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作者:自溪 发表时间:2019-02-03 21:46:18 更新时间:2022-04-10 08:06:15
    林嘉看着垂着头不说话的夏雪菲,抿了下唇,低声问:“你接下来有什么工作?”

    夏雪菲抬头看着林嘉,喃喃的说:“要去拍电影,我接了一部新戏。”

    林嘉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将桌子上的水杯往她那边推了下:“喝点水,冰箱里还有你上回没吃完的桃酥饼,一会儿再吃点儿。”

    夏雪菲端起杯子,林嘉吃了两口已经坨住的面条,觉得胸口有些闷,他放下筷子,看着夏雪菲问:“什么时候去拍戏?”

    夏雪菲一愣,摇摇头:“不知道,剧本还没给我呢。”

    林嘉若有所思的点了下头,夏雪菲以为他担心文献翻译的事情,就说:“咱们的翻译不是就快完结了?所以我这两天再赶一赶,应该没关系。”

    林嘉也不知道听没听进去,只是微笑了下,说:“好。”

    夏雪菲走之后,林嘉坐在书房看着手边整整齐齐码好的一摞纸,想到今天两人在餐厅的对话,他突然有些烦恼的捏了捏眉心。

    夏雪菲将车停稳,转身下车时,看到副驾驶上放着的一个盒子,是刚刚从林嘉哪里离开时,他给自己放的,浓郁的糕点香味,不用打开都知道是姚记的桃酥饼。

    她唇角微翘,伸手拎起盒子,转身下车,自从那天她说她想吃姚记的桃酥饼之后,林嘉的家里总会放着一些,其实她也就是说说,根本吃不了多少,但是林嘉这个举动还是让她觉得很贴心。

    回到家,打开电脑,就发现邮箱里躺着那份迟到的剧本,她将它打印出来,窝在飘窗台上认真看起来。

    《生存游戏》是一款出名的RPG网游,某一日这个网游的论坛突然发布了一份邀请玩家线下聚会的帖子,发起人是这款游戏中的一个大神“毁灭”,好些好奇的玩家都报名参加,但是最后只抽中了7个人。聚会定在一个远离城市的一个度假村,7个来自不同地方的玩家带着激动和喜悦前去赴会,却不想等待他们的是一个真实的生存游戏。

    剧情很简单,夏雪菲没用太久就看完了,这部电影里她饰演的是反派女Boss刘敏,因为十年前的的校园暴力而遭遇到人生的重大打击,变得阴暗扭曲,十年后,看着那些当年欺辱自己的人却过得依然坦荡,她被浓浓的仇恨包围,于是准备开始借着游戏这个平台开始报复,电影最后她被男主制服,服毒自杀。

    夏雪菲看完剧本,内心有些复杂,这部电影无疑是会拿到高票房的,但是电影剧情真的没有看头而且很俗套,而且刘敏这个角色的人设应该是改过的,虽然不知道她之前的人设是什么样的,但是现在在她手里的刘敏变得妩媚妖娆,善于撩汉,从而完成了自己邪恶的复仇。

    她放下剧本,伸了个懒腰,打了一个哈欠,盯着窗外看了会儿,突然笑了下,想想也对,虽然是齐诺给刘成峰要的人情,作为电影的总策划人,他还是考虑下自己能不能担起这个角色的,最稳妥的方法就是改人设!想明白的夏雪菲,不置可否的撇了下嘴,看来自己没演技这个传说还真是深入人心。

    ****

    第二天,夏雪菲来到林嘉家里时,发现在他家还有另外一个人,大约40岁左右,看起来充满学者气质,夏雪菲礼貌的对他微笑了下,疑惑的看着站在自己旁边的林嘉。

    林嘉指了指夏雪菲对那个男人说:“齐主任,这是夏雪菲,我刚刚说的就是她的情况。”说完转头对着一头雾水的夏雪菲说:“这是帝都部队医院消化科的齐主任,今天刚好有点事儿过来,我就大概咨询了下你的情况,你要是不介意,可以让他帮你看看。”

    夏雪菲顿时站在当地,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林嘉,他说的委婉,但是她怎么会听不懂,什么刚好有点事儿,分明就是他帮自己找的医生!

