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爱的微酸滋味 > 爱的微酸滋味_第1节

爱的微酸滋味_第1节

作者:陶妍 发表时间:2018-12-28 22:43:00 更新时间:2022-04-10 06:29:06

正文

楔子

“甜蜜国际饭店”的大型会议厅里,坐著近两百名前来应征的人员。

看到这种盛况,可能会让人误以为是在应征董事长秘书,还是总经理特助这种重要的职位。其实,只不过是应征个房务部花坊的插花人员而已。

大概是景气真的很不好吧!征人的消息一发布,就有上千封履历表如雪片般飞来,其中不乏拥有学、硕士的高学历者。而现场的这两百名,正是从里面精挑细选出来的候选者呢!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挤破头,想抢这份插花的工作呢?因为“甜蜜国际饭店”是世界知名的Sweet连锁旅馆集团唯一在台投资的产业,集团高层看好台湾中部的旅游市场,和当地企业合资兴建了这座五星级饭店,在软硬体上投资了大量金额,实为这不景气年代中的奇迹。

所以,虽然只是个小小的花艺员,但是大家争取的是进入这个企业的难得机会,只要进得去,想再转调部门并不是难事。

“一三八号,田蜜桃。”穿著饭店制服的助理小姐在门口唱名。

“啊?我吗?有!”一个低著头正在打瞌睡的女孩,听到自己的名字,忽然惊醒过来。

长得白白净净、身材窈窕的年轻女孩立刻站了起来,只不过脸上似乎还有些睡意,她摸摸嘴角,还好,没有流口水。

“请进。”助理小姐带领她进入面试的房间。

真不愧是五星级饭店,员工素质真不是盖的,连一位小小的助理人员,穿著都比外面一般公司的主管还称头,套装、高跟鞋外加眼影、口红,一点都不马虎。

在冷气开得很强的小会议室里,田蜜桃坐在长桌的另一端,脸上挂著甜死人不偿命的笑容。

她刚剪了一头蓬松短发,看起来年轻而俏丽,水汪汪的大眼睛,刷上睫毛膏后显得更为灵动有神。

坐在长桌对面的是负责面试的房务部廖经理,穿著深蓝色的西装,看来大约四十多岁。他打量著眼前的女孩……嗯,以她出色亮丽的外型来看,很显然的她已经过了第一关。

“你叫田蜜桃?”

废话,履历表上写得清清楚楚,干么还要再问一遍?

田蜜桃心里虽然这么想,但脸上仍挂著那副迷死人的微笑,温柔有礼地回答道∶“是的。”

“很有趣的名字。”

“呵呵,是啊!和我本人还算满配的吧。”田蜜桃干笑著。

不然你要我怎么回答?有趣?有趣你的大头啦!这可是我父母的恩赐耶!

她心里得意著,不是她做人不懂得谦虚,而是她皮肤水嫩白皙、吹弹可破,真的很配这个名字嘛,再加上她傲人的身材,玲珑有致的曲线,让人一手无法掌握的胸部,以及二十三吋的小蛮腰,应该没辜负这个名字吧!

“咳咳!”廖经理显得有点尴尬,本来只是想和她闲谈几句,让面试气氛别那么紧张的,没想到她会这么回答,他只好低下头看著履历表,直接导入正题。

“田小姐,你今年大学刚毕业,而且念的又是最热门的大众传播系,为什么要来应征我们饭店花坊的工作呢?”廖经理真的不懂,他只不过是要找一个插花小姐,为什么今天一整天都是些念企管、财经,或是太空工程的人来应征呢?

“我家里是开花店的,毕业后本来想回家里帮忙,可是现在景气差,花店快经营不下去了,所以看到饭店花坊征人的消息时,实在很希望能够得到这份工作。”她收起玩笑的心情,很诚恳地回答。

廖经理低著头,没说话,脸上也没什么表情。

糟糕!她暗叫不妙,出门前还编好了一堆冠冕堂皇的理由,像增广见闻、有发展空间什么的,这样至少听起来比较有企图心。哎,她这个人就是不会说谎嘛。

“我很喜欢花,真的很喜欢花。我对那些光鲜亮丽的工作并没有兴趣,只想和花花草草在一起工作!”她一著急,干脆就实话实说了。

她和其他人的目的可不一样,她才不稀罕什么五星级饭店的光环,只是想找一个可以糊口的工作,帮家里分担一些经济压力。而插花、照顾花,就是她最喜欢的工作。

“我眼前有这么多履历表,里面有很多学、经历都比你还优秀的人材,你能给我一个用你的理由吗?”口气冰冷的房务部经理始终低著头。

“对不起,我不明白,花艺这份工作跟学历有什么关系?最重要的是要喜欢花、了解花,才能插出一盆好花,展现出一间饭店的气质吧!”这可能是她田蜜桃有生以来说过最有道理的一段话。

廖经理终于抬起头,看著她,眼神闪亮而感动。“好,你已经被录取了,下礼拜一开始上班吧。”没错,这就是他要找的人。

她的嘴张成0字型,叫道∶“什么?我……被录取了?”

