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大漠苍狼:绝地勘探 > 大漠苍狼:绝地勘探_第13节

大漠苍狼:绝地勘探_第13节

作者:南派三叔作品集 发表时间:2018-12-28 22:44:27 更新时间:2022-04-10 06:29:08
着尸体的麻袋,这里的数量更加的惊人,水下黑压压一片,从铁网这里开始一直延伸到四周,看不到尽头。这些麻袋在水下堆成一堆一堆的,有的相当的整齐,有的已经腐朽凹陷了,好比海边缓冲潮水的石墩。而轰炸机就卡着这些麻袋里。

 我们爬过铁网之后,脚已经可以在这些麻袋上站住,虽然一脚下去脚跟下陷,但是总算有了个落脚的地方。两个人互相搀扶着,副班长就自言自语道:“日本人在这里到底是在做什么的?””

 我无言以对,在这里暗河也看不到边,手电照出去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到,我甚至感觉自己是不是在一个巨大的地下湖中间,而这地下湖里竟然给人垫着如此多的缓冲袋,期间还折戟了一架巨型轰炸机,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我们踩着水下高低不平的尸袋,来到了飞机露出水面的一截巨大的机翼上,机翼已经折弯了,严重锈蚀,我们爬上去的时候,一手的锈水。

 不过谢天谢地,上面是干燥的,我们上去之后,机翼给压的往下沉了沉。这个时候我就想到:要是王四川在,可能这机翼就要给我们压折了。

 这时候才突然想到他,我不由望向四周,滚滚激流,哪里那能看到那个黑大个的人影。也不知道他是死是活。

 我们筋疲力尽,那是真正的精疲力竭,我同样的感觉只在父亲去世守灵7天的时候有过,爬到机翼上之后,天昏地暗,人直往下倒。

 不过此时是绝对不能休息的,一休息就死定了,我们脱掉衣服,我都不忍看,浑身的蚂蝗,有几只都吸血吸的好比琥珀一样,都能看到体内的血。

 我忍住呕吐,此时最好是有香烟,但是我口袋里的烟都成浆糊了,只能用打火机烫,那时候最多用的还是火柴,但是对于野外勘探来说,火柴太容易潮湿,也太容易引起森林火灾了,所以有门路的人都有票子去买打火机,那时候买打火机是要票子的。老式打火机烧的是煤油,灯芯也湿的不行了,我们放着干了很久才点燃,然后用火去烫,一只一只,烫下来之后马上弹入水里,伤口立马就流出血来。

 好不容易处理完了,我们也成了血人,极度的骇人,两个人自己检查了全身,最后确定确实没有了,才坐下来,我拧干衣服的水,就拿起副班长的手电,仔细去照水下的飞机。

 手电已经不甚明亮了,不过在机翼上,看水下的飞机,清楚的多了。 

整架飞机是倾泻的滑入水中的,我无法想象当时发生了什么,我只能看到水下有一个巨大圆柱形的机身,巨大的机首翘起在水面上,而远处机尾则看不清楚。我所站的这一段机翼,是两台巨大的发动机之间,我可以看到扭曲的三叶螺旋桨一般浸在水里,已经锈的无法转动了。

 机首上分成两块,机头上有机枪舱,钢架玻璃全部都碎了,只剩下扭曲的框架,一半泡在水里,上面的驾驶舱倒碎的还可以,还能看到玻璃的残片,在机顶上还有一个旋转炮塔,似乎是完好无缺。

 整架飞机入水的部分锈的都看不到原来的绿色涂装,有的机房都锈出了破洞,到底是给水冲了20多年了,而水上的还可以,我看到了机头的一边有模糊不清的大大的07字样,其他的痕迹一律看不清楚了。

 两天前不到,我看这架飞机的时候,还是一段影片上一个指甲盖大小的影子,如今真正在地底看到了,我反倒感觉无法相信。

 真的有一架大型飞机!我当时这么对自己说。天,在这地底的深处,真的有一架轰炸机!

 但是,当时不是说这架飞机是从上面被化整为零运下的吗?为什么我现在看到的飞机,却像是坠毁在这里的?难道日本人竟然想在这暗河中将这架飞机飞起来吗?结果失败了吗?

 我抬头照了照头顶,想看看这里的高度,头顶的高度相当的高,手电几乎无法照到极限,但是显然那这样的高度起飞一架是远远不够的。

 这真是让人匪夷所思到了极点,日本人为什么想在这里把飞机飞起来?

