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谋逆日记 > 第十章 客来

第十章 客来

作者:慕橘 发表时间:2019-02-04 20:29:20 更新时间:2022-04-10 08:07:26
    飞凤,竟然又是飞凤。

    短短几天光景,飞凤竟然接连出现传令。苏幕遮霍地拉开房门,不可置信地问道:“又出事了?”说罢,她细看飞凤的神情,发觉对方今次并没有上次的慌乱,心里稍稍安定,笑着问道:“怎么,阿姨解了我的禁足吗?”

    飞凤恭敬地答道:“小姐说笑了,帮主只说让你思过,禁足什么的从何说起。”

    苏幕遮敛了笑容:“真是多事之秋啊。往年我半年也见不到飞凤姐一面,近来却频频碰面。说吧,出什么事了。”

    “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想是帮主几日没见到小姐了,心里惦念你,这才找你过去说会子话解解闷。”

    这种回答苏幕遮自然不会相信,但飞凤的语焉不详让她略微不安,连圣灵芝全数被毁这么严重的消息,飞凤都可以毫不滞涩的道出,难道发生的事能比这件事还糟糕?

    她随即想到,苏万儿既要见她,就是有能用得着她的地方,不趁机提些条件不是错失良机吗。起码要为春草制造出宅子的机会啊。

    “飞凤姐姐,既然阿姨解了对我的禁足,可否让春草出宅子一趟,”苏幕遮顿了顿,又道,“我的月琴被许氏带人砸坏了,弦断了两根,想送去修一修。”

    “这……”

    苏幕遮不疾不徐的又自说道:“飞凤姐要是做不了主,我也不勉强,既然阿姨只是找我过去说闲话,那我等下找几位表姐表妹一起去,人多热闹些,更能解闷。”

    嘴里边说着“不勉强”,苏幕遮边退回房里,摘下月琴摆弄起来了,大有“不修好就不出房门”的架势。

    飞凤见此,心中如明镜一般透亮:小姐既然明说是舅太太的过错,那就是在变相要个说法……帮主之所以要小姐思过,多半与舅太太的挑拨脱不开干系,这时候松口,修琴是小事,关键是打了舅太太的脸……罢罢,谁让帮主急着要"zhao xiao jie"。

    想到这里,飞凤当机立断道:“我知道小姐珍惜这把琴,既然小姐有命,春草你就快去快回吧,”她顿了顿,想着既然做了就做到底,补充道,“修琴的钱自然走公中的账,你别忘了去向小蝶支取。”

    飞凤既已让步,苏幕遮见好就收:“飞凤姐稍待,我去换身衣服。”说着她示意春草随她转入内室,小声说道:“书案上那本《水经注》里夹着我写给山叔的条子,你帮我转交给他,还有,要是有机会再买几瓶神仙水回来。”

    “好。”春草一听就知道,弟弟的事又有了指望,积极地应了。

    苏幕遮交代完后,迈出房门当先而行,飞凤紧步跟上,二人出了院门,向前厅方向走去。

    春草三两步奔至桌边,急火火地翻着那本《水经注》(注1),找到了苏幕遮所说的,写给护法平山的条子,匆匆读了一遍,笑容在唇角蔓延开来。

    条子的大意是苏幕遮有了新的想法,可以加快圣灵芝成熟的速度,让平山别忘了从新一批幼株中匀出几棵给她。

    春草将纸条紧紧握在手心,本来有些失望的心重又活泛起来:小姐果然说到做到,没有撒手不管。…………………………

    “飞凤姐,药园的事情,可有什么头绪了?”

    苏幕遮走着走着猛然顿住步子问道。

    “这件事并非由我负责。”

    飞凤言简意赅的回答算是变相地拒绝了她的探问。

    苏幕遮心知肚明,飞凤向来谨言慎行,多嘴逾矩这种字眼与她相连甚是维和。既然问不出什么,那也无谓多说。二人一路无话,不过片刻就到了议事厅。

    飞凤照例驻留门外,苏幕遮满心疑惑地推门而入,厅中有两人正在交谈,见她进来一时住了口。

    这二人一人自然是苏万儿,但她并没有坐在往日的位置,竟陪了副座。苏幕遮看向主位,见一个约五六十岁的男子端坐椅中,正自端了茶杯饮茶,看见有人入内,只抬了抬眼算是招呼了。

    苏幕遮福了福身子,问道:“阿姨找我何事?”

