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谋逆日记 > 第二十三章 狗血淋头又淋头

第二十三章 狗血淋头又淋头

作者:慕橘 发表时间:2019-02-04 20:31:23 更新时间:2022-04-10 08:07:26
    文文这周上推荐,如果有读者路过还请收藏一下~不习惯追文也可养肥再看~这本书基本上现在还没有多少人看过哦,您的收藏对我绝对是雪中送炭~我相当需要您的支持,万分感谢!

    ………………………………

    书虫抬眼笑道:“我怎会知道,不过是凑巧罢了。”

    有这么巧?

    苏幕遮皱了皱鼻子:“那虫伯的眼光真是好,在你的‘凑巧’授意下,我偷听的第一段对话就这么有内容。”

    书虫轻哼一声,顾左右而言他:“何时开席啊,太怠慢客人了。”

    厅中的喧嚣戛然间降低了几分,只因一位身着红裙的女子自内堂而出。但见她年纪虽稚,却已是玉立亭亭,一张瓜子脸,大大的眼睛黑白分明。

    有几个凌乱的声音响起:“殷小姐来了。”

    来人点点头,神色间甚是冷淡,她踱到厅中朗声道:“感谢诸位前来家父五十寿辰宴会,招待若有不周还望见谅。请各位先行落座,家父马上就到。”言罢她走向贵客的席位,敛衽而拜,与他们喁喁私语起来。

    耳听得殷庄主将至,苏幕遮绷紧了身子,又一次伸手去摸袖中藏匿着的那剂毒药。

    坐在她身边的书虫感觉到了她的紧张,轻声道:“你打算何时出手?”

    苏幕遮沉吟道:“酒酣饭饱的时候人最容易犯困,是戒心最低的时候。我打算等宴席散了开始送客时下手。我这剂‘快活三’有一盏茶的潜伏时间,方便我们脱身埋伏,这毒不是不会让人即刻毙命,哪怕他将珠子藏在十里百里外,时间都足够。”

    说话间,又听得多人齐声道:“殷庄主出来了。”

    苏幕遮顺声望去,发现来人与她想象中的殷呈颇有不同。她本以为殷庄主已是知天命的年纪,必是苍颜白发,谁知这位殷庄主看上去甚是年轻,望之如四十许人,加之身着红衫,更显神采奕奕。

    长的年轻也就罢了,殷庄主行事亦颇有少年朝气,朗声大笑久未间断。先是高声感谢各方来客的光临,又与近旁的熟人阵阵寒暄,时不时有笑声溢出,四下扩散。过不多时,殷呈宣布开席,便有仆从婢女流水般摆上各种美味佳肴,围桌而坐的客人们觥筹交错,又是一片热火朝天。

    殷呈是个殷勤的主人,大有“客来时,酒尽重沽”的派头。寿宴因为他而其乐融融。菜过五味之时,他更是挨桌敬酒,每位宾客,无论身份,皆照顾周到,往往因为别人一句随口的吉祥话语而喜笑颜开,连连干杯,十几桌下来,他已喝的面酣耳热。

    苏幕遮的目光瞬也不瞬地追随着殷呈的身影,眼看他越行越近,越喝越多,渐渐地脚步都有些微趔趄。她心底有些按耐不住,眼见得殷呈已行至林雨霖坐的那一桌,倏地对着书虫耳语一句:“等他过来敬酒时,掩护我。”

    书虫面无表情,对她的临时变卦也没有异议,只在伸筷子夹向一块海参时几不可见的点了点头。

    “阿,阿榛!”

    男子短促的尖叫蓦地在近旁响起,苏幕遮一惊,这一声居然出自殷呈之口。

    只见他的脸上再没有从容的笑意,反倒几分扭曲,身子摇摇欲坠,他身边的殷小姐忙抢上一步扶住父亲,脸上现出三分不解,刚想说些什么,殷呈已挣开他女儿的手,向前扑了几步。

    数人发出数声惊叫,那桌的客人纷纷起身,连声道:“殷庄主莫不是醉了?”

    殷呈充耳不闻,口中喃喃道:“是你吗?是你吗?阿榛……”他语带几分嘶哑哽咽,伸手去握一女子的柔荑,却被那人狠狠甩开:“拿开你的脏手!”竟是林雨霖。

    苏幕遮的心里觉得不出所料又出人意料,林雨霖平白无故的出现在此地,十有**是不怀好意,她若先行发难,突然跳起来指着殷呈鼻子大骂,苏幕遮并不觉得有什么稀奇。

    可林雨霖尚未动,殷呈居然主动扑上去找骂,这算什么啊。

    而且,阿榛?阿榛是谁?

