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谋逆日记 > 第二十六章 转移

第二十六章 转移

作者:慕橘 发表时间:2019-02-04 20:31:37 更新时间:2022-04-10 08:07:27
    如果有读者路过还请收藏一下~不习惯追文也可养肥再看~新人新书很是冷清,您的收藏对我绝对是雪中送炭~我相当需要您的支持,万分感谢!

    ………………………………

    那白衣人秉承“一个是扛,两个也是抱”的原则,顺手抓过林雨霖的腰带,将她面朝下提在手中。

    方有决带来的这行人迅速形成一列,向着西北方向鱼贯前行。列中一人扛起殷呈,白衣人当先而行,方有决与他并肩,其余人紧随其后。

    苏幕遮被白衣人的肩头狠狠地顶着胃口,摇晃中有些想呕,视线中也只有大地。她联想起这帮人围攻上来时的井然有序,再结合他们现下撤走的方向,心知这班人也知生门在乾门。

    但他们速度虽快,毕竟带着三个不能动弹的累赘,久而久之会受到极大的影响。而暗庄的追击者轻装简行,看来被追上只是时间问题。

    苏幕遮心中很是不甘:若是被暗庄追上还不如被这些人带走呢。至少这样殷呈和自己都是质子,说不定会被关押在一处,还有希望探问苍魂珠的下落。

    直到此时此刻,她心心念念的还是苍魂珠,不由得怨念起劫持她的这班人脚程不够了。

    过了约莫半柱香时间,果然如她所料。白衣人速度减缓,苏幕遮默默忖道:也怪不得他,扛着我不算,手里还拎着一位呢。

    心思甫现,就听白衣人沉声说道:“换!”

    苏幕遮瞥见原本身扛殷呈之人肩膀微一下沉,后就势一顶,殷呈便已飞到他身后那人的肩上了。而白衣人手中的林雨霖也被依样画葫芦的抛出,交接到那人的手中。

    可不过眨眼功夫又听呼呼两声,苏幕遮心明如镜:殷呈和林雨霖又被向后转移了。也就是说,我也会……

    动念间苏幕遮只觉得腹腰处被一股大力撞击,眼前一花差点晕过去。

    耳畔又是几声风声,苏幕遮心底称奇,可随即反应过来:这人扛着殷呈许久,也是要休息的,看来又要被向后抛了。

    果不其然,第二人用劲一抛,苏幕遮已在第三人的臂弯中了。

    这班人想来训练有素,这种疾奔下的传递做的甚是熟练。苏幕遮三人就这样被不断交接,那些人本就留有余力,故不觉太过吃力,脚程也不会减慢。虽然由于负累使得他们无法全力疾奔,但在此种方法下他们的速度始终如一。

    这三人就这样被不时地向后抛去,苏幕遮渐渐放下了心:难怪方有决的语气中满是胸有成竹,并不急着撤退。原来这些人都是轻功一等一的好手,他早料到甩下追兵是游刃有余。

    第四人,第五人,第六人……

    恍惚不知过了多久,待苏幕遮又被扔了三四次后,终于重见了天光,这一众人出离了密林。但闻林外有踢踏的马蹄脆响,这班人一人一骑,翻身跃上一早备好的快马。而苏幕遮,殷呈和林雨霖三人的待遇有所好转,至少是上身直立坐在鞍前的。

    苏幕遮费力的偏转视线,这才得见殷呈被方有决置于身前两臂间,林雨霖与其中一人共乘一骑,而她自己,因后颈处不断飘来冷冷的气息,身后怕就是那白衣人了。

    苏幕遮错回眼珠,只觉得一阵头晕脑胀,心里暗道幸运:这要是大头朝下挂在马背上,非被颠的散了架不可。现下还能看看清楚,他们要向哪个方向撤走……不好!

