠苍狼:绝地勘探_第9节

作者:南派三叔作品集 发表时间:2018-12-28 22:44:10 更新时间:2022-04-10 06:29:07
角度很缓和,万年冲刷形成了一处巨大的石梯田群,一层一层的,下面还有有多,一直延伸到水里。

皮筏艇就搁浅在一边,所有人东倒西歪的,呼噜此起彼伏,脚下也并不是鹅卵石的,只不过地下全是凸起的石瘤子,真亏我们是怎么睡着的。

我们在石梯田的中间的部分,向上几层巨大的梯田后就是洞壁了,那里最干燥,我们的背包就堆在那里,梯田的宽度都不大,但是很长。

我借了个手电向照去,照不到暗河对面的洞壁,显然暗河在这里比我们刚开始进来段宽了很多。

工程兵告诉我,这是暗河边缘的洞壁凸起,我昏迷了之后,他们已经漂流了四个小时,具体是哪里,他自己也不知道,所有人都累的要死,好不容易看到有一处干燥,就上来休息。说着递给我烧好的食物

我一边吃一边看,发现地上有类似于裙边的褶皱,用手点一照远处,原来这里洞壁角度很缓和,万年冲刷形成了一处巨大的石梯田群,一层一层的,下面还有有多,一直延伸到水里。

皮筏艇就搁浅在一边,所有人东倒西歪的,呼噜此起彼伏,脚下也并不是鹅卵石的,只不过地下全是凸起的石瘤子,真亏我们是怎么睡着的。

我们在石梯田的中间的部分,向上几层巨大的梯田后就是洞壁了,那里最干燥,我们的背包就堆在那里,梯田的宽度都不大,但是很长。

我借了个手电向照去,照不到暗河对面的洞壁,显然暗河在这里比我们刚开始进来段宽了很多。除了我们的声音,这里一片宁静,连暗河的流淌都听不到。

难道的有这么安静的环境,不好好休息真是浪费了,我心里逐渐放松,吃饱了后,找了个地方放了泡尿,又躺回到王四川边上,很快,就再次进入了梦乡。

这一次醒过来的时候,其他人都醒了,三只篝火燃着熊熊的,煮着茶水和沸水,几个人正在擦拭伤口,衣服也差不多烤干了。

老猫坐在那里,正和裴青和王四川说话,我揉着眼睛走过去,坐到他们中间。

王四川看见我,就拍我,说你他妈的真会享福,晕的真及时,给了你的亲密战友我一个重大的立功表现,你知道昨天是谁一路拽着你吗?那就是我,记得回去给我上报提三等功。

我不好意思的点头,心说我也不愿意,这是先天的,有什么办法?

说实话,我的体制确实不适合干这一行,入伍的时候,我是硬喝了三大瓶水,才勉强体重达标的,要不然就我那身板,胸口和钢琴键盘一样,招兵的还以为我得过大肚子病。不过谁叫当时热血飞腾要投身这个事业呢,所谓体力不足精神补,我认为我的精神还是很强大的。

那个年头当兵的累晕是很丢脸的事情,我不让王四川再继续奚落我,问他们道,他们在谈什么?

裴青告诉我,老猫画了一张地势剖面图,他们正研究后面暗河的走势,看看怎么往下走?

我听了很纳闷,问道:“为什么还要往下走?你们不是救援队吗?”

几个人都不说话了,老猫抽了口烟,火头抽的一闪一闪,叹了口气。

我又问了一遍,王四川才干涩道:“老猫说,他们要救的,并不是我们。”

燃料气炉的火苗在我面前闪动,轻微流通的空气让火苗燃烧的时候,不时的发出嗤嗤的声音。几个人的脸,在火光下都有点扭曲,特别是老猫,我只能看到他脸上的轮廓,看不到他的表情。

要救的并不是我们?

我感觉我听不懂王四川的话,但,想起袁喜乐的事情,马上又感觉有点听懂了。但又不能肯定。

“那你们要救的是谁?”我看向老猫,希望他作一个明白的说明。

一边没有和我们坐在一起的两个勘探兵听到我的问题,停止了交谈,转头看向我,而王四川他们都看着面前的火焰,不出声,没有人声援我,显然,他们早就问过这个问题了。

火光后的老猫看着我,把烟屁股扔到地上,幽幽道:“我无权告诉你们。找到了你自然就知道了。”

又是一阵沉默,没有人说话。最后王四川嘀咕了一句:“这一次,我对组织的做法有意见。”

老猫长出了口气:“军人的天职,是服从命令,有意见,出去后找荣爱国提去。”

我们都叹了口气,知道这并非是老猫不想说,是他在这么多人的面前,不可能当保密条例为儿戏,这是要上军事法庭的,而且确实,我们都是军人,虽然比较特殊,但是只要是军人,就要服从命令,这是神圣的原则,军队的一切都依附这个基本原则,我们入伍的时候,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

所以王四川骂了一声,也没有再说下去,而那几个看着我们勘探技术兵,也转回了头去,继续说话。

我为了缓和气氛,问他们道:算了,那你们商量到什么地方了?我也来听听?