    苏幕遮腹议不断,场面却如同她期待的愈发混乱起来。

    只见林雨霖拍案而起,顺手就砸了一只酒杯,大喝道:“你的鬼爪子往哪里摸呢!你这个老不死的,真是狗改不了吃屎!荤素不忌的老色狼!怎么什么货色都下的了手啊!”

    这一连串喝骂让苏幕遮相当无语。荤素不忌?什么货色?这是能用到自己身上的形容吗。看来这姑娘真是怒不可遏了,这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话足可表明,她抓狂了。

    但此刻机会甚好,趁着众人的目光都聚集一处时,苏幕遮又一次改变计划,悄然向那个热闹的方向移去。

    殷呈在这番喝骂中硬是老泪纵横,却不像是生气,倒像是激动万分。他抬袖拭泪道:“阿榛啊,你还是念着我的吧!这么多年了,你还是回来了……小白脸有什么好,罢了罢了,我也不怪你跟过别人,回来就好,回来就好……”他说着说着还是不死心,竟然又去握住林雨霖的手,被她一阵拍打死命挣脱。

    苏幕遮脚步一顿,不禁暗皱眉头:也不睁大眼睛看看,林姑娘才多大点年纪,你再虚长几岁都够做人家祖父的了。对着这么个小姑娘嘴里都能这么不三不四的浑说。

    她心里有了几分猜测,殷呈怕是把林雨霖错认成旁人了,而林雨霖却不觉得诧异,只一味的大吵大骂,像是早有准备,只怕这个“旁人”和她也脱不了关系。

    吵吵闹闹中,场面一团混乱。少部分客人看得兴起,议论纷纷,但大多数人还是在交口相劝,只是殷呈风言风语,又不停的动手动脚,使得很多人的劝阻梗在喉头,出不了口。

    而殷呈身侧的殷小姐,哪里听过如此粗暴的喝骂,更别提还出自一个和自己年纪相仿的小姑娘口中,又是羞又是气,在旁连连顿足:“你胡说什么呢!住口!”

    苏幕遮此时已凑到近前,听得暗暗摇头:这叫阵也叫的太没气势了,瞧人家林姑娘,冷静下来后骂的多精彩,这才是撒泼打滚应有的架势。

    果见林雨霖百无禁忌,粗有粗的说法:

    “你个不要脸的臭流氓,老王八……”她像是被噎住了,随即反口道,“王八蛋!早先作尽混蛋事,这会子又当众洒猫尿!”

    细有细的说法:

    “皓首匹夫,苍髯老贼,表面上道貌岸然,背地里男盗女娼,安敢于此惺惺作态!”

    进可攻:

    “尔一生做尽下流龌龊事,人神共愤,天地不容!”

    退可守:

    “你这老贼见女,如蝇子见血,一把年纪如此作态,羞煞人也!”

    殷呈对她的恶言充耳不闻,还在动情的回忆过往:“阿榛啊,你忘了吗,咱二人当年在豫州花会上初次相逢,你我同看上了那品玉楼春,你教我让给你,我说你与我同游三日我就双手奉上……”

    “爹!”

    殷小姐听他父亲越说越不像话,而她每每上前想要掩住他的口都被殷呈不耐地拨开,眼见得父亲口中的“阿榛”又要蓄势大骂了,她忙不迭道:“爹,你喝醉了,回房休息去吧。”

    劝阻还不足,她又忽视掉殷呈嘟囔的“我没醉”,回头呼救道:“大师兄,大师兄,我爹喝多了,快来把他拖进去!”

    “放肆,茵儿,你想忤逆为父吗?”

    殷呈猛地断喝一声,震得殷茵娇躯一颤,谁知下一刻他说出的话就让她羞赧的差点哭出来:“阿榛,这里人多,我们进去聊。”

    “谁要和你进去聊!忤逆又如何,想端父亲架子,也不先撒泡尿照照你的德行!”

    林雨霖骂里偷闲,还帮殷茵添补一句,对方当然不领情,双目含泪对她怒目而视。林雨霖自是不惧,续道:“阿榛!阿榛是你叫的吗!今日腆着脸叫魂,昔日又做下那等坏人清白,喜新厌旧的丑事!娶妻生子比放屁还快!我今日前来就是为了看清你个贪声逐色之徒的真面目的,果真丑态百出,遂了我的心愿!你个老王八蛋将来定会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她这番咒骂一气呵成,后双手一抬掀翻了桌子,在一片杯盘狼藉中转身跑走。

    (女主日记:六月十二第三次补记,听林姑娘一席骂,胜撒十次泼。精彩!)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谋逆日记】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