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谋逆日记 > 第十六章 入舵

第十六章 入舵

作者:慕橘 发表时间:2019-02-04 20:29:46 更新时间:2022-04-10 08:07:26
    帮主的威名果然好用,大门一下子就被人拉开了,门后出现一张恭谨的面容,在看到苏幕遮后狐疑道:“刚才是你在叫门?”

    苏幕遮皱眉道:“门开的这么快,是不是就扒着门边听壁脚呢?”她说着掏出苏万儿让书虫转交给她的令牌,在那人眼前晃了晃。

    “这不是查账使者的令牌。”

    那人瞄了那牌子一眼,略带嘲讽地说道。

    苏幕遮听后脱口问道:“那是什么令牌?”她顿了顿,说道,“管它是什么,反正我也不是来查账的。”

    那人堵着门口,抱肘当胸:“鬼知道这是什么令牌,居然敢冒充我们帮主派来的使者,胆子不小啊!”他斜睨了苏幕遮衣襟一眼,臭鸡蛋的痕迹还清晰可见,“看在你为我们笑笑帮挨了一记的份儿上,这事就当没发生,快走快走。”说着他双手一推,就要关门。

    “啪!”

    就在大门将关未关之时,书虫上前一步,一掌按在门板之上,那人霎时觉出一股柔和之力阻住了他的动作,无论他怎么使力,那半扇门硬是无法闭合。

    那人已是满头大汗,反观书虫,却是意态闲闲,看不出任何费力之处。他好整以暇的掏出一物,递将到那人眼前。那人定睛一看,见也是个令牌,却是笑笑帮的护法令。

    笑笑帮除帮主之外,有六大护法,分司帮中各项事务。这六大护法之中孰强孰弱尚没有定论,可无论哪一个,至少都可以压分舵舵主一头。

    那人转了转眼珠,缓缓地卸掉了压门的力道,斟词酌句地说道:“不知护法驾临……”

    “我陪小姐来办事。”书虫没接他的话,只简单地说明来意。

    那人“哦”了一声,看向苏幕遮的目光有些游移不定:“不知小姐前来……”

    其实他想问的是“不知你是哪位小姐”,话到嘴边还是转了个弯子。

    苏幕遮自报了家门,后问道:“分舵舵主可在?”

    那人忙忙地应道:“在,杨舵主在里面,”他边将二人向内让去,边忍不住自我介绍道:“在下邓凌云。”

    书虫看了他一眼,“嗯”了一声。

    邓凌云怔了怔,他不知有过多少次向苏万儿派来的使者自报家门,可从未得过任何人的正视。此刻虽只是一眼一声,他却清楚的认识到:护法记住我是谁了。

    这认知让他着实心喜,扬声报道:“舵主,护法来了。”

    正自在后堂喝茶的杨舵主听了这话差点将茶杯扔了:小邓那小子说什么,我该不是听错了吧,护法来了?什么护法?总舵的护法?

    邓凌云喊完这嗓子,又想到护法不是孤身前来的,而是陪同……小姐来的。想着他忙又补了一句:“小姐也来了!”

    杨舵主正衣袍带风地向着前院冲去,听此更是惊讶,暗忖道:小姐?还,还和我女儿一起?这,这是怎么回事。

    他蓦地想到一事,脸色一沉:莫不是我家婆娘和我提过的,纠缠我女儿的那个龟儿,那人也一起来了,他该不会叫什么“沪珐”吧。

    可转念他就明白自己想岔了:要真是自家闺女和那龟儿,小邓能这么欢喜,跟看见爹似的。

    带着种种猜测,杨舵主来到正厅,见到一男一女两个生面孔。他沉吟着迈入厅门,轻咳一声以昭示自己的到来,边给邓凌云打眼色,边问道:“二位是?”

