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大漠苍狼:绝地勘探 > 大漠苍狼:绝地勘探_第10节

大漠苍狼:绝地勘探_第10节

作者:南派三叔作品集 发表时间:2018-12-28 22:44:14 更新时间:2022-04-10 06:29:08
说花这么大的精力藏这么几架飞机,恐怕不合算,小日本做事情虽然不靠谱,但是也不是笨蛋,你别把他们当成电影里的,只会叫八格牙鲁。

ωωω.uМdtxt.còm>提供uМd/txt電孖書下载没有去看的人听他们说的如此新奇,也要去看,但是老唐怕有危险,严厉的禁止了,几个人只好凑在王四川边上,让他继续说说,继续说说。王四川最好这一口,敞开说,就吹上牛了。

老唐这里,则和老猫商量事情,他也相当的兴奋,说有了电缆,估计以后的路会好走不少,你看水下竟然还有铁轨,说明当时没有涨水的时候,这里的水非常浅,而有铁轨也说明之后的洞穴没有大范围的坡度变化,形式一片大好。

于是决定即时出发,不要在这干耗着。大家在号令中迅速整理了自己的装备,穿上了衣服,再次朝洞穴的底部开进。

事实证明老唐这老工程兵的经验是相当准备的,我们顺着电缆,靠着洞壁一点一点前进,不久就出现了应急灯,显然到了这里,洞穴的开发程度已经相当高了,这没有平稳的交通是做不到的。

老猫显然不想浪费时间,好路不停脚,我们一口气再往前漂了两三里,发现头顶出现了大量电缆在头顶上汇集的场面。

查看,之后,老唐说这里附近肯定有一只发电机。

过不其然,我们转过一个转角之后,看到了一个比较大的水泥脚手架子架在洞壁上,哪里有一个很大的落水洞,四周围着铁栅栏,电缆就是通到那个落水洞里。

老唐说发电机就在洞里,这里是一个配电中心,从里面出来的几条电缆,肯定有一条是通向洞穴的尽头的。

这时候眼尖的就看到水泥脚手架上,架着哨岗和铁丝网和探照灯,那架子下面,还有简易的铁梯。有一个人叫了一声,我们朝他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在脚手架的下面,我们看到了两个军用帐篷,和我们很熟悉的睡袋和背包。这些东西一看就不是日本人留下的,而是最近才搭起来的。

老猫马上站了起来,对老唐说:靠过去。 

 爬上水泥的地面,我感觉有一种亲切感,虽然这是日本人造的,一边的架子上刷着“x崎重工xxx协作部队076枚”的字样,水泥架子的下面很干燥,我们走过去,发现那些帐篷,果然是我们解放军的,这是一个临时的宿营地。

果然有一支勘探队比我们早进来了,我当时这么想,这事情我一直感觉很肯定,不过现在有了事实的依据,我心里就更加的踏实。

特别是那几个帐篷,我们在入口处初步看了洞穴之后,都放弃了帐篷,这里有帐篷,说明这支勘探队里有女性队员。而且应该不止一个。袁喜乐他们进来,应该到达了这里。

老猫下令我们在这里停下,然后下令搜索,跟着他来的工程兵开始分散开去,搜索整个水泥架子。很快就有发现,我们顺着铁梯爬到架子的第二层,哪里有一个用沙袋搭起的掩体,在里面有一个休息室,现在是一股霉臭味,地下凌乱无比,我们在那里看到了交错的电线,床和军绿色的写字台,一边的架子上有军用摇杆电话,甚至枪架上还有一只锈的犹如铁棒的枪。

如果这里有蜘蛛的话,我相信这里已经变成一个盘丝洞了,可惜这里没有,而且灰尘也不多,wrshu.с○m看着这些只是霉变的家具,我感觉非常的古怪,似乎当年日本人刚刚离去一样。

而小兵搜索到的东西,就是那张军绿色的写字桌,我们看到在那桌子上,摆放着我们用的同种的饭盒和水壶,显然老猫要找的人在这里开过会。

其他就没有什么能够让人注意的地方了,我们找了一圈,没有任何的发现。

我们几个人一合计,就让工程兵以这里为中心,开始搜索,既然生活用品都在这里,显然人不会走远。

就在我们准备走出掩体的时候,让所有的震惊的一件事情发生了。

就听一连串清脆的“叮铃铃”的声音,犹如炸雷一样突然在掩体里响了起来,我们全部头皮一麻,朝后看去,原来放在架子上的那只老式摇杆电话,竟然突然响了。

 我看了看王四川,王四川看了我,然后我又看了看裴青,裴青则和老猫对视了一眼,我又去看老唐。当时我很希望有一个人脸上没有那种惊骇莫名的眼神,可惜没有,连一向不阴不阳的老猫,都是极度脸色惨白。