    夏雪菲觉得自己应该是愤怒的,愤怒他怎么可以将自己的**不经过自己允许就随便自做决定,但是此时的她心头却一阵又一阵的发热,她不喜欢医院,尤其是两年前在医院被围追堵截之后,她对医院有着本能的排斥,所以每次当焦姐劝她去医院看看的时候,她都是拒绝的!可是现在,林嘉居然将医生请到了自己家里,被两种情绪操控的夏雪菲,有些木呆呆的站在原地,直直的看着林嘉。

    林嘉看着她不停变幻的脸色,握了握拳头,他知道自己不经过她的同意就将医生请到家里有些不妥,可是如果真的和她说,她会好好去医院吗?他上前一步,垂眼看着夏雪菲,压低声音说:“人已经请来了,你……”

    不等他说完,夏雪菲就笑着转头看向齐主任,说:“那真是太好了!我一直都想去医院呢,可是……你懂得,医院也不是我们能随便去的,被拍的话,那些记者什么都能写出来,没想到我运气真好,来帮忙还能碰到齐主任,好开心啊!”

    林嘉一愣,刚刚明明从她的脸上看到生气的表情的来着,却没想到下一秒她就露出这么惊喜的表情,他看着已经朝着齐主任走过去的背影,松了一口气。

    齐主任也笑着表示看到她很高兴,两人寒暄了两句之后,林嘉就走进书房,将客厅留给了齐主任和夏雪菲,他已经不经过她的同意请来了医生,就不能再去探听她的**,林嘉坐在椅子上,眼睛看着电脑,心里却挂念着外面,时间好像已经过去了很久,不知道齐主任到底对夏雪菲的病情有没有什么判断,是不是还要做些什么辅助的检查?他眉心紧皱,转头看着窗外有些破败的小花园,已经是12月的天气了,天气越来越冷,空气中也越来越萧索,那个凌乱的花园看起来只能让他的心情又沉重了一分。

    书房的门被敲响,林嘉快速从椅子上站起来,打开门,一张精致却苍白的小脸伸进来,看着他说:“齐主任要走了。”

    林嘉担忧的看了她一眼,丢下一句“一会儿说”便匆匆出去送客,夏雪菲看着他出去的背影,叹了口气,也跟着过去,将齐主任送出门,林嘉将她丢在家里,自己又送齐主任向外走。

    夏雪菲站在空荡荡的客厅里,想到刚刚齐主任的话,默默的在沙发上坐下,将一个抱枕拉进怀里抱着,盯着对面的电视墙开始发呆。

    “小嘉,这个我恐怕有些无能为力,她的厌食不是机体方面的问题,而是神经方面的,通过刚刚的了解,我怀疑她的厌食症并不是根本,她可能有抑郁症,厌食只是其中的一个表现……”

    林嘉震惊的看着齐主任,抑郁症?!想到她这些天的行为,林嘉有些怀疑的问:“不太可能吧,我看她平时有说有笑的,感觉挺开朗的,怎么会是抑郁症?”

    齐主任走到车旁,看着他说:“抑郁症的症状有很多种,大部分都觉得抑郁症的表现是哭哭啼啼、精神恍惚,但是刚刚那个姑娘她的性格很外向,很且很要强,所以她会将这种情绪放到一个人的时候,也不会给别人看到,但是不代表她就不是抑郁症,”齐主任停了下说:“我建议她找心理医生,要不然她这种分裂的精神状况对她伤害很大。”

    林嘉目送齐主任的车子远去,一个人在原地站了很久,出来时他只穿了一件薄毛衫,冷风吹来,他突然觉得有点冷,也让他从自己的思绪中清醒过来,回到家,客厅依然恢复之前的干净整洁,他走到书房,看到夏雪菲坐在老位置埋首工作,听到响动,抬头对着他笑了下:“齐主任走了?”

    林嘉低低的“嗯”了一声,坐回自己的位置,敲了几个字之后,突然转头看着夏雪菲说:“我们谈谈吧。”

    夏雪菲看着自己面前冒着热气的杯子,抿了抿唇,低声说:“你不用劝我了,我不会去的。”

    林嘉看着她倔强坚定地样子,突然升起了一股无名火,说出来的声音也有些严厉:“你以为我想多管闲事吗?如果不是看在你是我师妹的份上,我连说都不会说一个字!”

