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大漠苍狼:绝地勘探 > 大漠苍狼:绝地勘探_第16节

大漠苍狼:绝地勘探_第16节

作者:南派三叔作品集 发表时间:2018-12-28 22:44:40 更新时间:2022-04-10 06:29:08
马在海,是温州乐清的兵,三年的老工程兵了,一直没退役。

 我说那你怎么还是小兵,他说家庭出身不好,每次班长给提档都给放到一边,他都换了四个班长了,自己还是小兵,只有副班长和他一样,都是家庭出身不好,不过副班长打过印度人,所以生了一级,他们两个人一直在班里呆着,他第一个班长都提正排了。他说我要是觉得他可怜就给他向上头说说,好歹也弄个副班长。

 这事儿我也帮不了他,只好干笑不作答。心说现在的情况,能活着回去再说吧。 

 浓雾一直持续着,气闭门外漆黑一片,两个小时也不见有消散的迹象,而我们躲在这铁舱里,只能通过那个孔窗观察外面,到底外面是什么情况也看不清楚。好在封闭舱里相对安静,我们能听到水流的轰鸣声,比起外面来要好上很多,这里面最清晰的声音,则是我们的呼吸和整个混凝土大坝承压发出的那种声音。

 没有人知道浓雾什么时候会退去,我们一开始还说话,后来就静静的呆在舱里休息。副班长在昏迷了一个半小时就醒了过来,精力萎靡,但是还算清醒,似乎没什么大碍,马在海喜极而泣,我则松了一口气。

 之后有段时间,我开始担心这房间里会氧气耗尽,但是很快我发现这里有老式的换气装置开在踢脚线的位置上,(后来84年的时候我参观了一个海军基地里缴获的日本潜艇,想起这种开在踢脚线上的长条形小窗,有点像那艘伊式潜艇的换气系统,想想可能那时看到的就是从报废的潜艇上拆卸下来的系统。)这个人防工事修在大坝的机房里,似乎本身就是为了应对这种特别的地质现象。

 当时也没有个人能和我商量事情,我只能一个人在哪里瞎想,这里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情。

 显然袁喜乐如此熟悉这个地方,她所属的勘探队肯定在这里呆过很长一段时间,我不知道他们在这里发生过什么事情,但是显然他们遇到的事情我们很快也会遇到,现在我所知道的情况是袁喜乐神志不清,而另一个似乎是他们勘探队的人严重中毒死在了半路上,可以肯定这里发生的事情必然不会是太愉快的。

 只是其他人到哪里去了?按照马在海所说的,袁喜乐对于这种雾气的恐怖如此厉害,会不会其他人已经牺牲了?而另一个关键问题,当年日本人又是怎么想的呢?

 这些事情全部都毫无头绪,我的脑海里一下闪过巨大的深山轰炸机,一下又闪过巨大的深渊和鬼魅一样的雾气,简直头痛欲裂。但是似乎所有的线索也只有这么几项,反复的思考,都得不到一点的启发。

 瞎琢磨了将近三个小时,雾气还是没有退散,我痛苦莫名,又想到了生死不明的王四川,老猫他们现在又在哪里?我们又该怎么回去,诸如此类的问题一个又一个,在焦灼中我浑浑噩噩的睡了过去。

 我当时没有想到,这是我在这个洞穴内的最后一次睡眠,这噩梦连连的短暂休息之后,是真正的噩梦的开始。 

 我在睡醒之后,再一次尝试和袁喜乐交流,也宣告失败,这可怜的女人的恐惧似乎已经到达了极点,听不得任何一点声音,只要我一和她说话,她就蜷缩的更加紧,脑袋也不由自主的避开我的视线。

 我只好放弃,开始和副班长他们开始商量离开的路线以及方法。

 值得庆幸的是,马在海说他们来时候的皮筏艇应该还在那个地方,如果水流没有这么湍急,我们可以逆流划船返回,只是现在不知道应该是顺着这条巨大的地下暗河逆流,还是寻找我们摔下了落水洞,回到我们和老猫分开的地方。

 最明智的路线就是袁喜乐的路线,只是不知道她是怎么走的?如果她还清醒,倒是可以带我们一程。

 副班长说要是能找到指示图或者地图就好了,这里肯定有这样的东西,如果能找到,我们就能知道日本人当年是怎么规划的,那样就可以找出一条最短最安全的道路来,这里许多的设施都已经被腐朽,如果直接硬闯回去,恐怕并不现实。

 我也点头,心说确实是,这些搞工程的,一看图纸就能知道很多东西,只是这种东西估计撤离的时候已经完全销毁了吧。

 几个人在那里商量来商量去,我们的大脑也逐渐清晰起来,我当时心里是放松的,因为无论怎么说,现在是返回,我们知道目的地有什么,而我们也有选择,可以选择自己行进的路线。无论什么时候,有选择总是幸福的。这是我后来总结出来的格言。

 只是我们当时全部都没有意识到最关键的问题,不在我们的归途,而就在我们的眼前。

 十个小时之后,我们大概确定完了计划,也统计了剩下的食品以及燃料,再一次探查孔窗的时候,发现仍旧是一片漆黑,此时,我才突然想到那个关键问题:

 这雾气会在外面维持多少时间?天哪?一天,或者是一个月? 