电话铃一直在响,因为内部部件的腐朽,铃声响了几声后,就变成了很沉闷的声音,好像有人在打嗝,显然是铃锤断了。

当时站在电话边上的一个小战士吓的都面如土色,此时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看着我们,一手就在那里发抖,显然条件反射就想去接。

铃声响了很久,都没有一个人反应过来,大家都在那里僵站着,显然这种情况,超出了我们能处理的范围。

我们一直战着,直到铃声听了下来,当时也不知道是电话最终坏了,还是停了,总之那诡异的声音一停下来,我们才松了口气。

几个人又是互相看来看去,当然,此时不可能当成没发生过,我们就这样装着什么都不知道走出去。于是几个人又走到了电话机边上,老唐回头,叫了一个兵过来:“小赵,你是不是当过电话兵?”

那小兵回到是的,老唐道:“看...看看这电话。”

那小兵点头,走过刚想抓起电话,突然“啪啦啦”,铃声又响了,可把我们吓的,那老唐都往后一扎马步然后掏枪。

这是习过武的兵的特征,我们以前遇上过和尚兵,打架是一把手,枪也打的不错,但是一被吓着他就条件反射的甩把式,脚下就走了马步了,上面则条件反射掏枪,特别的有趣。

不过那时候谁也笑不出来,几个人再次看着那个电话,王四川就来狠的了,说了句谁怕谁?上去就把电话接了起来,放到了耳朵上:“喂!”。 

   在漆黑的地下缝隙深处,日本人残留下来的秘密废墟中,一台老式的电话突然响起,这种场景比当时手抄本里的内容还要惊悚的多。所以当王四川突然接起来电话的时候,我们所有人的心都抽了一下。

王四川喂了一下之后,就没有说话,等对方的回答,这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因为你根本不知道这电话是从哪里打过来的,对面是什么东西。

我当时心里非常希望,是我们派出去搜索的其他工程兵,发现了另一只电话,然后贪玩造成的误会,但是王四川喂了一声之后,我们听到的声音,却不是人的回答。

当时所有人都听到了那种奇怪的声音。那是一连串急促的静电音和很多无法形容的声音组成的噪音,好比一个人用高频率的咳嗽。

我们一个一个把电话拿过来,听了很久,都没有听出所以然来,不知道这是什么声音,但是,所有人都知道,那确实是有含义的声音,因为,它是有规律的。 

我相信看到这里,所有的人第一反应就是摩斯电码,这是因为大量的国外探险电影以及小说过度宣扬了这种简单电码的通用性,诚然,在国外,摩斯电码是一种提高探险生存能力的技能,但是在我们的那个年代,全国上下学的都是俄文,直到我工作了大概两三年后,大概是50年代末的时候,中苏交恶后,才开始有小班的英语教育。

所以当时不要说摩斯电码这个概念,就是算电码依附的abcd英文,这里都基本上没人认识,我们的基础英文,还是在文革之后再教育的时候在职工大学学的。而且在当时的环境下,也太不可能存在能发出这种摩斯电码的人。

(这里虽然不是摩斯密码,但是关于摩斯密码却有一条浪漫主义的趣闻:作为一种信息编码标准,摩尔斯电码拥有其他编码方案无法超越的长久的生命。摩尔斯电码在海事通讯中被作为国际标准一直使用到1999年。1997年,当法国海军停止使用摩尔斯电码时,发送的最後一条消息是:「所有人注意,这是我们在永远沉寂之前最後的一声呐喊」!这是我最近才看到的。)

电话里的声音持续了四十五秒之后再次消失,王四川把电话挂了回去了,我们围在电话边上,以为它会再次的响起,然而,之后的两个小时,电话并没有再次响起来。

几个人陷入了胶着状态,老唐随即让所有在附近的工程兵马上查看电话线路,并问那个当过电话兵的小赵,这是怎么回事情。

这里又要来说明一下这种电话,这是当时那个电话兵说的,他不说我也不知道这电话的结构,手摇电话它其实就是一个发电机,他的电话线的另一头,要么是另一只电话机,要么是一个接线室(也是电话机,只不过有转线路的功能),只要摇杆一摇,对面就会振铃,这里的铃声响,只有一个可能性,就是电话线通电了。而听不清楚声音,很可能是外接干电池没电了,电线可以保存很长时间,但是干电池肯定已经腐烂了。