    她蓦地想到:他们换马前行,也不知虫伯能否跟上。两条腿跑不过四条腿吧。

    身不能动,口不能言,苏幕遮只得先行放下担忧,潜心回想起整件事来,望能推断出个来龙去脉:方有决将殷呈制住带走,一时半刻间又不肯伤他的性命。恐怕是想以殷呈换取些别的物事。十有**他的目标也是苍魂珠。不过他也真是好笑,居然去搜身,殷呈怎么可能将这个宝贝随身携带啊。要是我,恨不得挖地三尺埋起来。

    苏幕遮想到这里,不禁有些气闷:早知道苍魂珠这种宝贝不可能只有我们觊觎,可也不要一帮一伙的同时来呀,今天我来偷,明天你来盗,错落有序的多好。

    揶揄归揶揄,她的心里还是有些焦急:现下把人绑走了,看来想要实施一手交人一手交货。整个过程不知要撕扯几天,那就一定不会让殷呈“换珠未成身先死”的,看来我要先想办法多拖延几日,再解殷呈身上的毒。这两方,甲方手握人质,乙方人多势众。我和虫伯既无势又无人,该怎么周旋呢。

    形势虽然严峻,苏幕遮还是要想方设法地从死局里寻到生路:如果虫伯能洞悉到他们的计划,趁着双方交接之前把珠子偷出来就好了。到时候乙方交不出珠子,甲方自不肯交人,一团乱之下何愁无法脱身呢。

    苏幕遮越想越觉得此计甚妙,只愁无法通知书虫。她极目远眺,心想不知道这些人会在何处落脚,要是在城镇里就太好了,人多眼杂,传递消息也方便。

    在奔出几十里,换了几多方向后,他们驶上南北向的大路。这一行人的马匹皆是良驹,跑得既快又稳。苏幕遮伊始还有些担心,自己身不能动,若不想摔下马去,免不了要被这白衣人揽在怀里,岂不是吃了大亏。

    跑了一阵子发觉自己多虑了,那白衣人倒没有趁机对她摸手摸脚,又见他们终于上了大路,心头一喜:照这样跑下去就到蜀州境内了。

    可惜世事无法尽如人愿,跑着跑着,他们又脱离了大路。苏幕遮的视野里出现了一座破败的建筑,只看残垣断壁便知荒废日久。她的心中大为颓丧:要在这地方落脚吗?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要是设了岗哨谁人能近前啊。

    得得的马蹄声中,策马的一行人已奔驰到了破败屋宇之外了。由于这一路上每遇一次岔路,就会分出一人走相反的方向迷惑追兵,故到抵这里时已只剩下十人了。

    白衣人携苏幕遮跳下马来,解了她腿上被封的穴道,语意冰冷道:“进去等着。”

    林雨霖的环跳穴亦被人拍开,她二人相顾无言,只得向屋宇走去。耳听得身后声响,正是方有决示意四人同时抬手抬脚,预备将殷呈运进去,口中不忘吩咐道:“看紧点,当心他弄鬼。”

    苏幕遮始终牢记书虫对她的嘱咐,一路上都在示弱,可真被人如此轻视,还是让她有些气馁:我在这些人眼中就这么不值得提防吗。殷呈身中剧毒且穴道被封,他们尚且如临大敌。反观我和林姑娘,不但能自由行走,还让我们先行进去候着,是料定我们翻不起浪花吗。

    苏幕遮动起了歪脑筋:我这时要是飞起一脚,说不定能踹开林姑娘胸口的巨阙穴。她和此事本没什么关系,是被无故拖累的……不过青天白日的不好脱身,到了晚上又会有人放哨,恐怕连门也跑不出去。

    胡思乱想间,她二人已行入大殿,一股霉味冲鼻而来。就见正殿正中供奉着一尊人像,竟是一个年纪轻轻的道人,身着道袍头戴道冠,细看之下,双眼处黑如点漆,竟似历久弥新。只不过除了那双眼睛,这个像身已败,尽挂尘埃,身前的香炉蜡台更是冰冷日久,供桌上只有两盘干瘪之物,早已看不出原形。

    苏幕遮认出此地是个败落了的道观,她环顾四周,只觉得无处站无处坐。一转头看见林雨霖也是面露难色,看来她也从未在条件如此恶劣的地方呆过。

    二人从对方脸上读出了相同的为难怨怼,四目相交中倏地同时苦笑。

    “你真的给殷老贼下毒了吗?”林雨霖当先开口。

    苏幕遮点了点头。

    林雨霖又追问道:“为什么?你和暗庄有仇?”(女主日记26:六月十二最最后一次补记,我要先去吐一会儿,有点晕马)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谋逆日记】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