    夏雪菲抬头看了他一眼,淡淡的开口:“谢谢师兄,不过我有我自己的打算,不劳你费心了。”

    林嘉被她的话噎的一顿,闭了闭眼,将胸中的火压下去,看着她,苦口婆心的劝说:“你不替自己想想,也要替你的父母想一想,抑郁、厌食,你知道这种情况的后果有多可怕吗?你说过你家里就你一个孩子,那你有没有想过,叔叔阿姨知道你的情况心里会有多难过?刚刚齐主任说,你的情况还可以治疗,但是再耽误下去,就会到无法挽回的地步,那个时候,你要怎么办?”

    ****

    “夏雪菲,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会比父母更爱你,而你难道就要这样会去回报他们吗?你有没有想过他们知道后该有多伤心?”

    “你要明白,没有什么会比身心健康更重要的事情了,你讳疾忌医,最后只能害了自己,还能害了谁?”

    “你不想治疗,不愿治疗,你是拿自己的身体和谁赌气?谁会心疼你?除了父母,不会有别人!你在其他人眼里只会是个笑话!”

    “我能说的都说了,怎么做还是要看你,一个真正强大的人不是故意装作不在乎别人说什么,而是明知道别人说什么,依然一笑而过,不是装出来的无所谓,而是真正的豁达与看开。”

    夏雪菲一个人坐在黑暗冰冷的客厅,她没有开灯,家里的暖气好像也坏了,她觉得自己的手指冰冷的厉害,林嘉的话一遍一遍的在她耳边回响,他一向温和醇厚的声音说到最后,带出丝丝疲惫和失望,夏雪菲不是不知好歹的人,她知道林嘉是真的关心她,也真的希望她能好起来,但是去改变,她有些恐慌。她已经习惯了现在的状态,改变?她有些退缩。

    两年前她带着一身伤害落荒而逃,初到异国他乡,尽管什么都不方便,但是她却觉得自由极了,没有认识她的人,没有那些莫须有的诋毁和抹黑,她可以一个人大大方方的走在路上,也可以一个人毫无形象的在街心小花园坐上一整天,可也仅仅如此。在E国的两年,她没有结交任何朋友,就连同班上课的同学她都无心相识,她觉得自己一个人挺好的,最起码自己不会伤害自己不是吗?

    她无力抵挡外在的伤害,唯一能做的就是好好保护自己,什么朋友,什么爱人,她统统不需要,朋友算什么,利益当前,不是说翻脸就翻脸吗?爱人又能如何,给自己伤害最大的不恰恰就是他吗?她傻、她笨、她识人不清,那就干脆一个人独来独往好了,除了孤独,也没什么不好,再说了,独孤着孤独着就习惯了不是吗?

    她走到飘窗台,静静躺下,侧身看着外面闪烁的霓虹灯,这个城市太大了,大到让她觉得无处可依,但是这个城市又太小了,小到她觉得自己的一举一动都会被放大。林嘉说得对,她的无所谓是装出来的,她的不在乎也是装出来的,她只是没有力气去反驳去辩白去在乎。

    带着一腔孤勇,她重新回来,她并没有太大的野心,她只是想向当年那些诋毁她的人证明,即使有一天她夏雪菲不在这个圈子里了,那也仅仅是因为她不想在这个圈子玩儿了,而不是被那些人打击出去的!凭着这个信念,她调动起自己全身的力气去努力,可是每天晚上睡不着的时候,她都觉得一股深深的疲惫袭来,她厌烦却又期待,日复一日,消极的过一天算一天,所有的人都看到她光鲜的外在,谁能看到她精疲力尽的内心?她慢慢闭上眼睛,屋里一片静寂。

    ****

    林嘉从电视台走出来,刚一出来就看到同台综艺频道的一个编导,他突然想起两天前,夏雪菲在他家看电视,看到国家电视台的一个益智类抢答节目,她很有兴趣的跟着节目一起开始回答问题,一边回答还一边吐槽,一向都是安静看节目的他终于忍不住说了句:“不要随便吐槽别人。你要参加吗?”

    没想到夏雪菲盯着他了一会儿,认真的问:“可以啊,不过要怎么才能参加呢?我是不是要让我的经纪人和你们台里联系?还是我自己去报名啊?”

    想到她认真的样子,林嘉上前两步,叫住前面的编导:“梁导,你好,请留步。”

    梁洁好奇的转身看着这个台里最前途无量的超高人气新闻男主播,笑着说:“你好,怎么?是有事吗?”

