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谋逆日记 > 第十五章 砸门

第十五章 砸门

作者:慕橘 发表时间:2019-02-04 20:29:42 更新时间:2022-04-10 08:07:26
    这番话不知有多少个“是不是”,好像绕口令一般。从这小姑娘口中说出,倒是字字清晰,清脆悦耳。原邵日一时僵在原地,无论他们的初衷多站得住脚,他们确然有以多欺少以大欺小的嫌疑。

    想到这里,他不由得怨怪起那个臭蛋出手就得手的家伙,为着一时痛快而落人口实。他复又看向知府大人,心里想着:我们几个被个小姑娘顶撞教训,怎么没人斥责她没大没小。

    李知府的面色有些尴尬,也不出言阻止,只一味偷眼觑看那第一乘轿子。

    原邵日见此情景,心中有了计较:这李知府真正忌讳的是那乘轿里的人,他是投鼠忌器,才对这小姑娘的行为视而不见。

    而让李知府都忌讳的人……

    原邵日不敢往那个方向多想了,都说不知者不怪,有时候知道太多没好处。只要知道李知府忌讳的人自己铁定也惹不起就行。

    现下他的处境有些微妙,固然不能对这小姑娘不客气,可也不能前倨后恭,免得落人口实。好在自己还算机灵,没说过什么过分的言语。就当这小姑娘是路过的,不相干,他可不能被她将话题带远了。

    原邵日于是对那番痛斥充耳不闻,只一味地向着李知府道:“大人,我们一时不慎才会误伤这女子,在下愿意替同伴道歉,只不过,”他连停顿都不顿,立时口风一转,“就算出了这个小小的意外,我们也拿定主意,定要让笑笑帮给出个说法来!”

    此言一出,他身后众人七嘴八舌的表示赞同,痛斥哭诉之声不绝于耳。

    李知府听了这话,目中含笑,心底也赞了声好:算这原阳有眼色,没辜负本官素日里抬举他。想到这里,他一正面容说道:“嗯。这事本官也略有耳闻。不管怎么说,这笑笑散和神仙水香味相似是个不争的事实,而朝廷对于神仙水是绝不姑息的!”

    “李知府。”

    那乘无声无息的轿子中忽然传出一个声音,打断了知府大人的高谈阔论。这声音听着年岁不小,却饱含精神,甚是健旺矍铄。

    原邵日精神一震:那轿中人终于按捺不住了吗?就怕他不开口。只要他一开口,我定能猜到他的来历。

    可他下一刻就有些失神,但见知府大人微微躬身应了句:“下官在。”

    若只是这样倒还罢了,就凭着知府先前谨小慎微的态度,原邵日已猜出轿中人不是官吏就是勋贵,真正让他心惊的是那轿中人的下一句话:

    “怎么门下省准了‘禁药令’了吗?我怎么听说是封驳了。”

    禁药令被封驳了?这从而说起啊,这人又是如何得知的。

    自神仙水落实与笑笑散有挂碍以来,要求推行“禁药令”的诉求就不绝于耳,可一直没能被中书省立项考虑,更遑论经门下省审核通过了。

    原邵日愣在原地,他连禁药令被立项都不知道。这人却轻描淡写的说出此项令已被门下省“封驳”,也就是驳回了。这人该是京官吧,还是隶属三省六部的高官。

    李知府亦是讷讷不得语,只因他对于此事也是一无所知。可他怎敢质疑轿中人的说法,忙附和了一句“是”。

    “那怎么这位学子如此积极,令尚未发,他就已带头执行了。呵,该让中书、门下那帮小子看看,学学这人这指哪儿打哪儿,说打就打的气势。”

    这话说的原邵日冷汗涔涔,忙逊说“不敢不敢”。开玩笑嘛,自己不过有个秀才的功名,哪敢让那些大人物“看看”,“学学”。

    谁知下一刻,轿中人语气就变了,厉声喝道:“不敢还不快滚!青天白日聚众滋事,我看你们就是闲的!”

    闲的!

