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谋逆日记 > 第五章 内忧

第五章 内忧

作者:慕橘 发表时间:2019-02-04 20:28:55 更新时间:2022-04-10 08:07:25
    “小姐,药园出了大事!圣灵芝今年将要长成的幼株尽数遭人破坏!帮主请你过去商量对策!”

    语出惊人。

    苏幕遮变了颜色,沉声道:“我这就过去。”

    二人结伴匆匆而行,一路行至前院议事厅外,临入厅门时,飞凤突然轻声说了一句:“等下小姐万万沉住气。”

    苏幕遮不明所以,但还是“嗯”地应了一声。

    飞凤又道:“帮主还有别的吩咐要我去办,我就不进去了。”说罢她躬身后退几步,转身快步离去。

    苏幕遮也不耽搁,迈步入厅。

    “妹妹,这事万万和我还有你环儿侄子没有任何关系啊,定是那个小贱人吃里扒外干的好事……又害了我的孙儿,好恶毒啊,妹妹,你可一定要为我们做主啊!”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苏幕遮皱了皱眉头,心里奇怪怎么哪个场合表舅母都要掺和呢?不是说圣灵芝被人毁了吗,和她有什么关系?还说害了她的孙儿,这都哪儿跟哪儿啊。

    进来后苏幕遮又看得一愣:厅中的苏万儿正面无表情的看着许氏一瘫烂泥似的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除了苏万儿和许氏,负责药园种植的帮中护法平山也在,苏幕遮平日里在他手底下劳作,视他为半个师傅,当下没有理会许氏的唱作俱佳,先给平山见了个礼,称了声“山叔”。

    平山见到她如见到救兵,叠声招呼道:“来来来,苏丫头快过来看看,这植株还有救没有?”

    在他身旁的凭几上放了块绢帕,上面托着几棵还带着丝泥土的圣灵芝,苏幕遮近前几步看了一眼,心里想道:这也太支离破碎了吧。她摇了摇头,眼见得平山如被抽空了力气般跌坐在椅中。

    “山叔,那些植株都死了吗?”

    平山的面容宛若老了十岁,他没有接话,只坐在原处默默地点了点头。

    苏幕遮得到了答案,自嘲似的一笑:“是呀,这东西种活难,想弄死还不容易。”她的语气乍听平静,可微颤的尾音还是泄露了心中的不甘。这批幼株饱含了她的心血,是她长久以来的目标和寄托。

    苏幕遮转向苏万儿问道:“几时发生的事情?”

    “就在昨夜。有人迷倒守卫,闯入药园,直达密室,捣毁了圣灵芝。”苏万儿一字一顿地说道。

    “怎么可能?!”苏幕遮不可置信地低问道,“药园一向有专人把守,其内设有三道警戒线,就算有人闯入捣乱,我们怎么可能到现在才收到消息。”

    苏万儿面色不善,语气却很平淡,缓缓说道:“是呀,怎么可能……在捣毁的圣灵芝旁,还发现了绣画的尸体……”

    苏幕遮呆愣在原地,一时间以为自己听错了,喃喃地反问着:“你说什么?绣画死了?死在药园了?”

    哪怕绣画和自己闹得很不愉快,乍然听到她的死讯,苏幕遮还是生出丝丝悲凉:毕竟是两条人命啊。

    苏万儿眼珠不错的盯着苏幕遮,将她的神色尽数收入眼底,不带感情地继续说道:“……身上没有明显伤痕,颈部有细细的瘀伤,像是被缠龙丝类的兵器绞死的……你说说看,绣画为什么会出现在药园的?”

    苏幕遮听此微微一愣:“我怎么知道?”她心中一个激灵,联想到进门时听到的许氏的那番哭诉,冷笑着说道,“她又不是我的小妾。”

    “是你,一定是你,”许氏突然从地上窜了起来,指着苏幕遮恶狠狠的说道,“绣画是你的丫鬟,你一早就没安好心……我的环儿,我的环儿就是被她们主仆给害了的!”