 在我提出来之前,没有人想到这个问题,在大家的观念中雾气总是很快就消散的,就在我提出来之后,我们也都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只是心中有点恐慌,希望我的想法不会变成现实。马在海对我说,上一次虽然雾气没有上来,但是退下去也比较迅速,他估计这雾气再有几个小时就肯定得散,不然就是那横风也能把它吹淡了。

 我也想当然的同意了,因为在这样的局面下,找个理由让自己安心总好过让自己窝心,我们当时都忘记了自己刚刚下过的判断,这鬼魅一般的雾气,是被万丈激落的落水冲起来的,那现在落水根本没有停止,雾气必然是不停的翻滚上来,如何能有散的时候。

 所以很快,马在海的说法就开始站不住脚了。

 我们在忐忑不安中,又安静的等待了五六个小时,雾气却仍旧弥漫在我们的舱外,一点也没有消散的迹象。

 这时候,之前那种似有似无的恐慌,就逐渐变成了现实。我们开始不得不承认了这样一个命题:这浓雾有可能短时间内不会消散了。

 对于当时的我们来说,承认这么一个命题,相当的痛苦,这就是意味着我们的撤离计划一下子无限期的延迟了,但是我也知道这时候再干等,那就是把头埋进沙子里的骆驼。

 此时我们再次合计,十多个小时前干劲冲天的那些说辞,计划,现在看来就像是笑话一样,这样的境遇颇为尴尬。

 副班长和马在海对我说我们是不是要有耐心,现在想这些会不会是自乱阵脚?我对马在海他们说,我们得面对现实,看样子,只要水闸不关,这雾气只会越来越浓,不太可能会消散了。那样的话,我们必须采取措施:一方面我们要分配口粮和水,尽量延迟生存的时间,希望能等到雾气散去的时候,一方面也要积极的想办法。特别是第一个措施,就算雾气一个小时后可能散去,我们也得做好他一个月后才散去的准备。

 我说完这个,马在海的脸色就很难看,他对我们说,其实,口粮的问题还可以,他们带来的几只包裹里,有足够的压缩饼干和蔬菜,因为他们当时是急着救我们,所以大量的装备都丢弃了,只把食物带了过来,主要的问题是水,他和陈落户,两个人只有两个水壶,其中一只还不是满的。

 我听完这个,心也只往下沉,心里作用,喉咙一下子感觉到干渴起来。心里也想到当时在入洞的初段行军的时候,也想过实在没水的时候要喝尿,心里就只堵,心说自己当时他妈的也真是缺心眼。现在是现世的报应。

 当时我们的裤管也早就干了,不然还能拧出水来,我脑子转的飞快,但是没用,很快就有点绝望了。

 在我的记忆里,同样被困住的经历并不多,最危险的一次是59年在川东,那时候我才参加工作,当地地质局组织了一个洞穴勘探,我们给涨水困在了一个气洞里三天两夜,好在水最后是退了,不过,当时我们有十几号人,干粮和水都很充足,最缺乏的是经验,所以哭鼻子的一大堆,现在倒好,经验丰富了,没水,这实在比哭鼻子要命的多。

 这时候马在海说,要在这个密封舱里呆到雾退,我们恐怕要很大的运气,如果能到达其他地方,说不定还有转机,比如说可以找到老旧的水管或者蒸汽管道,里面也许有水?要不要试一下?

 我心说这里哪里有这样的管道,只见他却蹲了下来,指了指踢脚部位的通气口,说这里的通气口联通着气滤装置,这是二战时候德国人使用的技术的,后来给苏联学去了,我们现在的地下工事大部分是这种装置的改良,这里面也许有水管。

 我似乎是看到了一线生机,但是这管道口窄的只能放进去一个脑袋,人怎能钻的进去?