    林嘉快步走过去,说:“是,就是我想问咱们那个节目参加的流程是什么样子的?”

    梁洁的眼神更加好奇了,上下打量了他一回,问:“你要参加?”

    林嘉摇摇头,笑着说:“我替朋友打听的。”

    “哦,这样啊,你让你朋友直接到我们节目组填写报名表,然后我们每周都会随机抽取4-6名观众参加,他报名之后,你把名字告诉我,我给他安排上就行了。”

    林嘉一边听,一边在心里记下,想了想说:“我的朋友身份有些特殊,她是个知名度比较高的演员,参加的话,是她个人直接来就行了,还是需要经纪人协调?”

    梁洁彻底愣了,重复了一句:“明星?谁啊?”

    林嘉笑了笑:“不好意思,我得确定之后才能告诉你。”

    梁洁恍然的点点头,说:“我们这个节目和别的综艺节目不一样的,所以就算他是明星,来也是没有出场费的,这个你要给他说清楚,而且我们只对观众本人,所以经纪人协调不协调的,用处不大。”

    打听清楚的林嘉,将刚刚梁洁说的话在脑子里过了几遍,坐到车上,就拿出手机准备打电话给夏雪菲,可是准备拨出号码的时候,他突然犹豫了,中午他和夏雪菲的对话算得上是不欢而散,尽管她一句话都没有反驳自己,但是走的时候却也没和自己打招呼,板着一张脸开车离去,林嘉知道今天是自己多事了,但是听到她的情况,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觉得有些生气也有些担忧,看到她满不在意的样子,这种情绪就更加明显了,说出来的话多少就有些激烈,他皱着眉头,微微叹口气,总归是自己不对,还是打个电话先道歉吧。

    ****

    夏雪菲觉得自己好像陷入了一个奇异的梦境中,梦里她来到了一个好像是灵堂一样的地方,白色的花环,黑色的底幕,气氛压抑的让人喘不过气来,她觉得十分奇怪,谁不在了?

    吊唁的人排成一排,顺着队伍往前走,尽管都是表情沉重,但是她却敏锐的感觉到这些人并没有他们表现出的那么难过,她跟在队伍的后面向前,虽然不知道是谁,但是终归是件悲伤的事情。

    前面的人越来越少,夏雪菲觉得前面的家属怎么那么熟悉,很像她的父母,她惊讶的睁大眼睛,抬头看去,灵堂的正中挂着一副放大的遗像,不是别人,正是自己!她觉得后背一阵发凉,这是怎么回事,自己明明就在啊,她长大嘴巴想喊出声,却发现一句话也喊不出来,旁边传来窃窃私语,她听到人们说“这么年轻就不在了,真是可惜!”

    “可不是嘛,听说是厌食症最后饿死的,你说说这不是自己作嘛!”

    “哎,她一走一了百了,可怜她的父母白发人送黑发人,听说她妈妈知道之后,已经晕过去好几次了,现在还在住院呢。”

    “真是,怎么能受得了啊!”

    “听说她早检查出自己有病了,就是不想治疗,你说这不是活该嘛,自己的命不当一回事,最后还连累父母,真是作弊!”

    夏雪菲不停的摇头,她冲过去拉住自己爸爸的手,想对他说自己没死,自己还在,但是却发现她从父亲的身体穿过,然后变成虚无缥缈的一阵轻烟,就在快要飘散的时候,她突然在看到正在吊唁自己的林嘉,他面色沉重,和别人故意装出来的难过不同,他看起来是真的悲伤,她静静的看着他,觉得心里十分难受,他好像心有所感的看向自己的方向,突然开口说:“你看,这就是你不听话的后果。”

    夏雪菲大喊一声从飘窗台上坐起来,想到刚刚的梦境,全身打了个寒颤,原来是一场梦,她刚松一口气,就看到手机屏幕亮着,她走过去看到是林嘉的电话,想到刚刚和梦境,看看四周黑漆漆的,突然觉得有些恐怖,她飞快的将客厅的大灯全部打开,然后接通了电话。

    林嘉听到电话那边传来的声音带着些鼻音,皱了下眉头问:“你感冒了?”

    夏雪菲摇摇头,揉揉鼻子说:“没,刚睡醒。”

    林嘉看了下时间,晚上时间8:30,“我打搅醒你了?”林嘉觉得有些抱歉,他没想到她会睡这么早。

    夏雪菲一愣,连忙说:“没没没,我本来就要醒来的。那个,有事儿吗?”