 想来想去,一下子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而在机翼上的观察角度有限,上下观察也只能看到这么多,加上手电筒日渐微弱似乎很快就要熄灭了,我只好停止查看,思索接下去的对策。

 此时我的体力已经逐渐恢复了过来,或者可以说对飞机的好奇让我忘记了刚才的那种惊险和疲惫,想到马上就要失去照明工具,这在这地下河简直就是代表死定了,我就对副班长提出来,要到飞机内部去看看,有什么东西可以拿来照明,至少也要进去看看能不能避风,这赤膊呆在外面,恐怕不是办法。

 副班长体力比我消耗的大的多,此时精神恍惚,有点半昏迷的状态,

 我问他怎么样,他点头也说不出话来。我只好给他揉搓了身体,让他暖和起来,直到他的皮肤发红,就让他呆在这里,自己爬去机舱。

 机翼和机首之间的部分浸在水里,我趟水过去,小心翼翼的踩着那些麻袋,走近轰炸机的头部,我又看到那个巨大的07编号,以及下面的一些小字,不过实在太模糊了,我无暇去仔细看,直接趟水到浸入水中的机枪仓,从扭曲的钢架中钻了进去。

 机舱里面一片漆黑,我只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小封闭空间内的手电光线和外面不同,同样是黑,这里的就不如外面黑的那么绝望,因为至少我的手电照去,还能照出点东西来。

 我穿着鞋,还是能感觉脚下的扭曲的钢板,我先是看到了一张完全腐烂的机枪手座椅,皮质的座套已经无法辨认,只剩下铁锈的椅身,四周有开裂的机身内壁,大量已经粘成一团黑呼呼的电线挂在上面。

 座位前有半截不知道什么的支架,也许以前是用来安装机关枪的,现在只剩下了架子。

 我踩到机枪手座椅上,后面就是机舱内部,已经全部淹水,无法通过,但是往上到驾驶舱的铁梯倒在,我小心翼翼的踩着,爬到了驾驶室里。

 飞机坠毁的时候,是尾部先着地缓冲,显然是迫降措施,所以驾驶舱的损害程度不高,机舱走廊到哪里只有一个狭小的开口,我爬上去,就看见副驾驶座倒在那里,地下全是和锈迹融化在一起的碎玻璃。我用手电绕了一圈,就照到在主驾驶座上,靠着一只日本空军的航空皮盔。

 我胸口紧了紧,凑将过去,果然看到一具干瘪的飞行员尸体,贴在主驾驶座上,整具尸体已经和腐烂的座椅溶成了一体,一张大嘴巴张的犹离奇的大。

 这一具尸体的年代果然是久远了,是日本人没错,我用手电仔细照了照,就倒吸了口冷气,发现了这具尸体,似乎有极其不寻常的地方。 

 虽然不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但是从驾驶舱残骸的情况来看,飞机坠毁的时候并没有着火,所以我看到那具年代久远的尸体的时候,就吃了一惊,因为这具尸体竟然完全是青黑色的,且浑身都有凹陷的深坑,咋一看就像蜂窝一样。

 我刚开始以为是给机关枪打的,但是自己一看就发现凹陷不对,那些都是腐烂照成的收缩,也就是,这具尸体的腐烂情况很不平均,身上有些地方没有腐烂,而有些地方腐烂了。

 如此一具尸体,看着真是让人不舒服,我在一边扯下一块铁皮,将尸体盖住。再次回到机翼上,把副班长背进驾驶舱,然后收集了所有似乎能烧的东西,比如说尸体上的皮帽,和皮鞋,点了起来。最幸运的是我在机舱残骸里找到液压管,里面的油全干了,只剩下一层黑泥一样的东西,给我刮了出来,连着管子一起烧了,热量很足。

 火焰很小,但是对于我们来说已经是救命稻草了,身上的伤口也止了血,两个人逐渐缓和了过来,衣服也逐渐的干了。

 我都没有想接下来该干什么,现在的情况,我们干任何事情都没有用,似乎只能等待救援。但是我却不知道,我们可不可能会有救援。

 衣服完全干了以后,我们也找不到任何能烧的东西,所幸衣服可以保暖,我们调出里面的蚂蝗扔进炭火里烧死,然后围着炭火,就开始打盹。

 实在太累了,一打盹我就直接睡着了,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炭火全灭了,我才莫名其妙的醒了过来。

 这一觉其实睡的还很暖和,眼睛一睁开,我就感觉相当的不对经,心说怎么突然就醒了过来,而且耳朵很疼。接一下一秒钟,我顿时就醒悟过来,因为我听到从飞机的残骸外面,传来了一连串“嗡嗡嗡”凄厉的巨响。

 我一开始感觉到莫名其妙,心说是什么声音?听了一会儿,才发现那写凄厉的声音,竟然是警报声!

 这里怎么会有警报?我大惊失色,怎么回事情?难道电力已经恢复了?

