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谋逆日记 > 第七章 险象环生

第七章 险象环生

作者:慕橘 发表时间:2019-02-04 20:29:05 更新时间:2022-04-10 08:07:25
    纸条上是春草的字迹,上面沥沥拉拉写了一大团话,又是“请求小姐照看我爹娘弟弟”,又是“跪谢小姐恩德”,又是“大恩大德无以为报”。

    可这些苏幕遮都没有看在眼里,她牢牢盯着的,是“后山密洞”这四个字。

    春草竟然跑去了后山找野生的圣灵芝了?密洞附近都是毒物,里面什么光景无人知晓,她这么贸贸然跑去不是找死吗,能落个傻子的下场都是好的了!

    苏幕遮急出了一头汗,连连顿足:“我都说了我会去的,怎么这么不听话!”她顾不得细想,就要夺门而出,临出门时心念一动,飞快的从墙上挂着的各式兵器中摘下一把竹刀。

    竹刀是两根细长竹片打磨锋利后捆扎在一起的兵器,可做棍杖抽打,又因有刃,能用作刀剑砍刺。

    它还有个好处,就是轻。

    笑笑帮和苏家大宅比邻而居,而这两处都依山而建。苏幕遮和春草提及的后山,指就是这地方所依附的青山。

    雾霭笼罩的青山像是洞开的门户,一棵棵高耸入云的大树像是坚实的门柱,而地上铺着的落叶则仿若柔软又暖和的毯子,一切景象看上去都是那么平静。

    不只平静,更是安静。苏幕遮抓着竹刀仰望山林,无论她如何静下心去听,都听不见任何声响。

    除了自己毂毂的心跳声。

    为了能拦住春草,苏幕遮计算着她的脚程,没走山道,而是深一脚浅一脚的迈进林中,辨明方向后抄了近路。

    脚下落叶太厚,看不清情况,时常一踩一个团子,吱吱地冒着腐朽的黑水。苏幕遮脚上的绣鞋很快就被脏水浸透了,她却不敢作丝毫的停歇,心里不住地涌现不详的感觉:春草会不会陷进林中沼泽了?会不会被毒蛇毒虫咬到?会不会……

    走了不知多远,视线里出现一个山坳,山坳里一个山洞,足有七八丈宽,却只有一丈来高,活像一张裂开的大嘴,森森地发出磔磔怪笑。

    苏幕遮眨了几下眼睛,用空着的左手手背抹掉糊在眼帘上的汗水,定睛一看,洞口的落叶陷了几组凌乱的脚印,不出她所料,春草果然已经进了密洞。

    苏幕遮闪身进洞,一时间居然生出了自己被大山吃掉了的错觉。

    盛夏时节昼长夜短,这会儿天光还亮,在山间林中苏幕遮尚觉不出什么,一入山洞光亮立时弱了几分,走了没几步,又黑了不少,只能勉强看到身周两三丈外的景象了。

    苏幕遮晃亮火折子,后悔出来的还是急了,应该带支松油火把来的,手中的火折子虽然经风不灭,毕竟只有一点光亮,照不到前照不亮后的,聊胜于无罢了。

    “不知道春草身上有没有火种……要是没有她可就傻眼了……”

    苏幕遮自言自语了一句,用字虽然漫不经心,语气却不轻松。

    这密洞是典型的漏斗洞,洞口宽阔,越向里走越窄,好在这洞是笔直向前深入山腹的,没有什么岔道,苏幕遮不必担心和先头进来的春草走岔了。

    她紧着步伐,越走越深,渐渐地,耳中能听到的只有她快一步慢一步的脚步声和沉重的呼吸声。

    呼……呼……呼……

    洞中的空间不只是越来越窄,洞顶还越来越矮,苏幕遮只觉岩壁从四面八方向她压迫过来,此时的洞里已是黑透了的,别说是小小一株火折子,就是点亮几根火把,恐怕也只是一点豆亮。

    “啊!”

    前方蓦地传来短促的尖叫声,苏幕遮一激灵,扬声喊了句“春草”,脚下不停向内闯去,眼见前方没了去路,往斜刺里一拐,忽一下天光大亮,竟是从山腹中穿出来了。

    青草香气扑面而来,苏幕遮精神一震,眼见眼前视线开阔,不远处一大片不知名的蕈类发出荧光幽幽,极目远望,视线尽头仿佛有一间小屋。

    苏幕遮顾不得细想这地方为何会有小屋出现,只因她已看到一个小小的身影跪坐在前方那片荧光葱茏中,一下一下磕头如捣蒜,嘴里念念有词“皇天菩萨,阿弥陀佛,有怪莫怪,大仙保佑……”

    听着这不成套的祈求声音,苏幕遮脚下微一趔趄,好气又好笑道:“这会儿知道念菩萨了,不是告诉你不要来的吗……”

    她的语声戛然而止,只因闻言回头的春草在看到她时并没有露出欣喜的表情,而是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模样,手指颤巍巍的指向前方,小声道:“小姐……”

    这一声“小姐”跟踩了鸡脖子一样,苏幕遮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浑身上下的寒毛唰一下都站了起来。

    春草身前七八步外,那一大团幽光里,赫然是几条昂在半空吐着信子的蛇!