她激动得想爬过长长的桌子,抱住对面那个年纪大得可以当她爸爸的房务部经理。“谢谢您!”真的感谢他,让她终于不用再过“家里蹲”的生活。

“你先别太高兴,饭店的工作是很辛苦的,而且还要通过三个月的试用期,才能成为正式员工。”房务部经理终于露出一点人性化的微笑。

“太感谢您了,我一定会好好努力的。”她深深一鞠躬,笑得合不拢嘴。

田蜜桃,二十二岁,大学刚毕业,像貌清甜可人,身材玲珑有致,个性毛躁迷糊,今天起正式成为“甜蜜国际饭店”的一员。

正文第一章

时间:早上八点二十八分。

一阵急促的高跟鞋声从长廊的另一端传来。

“喂!借过--”女孩身穿黑灰色的制服短裙,脚下一双黑色高跟鞋,穿过饭店长廊,直奔员工打卡室。

“哇!糟了!”一早送生鲜快递的小张,竟然让一条长达一公尺的深海鱼从冷藏车上滑了下来。

眼看前方五公尺处地板上有条滑下溜丢的大鱼,女孩非但没有减缓速度的迹象,反而加快速度往前冲。

“咻~~”她长腿一跨,短裙飞扬,轻轻松松就跳过那条鱼。

“哗~~”旁人看得瞠目结舌,只为那裙底春光,她却还以为是自己身手矫健,赢得众人暍辨。

“哇!蜜桃,你的腿好长哦!”小张张著嘴,口水流了满地。

“那当然,我可是田径校队的耶!”自得之余,她用眼角余光一扫。什么?打卡钟上的时间已经闪著“8∶30”?!“让让!让让!要死了啦!”她急忙推开挡路的人,一手拿起胸前名牌,向前奋力一刷--

“呼,好险!”她一手将名牌挂回胸前,一手拭去刚才因激烈运动而留下的汗。

“田蜜桃,你真的很“准”时耶!三个月来每天都是打八点二十九到三十分的卡,很行嘛!”人事部经理潘妮手插著腰,站在她面前。

“哪里,潘经理过奖了,我有时候也会失误,不小心打到八点三十一分的卡,不过误差不会超过正负三啦!”田蜜桃嘻嘻笑著,然后赶紧离开潘妮的视力范围。

她听同事说,潘妮不是个好惹的人物,顶著国外留学的光环,加上人长得颇具姿色,人际手腕有一套,年纪轻轻就迅速攀升到人事部经理的位置。

田蜜桃一走进花坊,就看到香娇组长正在准备一盆超巨型盆花。

“香娇姊,今天有什么贵宾要来我们饭店啊?”蜜桃随手拿起桌上的葡萄往嘴里送。

一天之中,她只有打卡的时候最有精神,打完卡之后就立刻恢复她佣懒的本性。

花坊的编制人员有三名,蔡香娇是组长,手下有两位花艺员--田蜜桃和欧兰菊。花坊隶属于房务部,负责饭店大大小小的花艺布置,从大厅摆饰的桌花、餐厅桌上的瓶花,到宴会用的花篮,都是出自她们三人之手。

“蜜桃,今天是新总经理上任的第一天,你的神经还不绷紧一点!”香娇虽然是资深员工,但遇到大事情还是很容易紧张。

“对啊,听说因为饭店上一季的住房率下滑了两成,美国总公司特别派了一位优秀的人才,准备雷厉风行,好好整顿我们饭店呢!”欧兰菊在一旁帮忙准备花材。

说到她们的英文名字,还是饭店的一则笑话。香娇顾名思义,英文名就是Banana,而欧兰菊当然就是Orange,但是大家私底下都叫她“橘子”。这下,所有的水果(蜜桃、香蕉、橘子)都跑去花坊了。

“哎唷,安啦!要紧张也是廖经理他们去紧张,我只是个平凡的无名小卒,再怎么雷厉风行,也雷不到我头上来的啦!”蜜桃穿起滚著荷叶边的白色小围裙,开始工作。

“但是听说他上任后,为了要节省开支,可能会有大规模的裁员行动。”

裁员?听到这两个字,蜜桃一紧张,“喀嚓!”一声,就把玫瑰花的头给剪了下来。

“不会吧?这么倒楣,我好不容易才刚刚成为正式员工,现在却要裁员?”

