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大漠苍狼:绝地勘探 > 大漠苍狼:绝地勘探_第15节

大漠苍狼:绝地勘探_第15节

作者:南派三叔作品集 发表时间:2018-12-28 22:44:36 更新时间:2022-04-10 06:29:08
汗就冒出来,我拉住副班长,就想往回逃,先逃到那飞机的残骸那边,离这浓雾越远越好。他比还木,还没想到,我把这个和他一说,他也脸色吓白了。

 但是我拉他走的时候,他却拉住我,说不行!王四川还在下面,我们得去救他,不然就是见死不救,以后怎么样也过不了自己这一关。

 我一想才想到,顿时又惭愧又焦急,此时哪里还有时间去找到达哪里的路,我们再次探出头去,也不见这小子醒悟的迹象,那探照灯光还是射向下面的浓雾,在里面摇曳,不知道他到底要找什么。

 不过这一看,我又看到那条在大坝外的铁丝梯,一通到下,我看了副班长一眼,副班长也看了我一眼,马上把脚探了下去,对我说:你快跑!我去通知——

 话还没说完,突然他脚下的踩的那根铁丝梯就断了,他一个踩空,人往下一沉,一下子就摔了下去。 

 副班长刚说那句话的时候,很有英雄气概,大有电影里张志坚的派头,可惜我当时还没来得及的激动,他一下子就摔了下去,十分的措手不及,刹那间我用手去拉,但是他摔的太突然,还是晚了一点,一下子他就贴着几乎是垂直的大坝滑了下去。

 我是大惊失色,几乎就慌了神,差点也和他一起滑下去,幸好大坝有一个非常轻微的角度,他贴着大坝滑了没两三米,乱抓的手就扯住了下面一截铁丝梯,才没直接摔死,但是这一下子冲力太大,那铁丝梯虽然没有断,但是一边也给他扯出了混凝土,几乎抓捏不住,手就往下溜。

 我忙对他大叫别慌,我去拉他,说着就趴下去,但是我的手根本连一半的距离都够不到,人往外探去,探出上半身,再往外探我就要滑下去了,但还是差了很大一截。,

 也亏的副班长当当兵的,反应和力量就是和别人不同,看着我手伸下来,做一个相当大胆的动作,他用脚一踩大坝,借着这短时间的爆发力就一下窜了上来,正好够抓住我的手。

 我一把抓住他,马上就屏住了一口气,用力去扯他,但是当时我估计错了自己的力量和自己的姿势,我当时已经探出大坝非常多,这一下刚开始还好,等他的力量全部压到我的手臂上,我顿时发现我竟然撑不住,两个人同时就往下滑去。

 我惊慌失措,到处去抓,但是那个姿势就算抓住了也使不出力气,终于不可避免的,我只有一秒钟的错愕,就被副班长拖了下去。

 我看着副班长,他的眼神当时很复杂,而我真的可以说是脑子一片空白,因为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

 我摔下去之后,几乎马上就是下巴差到了粗糙的混凝土,接着我翻了个跟头,朝下面滚去。接着我的脑门磕到了一根铁丝梯,一阵巨痛。

 刹那间我就用手去抓那铁丝梯,但是眼睛一晃就错过了,两个人转眼就贴着大坝摔下去好十几米,一直就摔到了探照灯哪里,一闪间我就看到大坝上有一个方窗,白光从那里射出来,照的我睁不开眼睛,不过一秒都不到我就摔了过去。

 上帝保佑,就在那个时候,我突然感觉一顿,肩膀一紧,落势竟然突然停住了,好像是被什么东西勾住了,我摇了摇几乎无法思考的脑袋往上一看,只见这里的混凝土外墙上,每隔一只巴掌长短就有一条钢筋的尖端暴露出来,施工的时候可能为了安全,给打弯成了钩子的样子,而我刚才搜刮来的水壶带子,就碰巧挂在了一只钢筋钩上,硬是把我扯住了。

 而副班长却找不到了,唯一的手电加上我准备的火把都摔没了,我上下看都是一片漆黑,幸好这里的有探照灯的光散射,不然真是什么都看不到。也不知道他是和我一样停住了,还是已经遇难了。

 我定了定神,就开始拉着水壶的带子往上爬,钢筋打成的钩子相当的结实,我用脚尖踩着,发着抖就爬到了那个探照灯射出的飘窗,就在我用手去抓那窗的时候,却突然感觉手没力气,怎么样也使不上劲道。

