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离婚无效:前妻快到碗里来 > 第20章 夜太冷,需要暖床的

第20章 夜太冷,需要暖床的

作者:一庭芳菲 发表时间:2019-02-04 20:20:33 更新时间:2022-04-10 08:07:21
    心情复杂的她根本就不知道荆鹤东到底在想什么,其实,就连荆鹤东本人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他只知道,他不愿看见她受伤。

    “啊!疼--”

    随着一声哀叫,荆鹤东按住唐念初肿得跟馒头似得脚踝开始使劲**起来,他态度并不敷衍,下手重得唐念初眼泪直飙,觉得自己的骨头都快断了。

    好不容易熬到他放手,荆鹤东才满意地看着已经消肿不少的成果对她说:“接下来几天好好在家里躺着,不许乱走动。”

    大汗淋漓的唐念初抬手擦了擦额角的汗,虚弱道:“哦……”

    她这样子,确实这几天哪里都去不了了。

    “还有,以后不许穿露背装。”

    “啊?”

    荆鹤东扭头对一边的女佣说:“去楼上看下少夫人的衣服,所有露背的全给我拿去烧了。”

    女佣懵了似得点点头,赶紧上楼去找。

    *

    半小时后,别墅的花园里升起一股浓烟。

    价值十几万的名贵礼服唐念初今夜才穿一次就这么付之一炬,顺带还有夏季她穿过的短裙吊带等物。

    大约是不喜欢看见她穿高跟鞋,荆鹤东亲自去检查了唐念初整齐摆放在鞋柜里的几十双鞋,把鞋跟超过七厘米的鞋全部挑出来让人打包扔了。

    唐念初躺在床上,凝视着窗外升起的烟,感觉十分无语。

    所以现在的情况就是荆鹤东软禁她,还烧她的衣服扔她的鞋?

    好,虽然荆鹤东说,这些东西本质上来说都属于他,她也没什么好心疼的。

    唐念初总觉得今夜荆鹤东是喝多了,她没少盯着他,晚饭没吃的他杯觥交错间起码是喝了十几杯香槟下去,好在荆鹤东本人也有这个觉悟,让女佣去准备一些解酒的食物来。

    于是气氛再一次陷入冰点,唐念初躺在床上,荆鹤东沉在按摩浴缸里,偌大的卧房内,只有电视节目的声音。

    女佣很快端着餐盘进了浴室,不到十秒钟,里面就传来了玻璃制品被打碎的声音,还有荆鹤东的训斥。

    大约是女佣准备的食物让荆鹤东不满意了,唐念初想。

    这个男人真得很难伺候,这三年,她真是受够了。

    唐念初昏然欲睡,她抱着原本属于荆鹤东的枕头,缓缓地闭上了眼,沉浸在了一片沉闷的黑里。

    *

    其实女佣真的没做错什么,她不过是送了杯牛奶到浴室里而已。

    怎奈一看见牛奶,荆鹤东就想起他和唐念初摊牌的那个晚上,当时唐念初也给他端了一杯牛奶,而他因为正在气头上所以将牛奶打翻了。

    那么烫,也不知道有没有烫伤她。

    有些后知后觉的荆鹤东现在才发觉,其实唐念初真的不像他想象得那么坚强。

    三年来她总是保持微笑,对他唯唯诺诺,一副没心没肺谁也伤害不了的样子,那不过都是装的。

    她真的很怕疼,也总是在哭。

    只是那些,过去的他都看不见,也不想看见。

    荆鹤东摆在一边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他伸手去拿,看了一眼来电人姓名,这就趴在浴缸边缘接了电话。

    “少爷,我已经调查了监控了,确定是那个叫苏敏娇的小艺人伸腿绊倒了少夫人。”

    “给你一夜的时间,明天早上我要看到苏敏娇红透中国。”

    “这……”

    “什么黑料黑历史,给我往死里挖!”

    “是!”

    挂了电话,荆鹤东才起身裹着浴巾来到卧房。

    此时唐念初已经睡着了,原本想告诉她一个好消息让她开心开心,既然睡了,他也就不想再吵醒她。

    荆鹤东曾经在杂志上看过,缺乏安全感的人睡着时会习惯性地蜷缩着身子,双手交叉护在胸口,唐念初一直是这样睡的,今夜也不外如此。

    他轻叹一口气,这就缓缓坐在床沿,轻轻地把她的手捏在了手心。

    唐念初的手腕非常纤细,让人很有一捏就断的错觉,已经过了好几天了,当初烫红的痕迹已经不见了,被他捏出来的淤青看起来也已经消散。

    他这样对她,不过是希望唐念初恨他,然后干脆的离婚结束这段本就不该开始的婚姻。

    可现在看来,他错了。

    迫使唐念初离婚并没有让他的心获得想象中的平静,反而因为她弄得自己时刻不得安生。

    最让荆鹤东感到讨厌的是,他竟然开始牵挂现在的这个完全不同的唐念初。

    今夜,当唐念初打扮得光鲜亮丽吸引了无数男人的目光时,他居然感觉到了嫉妒,恨不能立即把她藏起来不让任何人用那种觊觎的目光打量她。

    荆鹤东的指尖轻轻地划过她的手心,将她纤细的手指握紧。

    大约是他的动作惊醒了唐念初,她长长的睫毛轻轻一颤,缓缓地睁开了眼。

    他正捏着她的手腕,仔细观察是否雪白的肌肤上留下了什么疤痕,唐念初忽然醒来,让荆鹤东无由来的心虚了一下下。

    “疼吗?”他问。

    唐念初才睡醒,还有些迷茫,忽然问她疼不疼,她本能就想起到了荆鹤东是在问她脚踝上的伤。

    她打了个呵欠,弱弱地说:“疼啊,不过,不下床走动就不怎么疼,躺两天应该会好些。”

    她并不知道,荆鹤东想问的并不是脚伤。

    “那就好好休息,哪里也不要去,伤筋动骨一百天,你起码要好好保养三个月。”

    唐念初点点头,有些犹豫地看着他,问:“道理我懂,问题是你拽着我的手干嘛?”

    她心里有点儿慌,就怕荆鹤东这条大尾巴狼又想占她便宜了。

    不然,荆鹤东干嘛洗了澡不穿衣服,就这么围着一条浴巾坐在她面前拉着她的手?!

    脑子一热,唐念初就裹着被子坐起来了,她火速就往沙发上挪去。

    看来,还是沙发上比较安全!

    荆鹤东无语地看着她这过激的防卫举动,心情忽然有些沉重。

    唐念初这是怕他?

    “荆先生你睡床,我、我睡沙发就好。”她说得很慌,就怕荆鹤东大发慈悲让她今夜睡床。

    怎奈,荆鹤东正有此意。

    他二话没说,这就走过去连人带被子一起抱了起来,然后不由分说的重新扔回了床上。

    “今夜很冷,我需要一个暖床的。”某人如是说。...“”,。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离婚无效:前妻快到碗里来】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