裴青把老猫画的图递给了我,也是为了缓和我的气氛,接着我说道:“我们在和他说当时的那道铁门,就在这个位置。我们在讨论,既然通道在洞穴的顶部这里,那铁门里是什么地方?”

我想起了那到奇怪的铁门,现在应该已经在水下了,在老猫的图上,草草的画着一条长长的通道,我很容易就可以认出那些我们走过的地方。在一个地方,老猫不知道谁,打了一个问号。

我问他们有什么讨论的结果,裴青说,问过工程兵的意见,他们说有两个可能行,一个这根本不是门,而是临时吊车的水泥桩,这里的岩石结果并不稳定,走路还好,要是吊装比较大的飞机部件,比如说发动机,就可能需要起重架,那就需要在石头下浇上大量的水泥和钢筋,那道铁门,可能只是水泥桩的残余部分。

我回忆了一下,心说狗屁,那肯定是一到门,又问第二个可能性呢?

裴青道:那就有意思了,他们说,如果不是水泥桩,按照他们修建地下掩体的经验,安置在这种地方的铁门,肯定是一个微差爆破点,下面全是炸药,这铁门下肯定是钻了一个深孔一直到达承重层,里面在关键位置上布满超大量防潮防震的炸药,用来在紧急的时候引爆,可以瞬间封闭洞穴,争取时间。

在很多日本的地下要塞都有这样的装置安置在关键的通道上,而且这种装置需要少数获得引爆密码的人来操作,日本军队里有特别的人来执行这种“神圣”的引爆任务。

不过,不知道什么原因,日军在撤走的时候,把这个铁门封闭了,显然不想将这里完全封闭,也或者当时,知道引爆密码的人,已经死了。

我听了头上就冒了冷汗,道:你的意思是,我们刚才是站在一堆炸药上?

在我们身后的一个工程兵插嘴道:“不,是一大堆。”  

 说话的是一个年纪比较大的工程兵,生面孔,甚至看上去比我们的副班长还要老一点,他也挤到我们中间来,老猫给我们介绍,说是工程连的连长,老兵了,刚从中印边境回来的,叫唐泽丁,他们两个显然是认识,那老唐和我们那副班长完全是两个性格,也许是级别也高点,对我们一点也不忌讳,坐下就接着说,说日本人当时用的,一般是97式炸药,这种炸药是黄色炸药加上一种什么狗屁的六什么社呢苯(记不清了)混合成的,在有水的环境中威力巨大,不过他说也不用担心,日本的引爆装置很成熟,一般情况不会有意外的。

说完他又说,不过这种爆炸点的位置设置很讲究,相信那个地方应该是属于战略要点,要是这个地方守不住,形式会急转其下,所以才会在这里设置爆点,他认为如果这样判断的话,我们后面的暗河段,可能相对会比较安全。

王四川显然是不信,拍了拍他说承你贵言。

我倒觉得他说的有道理,但是事实如何,也只有走下去看。

裴青接着道:“这是我们刚才在讨论的一个问题,现在还有一个问题比较棘手,刚才我们也提了一下。就是袁喜乐和陈落户他们的问题。”

我心说怎么了,问道他们有什么问题?这里没见到他们,不是应该在上游等吗?

裴青摇头道:“老猫说,他们来的时候,只看到了装备,也看到了牺牲的战士的尸体,但是却没见到他们三个人。”

我又愣了一下,心说怎么可能?裴青说,现在我们也假设,要么就是他们来的时候没有发现他们,要么就是他们发现涨水,来救我们的时候出意外了,总之现在我们也没法回去搜索,只能祈祷他们没事了。

我想起陈落户和袁喜乐的样子,心里真是担心起来,这两个人都无法照顾自己,那个我们留下的小兵,到底能不能顾及的来?