 那种感觉我很熟悉,我马上就知道我可能是骨折,就在我绝望的怎么也爬不上去的时候,突然就从那飘窗里升出来一只手,将我抓住了,接着我就给拖了进去。

 我一摔到地上,感觉到极度晕眩,也不知道是怎么抬头的,抬眼去看是谁拉我,却只看到一个缩在探照灯后面的影子,只那一眼,我就发现这个人非常瘦小,绝对不是王四川。我一直以为来都认为打开探照灯的是王四川,当时刹那一眼看到,还以为自己看错了,但是随即那个黑色的人影就从探照灯尾光的黑暗中走了出来,我看到一个带着老式防毒面具的人,他看了看我,就来扶我。

 我心说这人是谁?难道是遗留下来的日本人,下意思就想躲避,他对我叫唤,但是声音在防毒面具里发出来根本听不清楚,他叫了几声我就摇头,他挠了挠头,只好扯掉了自己的防毒面具。我一看,惊讶的张大了嘴巴:这人竟然是副班长留下来照顾陈落户和袁喜乐的那个小兵。

 我突然欣喜,想给他个拥抱,无奈手上一点力气也没有,就问他其他两个人怎么样了?但是他却神色紧张,对我道:“快跟我来!”说着自己又带上了防毒面具,把我扶起来就把我往房间里拉。

 我对他说副班长可能还在外面,不知道是摔下去了还是和我一样挂在那里,他点头,说等一下他去看看。

 说着我就给扶到房间的里面,里面竟然亮着暗红色的应急灯,只见这里应该是机房的技术层,下面是铁丝板和混凝土拼接的地板,从铁丝板的部分可以看到下面的水流和大型的老旧机械,犹如一只只巨大的铁锭,和混凝土浇注在一起。没有进过水电站的人无法想象这种机械有多大,而成捆的铁锈电缆和管道从下面伸上来,在这里交错在一起,在房间的尽头,我看到了一面完全由铁浇的墙壁,上面有一扇圆形的气闭铁门。

 这是气密性的三防门,锈的犹如麻花,小兵转动转盘式的门栓,这门栓内部显然有助力器,他很轻松的将门打开,接着把我扶了进去。

 里面是准备通道,我看到墙壁上挂着日式三防服,他关上门之后,整个房间开始换气,接着他跑到准备室的尽头,哪里同样还有一道三防门,他同样转了开来。

 在里面就是一间密封的房间,散发着铁锈的味道,四周全是铁的,有铁质的写字桌椅,上面非常的凌乱,四周挂着地图,一些日文的标语,亮着两盏应急灯,小兵让我在这里别出去,自己马上又折返。

 我一眼就看到袁喜乐缩在房间的角落里,整个人几乎缩了一团,而陈落户则坐在椅子上,看到我,神经质的站了起来。眼里全是血丝,嘴巴一动一动,也不知道想说些什么。 

 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在这里看到他们,实在是出乎我的意料,虽然分开其实还不到一天时间,我如今却感觉到恍如隔世一样——发生的事情太多了。

 我问陈落户是怎么来到这里的,他说他当时发现涨水之后,那小兵就要来救他们,他们吹起皮筏艇,一路往下,结果水涨的太快,在暗河的顶部一路过去应该有不止一个岔洞,只是我们探路的时候没有发现,涨水的时候他们控制不住结果给冲到了一个岔洞里,就冲到了这里。

 我心说原来是这样,确实我们一直可以说是在底部走,没有注意上方的情况,而最后水位继续升高,那些岔洞必然给淹到了水下,成为了水下涵洞,老猫他们过来的时候才没有发现。

 之后的事情,陈落户的回答就没有了逻辑,他的精神状态应该是到了这里就接近极限了,不要说他,如果我不是落水的时候惊吓过度,我看到“深山”的时候也不知道是怎样的反应。

 沉默了一会儿,他就问我其他人呢,是不是上头会派人接我们回去?

 我不知道怎么他解释我这里发生的事情,只好把事情和他讲了一番,他听到老猫下来了,脸色就变了变,显的突然就放松了,而我想来,如果这里才是我们的目的地的话,那现在,那诡异的电报,把他们引到这地底的什么地方去了?

 正说着的时候,三防门又打了开来,小兵背着副班长冲了进来,捂着鼻子大口的喘气,对我们大叫道:“快关门!”

 我还没反应过来,陈落户已经跳了起来,一下子关上了门,然后我也上去,和他一起拧动轮盘栓,一直拧了十几圈,只到我们听到里面发出嘎嘣一声,才停手。

 从门上的玻璃孔往准备室看去,只见准备室外的气闭门没有关,一股灰色的雾气,正缓缓的从门口蔓延进来。

 很难形容那种雾气给人的感觉,到现在为止,我都没有见到任何一种雾气是那样的形态,我印象最深的是那种灰色,让人感觉非常的重,但是偏偏这又是在飘动的雾气。

 雾气迅速的从门里涌进来,速度十分平均,让人感觉它从容不迫,因为光线的关系,我们也实在无法看大太清楚,我们转头帮小兵放下了副班长,再回头的时候,整个准备室已经一片漆黑,光线全部给雾气阻挡了。

 而紧闭的气门,却成功的挡住了雾气的再度蔓延,这几十年的老旧三防设施,质量超乎我的想象,不过虽然如此,我还是下意识的不敢靠这扇门太近,总感觉那雾气随时会从缝里进来。

 我暗暗乍舌,心里想着如果现在我还是在外面,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样子。难道会和在落水洞里发现的尸体一样?

