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谋逆日记 > 第二十四章 遇袭

第二十四章 遇袭

作者:慕橘 发表时间:2019-02-04 20:31:27 更新时间:2022-04-10 08:07:27
    文文这周上推荐,如果有读者路过还请收藏一下~不习惯追文也可养肥再看~这本书基本上现在还没有多少人看过哦,您的收藏对我绝对是雪中送炭~我相当需要您的支持,万分感谢!

    ………………………………

    这一连串动作快如兔起鹘落,转眼间林雨霖的身影已跑出了众人的视线。

    殷呈身形一动,霎时间晃过几桌宾客,便要追出去,急得殷茵连连呼喝:“大师兄,大师兄,快点拦住我爹……”

    娇呼声未落,任来风已经由左路抄近,到了师父殷呈身畔,还未及劝说,就见师父那双本来泪眼迷蒙的双眼蓦然现出阴沉神色,耳听得一个冷然质问的声音:“你哪来的胆子,敢忤逆为师?你到底是谁的徒弟?”

    任来风忙退后三步,低头应道:“徒儿不敢。”

    殷呈见他还知进退,哼了一声,回身对众弟子一并交代:“谁都不许跟来!否则以不遵师命论处!”说罢闪身出门。

    在一片响亮的齐齐称“是”中,任来风恍惚间仿佛听见一个声音短促地唤了声“小白”,可再去细听又听不到了。

    任来风收敛了心神,师父适才演了一出闹剧,现下安抚宾客还来不及,只好先由得他去撒欢,反正那小姑娘也跑不出护庄林,加上年纪尚稚,动起手来也不可能是师父的对手。

    他当下抱拳拱手,诚挚道:“抱歉扫了各位的兴致,是我暗庄招待不周,万望诸位多包涵。”说罢他携过酒杯,挨桌敬酒。

    众人纷纷回礼,与暗庄交好的免不了客气安慰几句。但大多数人是因为礼数原因前来,贺寿只是走个过场,此时皆在肚里暗笑,心道:这次贺寿来的可对极了,谁家的寿宴上能看到这么精彩的一幕呢。

    殷茵望着诸人的诸般面貌,见有几人甚至陆续起身离席了,明目张胆的早退可见是因为暗庄闹了个大笑话,她想到这里羞愧的抬不起头,随即又想到这一切都是那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女子造成的,当下愤愤忖道:贱人,坏蹄子,不得好死。

    殷家小姐在心里翻来覆去的不知咒骂了林雨霖多少次,她却不知,那几人离席与她父亲闹的笑话根本没有任何关系。

    “虫伯,都怪我,没管住小白!”

    苏幕遮脚下不停,心中懊恼非常。半刻之前,殷呈就在她所坐的那桌旁边略站了站,发了会儿“师威”,小白已然闻到了他身上毒药的气味,居然青丝一吐,身子一跃,叭一声黏在了殷呈的身上。

    这简直是“自作孽”,那毒是苏幕遮抹到殷呈身上的。这剂毒药在她袖子里藏了多久,就被小白觊觎了多久,她千防万防,还是百密一疏。

    “莫慌,”书虫简而言道,“追上去看看情况。”

    书虫平静无波的语声听在苏幕遮耳中很是熨帖,她略稳住心神,猜测道:“既然护庄林的生门在乾门,林姑娘会不会进入林子向西北方跑了?”

    “有可能。”

    说话间,二人已穿过前院,奔出大门,门外的舞狮表演早已结束,适才热闹非凡的地界现下已是一片冷清,只留下积的厚厚的炮仗碎屑。

    远远的望去,西北方向影影绰绰,被树木遮掩的什么也看不清。书虫加快了步伐,说道:“进林了。跟紧。”

    苏幕遮郑重点头,二人窜进树林,朝西北方向直奔,也不管道路是平是陡,甚至有些看上去像是死路,走到近前拨开草叶又变活路。

    他们疾行一阵,隐约可见头前两个人影。

    书虫脚步不停道:“近前去看看。”

    苏幕遮心中疑惑丛生:这样直接上前不是打草惊蛇吗。但她亦注意到那两个人影已有拉扯之势,当下心惊:莫不是殷庄主恼羞成怒了,打算趁四野无人杀人泄愤?

    苏幕遮只觉心中血气一涌:若是如此,说不得要管上一管。

    二人腾挪间已到附近,书虫却是蓦地伸臂一拦,之后带着她旋了半圈,隐身树后,以指缄口轻声道:“不可再上前,就在这里吧。”

    此处离殷林二人不过二十步远,苏幕遮从枝桠间望去,见殷呈背上已没了白皇的踪影,只留了些青亮的粘液,顺着粘液走向可以看出,白皇已顺着领口爬进去了。

    她附到书虫耳畔轻道:“小白进去了,他很快就会察觉的。”

    书虫微微皱眉,问道:“你能用毒物把它引回来吗?”