“所以还是小心点吧!十点一到,新任总经理的欢迎酒会即将开始,除了外场人员以外,全体员工都要到齐,这盆花,就是为这场欢迎会准备的。”橘子指著那插满海芋、玫瑰的巨型盆花。

“唉唷,这么浪费哦!新官上任就要浪费我们这么多花。”蜜桃一边工作,一边嘴里碎碎念著。

“别念了,五O三八号房今天有一位贵宾要住进来,你先准备一篮迎宾水果送上去吧。”香娇把一张工作单递给蜜桃。

“噢,好。”蜜桃迅速地将富士苹果、加州葡萄、水梨、奇异果放进竹篮里,再系上缎带。“0K!我先送上去啦!”她踩著轻快的步伐,快乐得像只小鸟,因为今天是她通过三个月试用期的第一天。“唷呵~~我已经是正式员工了!啦啦啦~~”

蜜桃急急忙忙走回花坊。

“要死了,我居然就这样放过那个色狼……”惊魂未定的她,怀疑自己怎会一时心软,不跟他计较?

“这实在不像我田蜜桃的作风!”她一向是有仇必报,而且还要以十还一的呀!

难道就因为他长得比较帅?不会吧,她是那种见“色”忘义的人吗?可是那个吻,真的好温柔、好浪漫喔……

哎,人长得帅果然还是有点好处,不过,如果下次再落在她手上,哼!绝不轻饶!

“你是有病啊?一回来就在那边自言自语念个没停?”在一旁工作的橘子以诡异的眼光看著她。

“拜托,你有没有同情心啊!我差点被色狼侵犯耶!”

“不会呀,我听你形容得倒是满浪漫的嘛,嘻嘻!”橘子最喜欢和她吵嘴。

“你再乱说!”

“怎么样,你咬我啊?”

“都快来不及了,你们两个还在吵嘴!”时针已经快指向十点,香娇终于把欢迎会的盆花完成了。“好了,大功告成,橘子,你快把花送去四十楼的宴会厅吧!”

“什么?我?”橘子面有难色,指著自己的脚。“组长,不好意思,我早上上班时下小心扭到了脚,今天没办法穿高跟鞋了。”

香娇低头一看,橘子的脚果然包得跟粽子一样。

饭店是个非常著重员工穿著及形象的地方,所以凡是进出营业区的工作人员,一律都要穿著制服及高跟鞋。

“我就说嘛!”蜜桃忍不住抱怨起来。“每天要搬著花盆跑上跑下,还规定我们要穿高跟鞋,真的很不人道耶!”

“好吧,那就派蜜桃送上去吧。”香娇说。

“什么?叫蜜桃送去啊?这……样不大好吧,总经理的欢迎酒会耶!”橘子担心地叫道。“听说这个总经理很恐怖的!”

“不然怎么办?”香娇看了看自己怀孕五个月的肚子,若不是怕动到胎气,她也不敢把这份工作派给蜜桃这个迷糊蛋。

“喂!我去有什么不好啊?不过是摆个花嘛!有什么难的?每次有重要场合,你们都不让我去!”蜜桃气呼呼地说著。“再怎么说,从今天起我已经是正式员工了耶,怎么说得好像我老把事情搞砸似的。”

“不是“常常”,是“每次”都把事情搞砸吧?”橘子对蜜桃所犯下的“案子”,可说是如数家珍。“上次让你送花到铁板烧餐厅,结果你把花全部都烧了,还跟客人说这是最新推出的“铁板玫瑰”。”

“拜托,这是我反应好耶!那盘“铁板玫瑰”客人还不是吃得津津有味,再说……”

“哎呀!”香娇惨叫一声。“都十点五分了,你们再不送上去,我们就等著被裁员了啦!”

“好吧,蜜桃,你去推车,我陪你一起送上去好了。”橘子勉强把脚挤进高跟鞋里,一跛一跛的,和蜜桃推著车,搭电梯上四十楼的宴会厅。

叮当!电梯到了四十楼。

“看吧!已经迟到八分钟了啦,希望总经理也迟到才好。”橘子一边走向宴会厅的大门,一边东张西望,一副紧张兮兮的样子。

“安啦!安啦!那些大官一定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爱的微酸滋味】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返回列表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