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谋逆日记 > 第二十章 穿林

第二十章 穿林

作者:慕橘 发表时间:2019-02-04 20:30:03 更新时间:2022-04-10 08:07:26
    行至旷野,气若游丝般的声音忽地从青绸马车的车厢内飘出,飘进赶车的书虫耳中:“虫伯,我昨晚上梦魇了一夜,梦见我们失手被人擒住,活活儿的打死了。”

    虽是青天白日,但苏幕遮幽幽的语声还是让书虫一激灵,他苦笑着宽慰一句:“多虑了。”

    但闻苏幕遮无精打采地续道:“唉,要是知道到底是‘哼嗯哼’还是‘嗯哼嗯’把那只瓮打破的,就好了。”

    ……

    书虫自诩博览群书,无论多么冷僻的领域多少都有些涉猎,可怎地苏幕遮这话他一点儿都听不懂呢?甚至问都不知道该怎么问。

    谁是“哼嗯哼”?什么瓮?为什么打破呀?

    “哈?”

    三五个问题最终化为一个满含着不解的“哈”。

    苏幕遮知道他听不懂,抽丝剥茧的解释起来:“是我在《民间鬼神录》上看过的故事……从前,有两个猢狲妖怪,一个叫‘哼嗯哼”,另一个叫“嗯哼嗯”,他俩一天到晚抬着一个巨大的瓮,只要有人一做梦,他们就会出现,把那人的梦放在那个大瓮里,抬着满处走……”

    “然后呢?”

    苏幕遮一直坐在车厢里,书虫只能听见她的声音,看不见她的表情,不知道她这会儿正为着自己罕见的追问而目含笑意,他只想弄明白她那句没头没尾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然后别的妖怪看见他俩手里抬着的瓮,就会不断撺掇他俩:‘扔了吧,打了吧。’,要是‘嗯哼嗯’先把瓮扔掉打破,那么梦就是梦,醒了就成空,”苏幕遮顿了顿,唉了一声又道,“可要是‘哼嗯哼’打破的,梦里梦见的情景就会变成现实……唉,我好想知道是谁打破的那只瓮啊,给个痛快话呀……”她啧啧了两声,没了下文。

    书虫微微一笑,对于这个虽有意趣却漏洞百出的故事不置可否,只道:“放心,我会保你周全。”

    一时无声,书虫觉得奇怪,才要回头去看,就听身后一阵之声,苏幕遮已经手脚灵活的爬出车厢,坐到他身边的车辕上了。

    书虫对上她炯炯有神的眼眸,知道她又有了精神,会心一笑道:“坐这儿多不舒服。”

    苏幕遮连连摇头:“坐这儿挺好的。虫伯,我制好了一剂毒药,给它起名为‘快活三’,”她说着,详细地阐明了起名的缘由,又道,“话说今日你没有写纸笺给我吗?”

    书虫目视前方,随手从随身的布袋中抽出一张蛋黄色的竹纸递给她。

    苏幕遮伸手接过,只觉触手细腻柔软,展开发现纸张有寻常花笺四倍大小,上端写着:护庄林地形图。

    苏幕遮用心记下了方位,追问道:“这又是圈又是叉的是什么意思?”

    书虫又递给她一张纸笺,上述:

    暗庄身处一片密林之中,路径甚杂,若不知顺逆路程,进得容易出来难。圈叉所示是陷阱暗哨之地,只为备不时之需。若知出路,必不会绕至死路,自不会踏着飞签铁弹子等物。

    苏幕遮这才知地势凶险,幸而书虫早有准备:“这,虫伯先来探过路了吗?”

    书虫摇了摇头,用手指了指纸上一处,示意她这个方向为“生门”,将是她撤退的方向。

    “我从这个方向跑,那你呢?”

    书虫又递给她一张纸条,上述:

    暗庄往北去百里即是蜀州,你寻一客栈静候消息。

    这是要分头行事了。

    苏幕遮低垂脖颈,闷闷地说道:“我留下接应你吧。”

    书虫干脆利落地拒绝她道:“不用。”话音刚落,他就觉得从右侧射过来一道灼灼的目光,他侧头与她对视,眉毛扬了扬,无声道:作甚?

    “千万别勉强,将军的命虽然重要,你的命同样重要。”

    苏幕遮静静地看着书虫。

    书虫面露不解,眉毛拧成一团,竟似不知道,他们偷苍魂珠是为了给镇南将军解毒的。

    苏幕遮皱眉想道:阿姨都派他来了,怎么又藏着掖着?她复又想到自己这几日也只是和书虫讨论有何计策,半点也没提旁的事情。

    苏幕遮的心里一阵不舒服,让人卖命怎能让人蒙在鼓里。想到这里,她言简意赅的阐明原委。

    书虫闻言露出“原来如此”的神情,疑惑地问道:“笑笑散和神仙水到底有何关系?”