 一边的陈落户招呼我帮忙,副班长给我们抬到了写字台上,满头是血,小兵大口的喘着气,手忙脚乱的检查他的伤口。

 我问小兵在哪里找到副班长的?他说就在下面一点点距离,就是大坝的中部出水口的地方,那上面有防止人跌落进去的水泥缓冲条,副班长没我这么走运,一直摔了下去,直到撞上了缓冲条才停了下来,已经昏迷了过去了,从这个机房可以下到那里,他直冲下去,当时那浓雾已经几乎就在脚低下,幸好班长还死死抓着手电,他一眼就看见,一路狂奔把他背了上来,那雾气几乎就跟着脚跟到了,他连门都来不及关。

 我们都有紧急医疗的经验,在野外这种事情经常发生,特别是坠落的伤员,此时我的手也很疼,几乎举不起来,但是我忍着帮忙解开副班长的衣服。

 副班长心跳和呼吸都有,但是人的神志有点迷糊,浑身都软了,脑袋上有伤口,估计是最后那一下撞昏了,这也是可大可小的事情,我见过有的人从大树上摔下来,磕着脑袋满头是血但第二天包好了照样爬树,也见过人给打山核桃的时候,给拳头大的石头敲一下脑袋就敲死的。其他倒是奇迹,没有什么特别的外伤。

 小战士看着激灵,看到副班长这样却又哽咽了,我拍拍他让他别担心,自己的手却揪心的痛。

 自己撩起来看,可以确定没骨折,或者说没骨折的那么厉害,手腕的地方肿了一大块,疼的厉害,可能是关节严重扭伤了。这地方也没有好处理的,我只好忍着。

 我们给他止了血,副班长的情况好转,我就问那小兵,他们到达这里的情况?他是怎么找到这个三防室的。

 小兵一脸茫然,说不是他找到的,是袁喜乐带他们来的。

 他说他们的皮筏艇一直给水流带着,一直给冲到大坝边上,他们找了一处地方爬了上去,刚上去袁喜乐就疯了一样的开始跑,他和陈落户在背后狂追,一直就追到了这里,到了这里袁喜乐马上就缩到了那个角落里,再也没动过。 

 我心里哑然,水坝之内的建筑结构之复杂,并不在于房间的多少,而是在于它的用处完全和我们平时的住房不同,事实上普通人所处的建筑结构给他造成的行走习惯在特种建筑场合就一点用处也没有,这也是我们做勘探的时候,遇到一些废弃的建筑都不主张深入探索的原因,就比如一个化工厂,你想在里面奔跑,恐怕跑不到一百步你就得停下来,因为有些你认为是路的地方,其实根本不是路。而水电站就更加的不同,其建筑结构完全是为了承压和为电机服务而设计的,袁喜乐能够一口气穿过如此复杂的建筑跑到这里,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她对这里的结构非常熟悉,她之前肯定来过这里。

 我脑子突然有点悲哀的感觉,如果是这样的话,她肯定是花了相当大的力气才能够回到我们遇见她的地方,见鬼我们竟然又把她带回来,要不是她神志失常,恐怕会掐死我们。

 小兵还告诉我这样的雾起来已经是第二次了,上一次也是先泄洪,但是没有飘到这么高,袁喜乐听到警报之后就几乎疯了一样,要关上这里的门,他是工程兵,对于毒气以及三防方面的知识相当丰富,当时也意识到这雾气可能有毒。

 我问他按照他的理解,这一切是怎么一回事情?

 他说,如果按照工程角度来说,这里肯定是有一个水位感应器,在水位达到一定程度之后,水坝会自动开闸放水,显然这个装置要么这二十几年一直在这样规律的运作着,要么就是前不久的时候给启动的。

 而这大坝之下的深渊如此的深邃,他估计这层浓雾就是给高速落下的水流砸起来的,撑着那种向上吹的横风带上来。也不知道是什么成份。

 这小兵的分析真的是十分有道理,后来我们回去再考虑的时候,也觉得这是唯一的可能性。

 我当时问了他叫什么名字,他说他叫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大漠苍狼:绝地勘探】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