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谋逆日记 > 第八章.白皇

第八章.白皇

作者:慕橘 发表时间:2019-02-04 20:29:10 更新时间:2022-04-10 08:07:26
    春草不但痛哭失声,竟连神智都有些不清醒了,边大哭大喊边往外闯去。苏幕遮看她几乎歇斯底里了,忙把她拦住顺势按到墙上。这一按不打紧,小屋的墙壁也是木制的,这么多年木头里面早就烂了,一碰就酥,再碰就碎,墙壁被撞出个人形,木屑哗哗剥落。

    这么一撞之下,春草稍稍回过神,无神的泪眼里重新有了焦点,嘴唇微翕:“小姐……”

    苏幕遮拉她到身后,自己则凑到春草适才弹起的角落细看,想要看看究竟是什么东西把她吓成这样。

    角落里也有很多虫子干瘪的尸体,全都轻薄透亮,一碰就碎,苏幕遮用脚尖拨弄了几下,忽地心头一跳:真的有东西在动。

    一条绵软白的小虫顶开那些虫尸探头出来,只见它有寻常人食指那么大,形状似蚕,头上两根触角在轻轻摆动。

    小虫一曲一伸间慢吞吞地从角落爬出,爬过的地方留下了淡青色的透亮粘液,经久莹润。

    春草见那虫子玉雪可爱,心中的恐惧去了大半,想到自己就被这么个小东西吓得又哭又叫,不禁有些羞赧,边说“好漂亮的虫子”边要伸手去摸。

    “别动!”

    苏幕遮轻喝一声,扣住春草的手腕阻止她去摸那小虫,她用警惕的目光四下逡巡了一阵,后轻声说道:“这东西看着是好看,但说不定和香蕈一样,越漂亮的越有毒。”

    春草活了那么多年,从没像今天这样玩命狂奔过,心里对这个“毒”字是怕极了的,听苏幕遮这么一说,心头一阵战栗,颤声道:“会,会咬人吗?”

    苏幕遮蹲身去看那小虫,沉吟着说道:“我也不知道它会不会咬人,不过它爬这么慢,又不会飞,除非你把脸凑上去给它咬……不用害怕,我先研究一下。”

    她与白虫大眼瞪小眼了好一会儿,看的都要斗鸡眼了才没看出什么端倪,她揉了揉发酸的双眼,倏尔问道:“那是什么?”

    春草顺着她的问话回头一看,自己背后的木墙被刚才那么一撞,撞出了丝丝裂纹,斑驳的墙面下露出一角异色。苏幕遮伸出手臂,三抓两抓地剥落墙面,在扬起的木屑灰尘中看清,墙里竟然埋藏了一个油纸包。

    木屋显然是人建的,而这油纸包也显然是人藏的。只是不知道建这屋子的人是不是就是藏东西的人,那人把这东西这么珍而重之的藏在墙里,若非机缘巧合,定然不会被旁人发现。

    苏幕遮不疑有他,用两指捻住油纸包一角,向下一抻抽出,抖了抖上面的灰尘,打开包来看时,里面原来是本不薄的册子。

    她“咦”了一声,好奇心大起,册子封皮上写着两个端方的大字:蛊经。旁边还有三个小字:唐诗录。

    蛊经?蛊经是什么?唐诗录是指名叫唐诗的人抄录的?还是抄录的是唐诗啊?

    苏幕遮定了定神,决定不再乱猜,而是翻开来从头细看,发现册子每页上都有图有字,她慢慢诵读下去,突然心头一震,读出声:“金蚕蛊,将十二种毒虫放入炼蛊皿中,使之互相噬咬,最后剩下的那只形状似蚕,皮肤金黄,便为金蚕蛊……咦?”

    苏幕遮之所以拣这一段来念,是因为她对于金蚕蛊这种毒物早有耳闻,传说这是蛊中最毒,磨成药粉后无形无色,中毒者会觉得有千万条蚕虫同时在周身咬啮,痛楚难当,直至气绝身亡。

    而她念着念着突然又念不下去了,只因册子上的记载与别不同,竟不是如何使蛊害人,而是将蛊加以利用:“……虽剧毒无比,但生性好洁,可使之打扫房间,专吃尘土蛛丝,屋内可保一尘不染。”

    这段文字下面还记载了如何去除金蚕蛊的毒性及如何防止反噬,这一页的最下面则画了只探头探脑的金色蛊虫,正在屋子角落吃垃圾,本来让人闻之色变的毒物,经此人描画竟有了几分憨态可掬。

    苏幕遮又随手翻阅,过得几页,便见到“蛇蛊”二字,心中疑问又起:这小屋过山峰和毒蜂都不敢近,莫非就和蛇蛊有关?