    “我也说不清楚,”苏幕遮肃颜说道,“说真的,就凭着一样的味道,说两者没关系我都不信……”

    “但笑笑散不会让人上瘾。”书虫说。

    “这一点我也想不通,我曾经弄来过一瓶神仙水,”虽然四野无人,但苏幕遮还是压低了声音,“可还没研究出什么结果就被我用光了,本想着多买几瓶好好研究的,可再去时原先的据点已经人去屋空了。”

    书虫默默地点了点头,心道:要是这么容易就能研究出来,那“禁药令”早就颁布了。

    苏幕遮叹道:“我现在也不想多想什么,只想着该怎么保住笑笑帮。如果镇南将军死了,我们就再也无法翻身了。”

    “帮主为何不让登门求借苍魂珠?”

    苏幕遮也是不解,忖道:是啊,事关将军性命,登门求借的话,就算殷呈有推脱的打算,也不敢断然拒绝啊。

    又听书虫续道:“莫非她料定暗庄不肯借?”

    苏幕遮听到这里,模模糊糊地抓到了些关键,不肯借……不肯……

    “看来我们不能直接说明来意了。”

    “见机行事吧,”书虫沉吟道,他目视前方续道,“多用点心,珠子要紧。”

    苏幕遮点了点头,可再一细想书虫的话又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难道虫伯之前对珠子不用心?我若没将真相告知,他竟打算划水不成?

    “划水”是戎州这带的方言,指明明偷懒又装作很努力的样子。苏幕遮到戎州不过两三天,当地的话语已学会三四十句了,只不过她学会的大部分不是好话,不是“格老子”就是“龟儿子”,要不就是“日你仙人板板”。难得能有这么一句能宣之于口的,用起来自是得心应手。

    谈谈说说间,马车到抵一处密林之外,再不能行。

    苏幕遮抬眼望去,见林外停了不少辆马车,又见一弟子身着青衣立于前方,见来得马车又够一定数量了,这才恭谨地朗声说道:“说与诸位贵客分明,本庄护庄林里的路杂乱难认,需有人前头带路。请诸位无论骑马驾车,皆紧跟此旗。”

    说罢,他呼啦一下,将一面色彩斑斓的彩旗高高举起。

    车马间传出应和的话语:“早知你暗庄路险,无人带路就是两眼抹黑!这便走吧,头前开路!”

    那暗庄弟子高声回话:“请诸位稍待片刻,大师兄护送前头的客人入庄,少顷便回。”

    大师兄?

    苏幕遮想起和书虫头次见面时,他递给她的第一张纸笺,上面写着暗庄的基本情况,其中就有提到那位大弟子,叫任……什么来着。

    忽闻一阵策马疾行之声,林中一道衣影,几闪之下随一匹棕红大马驶出林外,马上人一勒缰绳立定了马匹:“劳诸位贵客久等,在下暗庄大弟子任来风,特来迎接。”说罢他自马鞍前挂着的褡裢中取出一面花色相同的彩旗,高举过头顶,带领着车马队伍走入林中。

    苏幕遮坐在车辕上看的分明,一踏入林子便觉阳光都弱了几分,林中尽是盘陀路,加上前后都有旁的宾客的车马,更是无法分辨曲直。

    她的眼睛瞬也不瞬地盯着头前半空中的彩旗,只觉得它直行还是转弯完全不问道路阔狭,果然几转之下已方向难辨,苏幕遮觉得有些头晕,仍要去强记,忽地念及书虫给予她的提示,心道:反正等下往北边撤退,入林出林两条路,现在记也是枉然。

    “虫伯,”苏幕遮忽而又想到一事,“那日邓叔叔不是说太极门送了挽联给暗庄吗,你猜他们今日会来闹事吗?”

    “来了更好。”

    苏幕遮想了想,含笑道:“嗯。越乱越好。”

    车行多时,霍地天光大亮。原来不知不觉间,马车已行至大片空地,暗庄便设立在密林中央,被大片树林环绕。

    只见门庭若市,单就马车而言就有几十架。十余个家丁在庄门口套马驱车,井然有序。任来风回身客气几句,又纵马驰入护庄林,当真是来去如风。

    苏幕遮跳下车来,眼见得书虫将缰绳交给一名家丁后走至她身畔停步。苏幕遮看了他一眼,低声道:“进去吧。”

    (女主日记二十,六月十二补记,护庄林的路也不知怎么长的,都和树长到一起去了)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谋逆日记】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