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谋逆日记 > 第十九章 水去令

第十九章 水去令

作者:慕橘 发表时间:2019-02-04 20:29:59 更新时间:2022-04-10 08:07:26
    邓凌云挑了挑大拇指:“小姐真是神机妙算!”

    苏幕遮斜了他一眼:“邓叔叔就别说违心话了,瞧你脸僵的,一看就知道干不惯这种事。”

    邓凌云嘿嘿笑了两声,心里却有些拿不定主意。他不由得又看了一眼苏幕遮的衣襟,现下那衣衫虽是干干净净的,可想到她不久前挨过的那两记臭蛋,又想到自己险些将她和护法拒之门外……

    邓凌云心里一个激灵:小姐要是因此存了不满,给我小鞋穿,那我还不得吃不了兜着走啊。

    苏幕遮注意到他游移的目光,向着书虫说道:“虫伯,你猜,邓叔叔看什么呢?”

    书虫垂眼一笑,只笑不答。

    苏幕遮如何调侃,邓凌云都能神态自若,可书虫的一个表情就让他憋了个大红脸,讷讷接不上话。

    苏幕遮转向邓凌云,正色道:“邓叔叔,你就别多想了。还是和我们说说,你到底看了什么热闹吧。”

    “是……属下到了如归客栈,在掌柜的那里登记了礼单,刚拿到了信物,就听客栈门口有不少人吵吵。属下本想着要回来给二位复命,不想凑这热闹,可还没来得及走,就见好几个人抬着花花绿绿的纸扎走进客栈。”

    正讲到这热闹关键处,忽闻小二唱和道:“新酿梨花白、梅子酒、泸香大曲各一壶。”

    苏幕遮提到胸口的那口气瞬间卸了一半,带着三分扫兴转头去看小二,一看之下又觉得舒心,就见他端着大大的托盘,除了酒之外还有店家附赠的几款下酒小菜,看着爽口之极。

    几人推杯换盏,苏幕遮将各样酒水尝过,觉得梅子酒酸酸甜甜的最合心意,当下夸赞道:“邓叔叔介绍的地方真是不错,”可她到底还惦记着故事的发展,添酒的同时追问道,“有人抬了纸扎进来,是什么人啊。”

    邓凌云逊谢了一声,又道:“属下开始也想不明白,本以为有人死在这客栈里头了,可白事不吉利,一般不会从正门进来的。小姐没看见,那掌柜的看见那些冥钱死物,脸都能拧出水儿了,扯着嗓子就把人往外轰。”

    苏幕遮秀眉微蹙:“然后呢?”

    “谁知来送纸扎的扎彩匠们硬气的很,硬说受了人银钱,要把仪式做到位,还说唢呐队,哭丧队这就到。那些个纸扎哦,个个精致,既有金桥银桥,又有金山银山,还有那金童玉女两旁站立,纸人赛真人,”邓凌云歇了口气,又道,“属下趁着他们去撕扯时候,去看那些纸扎,想看看能不能瞧出什么门道,就在这时,又有个人举着根竹竿冲进客栈,在大堂里哗啦啦地抖落着上面挑着的布帘,恨不得招呼所有人看似的。”

    苏幕遮听得一头雾水:“挑布帘的竹竿?”

    倒是书虫听明白了:“还有挽联?”

    邓凌云又一挑大拇指:“还是护法通透。那布帘子惨白惨白的,正当中龙飞凤舞地写着十四个大字!”

    说到这里邓凌云顿了顿,朗声诵道:

    “活着不如一只狗,死了不如一只鸡。”

    “啊?”

    苏幕遮圆瞪双眼,她听到“龙飞凤舞”这四个字时,万没料到是在形容那样狗屁不通,奇怪之极的十四个字,不由得又是惊奇,又是好笑,兴冲冲地追问道:“挽联还能这么写的?”

    邓凌云嘴角一阵抽搐,暗道:小姐关注的地方就是与众不同。

    他正自为难要怎么接话,幸而书虫还算正常,沉着问道:“可有下款?”