不过,这种电话的通话距离比较长,所以对方发出电流的地方,实在是很难估计。

这说了等于没说,老唐派出人顺着电话线去找,他们找出去十几米,电话线就并入了那条巨大的电缆里,一直向洞的深处延伸下去了。

这时候谢天谢地老唐给我们找出了一个唯物主义理由,而且十分合理,他说,肯定是电缆里面的电线和电话线搅在一起了,刚才他派人去弄发电机,肯定是在摆弄的时候,电流突然加大,击穿了绝缘,电话铃才响的。那些有规律的声音,可能就是电路里静电噪音。

我们听了顿时觉得很有道理,众人搽了搽汗水,释然的差点互相恭禧。

有了一个理由,虽然并没有验证,只是一个推测,但是总比莫名其妙的好。

当时只有裴青没有接受这个解释,他还是盯着这个电话,对老唐摇头,脸上的表情,很难形容。 

 老唐看他这举动,感觉到奇怪,问他什么意思?裴青又看了看我们,这时候做了一个让我们吃惊的举动,只见他拿起了电话,然后小心翼翼的开始摇动摇杆,逐渐加快。

他竟然打了回去!

接着他把电话贴到耳朵上,看着我们,把手指放到嘴上,做了一个不要说话的动作。

后来我们形容这件事情,都说这是一个拨往地狱的电话,正是同样不知道,这个电话,那一头是通向哪里,会接起来的人又是谁。

我感谢上帝没有在那个时候给我们更多的惊吓,无声持续了大概了十几秒,电话中又响起了声音,同样是哪种无法形容的声音。

裴青听了一会儿,把电话举到我们面前,让我们去听那连续的咳嗽音,问道:“你们看过《永不消逝的电波》吗?”

不是我们愚钝,当时我们还是不明白裴青话里的意思,因为当时没有任何人普及电报学的知识,我们对于电报的概念,还是处于电影里的滴滴滴声,相信很多70年后出生的老弟,你们小时候看黑白片后,如果听到很多有节奏的敲击声,你们能联想到那是有意义的信号吗?相信不会吧。

所以当时裴青可以联想到这一点,我们后来想来实在是不可思议,而那个时代,只有真正极端熟悉电报这种东西的人,才可能会听到并且马上联想到这方面。

我们不明白裴青的意思,莫名其妙,最后还是电话兵小赵反应了过来,问道:“裴工,你的意思这是,这里面的声音,是电报?”

“你们听,啪啪啪啪,啪,34秒重复一次。”他抬手看表:“每重复一次,时间一秒都不差。”他看向我们:“对面不是人,电话线的回路上,有一只自动发报机。”

“你肯定?”老猫看向裴青,眯起了眼睛。

裴青点了点头,转头看小赵:“你们电话兵,基础训练里,有没有背过电报码?”

小赵点头,但是显出极端为难的表情:“可是是基础训练,我差不多都忘记了。”

“那你听码总不会忘记?”裴青把话筒给小赵,对我们说,拿纸来。

我根本还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好听他的从兜里掏出工作簿,接着,小赵皱起眉头,几乎是被逼着,极其艰难的听出了一连串号码。

我现在还保留着那本本子,那一串号码是:

281716530604714523972757205302260255297205222232

写完之后,我们就盯着这一串号码直发蒙。

 小赵听完之后,重新看了一遍那串数字,就很确定的是说,是明码的电文。但是中文明码表洋洋洒洒,就算是职业电报员也不见得能熟练的记起所有的字,何况只是受过基础训练的小赵。他把号码四等份之后,得到了12组四位数字,其中,他只能看懂几个最常用的。

极2817 

x1653 

x0604 

x7145 

x2397 

x2757 

我2053 

们0226 

x0255 

止2972 

x0522 

x2232 

单靠这几个字,只能说明,编出这段自动电文的是一个并不是当时的日本人,而是一个中国人,只不过不知道是谁,不知道这段电码是什么意思。

我们互相传阅电文,当时只是形式性的,这些东西在我眼里就是天书,所有人都没有仔细的看,只是象征性的接过来,转动一下眼珠,这是我们下到基层开会时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大漠苍狼:绝地勘探】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