    “你儿子傻了是因为擅自入了禁地,如何是我和绣画害的,”苏幕遮撇了撇嘴,不屑地续道,“昨天晚上绣画还跟着你抄我的书房,为你‘冲锋陷阵’,谁承想现下她尸骨未寒,你为了避嫌,她又成了我的人了?真真可笑。”

    许氏听她提到儿子擅闯禁地一事,心里头有些发虚,忽地双眼放光,如同抓到了救命稻草:“环儿会去那山洞也一定是你们唆使的……昨天晚上也是绣画唆使的,谁知道她是不是成心的,好让你们主仆二人接个头。”

    “切。”

    一旁的平山嗤笑一声,不耐烦再听许氏的攀咬诬陷,对着苏万儿抱拳拱手地说道:“帮主,属下先回药园了,”说罢他转身即走,经过苏幕遮时故意放声说道,“处理好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儿后就快回来,药园里好多活都等着你呢。”

    苏幕遮知道他在变相为自己撑腰,忍笑正色道:“是。”

    平山说走就走,摆明了对许氏的说法不屑一顾,她被晾在原地,脸色阵红阵白,不一会儿又不甘心地嘟囔道:“肯定是她,她天天出入药园,比谁都熟悉,定是她昨晚上偷溜进去的,后来怕走漏了消息就杀死了那贱婢。”

    对于这话苏幕遮根本就是懒得反驳,只做未闻。

    “若没有人里应外合,外人绝不可能如此长驱直入……绣画跟你日久,能从你手里拿到信物也不是没有可能?”

    不管许氏怎么把脏水往自己身上泼,苏幕遮都没有把这些说词放在心上,乐得和她针锋相对,但苏万儿淡淡的一句话,听在她耳中让她瞬间遍体声凉。

    苏幕遮没有急着喊冤,她甚至一点为自己分辨的意图都没有,她就这么静静地站在那里,静静地看着苏万儿。

    苏万儿被她看的有些不适,觉得眼前的女子虽然身量未足,想要对上自己的目光还需仰视,但明明是在仰视,为何竟有睥睨众史如庸奴的气势。

    苏幕遮终于开了口:“绣画曾是我的丫鬟,跟了我十年。她不争气,被人用作刀子使。可既然千万百计的夺了她,就没有说扔就扔的道理!”说到这里,她目如利刃射向许氏,后者被她阴冷的目光看得一震,险些失色。

    苏幕遮转回目光,上前一步逼视苏万儿:“至于阿姨你,你心里清楚该去怀疑谁。别为了把脏水往我身上泼,就说出那种连小孩子都唬弄不过的理由。”

    苏万儿听了这番顶撞,竟然罕见地没有动怒,反而神色一霁说道:“是非曲直我心中有数你……今年的植株虽然保不住了,但母株还在,再养出新的幼株也不难,还要靠你多多费心。”

    这话算是变相的表明了苏万儿的立场,许氏听后,纵使心里有恨也不敢多说,确如苏万儿所言,圣灵芝说到底还是得靠着这丫头去养。

    幸亏这丫头没爹没娘,只能依附着苏家。

    “帮主。”

    门口响起一个恭敬的女声,正是去而复返的飞凤,但闻她禀报道:“属下已经传帮主令吩咐夕照,将今次的事件告知那些有意竞价的客人,说今年的竞价取消,若有需要只能寻求他法了。”

    “飞凤姐姐,绣画的尸体在哪里?”

    飞凤听了这话,目光复杂地看了苏幕遮一眼,似乎有些犹豫,待接触到苏万儿冰冷的目光后浑身一震,垂首照实答话:“回小姐的话,帮主已命人将她的尸首好好……研究了。”

    苏幕遮的身子微微颤抖,看向苏万儿的目光多了丝木然:“研究?”

    苏万儿接触到她的目光,眼中寒光大盛:“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能不能分些轻重,圣灵芝尽数被毁,这是多少损失!你还有心关心一个奸细的尸体?”

    寂然,令人心寒的寂然。

    在一片寂然中,苏幕遮蓦地想起自己今早竟然这般渴睡,想到小青瓜说过的话:冬梅不让她叫醒我是何故?难道这事和她也有关系?

    苏幕遮没有贸然说些什么,可也打定主意不能被蒙在鼓里,想着她向苏万儿行礼告辞,转身就走。

    苏幕遮揣着重重的心事回到自己的住处,又问了句冬梅的所在,依旧得到院中众人“不知道”,“没注意”的回应,她也无心追究旁人的慢待,只疑惑道:刚想着冬梅有蹊跷,她就失踪了,未免太明显了

    苏幕遮霍地从椅中弹起,紧走几步到门口,对着院中五个丫鬟两个婆子扬声说道:“所有人过来站好!”

    (女主日记5:建初元年六月初二,万里无云:谁动了我的圣灵芝?)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谋逆日记】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