    “我试试。”

    苏幕遮边将残余的毒膏抹到树皮上,边用气声问道:“话说林姑娘不会有事吧?”

    “不会。”书虫凝视着前面的动静,微一摇头说。

    仿佛是在证明书虫的话总不会错,林雨霖中气十足的骂声恰在此时飘入她的耳中:

    “你个老贼,跟着我作甚!”

    “阿榛……”

    林雨霖不耐地打断他道:“我说了,我不是阿榛。”

    殷呈的眼神在林雨霖身上一阵逡巡:“可你和阿榛长得这么像,眼睛圆圆的,鼻尖小小的,还有骂人时候额头上一片青,简直是一模一样。”他说着觉得肩上有点痒痒的,肩膀别扭的一扭。

    林雨霖后退几步抬手捂住额头:“你胡诌什么呢!”

    殷呈声音干涩道:“是真的,阿榛一发起脾气,额头上青筋便会噼啪噼啪地爆出,说不出的可爱。”

    苏幕遮险些失笑:看来殷庄主也也没少挨那榛的骂,连这种细节都记得这么清楚。

    殷呈的语气添了几分温度:“你说你不是阿榛,那你定是她的妹妹。我只知道她有个弟弟,竟不知还有个如此标致的妹子。”

    林雨霖本来面色已稍霁,听此沉下脸,目光阴鸷地说道:“你不干不净的说些什么呢。”

    殷呈忽地展开笑脸道:“好小姨,饶了姐夫这一遭,告诉我你姐姐在哪儿呢。她派你过来是不是要传递什么信件给我啊?”他边说边目光火热地上下打量起林雨霖来。

    苏幕遮听得心头火起,又觉得身边的书虫身子也紧绷起来,想来也是不忿殷呈的调笑。她伸出指甲将面前树上支楞起的一块树皮狠狠抠下,放在指间揉搓,小声道:“林姑娘就应该一口啐他脸上。”

    谁知林雨霖只怔怔地看着殷呈,看着看着眼圈渐渐红了。

    苏幕遮心下称奇:适才大闹暗庄时听了那么多疯话还是那么剽悍的喝骂,怎么现下听了这两句竟就要哭了不成。

    耳畔轻语乍然响起:“有人来了。”

    苏幕遮一惊,倾耳去听也听不见丝毫动静,忽觉腰间一紧,身体一轻,书虫已携着她飞身上树。他二人今日一着青衫一着绿裙,若不细细辨认,真看不出浓密的枝叶间竟有两个身影藏着。

    “来人是谁?”

    书虫侧头细听:“不知。”

    苏幕遮也侧耳去听,她的耳力不凡,可也在几息过后才听到动静,暗忖道:来了十几个人,脚步声却不纷乱,是一齐朝这个方向寻来的。

    “莫不是暗庄见庄主迟迟不归,出来接应了?”苏幕遮对书虫附耳道。

    书虫听她如此推断,摇头不语。

    苏幕遮再听之下,神色一变,知道自己判断有误,听声响来人已纷纷腾挪,向两翼散开,竟要形成包围之势。她心里暗道一声不妙:来人是敌非友不假,可怕就怕是殷呈的敌人,那就麻烦了!

    小白,你舔够了没!还不快回来!

    苏幕遮在心中愤愤想道,下一刻就目瞪口呆的发现白皇又自从殷呈后领口钻出,青丝一吐荡到近旁的树上,而后一荡接一荡,直接荡回苏幕遮和书虫隐藏的那棵树上。

    这,这也太……

    苏幕遮迷惑不已,她只是在心里想想而已,谁知真把白皇召唤回来了。难道这只蛊和自己竟心灵相通不成?是因为那滴心头血的缘故吗?

    她顾不得多想,抓过白皇塞回排箫之中,同时在心里将原则又强调一遍:下次不许乱跑了!否则那些炼坏的蛊,扔了都不给你吃。

    瞬息之后,殷呈终于有所察觉,他逼上几步喝问林雨霖:“你设了埋伏?”

    林雨霖连连后退:“你说什么,”她一气退了四五步,直至背抵大树退无可退,俄然觉出异样,失声道,“有人来了!”

    (女主日记24:六月十二不知道第几次补记,小白是个惹祸精)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谋逆日记】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