    邓凌云介绍道:“舵主,这位是帮主外甥女,这是书护法,”他说着悄无声音的眨了下眼睛,“他陪小姐来办事的。”

    这邓凌云甚是乖觉,只一字不差地重复了书虫的话,多余的提都未提。

    多余的也实在不好提,难道要他说,因着舵主您的命令我们紧闭着大门任人想骂就骂,结果路过此地的小姐听不惯,冲出来与人理论,那帮人就将邪火发到她头上,用臭鸡蛋兜了小姐一脸。

    邓凌云想到这里,身子颤抖了一下,小意去看苏幕遮的表情,发觉她脸色很有些不善。于是他再次确定自己不多话就对了,这样也好把舵主摘出来,不知者不为怪嘛。

    杨舵主见礼道:“属下杨影参见小姐,参见护法,”他瞥了一眼被书虫随手放置在桌上的护法令,确认无误后,试探着问道,“不知二位前来,有失远迎。”

    杨影的心中惊疑不定:这所谓的“小姐”不知是哪一位。帮主亲眷甚多,却不是谁都当得起护法的陪伴的。来办事?一个小姑娘能办成什么事?最后重担还不得落到护法肩上。

    他又看了神态自若的书虫一眼,续忖道:这事我没得到任何风声,可见要办的事见不得光。既然见不得光,那护法今日摸来分舵又为了什么?

    要知护法的地位虽然比分舵主高出一头,这二者却非上下级关系,而是各行其事。书虫在无帮主令的情况下,无权越过分舵主下令,他和分舵主间的关系就会有一丝尴尬,是地位和实权的碰撞。

    杨影还在心里衡量着护法的态度,准备多说几句试探口风,就听一清如击磬的声音说道:“有人来闹事,你为何闭门不纳?”

    说话的自是苏幕遮,她不想再听这舵主的试探言语,故直言相询。

    杨影没有答话,只是看向书虫。后者眉间微蹙:“小姐问你话,你看我作甚?”

    看你当然是指望你解围了。

    杨影暗自咕哝道:难道要我说,‘小姐这话说的就蠢了,难道我明知道有人闹事,还会打开大门跟着凑趣吗。你当我傻啊’吗?

    “我不觉得你傻。”

    杨影一惊抬头,他不知苏幕遮为何会如此说,竟像是听到自己的腹诽后答话一般,难不成自己刚才不小心说出声了?

    就听她续道:“可人家也不是傻子,没有法令支持的前提下敢搞出这么大的阵仗。说吧,这是他们第几次来闹了,咱们可是有把柄被人抓住了?”

    杨影再看向苏幕遮的目光不像适才一般不值一哂了,他静默了一刻后答道:“我先前向帮主呈报过,这已经是这个月以来第三次了,”他表明自己未有失职后又道,“笑笑散在世上流通这么多年,不知道治好了多少人,从未听说过,有哪个病人吃上了瘾。说它和神仙水是一种东西纯属谣传,虽有几个人信,可无法服众。这一年间倒是没有人来闹过事。”

    他话到此处,顿了一顿。

    苏幕遮突地有了些不妙的预感,追问道:“那为何这个月有人来?”

    杨影阴沉着脸答道:“属下也不知为何,从半个月前开始,先是些酸儒来闹,好在那些人不过‘子曰’一通,也成不了事,后来多了些商贾,这一次竟然连本地望族都出动了。”

    苏幕遮回想着刚刚在门口张牙舞爪喊打喊杀的那群人,难以想象那其中还有望族。莫不是那个“太爷爷是知州”的原邵日?

    她这样想着就这样问了,杨影看着她青稚的面庞,心叹小姑娘还是太年轻,答道:“小姐别小看他,虽然只是个秀才,但如他所言,祖上是做官的,加上家族庞大,关系盘根错节,据说他还有个族叔是雍京的大官。”

    苏幕遮听此瞪圆双眼,好笑道:“那他为何不拿他族叔来压我,提什么太爷爷啊。”她嘴里说的轻松,心里却在不住思量:半个月前?时间上如此巧合。难道这帮人来闹事和皇上下旨查封雍京分舵有关吗?和将军中毒的事情有关吗?

    而苏万儿对于这事的态度才是关键,杨舵主行事如此被动,多半是遵帮主令的关系。只是不知帮主具体下过什么指令。

    “这事阿姨怎么说?”

    (女主日记16:六月初十再补记,还是护法的身份吃得开,幸亏虫伯陪我来。)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谋逆日记】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