    苏万儿轻咳一声,介绍道:“这位是雍京来的孙老爷。”

    “这个称呼老奴可不敢当,老奴只是当着差事,来传我们老爷话的。”孙姓老者嘴上逊说“不敢当”,神情却很是倨傲自豪。

    苏幕遮微微一笑:“来传什么话?”

    孙某听了这问话不由得一愣,苏幕遮并没有如他预料一般,好奇他或是他口中的“老爷”的身份,使得他已经准备好的几句摆派头的话都没有机会说出口。可要直接答了她的“来传什么话”的问题,自己不真成了个跑腿传话的小厮了。

    见老孙头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苏幕遮心下好笑:看他这样子,哪像是来传话的,分明像是来传旨的。

    苏万儿见状不对,开口补了一句:“孙老是镇南将军府的人。”

    镇南将军啊。

    苏幕遮对朝廷中的官衔并不熟悉,但也知道将军应该不是个小官。可她自认是江湖人士,与朝廷无碍,故而莫名其妙地问道:“笑笑帮只是江湖中的一个小门派,却不知与将军能说上什么话。”

    老孙头面色一僵,看向苏万儿的目光已含了几分嗔怪:“苏帮主,我们将军府的请托你答不答应尚在其次,可至少不能这么儿戏。你叫这么一个小姑娘来是什么意思,她才多大点年纪。”

    苏万儿云淡风轻地摆摆手:“孙老稍安勿躁,别看我这个外甥女年纪小,但药园的事宜向来是她负责的,说起圣灵芝没人比她更清楚了。”

    又是圣灵芝。

    苏幕遮的眼神一暗,随即自嘲地想道:也是。这些年阿姨找我哪次不是因为圣灵芝。

    自嘲是自嘲,她却没什么自怨自艾的心情,只是奇怪:这人看来是为了圣灵芝而来的,但圣灵芝都已经毁了,任谁也买不到了,那还有什么可说的。莫不是这个客户太有来头,阿姨推脱不得?那叫我来又是为何。

    不管为何,苏幕遮秉持“你不明说我就装傻”的原则,淡淡说道:“怎么没人和您说吗?本帮今年不供应圣灵芝,如有需要来年请早。”

    老孙头的脸色更难看了,也不接苏幕遮的话,直接质问苏万儿道:“苏帮主,你这是什么意思?”

    苏万儿笑了笑:“正如我适才所说,孙老来得不巧,笑笑帮前几日才通知各方,今年的竞价仪式取消。所以,纵使是镇南将军府有需,本帮也是无能为力。”

    老孙头将手中的茶杯重重地撂回在桌上,怒声道:“苏万儿,老头子尊称你一声帮主,你可不要就此认不清楚自己的身份了。你以为这要求是你能三言两语就随便推脱的吗。你们笑笑帮已经命悬一线了,如今给你们一个将功赎过的机会,可别不识好歹啊。”

    话音未落,苏万儿已截口道:“这件事我们无能为力,孙老请回吧。”

    “你!”

    老孙头愤而起身,戟指道:“你好!”他本想立时就走,但想到自己的差事,还是强忍怒气,把准备好的说辞说完:“老头子再给你最后一个机会,我会在驿馆里等候三日,你们,你们好自为之吧。”说罢他扬长而去。

    “阿姨找我过来,不会就是借我的口,气走这个‘孙老爷’吧。”

    苏幕遮已自行落座,好整以暇地问道。

    (女主日记10:六月初五又补记,换了把红木雪蚕丝弦的月琴,琴颈嵌了枚月亮石,贵煞人也,幸亏走的公中的账)

    ……………………………………注1:《水经注》,北魏郦道元作品。话说,《水经注》这本书我是看铁齿铜牙纪晓岚1才知道的,找来看了几眼,发现是本相当无聊的记载河流湖泊的书,真佩服古人不但看完还记得住里面的典故(我好像把电视剧和历史弄混了)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谋逆日记】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