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谋逆日记 > 第二十五章 黄雀捕蝉

第二十五章 黄雀捕蝉

作者:慕橘 发表时间:2019-02-04 20:31:31 更新时间:2022-04-10 08:07:27
    如果有读者路过还请收藏一下~不习惯追文也可养肥再看~新人新书很是冷清,您的收藏对我绝对是雪中送炭~我相当需要您的支持,万分感谢!

    ………………………………

    话音未落,便听衣袂翻动,扑落落声响中,十几个人影自密林窜出,团团围上。

    领头之人竟不怕行踪惹眼,居然身着白衣。他手持长剑,出手便是凌厉招式,直向着殷呈刺去。殷呈错步避开,眼见得来人进招不断,削喉、打肩、击胸、取腹,剑在那人手中如毒蛇红信,结成毒网将其笼罩。

    殷呈躲闪间,以余光一瞥,见重重叠影不急着一拥而上,而是逐步上前呈挤压之势,势要堵住他的退路。

    殷呈见他们如此谨慎,不进杀招,只断他的退路,断定来人是另有所求,在未得偿所愿之前不会伤他性命。想到这里,他放手进击,竟逼得持剑之人一转剑柄,如钩镰一般连使圈环招式,只取守势。

    殷呈见所料为真,更是坚决,白衣人无法,剑回横撩,只为重新拉开与他的距离,找回之前的节奏。

    忙里偷闲中,殷呈手臂一扬,放出一枝响箭,口里道:“众位在我暗庄的地盘便施偷袭,未免将我暗庄瞧得忒小了。我一众弟子即刻就会赶到,识相的就此撤走,还能保住小命。”

    苏幕遮此时有些坐蜡了:前无去路,后有追兵。若来人得手绑走殷呈,他们便会失去他的踪迹。若暗庄弟子及时赶来击退来人,殷呈怕就要毒发了,到时众人护送他去解毒,还怎么能悄然跟随不引起注意呢。

    她越想越是后悔:不是都已经想好宴席毕客人散时再下毒吗,到底没沉住气,如今众目睽睽,可怎生是好。

    苏幕遮动念虽快,情势转变的更快。只见那白衣人轻喝一声“变阵”后,来人纷纷散开,随即再行围上。

    书虫轻哼一声,未及开口,就听殷呈失声道:“八卦阵,”他以手抚膺,气哼哼地说道,“好啊好啊,真是太极门!居然追到我家门口了,欺人太甚!”

    “那真是八卦阵?”

    苏幕遮觉得蹊跷,悄然问书虫,闻者略一点头,神色凝重。

    “来得也太巧了,难道林姑娘是太极门派来打头阵的?”苏幕遮问。

    “不会。”书虫答。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前两天还在担忧太极门也会借着寿宴的机会来寻仇,结果竟真的来了,早知如此,坐山观虎斗不是更好,非要螳螂捕蝉,被人黄雀在后了吧。

    不大会,那白衣人已连喊了三次“变阵”,逐渐将殷呈困在其中,他左闪右避,骤然停下前冲的脚步,抚胸喘了几口粗气,下一刻再也支持不住,单膝跪地。

    这一变化大出苏幕遮二人的意料,书虫皱眉低声:“不是要一盏茶才毒发吗?”他说完飞快转着脑筋,分析起这两方势力下一步的举动。

    殷呈这时毒发让苏幕遮也是不解,她明明计算好了时辰,那剂毒药会潜伏一盏茶时间……难道是因为小白在他背上爬了一路的缘故?

    白皇口中吐出的青丝有麻痹的功效,当日在后山密洞,一根细丝不过半刻就让一条凶猛的过山峰不能动弹,这样想来,殷呈不是毒发了?而是麻痹了?

    不管是什么情况,这下便宜太极门的人了。

    白衣人运指如风,突突几下点住了殷呈穴道,他目光刀锋一般射向树下的林雨霖,忽地欺到她身前,林雨霖猝不及防,被人一招制住,随手掼在一旁。

    “公子,这女子怎生处理?”

    包围圈裂开一道口子,一人缓缓走出,赞许道:“阁下果然身手不凡,这么简单就得手了。”

    来人面容清俊,眉宇间却弥漫着死气沉沉的气色,竟是那自称虚玄派弟子的方有决。

    再一次近距离观察,苏幕遮蓦地攥住书虫的衣袖,喃喃道:“人皮面具。”

    难怪她总觉得那人看起来有些奇怪别扭,原来是戴了人皮面具的缘故。

    这面具也算上乘,可还算不上巧夺天工,至少苏幕遮两见之下已经看出破绽了。若是方有决戴了“黄大仙儿”出品的人皮面具,别说是近距离观察,就是伸手去摸也摸不出假来。

    可不管怎样,他戴着人皮面具进庄,又捏造了自己的身份来历,看来是早有准备,再加上有这许多人帮手……

    苏幕遮心头沮丧,一切的设计都为他人做了嫁衣裳。

    “你对珠子可势在必得?”书虫的声音在她耳畔猝然响起。

    “当然。”苏幕遮惊异他还需再问,低声答道。

    “可愿意冒些风险?”

