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拈花一笑醉流景 > 拈花一笑醉流景_第35节

拈花一笑醉流景_第35节

作者:雪月天使 发表时间:2018-12-22 23:52:49 更新时间:2022-04-10 06:21:15
孩子?”

我要怎么回答?难道说,是因为害怕一个人拿不出完整的爱……更害怕,无望的纠缠在血液中延续……

犹豫不决间,弄月的声音再次响起:“如果你是为了我,我可以告诉你没有必要。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始终是我的落落。我能给这个孩子的爱,绝对不会比你少。如果是因为他,你应该很清楚你要放弃的是什么,而不是拿孩子去替代。”

五十 嫁心

香炉中一柱檀香,轻烟袅袅,如一根颤动的心弦。

我低下头,避免与弄月对视。不经意间却发现自己的双手一直安静的覆在小腹上,没有挪开过。

呆怔半晌,心头一酸,眼泪顺着脸颊滑下。四个多月了,我居然从来没有感受到你的存在。不眠不休、心碎神伤、风雨颠沛……你一直和我在一起,吃了那么多苦,依然不离不弃。而我,在得知你的存在后,第一个念头就是不要你。你一定会怪我的,一定会……

“我尽力了,我已经放弃了,”我喃喃自语:“我也不想要现在这样子……我告诉过他,如果他动手,我绝对不会原谅他,为什么……为什么他还是要那么做……我以为他是爱我的……爱过我……”心中的酸楚一个劲的往外涌,声音越来越大,我止不住的抽泣:“他说……不要忘了回去的路……他却亲手把那条路毁了……都毁了……”

“好了,我都知道。落落,你不要说了,不哭……”我的突然爆发让弄月有些无措,他轻轻拍着我的背,像小时候哄我入睡一般,我却陷入了旁若无人的境地。

那晚用剑指着他胸口时都没有这么歇斯底里的怨过,甚至,根本没有流泪,好似全给存到了现在。为什么在我好不容易开始遗忘开始淡然的时候,上天却要给我开这样的玩笑,用一个小小的生命,来试探我的心,来惩罚曾经的错爱一场。

“我恨他……恨死了……我不要生他的孩子……不要……可是,宝宝也会疼,我该怎么办……很疼……”

当我意识到疼痛时,已经分不清是来自<炫>-<书>-<网>哪儿。我紧紧的抓着被子,深深的呼吸,汗水和着泪水滚落。宝贝,你是不是也在绝望,也在难过?好吧,我不哭了,只要你还在我怀里,我就再也不哭……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汹涌而来的剧痛席卷全身,我断断续续的大口呼吸,弄月慌乱的脸在眼前无限放大,声音却像来自<炫>-<书>-<网>遥远的虚空:“落落,你冷静点……”

短暂的空白过后,下腹的坠痛将意识聚拢。潜藏在身体里的本能被唤醒,我死死的抓住弄月的手,如同抓住心底最后的一点希望:“我后悔了……这个孩子是我的……帮我求求大夫……留下他。”

“落落,只要你不放弃,他会留下的。你不要睡着,和我说说话。”弄月满手的汗,却是冰凉。

“说什么?”我勉强睁开眼,看着自己的袖子被挽起,薛大夫将一枚枚银针扎进血肉,我却感觉不出半点疼痛。

弄月扳过我的脸,笑得比哭还难看:“就说,你小时候最喜欢和谁一起玩?”

“星璇。”我的唇角上扬,身上的痛楚稍缓。只是念出这两个字,就能让自己坚强。

“嗯……你们常玩些什么?”

明亮鲜活的回忆稀释了黑暗,我眨眨酸涩的眼睛:“上房揭瓦、下河摸鱼、风筝、水漂,还有……说话。他会讲很多故事。”一股热流顺着大腿蜿蜒而下,我挣扎着想去看看究竟怎么了,弄月却紧紧的抱住我。

“那你会对他说些什么?”

“嗯?”眼皮沉甸甸的,总想合上,艾叶燃烧的香烟飘进鼻子。

弄月的呼吸拂动着我额前的碎发:“落落,回答我的话。”

“说我喜欢你。他是第一个知道的。他说,如果我到了20岁还没人要,就勉强娶了我……我都快过了20岁。”身体不再因疼痛而痉挛,力气随着知觉流失。

弄月亲吻着我的额头:“你喜欢了我多久?”

“很久以前……很久以后……”

弄月又说了些什么,薛大夫也说了些什么,声音在我耳边飘来飘去,却一句也听不清楚。不能睡,不要睡。我靠在弄月肩头,闭上眼,开始哼歌,所有能想起来的歌。宝贝,虽然你现在看不见,可我还是想告诉你,清晨的阳光会很美,你真的舍得离开吗?