    林嘉沉默了一下,低声说:“对不起,今天白天的事情,我说话有些急躁,态度也不好,现在我向你道歉。”

    夏雪菲愣愣的站在原地,眼前不停的闪现刚刚梦中林嘉那张难过的脸,她重重的叹口气说:“你说的是对的,我是太固执了,也太不爱惜自己了,让父母难过,你没说错。”

    感受到她突然消沉的情绪,林嘉一怔,温声问:“你在家吗?是不是还没有吃饭?”

    夏雪菲轻轻嗯了一声,林嘉一边发动车子,一边说:“那我去找你,咱们一起随便吃点东西吧,刚好我还有事儿给你说。”

    夏雪菲也不矫情,说:“好啊,这样吧,我们别一起进饭店,你找个地方先去,然后我自己过去找你好了。”

    林嘉同意了她的建议,两人约好还是在那天吃过的那个胡同饭店之后,便都挂了电话。

    ****

    来到饭店门口,夏雪菲小心的将车停好,带上帽子口罩,裹紧大衣,低着头脚步匆匆走进胡同,刚刚睡觉的时候没盖东西,现在她觉得头有些不舒服,怕被林嘉看出来了再说她一通,她出门前仔细的打了粉底,涂了腮红,让自己看起来气色好一些。

    也不知道林嘉和这家饭店到底是什么关系,说是每天晚上只接待三组客人,夏雪菲就不信都已经9点了,还没有三组客人,如果真是这样,这家店还这么高冷,早倒闭了好么!

    一边吐槽一边匆匆走进那天的包间,一进门,热气扑面而来,刚接收冷空气包围的夏雪菲舒服的喟叹了一声,就伸手摘掉手上的帽子。

    林嘉看了她一眼,说:“以后到温差大的地方,不要这么快就摘掉帽子,容易感冒。”

    夏雪菲笑嘻嘻的坐过去,点头说:“好的好的,我知道了。”

    林嘉无奈的看着答应的一点都不走心的夏雪菲,将水杯往她跟前推了推,说:“喝点热的,暖和下再脱大衣。”

    夏雪菲听话的端起杯子,喝了两口之后,看着他说:“你刚刚说有事,什么事儿啊?”

    林嘉盯着她的脸看了一会儿说:“你……化妆了?”

    夏雪菲一愣,有些尴尬的拍拍脸说:“嗯,哎呀,这不是重点,你快说到底什么事儿?”

    林嘉眉头皱起,问:“你一会儿有别的活动?”

    “没呀!”夏雪菲说完才理解他话里的意思,连忙说:“我这几天都化妆啊,怎么不见你问啊,化妆是基本的礼貌!”

    林嘉淡淡看了她一眼说:“你今天的妆画的比较重。”

    夏雪菲:“……”

    林嘉看着她一脸无语的表情,唇角微弯,看着她说:“你想开了?刚刚听你在电话里一副愧疚的语气,是不是决定要好好治疗了?”

    夏雪菲看着他,半响后,伸手将大衣脱下,随便扔到旁边的椅子上,点了下头:“我做了一个梦……”

    林嘉没说话,静静的看着她,夏雪菲又端起杯子喝了两口水,幽幽开口:“我梦见我病死了。”

    林嘉眉头一皱,脸色沉了下来,夏雪菲垂着头没看他继续说:“好多人参加我的追悼会,说我活该,然后我妈因为我死了所以病倒了,我爸也一下子老了好多,看起来特憔悴,我还梦到你了……”她抬眼看了林嘉一眼,幽怨的说:“你对着我的灵魂说,看,这就是你不治疗的下场!”

    林嘉一愣,有些不相信的看着她问:“你确定刚刚那句话是我说的?”

    夏雪菲点点头:“就是你!”

    林嘉看着她一双水盈盈的大眼睛写满对自己的控诉,破天荒的有些心虚,他摸了摸鼻子说:“所以你现在的决定去治疗了吗?”

    夏雪菲转身从包里拿出中午林嘉给她的名片,放到桌子上,看着林嘉说:“嗯,不过不是现在,我最近要看剧本估计很快就要进组,所以等我杀青之后再去吧。”

    林嘉听到她说愿意治疗有些放心的舒了一口气,但是听到她说要过段时间再去,就不太满意了,“去治疗又耽误不了多久,你拖一拖到时候就又不想去了!做什么事情,想到就去做,别今天拖明天,明天拖后天的。”说完也不给她反驳的机会,直接说:“明天我带你去!”