    厉声的指责一出,原邵日更是惶惶,忍不住去瞄李知府的脸色,就见对方打了个眼色示意他赶快离开。无法之下,他只能安慰自己:君子不吃眼前亏。他忙不迭地带着其他人,脚下生风的快步远离这是非之地。

    这些人来去如风,眨眼就走的踪影不见,只余一地的菜叶垃圾。

    李知府嫌恶地看了周围一眼,高声吩咐道:“赶快弄弄干净!”说罢他匆匆行到适才出口斥责之人的轿前,小声道:“您还有何吩咐?”

    轿中人低语几句,却是听不分明。

    这边厢的苏幕遮见闹事的人总算散了,松了口气,心里暗下决心:等那几个官员一离开,就要砸开分舵大门,好好说道说道今天的事,看看那个既无胆识,也无决断的舵主是怎么做上这戎州分舵当家人的位置的。

    “呶,快擦擦脸。”

    苏幕遮正自愣神间,手中已被人塞了个柔软的物事。她抬眼望去,见是适才那个口齿伶俐的小姑娘,往她手里塞了一条干净的帕子。苏幕遮道了声谢,以帕拭面蹭了几下,就见那小姑娘指了指自己的下颌:“还有这里。呶,干净了。”

    苏幕遮撂下手,微笑着说道:“多谢姑娘出言相助,敢问姑娘贵姓芳名?”

    那女子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只歪头答道:“你不要误会,我是觉得他们以众凌寡的行为不要脸,这才说了几句,这并不表示我在帮笑笑帮说话,”她瞥了一眼分舵的匾额,续道,“其实我也觉得神仙水那劳什子和笑笑帮脱不了干系。”

    苏幕遮轻叹口气,对于这女子的表态没有感到意外:只要闻过笑笑散和神仙水的人,恐怕都和她一样的想法,也实在怪不得他们。等这次帮镇南将军解了毒,我一定要劝服阿姨,让我好好钻研一下那神仙水的配方。

    那女子见苏幕遮只是叹气,却不急于争辩,心喜她的沉稳,当下轻快地说道:“呶,我叫林雨霖,下雨的雨,上雨下林的霖。”

    这又是“下雨”又是“上雨”的饶舌的很,也亏得她说的又快又清楚。

    “我叫苏幕遮。”

    “听口音苏姐姐是外乡人,不知故乡何处?”林雨霖兴致勃勃地询问

    “我自滇州来。”苏幕遮微笑着回答。

    “当真!”林雨霖听了这话,眼睛一亮,“我一直想去滇州游玩,亏得外公在交州任上多年都没得过空。,滇州是不是真像他们所说的那么美?”

    苏幕遮点了点头,答了声“是”,她不知怎的,想到了两句不同出处的话,随口念来:“朝朝暮暮雨霏霏,飞云黯淡夕阳微。”

    虽然说得简单,林雨霖却更有兴致了,满目向往地说道:“有机会能去一次就好了,”她沉默了半刻后,又自问道,“你到戎州是有什么事要办吗?”

    苏幕遮有些讶异这林姑娘竟然这般热情,不住口地询问,而且不像只是客气的敷衍,倒像对自己的目的很有兴趣。但这目的不好细表,她只得删繁就简地说道:“我是来贺暗庄庄主五十大寿的。”

    话音刚落,林雨霖的脸色一下子就阴沉了,语气不善地说道:“沆瀣一气。”说完后,她再不理苏幕遮,掉头就走。

    李知府见此也上了轿子,三乘轿子就如同来时一般摇摇晃晃地走掉了。

    苏幕遮有些莫名其妙,向着书虫说道:“怎么翻脸比翻书还快?”同时又觉得蹊跷,“看样子这小姑娘莫不是与暗庄有罅隙?可听她言下之意,她外祖父是个官员,那她应该从小长在深宅大院,怎么会与一个江湖门派扯上关系的?”

    书虫耸了耸肩,没有搭话。

    无关人等终于走光了,苏幕遮回身两步奔至分舵大门前,狂砸着门环喊道:“快开门!苏万儿派我来查账!”

    (女主日记15:六月初十又补记,我发现我长得挺讨人喜欢的,但说话可能讨人厌)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谋逆日记】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