 我们做三防训练,这警报我们太习惯了,马上爬出驾驶舱的破口,到了顶上。

 四周还是一片漆黑,只听得从黑暗的远处传来的,犹如厉鬼一样的警报声,在暗河上回荡,空气一下子充满了极度的躁动,不知道即将发生什么。

 一边的副班长也被吓醒了过来,也爬了上来,问怎么回事情?

 我听着警报声,发现竟然越来越急促,顿时,我的心里突然爆发出一股极度不详的预感。不知道从何处传来的警报声在空旷的黑暗中回荡,频率越来越急促,而我们穷进目力,也无法在这黑暗中窥得任何的异动,只觉得空气中弥漫着不安的气氛,让人只想拔腿而逃。然而这四周的环境,又让我们走投无路,焦急间我们也只有站在飞机顶上,等待着警报下的危机。

 然而,出乎我意料的是,警报在响了大概五分钟后,突然静止了下来,但是没等我们反应过来,接着,就是一声巨大的轰鸣声,好像什么机械扭曲的声音,接着,我就听到下游黑暗处的水声,猛的响了起来。

 我忐忑不安的看着声音出来的方向,不知道那里发生了什么?连脚下的飞机残骸,都轻微的抖动了起来。低头一看,才发现,四周的水流变的更加的澎湃,而且,水流的水位竟然下降了。

 难道是水坝!我突然间意识到。刚才的警报和声音,确实是水坝开闸放水的特征,日本人竟然在地下河里修建一座水坝?

 我感觉有点不相信,但是,既然地下河里可以“坠毁”了一架轰炸机,那一座水坝,似乎还是比较合理的事情。我和副班长对视了一眼,都看着退下的水位,有点发蒙。

 水位迅速的下降,半个小时后,就降到了那些麻袋以下,无数的尸袋连同飞机的机身露了水面,那种情形,实在太可怕了,你在黑暗中的感觉,并不是水位退了下来,而是底下的尸体浮了上来,连绵一大片,看着就喘不过气来。

 不过幸运的是,我们还看到一条由临时的铁网板铺成的栈道,出现在水下的麻袋中间。还是浸在水里的,但是行走肯定不会太过困难。

 虽然我们不知道这排水是人为的,还是由这里的自动机械控制的,但是我们知道这是一个离开困境的绝好机会,我们马上爬下飞机,由麻袋一路攀爬下到了这条栈道上,栈道下面垫着尸袋和木板,虽然虽然铁丝板已经严重腐朽但是还是可以承受我们的重量。我们快步向前跑去。

 很快水位就降到了这栈道以下,我们不用趟水,跑了大概一百多米,咆哮的水声更加的震撼,我们感觉自己已经靠近水坝了。此时飞机已经看不到了,我们看到了条巨大的铁轨在水下,比普通火车的铁轨要宽了不止一十倍,看铁轨和飞机的位置来看,应该是滑动飞机用的。

 同时我们也看到了铁轨的两边,很多的巨大的电机,那些是巨型的水力发电设备,在这里的激流下,似乎还有一些在运作,发出轰鸣,但是这些轰鸣,不仔细听是分辨不出来的。

 此外还有吊车,还有指示灯,和倒塌的铁架哨塔,随着水面的迅速下降,各种各样已经严重腐蚀的东西,都露出了水面。

 如果水面不下降,我真是想不到这水下竟然淹没了这么多的东西,不过让我感觉奇怪的是,这些东西怎么会设置在河道里?

 再往前,我们终于看到了那道大坝。

 那其实不能称为大坝,因为我们只看到一长段混凝土的残壁耸立在哪里,很多地方都已经裂开了缝了,但是在地下河中,你不可能修建非常高的建筑,这座大坝的高度其实并不能算高,可能只是日本人临时修建的东西。

 我们在大坝下面,看到了警报的发生器,一排巨大的铁喇叭,也不知道刚才的警报,是哪一只发出来的,而栈道的尽头,有那种临时的铁丝梯,可以爬到大坝的顶上去。

 抬头看看,最多也只有十米,看着大坝上潮湿的吃水线,我感觉到心有余悸,副班长就示意我,要不要爬上去?

 我心里很想看看大坝之后是什么,于是点头,两个人一前一后,小心翼翼的踩上那极不牢靠的铁丝梯。

 幸好吃水线的铁丝梯,还是想当的稳固,我们一前一后爬上了大坝,一上大坝,就是一股强烈的风吹过来,差点把我直接吹回去,我赶紧蹲下来。

 我原本的估计,一般大坝的另一面,必然是一个巨大的瀑布,这一次也不假,我已经听到了水倾泻而下的声音,这种声音在这里达到了最高峰。

 然而却不仅仅是一个瀑布,我站稳之后,就看到大坝的另一面,是一片深渊,暗河水崩腾而下,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大漠苍狼:绝地勘探】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