    “有的有的,上下款都有,”邓凌云点头说道,“上款写的是,‘殷呈庄主千古’,下款写的是……‘太极门敬挽’,”他深吸口气,“看到下款后,那掌柜的也顾不得发脾气了,急火火地将来人赶走,又把东西往后院搬。”

    书虫脸色微变:“太极门?”他略一停顿,“素闻太极门与暗庄不睦。”

    邓凌云其实也是想不通,啧啧称奇道:“是呀,属下也听过这个传闻,说是太极门与暗庄不对付。”

    “这两派为何结仇?”苏幕遮问。

    她对于江湖事知道的还远远不够,随时随地都想着获取些情报,书虫是问三答一的个性,自不如这位问一答十的邓凌云知情识趣。

    “这事属下也不太清楚,不过江湖传言,这暗庄庄主原本是太极门出身,十几年前自立了门户,属下猜测,多半当时闹得难看,两边就结仇了,”邓凌云搓了搓手,又道,“别管这传言是真是假,这么一搞,趁人做大寿送挽联,不是仇人都得结了仇。也就是暗庄正赶上宾客迎门的时候,忙不过来,等暗庄忙完这两日,一定有热闹看。”

    故事到此告一段落,苏幕遮对于邓凌云的推论颇有些不以为然:花这么大手笔就为了给人添堵,是纯粹的损人不利己,这事要真是太极门做的,一定有后招。

    这个想法在苏幕遮脑中一闪而逝,她关心始终只有苍魂珠,热闹听完后又自说道:“虫伯,信物也到手了,还有什么要准备的吗。”

    书虫摇了摇头。

    他二人在这打着哑谜,邓凌云在旁动着脑筋:护法和小姐好像就是为了入庄贺寿的,这也值得神神秘秘?帮主的想法真是难测啊。

    …………………………

    两日时间眨眼过去,终于到了殷呈五十大寿这一日。

    苏幕遮眼底青青的爬上邓凌云为他们提前雇好的马车,抬手掩口打了个哈欠,招呼道:“虫伯,可以动身了。”

    邓凌云在门口搓着手,带丝局促道:“哪能让护法您亲自赶车的,属下来吧。您放心,属下一定装聋作哑,不该听的绝对左耳进右耳出。”

    书虫眼蕴笑意,挥手示意邓凌云该忙什么忙什么去,后坐在车辕上一松丝缰,扬鞭打马,马车碌碌转动,缓缓起步。

    邓凌云望着车马渐渐远去,觉得肩上的重担轻了不少,蓦地肩膀一沉,被人啪地拍了一掌,他回身望去,见是分舵主杨影。

    杨影的神态和他相仿,甚至口里直接感叹道:“总算把这两尊大佛送走了,”他斜睨着邓凌云,手上加力,又连连拍了他肩膀几掌,“小邓啊小邓,以后招子要放亮一点,这错误可不敢再犯了。”

    邓凌云苦笑不迭,心知舵主这话有理,他这两日也一直后怕,幸亏那两位没和他计较,否则自己的前程……

    他即便后怕,还是忍不住分辨道:“是属下眼拙,实在是,小姐出示的那个令牌,属下不认得啊。别说字了,连个雕花或者标记都没有,乌漆墨黑的。”

    杨影琢磨道:“这么奇怪?”他沉吟半晌,霍地又一掌拍下,邓凌云的肩膀霎时矮了半截。他却顾不得喊疼,只因他心知杨舵主虽然时不时犯二,灵光的时候也很灵光,于是他小心问道:“舵主知道这种令牌?”

    杨影哈哈笑了两声:“格老子的,我当什么,就是水去令啊,”他见邓凌云一脸不解,耐心解释道,“你们后生当然不知道。其实也是雕虫小技。那令牌外涂了一层遇水则溶的涂料,所以看上去就和一块碳没什么两样。”

    邓凌云有些眼发直:“这么做图什么啊?”

    杨影哼了一声:“那还用问,保险呗。不会被人惦记着偷了去,就是丢了也不怕被别人捡了冒用,谁会去捡块看着像碳的木牌子来玩的,”他见邓凌云不住点头,心里得意,“怎么样,跟着我这种老家伙还是有点用的吧。”

    邓凌云听了这话,知道舵主有些不爽自己这两日只顾着服侍小姐和护法,忽略了他,所以用些酸话敲打自己。他急忙恭维道:“瞧您说的,属下要向您学的还多着呢。”这么说着,他心里还在不住犯疑:那怎么小姐不先将那令牌泡了水再出示的?

    (女主日记19:建初元年六月十二,天蓝的都有点绿了,钓诗钩的酒后劲儿太大了,没钓出诗来,倒把吐钓出来了……)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谋逆日记】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