    夏雪菲的眼睛瞪的圆溜溜的看着林嘉,提高声音说:“你带我去?不要!”拒绝的斩钉截铁,“你知不知道你带我去医院一旦被拍,连我怀你孩子的消息都能编出来,还是算了吧!”

    林嘉脸色一哂,有些尴尬的咳了声,不自然的说:“我怕你说了去,结果睡一觉起来又不打算去了!”

    夏雪菲叹了口气,举手保证:“我答应你,我明天一定去!我给你拍照片,这总行了吧?”

    林嘉眼里浮现一层笑意,点点头,看着她语重心长的说:“嗯,你身体好了,关心你的人才会放心。”

    夏雪菲笑了下,歪头看着他,声音突然变得温柔:“梦里的你参加我的追悼会一脸特难过的样子,唉,你说假如我真的死了,你真的会特难过?”

    “啪嗒”一声,林嘉的筷子重重放到桌子上,全身都冒着冷气,那双深邃的眼睛狠狠的瞪着夏雪菲,平时的温和全部冻结成霜。她瑟缩了下,弱弱的说:“我随便问问的……”

    “夏雪菲,”林嘉看着她,一字一顿的说:“生命不是可以拿来开玩笑的!”

    看着他认真的表情和态度,夏雪菲觉得自己的内心好像都被撼动了,她有些无措的咬了咬唇,看着冷冷的林嘉,半天才小心的说:“师兄,对不起,我错了!我以后不会再开这样的玩笑了。”

    林嘉看着她真诚无比的道歉,缓和了下情绪,重新拿起筷子,却再也没有心思吃饭了,他看着坐在一旁装兔子的女人,突然淡淡的说:“不会难过!自己折腾自己的人,不值得同情!”

    夏雪菲听到回答,趁他不注意瞪了他一眼,小声嘀咕到:“真冷血!好歹我也是美貌无敌的小师妹一枚啊!”

    林嘉听到她的自言自语,忍不住唇角翘了翘,说:“所以你要明白,只有自己爱自己,才最重要!”

    夏雪菲皱皱鼻子,托腮看着林嘉不紧不慢的吃完东西,才敢开口:“可是师兄你不是说有事儿给我说吗?”

    林嘉突然想起来自己将她叫出来是为了什么,他将参加节目的流程告诉了夏雪菲,最后说:“梁导说了,没有出场费。”

    夏雪菲先是“啊?”了一声,然后不可置信的重复:“居然没有出场费啊!”

    林嘉皱皱眉,问她:“对,没有!怎么?你……”

    夏雪菲看着他欲言又止的样子,明白他想说什么,猛点头:“我当然缺钱啊!才买了房子,快穷死了!”

    “买房子?那你现在住的是?”林嘉被她的话说的一头雾水。

    夏雪菲叹口气说:“现在住的地方安保什么都不太好,所以我在西城买了一套房子,全款呢!”她一脸肉疼的看着林嘉说:“我就是笨,当时如果选择按揭就好了!”

    林嘉看着她一脸郁闷的样子,笑了:“房子什么时候都不会亏的,再说你是自己住,花多少钱都值得的。”

    夏雪菲点点头,郁闷的叹口气,摆摆手说:“算了,我回去给焦姐说下,我其实挺喜欢那个节目的。”

    林嘉默默的看着她,没有表态。说完事情,时间也到了十点多,夏雪菲一边穿大衣一边问:“我明天什么时候去你家啊?明天应该就能弄完了吧?”

    林嘉点点头,从门口沙发上拿起她的帽子递给她:“带好,外面温度有些低。”

    两人一前一后走出饭店,夏雪菲走在前面,刚走下台阶,就看到右前方闪了一下,“我们被拍了!在那边。”

    林嘉顺着夏雪菲指的方向就追过去,可是只听到一阵散乱的脚步声。

    林嘉追了几步,看着人影跑出了胡同,他担心夏雪菲一个人,便很快折返回来,看着夏雪菲已经重新回到了饭店的院子里,摇了摇头说:“人跑了,没追到。”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你不是我的菜】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