    她心里存了这个念头,忙又细细读了蛇蛊的制造方法:“取蜈蚣、毒蜂、白花蛇、青蛇和过山峰放入陶罐,最后活着的若是蛇,就叫蛇蛊。啊,就是‘癫蛊’啊。”

    苏幕遮对于这种又名“癫蛊”的蛇蛊也有所耳闻,之所以叫癫蛊是因为服食的人会心昏头眩,笑骂无常,俨如疯癫。

    “不会又有别的作用吧。”

    苏幕遮想到唐诗对于金蚕蛊的妙用,竟用它清理房间,真亏她想得出来,迫不及待的想看她如何记载蛇蛊的:“……与雄黄酒一同服用,可使人飘飘欲仙,有问必答,谓之‘吐真’。”

    那页的最下面也有一幅画作:几条小蛇在地上排出个“真”字。

    苏幕遮读到这里,心中思绪万千,掩卷沉思:这唐诗真是个妙人!明明对蛊术有如此造诣,却宁愿用蛊做些闲事杂事

    忽然间她心念如电,开始快速翻阅起这册“蛊经”,待翻到最后几页后喃喃道:“找到了……白皇……这条虫,不,应该说是蛊,名叫‘白皇’。”

    春草不明所以,耳听得苏幕遮快速念道:“白皇,蛊中之皇,一切毒物的克星,以毒为食,散发的气味会使寻常毒物退避三舍……啊,因为这个那些毒蛇毒蜂才不敢靠近啊……可用作试毒银针,如果不介意食物被它爬过的话……嘻嘻,这唐诗说话还挺有趣的……认主,以精血点触即可驱使,若原本有主,需等原主死亡才可易主……咦,怎么没了!”

    按照这册蛊经之前的模式,后一页原本应该记载了炼制白皇的方法和唐诗手绘的图画才是,而今这页居然被人撕掉了,苏幕遮看到这里觉得全身都不对劲,这种只能读一半的感觉实在是不太好。

    “白皇……白皇……”

    苏幕遮念念有词,忽而说道:“这东西怎么听着和圣灵芝似的?只吃毒物?圣灵芝也是以毒物浇灌啊。话说回来,一路跑过来半朵野生的圣灵芝也没见着,难道都死绝了……”

    苏幕遮蓦地住口,担忧的看向春草,想到她冒了这么大的风险,就是为了能找到几株圣灵芝,为弟弟解除神仙水的瘾症,谁知竟然是一场空。

    “咱们先想办法出去,然后再仔细找找,许是我看岔了呢。”

    苏幕遮劝慰了一句,见春草的脸上又有了些血色,心忖道:她心境如此大起大落,对身体不好……唉,都怪我不好,以讹传讹,倒让她白白期望了。话说回来,这地方要是没有野生的圣灵芝,又何必被列为禁地。

    苏幕遮心中转着念头,蹲身到那小虫白皇面前,忽地抬手咬破左手食指,滴了滴心头血在它身上。血落虫身后慢慢渗透,白中添了一抹红晕,红晕渐渐散开淡去,终于消失不见了。

    这就是认主了。白皇的上一任主人看来已经死了。

    苏幕遮读了那册蛊经,又见到蛊经里记载的白皇在这屋里出现,多多少少已经猜到这地方原先的主人恐怕就是唐诗。

    她为何会隐居在后山?又因何死亡。如果是寿终正寝,那么尸骨何在?

    苏幕遮原本以为,这地方之所以是禁地无非是两个原因:一是因为毒物难缠,动辄就会有伤亡;二是因为此地有野生的圣灵芝,要是被旁人挖去摸索到培养方法,会断了笑笑帮的财路。

    而今看来,毒物难缠是真的,野生圣灵芝却连叶子都没看着……难道是因为唐诗住在这里,这地方才不许旁人靠近吗?

    (女主日记8:六月初二最后一次补记,给白皇起个名儿,叫小白好还是小皇好呢?)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谋逆日记】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