怀着忧虑,我们又商量了一下别的事情,地下河的走势无从预测,其实当时有一种充电法可以预测地下河的走势和规模,但是数据都是概数,而我们现在则需要极度的细节。现在我们只能凭借以前走地下河的经验来猜测解下来的会遇到的情况。

正讨论着,突然一边传来了嘈杂的声音,我们转头去看,只见两个工程兵沿着梯田已经走出去很远,我们在这里只能看到手电的两点光。

石头梯田的长度往往十分惊人,有时候能延绵几公里,可能是他们好奇这种奇怪的地质景象,沿着就贴着洞壁往里走。这时候,那个副班长发现了他们,就勒令他们回来。

谁知道他们却在那里招手,指着洞顶,好像发现了什么。

王四川感了兴趣,我和他起来和着其他几个人跑了过去,走到他们哪里,抬头一看洞顶,只见长满钟乳的暗河顶部,竟然挂着一条u形手臂粗细的电缆,从前方的河道处延伸出来。在这里就挂入到水中,不知去向了。

而在这里,我从那电缆处,又听到了,刚才在铁门下听到的,那种指甲抓挠的声音,此时听起来,那声音又不像是水位上升石头磨擦的声音了,而是电缆中电流静电的那种噪音。

 发现电缆虽然不是什么特别的震撼的东西,但是搞工程的几个都很兴奋,因为看到电缆,就意味着附近有用电的东西,不知道日本人用的是什么发电机,但功率肯定不会大,出现了电缆,说明我们离目的地不远了。

只是不知道,这荒废了几十年的电缆中,怎么还似乎有电?难道电缆尽头的发动机还在运行吗?

老唐让几个工程兵架着他,搭了个人梯凑过去,因为几十年的水蚀,电缆已经老化且被石灰质薄薄的包进了钟乳里,扯也扯不下来,他们看着电缆一直从这里就垂了下去,垂入水里,就让几个兵顺着下去,看看电缆最后连着的是什么东西。

副班长就脱了衣服,顺着石梯田一层一层走下水去,然后摸着电缆就潜了下去,我们看着他潜一会儿,就冒起来一会儿,很快就到达了手电照不清楚的地方。

我怕他出现危险,忙让其他人把皮筏艇推下水去,我们去那里接应。

几个人都非常的感兴趣,皮筏艇很快划到暗河中心的地方,班长的手电在水面甚至还能透上光来,我们看着这个光点一直移动一直移动,最后停止了移动,向上浮了上来,接着一个水花,那个副班长喘着粗气一下子扒到艇上。

我们赶紧把他拉上来,给他毛巾搽头,王四川就忍不住了,问下面连着什么?

那副班长喘了一分钟才缓过来,结巴道:“飞机!水下有一架飞机的残骸!” 

 飞机?

我们当时就傻眼了,难道这里已经是洞穴的尽头,1200米的地下了?

不可能啊,气压表显示我们现在的垂直深度连一半都每到,而且看这洞穴的宽度,如果那架神秘的轰炸机就在我们的水下,那以它的高度和广度,我们不可能在水面上什么也看见,手电照下去,肯定能看到一个巨大的飞机影子。而现在,一片漆黑,什么都没有。

王四川问副班长,副班长就说,不是轰炸机,是一架小形的飞机,下面还有铁轨,小飞机用锁链固定在铁轨上,看上去已经完全撞毁了。

几个人兴奋异常,而我受了伤,无法潜水下去看,虽然心急火燎,但是也只能看着身边的人一个接一个的跳下水去,争先去看水下的飞机。

我等了他们大概一个小时,直到在岸上的老唐呼喝起来,他们才回到岸上,一边搽身体就一边给我们形容下面的场面,其中王四川讲的眉飞色舞。

按照他们的叙述,我们画出了飞机的样子,后来我们总结时候查的资料,发现那一架飞机同样非常的冷门,当时是一个空军指挥学院的空气的空气动力工程师认了出来,那可能是一架小型的Ki102系列,这种飞机很有名气,那工程师说如果我们真的在那地方发现了这种飞机,说明日本人对于这件事情的重视程度已经非常不一般了,因为这是当时比较新的夜间战斗机了。

我们当时见过的飞机都有限,根本不可能了解这么多,只知道那飞机的残骸倾泻在铁轨上,电缆通向哪里,有一些奇怪的卡在石头缝隙中的机器,应该是矿轨设备,飞机的翅膀已经完全折毁,头部也撞的不成样子,显然这一架战机应该是迫降失败的牺牲品,奇怪的是,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们当时给奇怪下了一个定义,就是所谓奇怪的事情,就是在一个东西在不应该出现的地方重复出现。现在向来也很贴切。

王四川甚至分析,说日本人会不会在地下修建什么军火库,把那些来不及运走的飞机都藏在下面,准备打回来的时候再用?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大漠苍狼:绝地勘探】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