 那马在海说他个子小,应该问题不大,说着就趴了下去,先是拆除了防鼠网,然后试探着自己能不能进去。

 我也趴了下去,一看就知道不可能进的去,这洞口的大小已经宽于马在海的肩膀,他到底是个男的,当兵的骨头架子大,如何都挤不进去。而这个通气口,怎么看也不可能通过任何人。

 马在海滑稽的做了很多匪夷所思的动作,然而他的脑袋也只能侧着探入,身子丝毫无法进入分毫,最后他扭伤了脖子,只好退了出来。

 其他人,陈落户脑袋很大,我是个大个子,副班长脑袋上有伤,而袁喜乐就更不用说了,这个提议算是白提了。

 我沮丧的坐在地上,几个人都不说话,一边的陈落户更是脑子有问题的把自己的水壶抱在了怀里,似乎怕我们来抢。

 我没心思去理他,脑子一片空白,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啪”的一声,雪上加霜的事情发生了,密封舱里的应急灯,突然熄灭了,我们顿时闻到一股烧焦的味道,显然是电线终于老化烧断了。 

突然的黑暗让我们措手不及,一下子眼前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到,陈落户一下子吓的就摔倒在地上,而我们各自愣了一秒种,我马上听到黑暗中马在海大骂了一声“狗生”,显然不是什么好听的话。副班长也叹了口气,我听到了他的苦笑声。

 我心中突然就一阵烦躁,本来已经是走投无路的地步了,这一下子死个更彻底,连照明都没了,不过死在黑暗里倒是符合我们的职业。

 隔了大概五六分钟,我听到悉悉索索的摸索声,不久一道手电光给打了起来。突如起来的光线一下照的我们又睁不开眼睛。打起手电的是马在海。

 他搬了铁质的椅子到应急灯的下方,踩上去看烧毁的灯座,这种应急灯我知道一般不会坏,特别是不常使用的时候,因为结构简单,放上几十年都和新的一样,马在海敲开应急灯下面的储电盒,是里面的老线路碰线烧断了。

 这里没有维修的条件,一点办法也没有,马在海用手拨弄了一下,结果给烧了一下,疼的他又骂了一声,结果给副班长喝斥了,当兵的不能这么浮躁,不提倡骂人,马在海很服副班长,马上就认错。

 我们都很沮丧,有点不知所措的感觉,这样接二连三的打击非常消磨人的志气。

 唯一有点欣慰的是,这里的灯一暗,却从那孔窗中射进来十分微弱的光芒,这光芒在里面亮的时候几乎是看不到的,如今却十分的显眼,表明在准备室的灯还是亮着的。

 副班长让马在海关掉手电,这样可以节省一些电池,可以看到他这是手电的电池也不多了,光线黯淡的很。马在海郁闷的划动了一下手电,最后照了一下那只老式应急灯,然后就想关手电。

 没成想他这一扫之下,我突然就感觉到了一股奇怪的异样。那一刹那,一股冷汗突然就从背山渗二来出来。

 这黑暗的房间内,那一扫之间,我似乎就看到了什么东西,和我在灯亮的时候感觉不一杨了。而那个东西,虽然我没有看清楚,但是却让我条件反射的出了一身的冷汗。

 是什么东西呢?我马上叫喝了一声,让马再海别关,让他照一照这个密封舱。

 马在海给我大叫吓了一跳,随即用手电再一次扫了一下,这一次我们所有人都发现了问题所在,副班长一下子就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原来,在原来袁喜乐呆的那个角落里,只剩下了一只背包,而她本人却不见了。

 我们马上用手电照了好几圈四周,想看看她挪到什么地方去了,角落里,桌子下,甚至天花板上,但是,很快结果让我们开始毛骨悚然起来:无论我们怎么照,我们都无法找到她,袁喜乐竟然消失了! 

 灯暗掉到现在有几分钟,我就算不掐着手指算,也能知道不会超过十分钟,这十分种的黑暗,我们都只是郁闷和沮丧,谁也没有注意到袁喜乐的动静,但是,我也知道,在常理下,无论她有任何的举动,她都无法离开这个几乎密封的舱室啊。

 我们一开始根本不相信,加上光线不茫既衔亲约禾铱醋哐哿耍侣浠统隽俗约旱氖值纾街皇值缱凶邢赶傅恼樟耸阜种印?br /> 

 但是,袁喜乐确实是不见了。

 这密封舱其实根本不大,照了一遍又一遍,我的冷汗很快就几乎湿透了我的全身。

 “真的没了。”最后是陈落户几乎呻吟的说出了这个结论。

 我突然就感觉到头痛欲裂,这简直是太匪夷所思了,在短短十分钟的黑暗里,竟然有一个人在这里凭空消失了,这太恐怖了,日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大漠苍狼:绝地勘探】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