    那几条蛇身黑腹白,乍一看就像是一根根嶙峋的铁拐,颈部两侧随着扩张发出呼呼的响声,蛇嘴微张,隐隐约约可以见到里面尖尖的牙。

    苏幕遮笑不出来了,她认出这蛇不是一般的蛇,而是“过山峰”。

    过山峰是蛇中煞星,一般的蛇,甭管有毒没毒,饿了通常是吃老鼠或是鸟蛋,了不起吃些蜘蛛守宫之类的。过山峰则不同,专门吃蛇,饿极了连同类都吃,凶恶非常。

    “别动。”

    苏幕遮以气声嘱咐春草:“你一动,它们会立马就会扑上来。”

    或许是苏幕遮的镇定感染了春草,或许是因为不识过山峰的凶残,春草的身子略微坐直,没有瘫软成泥。她从嘴角挤出不成句的话语:“小姐……怎么办……”

    苏幕遮脑中飞快转着念头,她自小蓄养毒虫,若是寻常毒物她自不怕,可过山峰到底凶猛,这蛇动作极快,一窜之下能飞出两三丈,蛇毒又霸道,即便是她,心里也是发怵的。跪在地上不敢大动了,时间不大层层的汗水就浸透衣衫,紧紧的贴在身上了。

    怎么办?直接掉头跑也来不及啊。

    还好过山峰也没有动,苏幕遮强稳住心神开始四下看了起来。

    周围还围着很多别的蛇,那边的小屋周边倒是寸蛇不近,可是十步之内也寸草不生,应该是有更凶险的毒物吧……

    苏幕遮正自胡思乱想着,突然身旁悄没声的一条蛇窜了上来,她下意识的挥竹刀一刺,一下就刺穿蛇头七寸,定睛一看,窜上来的只是条寻常青蛇,可也足够她吓出一头冷汗的了。

    当下顺势一甩,带着血窟窿的蛇尸就被她丢在一旁,七八条过山峰立时扑上去咬噬,但闻嗤嗤几声响,那条蛇尸就只剩些血沫烂肉了。

    苏幕遮见如此一来,不但离她最近的那批蛇互相争抢起来,更有远处的过山峰纷纷向那血肉钻去。她忙又依样画葫芦的挑杀的两条相对短细的青白蛇,啪啪两下甩入蛇堆。

    趁着这些过山峰抢食尸首之时,苏幕遮三步并作两步跑到春草身畔,一把抄起她,就要转身后跑。

    嗡嗡嗡……

    刚一转身,苏幕遮心中就凉了大半,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出来的洞口处不知不觉间已被一大片“黑云”遮住,竟是成百上千的胡蜂,个个都有大拇指那么大,已经向她们飞来。

    后面再没了退路。

    “小姐,被蛰死还是被咬死哪个好点。”春草已经哆嗦成一团了。

    “咬死的快,选蛰死的话,估计会先变傻。”

    电光火石间苏幕遮竟然突然想明白他表哥会变傻的原因了。

    说时迟那时快,苏幕遮再也不管那屋中是什么光景,怎么都比被群蛇所噬,群蜂所蛰要强得多了,推拉着春草向草屋跑去,跑了没多远她讶异的发现,这些过山峰仿佛有些害怕她,见她过来也不追咬,甚至避之惟恐不及。

    即便这样苏幕遮也没敢回首看峰蜂。她和春草半刻没停,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终于“砰”一声撞开屋门闯进小屋。

    进屋后苏幕遮立时脱下外衫就要去堵窗棂间的缝隙,透过缝隙却见那些毒蜂停在木屋几步开外,没有飞上前。

    竟连毒蜂也不敢上前,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啊!不管怎样,她二人暂时安全了。

    “小姐,那些特别凶的毒蛇好像怕你,为什么啊。”

    春草边喘着粗气边断续地问道

    苏幕遮也觉得奇怪,更奇怪的是,只有过山峰怕她,一般的蛇反而不怕她:“不知道,不过总是个好事……先歇口气……别害怕了……”说着打量起四周。

    不看不知道,一看还挺妙。

    苏幕遮怎么都没想到,这间连毒蛇毒蜂都不敢靠近的屋子里并没有什么可怖的景象,反而有几分人气。木制的墙地,摆了些家具,屋子破败得很厉害,可见已经荒废了至少十多年了,桌上地上全是不知名的死虫,虫尸干瘪透亮,薄的如羽翼一般。

    “这屋里一定有古怪。”

    苏幕遮自言自语了一句,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她向春草的方向看去,但见她靠着屋墙溜坐在墙角,浑然不知自己的屁股底下是成百上千的虫尸,可见是吓傻了。

    春草可以吓呆,苏幕遮不可以,虽然暂时安全了,但不是长久之计,她们最终还得想方设法避过那些毒物,穿过山洞回到后山呢。

    “啊!”

    原本呆坐的春草突然一蹦三尺高,慌不成声的叫道:“有东西!活的!在动!”她连说了三句,一句整话都没有。

    无论是什么东西在动,这突如其来的一动都把春草心里最后一丝防线彻底击溃了,使得她“哇”一下痛哭失声。

    (女主日记7:六月初二又补记,算命的曾说我命中带衰,我没信来着。)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谋逆日记】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