    “历来富贵险中求。”

    “好。记得要示弱。”

    啊?什么意思?

    苏幕遮的追问还没出口,一股劲风袭来,她视线一扬,紧接着身体失却平衡,头重脚轻的从树上栽了下去。

    “啊!”

    这声短促的惊呼引起了众人的注意,而造成她大头朝下的元凶早已趁乱转移到别处了。

    苏幕遮灰头土脸的坐起,脏话险些脱口而出,书虫居然猝不及防的出脚将她从树上踹了下来!耳听得刷刷声响,她已被十余柄剑指住。剑锋森森,映照出她苍白的面庞。

    “居然还有旁人。”

    方有决施施然地说道,他拨开利剑,走到近前:“姑娘是什么人?为何来凑这个热闹。”

    苏幕遮的心愈跳愈快,险些要冲破胸膛,她努力保持着面上的镇定,刚要说话,身上的蛊虫又一次准点发出响声:

    “呀呀,呀呀。”

    苏幕遮:……

    众人:……

    书虫:呵。

    “方公子还有闲情逸致在此闲话,暗庄弟子就要追来了。”苏幕遮当先回过神,直指关窍。

    方有决被她叫破身份,没有丝毫的动容,神色还是那般平静,当然有人皮面具的遮挡别人也看不透他的神情。他上下打量了苏幕遮片刻,一摆手下令道:“搜身。”

    什,什么?

    苏幕遮忙抬手护住胸前部位,面露愤慨之色,就见那白衣人得令后俯下身子……在殷呈的身上翻找起来,片刻搜查完毕,报告道:“没在身上。”

    苏幕遮讷讷地垂下手臂,见方有决的神色依旧不变:“罢了。我从没指望能一击得手。”

    白衣人行至他身后几步远道:“公子,可要斩草除根?”

    “我的目标只是殷呈,”方有决转身间说道,“这二人就留在原地吧,反正等暗庄弟子追过来她们也百口莫辩。”

    “等一哈(下)。”

    苏幕遮失声叫道,情急之下咬了舌头,一股血腥味瞬间充盈在口中,眼泪也随即盈眶,她口里含含糊糊道:“你就这么狗(走)了。难道你不奇怪殷呈为何突然护(束)手就擒吗?”

    方有决蓦地回首,眼神凌厉如剑,可眼见得这个莫名其妙出现的女子说出的话语虽然耸人听闻,但整个人都在瑟瑟发抖,使得她毫无气势。他轻哼一声,便要指挥撤退,就见那女子仍不死心,颤声道:“那是因为我给他哈(下)了毒。”

    众哗然,一时间议论汹汹,人多声杂。白衣人抬手制止,不忘提醒方有决道:“公子,暗庄弟子就要到了……”

    “我知道。”

    方有决截口道。他本就奇怪殷呈突发的后继无力,本以为是有什么暗疾,却原来和这女子有关吗。他摸着下巴,不住思索道:是什么毒药呢,不立时毒发。毒发时,见效虽快却不是一击毙命,火候掌握的甚好啊。哎,可恶的人皮面具,痒死了。

    他强忍住将脸上的面具撕下的冲动,同时压下了心底的疑问,不慌不忙地指示撤退,语气中尽是不以为意:“那又如何。看来不是立时毙命的毒药,时间足够。”

    苏幕遮心知对方如此表态,是想要借由时间的紧迫逼她多漏些口风。她想到书虫交代她的,示弱,已经够弱了,还要怎么弱……

    她霎时伏地痛声道:“我吴(不)要被扔在这里……我一定活吴(不)成的……我招惹谁了,不过是一桩生意……早知道吴(不)接了,银子哪有命重要……”

    她哭得声噎气堵,半点没有女子的矜持,就差直拍大腿,两脚乱蹬的撒泼打滚了。

    周围的人面面相觑,心里默默想道:真是白长了那张脸。

    苏幕遮卖力的表演没有白费,方有决轻笑一声,对白衣人道:“点住穴道带走吧。”语气之轻描淡写,就像去酒楼用完饭,吩咐小二将剩饭剩菜打包一样。

    白衣人雷厉风行的照办,苏幕遮转眼间就无法动弹了,下一刻觉得天地颠倒,她竟然像一挂猪肉一样被白衣人扛在了肩上。

    天旋地转中耳听得方有决又道:“把另一个也带上吧,那小姑娘适才骂的挺有意思的,听她说的话她和暗庄大有渊源啊。”

    (女主日记25:六月十二最后一次补记,明明可以把我推下来,非得要用脚踹)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谋逆日记】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