记不清把《洋娃娃和小熊跳舞》哼到了第几遍,暖暖的晨曦照在了脸上。试着抬手,酸疼无比,却能动了,紧张的抚向小腹。半路被人握住,弄月的声音有些沙哑:“别担心,宝宝还在的。”一种失而复得的欣喜从心底溢出,我转头看向弄月,他的神色虽然疲惫,语气却很轻快:“他和你小时候很像,经常把人吓个半死……就是现在也一样。”

我忍不住微笑,把脸埋进弄月怀中。

“落落,从今天开始,什么都别再想了,放心的把自己交给我。生下这个孩子,所有的都会过去。以后还有很多年,我都会像星璇那样,陪着你,让你开心。”

柳絮在阳光下飞舞,有如新生。

谁知道幸福到底是以哪种形式存在呢?能握在手中的,才是真实。

我挠挠他的手心:“正式求婚的话,是要鲜花的。”

“那你等一等。”

“算了,今天天气不错,我们现在就出去拜天地吧,不用等爹爹了。”

我敢肯定,弄月脸上的表情不叫兴奋……我说话是不是应该委婉点?

他笑了起来,慢条斯理的说道:“我倒是可以。问题在你。以后的半个月,你都不能离开这张床。”

20岁……大好的青春年华,我用来怀孕!自毁前程也就算了,还得卧床静养半个月以观后效。如果小家伙将来不孝顺的话,我已经有了足够的理由进行声泪俱下的控诉。不过,心里一直有隐隐的担心,我的各项生理指征仍然处于诡异的静止状态,腰围上还是看不出怀孕的痕迹,以此类推,肚子里的宝宝岂不是发育得异常缓慢?但愿是我多想了。不管怎样,与这个未知的小生命有了一种难以言喻的默契,惊喜与期待中,心情慢慢开朗了起来。

花开花落间,半个多月就过去了,我和弄月的婚期也到了。

弄月早早的来到我房中,一直看着我梳妆打扮。长长的红纱逶迤了一地,我静静的坐在铜镜前,看着小桃把我的头发一缕缕盘起,最后,一支凤簪别上发际,闪闪摇晃。

小桃转手开始往我脸上扑粉,我强忍着打喷嚏的冲动,捂着鼻子说道:“你先去忙点别的。我自己来。”拿起妆台上的胭脂盒,往腮边抹了些,挑了点涂在唇上,想了想,又拿过一只小瓶,倒了些兰花油出来,细细的在唇瓣上晕开。

完毕,我对镜中的弄月眨眨眼:“怎么样?还满意吧?”

弄月端详了一阵,自言自语道:“眉色是不是有些淡了?”

我刚抓起眉笔,他走了过来:“我帮你。”

我乖乖的仰起脸,他轻轻一笑,接过我手中的眉笔,细致的一点点扫过我的眉峰。我一直看着他,他却只盯着移动的眉笔,神情专注的像是在描摹画卷。过了一会,我忍不住调侃道:“月哥哥,你也上过胭脂么?脸色真好看。”

弄月的脸更红了,收起手,指指镜子:“你看这样可好?”

我才不上当,仍看着他笑:“你说好就是了。怎么不回答我的问题?”

弄月弯弯眼睛,指尖托起我的下巴,在我的唇角吻了一下:“这样,可算回答了?”

我还没说话,门外有人拍掌,一个女子笑道:“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呢,还真赶了个正着!”

弄月直起身:“幻琦,你一直躲去哪了?”

“我早说过你不用担心我,我的生存能力可比你那个丫头强多了。”红衣女子抱手斜倚在门框上:“不见了自然是快活去了,躲起来哭可不是我的作风。”

“你有话就好好说,难不成是跑来搅浑水的?”

“难道你不欢迎我?或者,我的嫂嫂有意见?”幻琦不看弄月,将我上下打量了一番:“还是我哥比较会照顾人,看把你养得多好。”

“是吗?”我看向弄月:“我长胖得很明显么?”

幻琦脸上明明白白的写着幸福两个字,真应该替弄月松口气。

“没有,你比他年轻貌美,她在嫉妒你。”弄月的语气比刚才轻松了许多,还带着笑意。

幻琦的笑容僵住,没好气的对弄月说道:“外面那么多客人,你赖在这里干嘛?我好心来提醒你,你的老丈人已经到了大门口,你不是想让他来迎接你吧?”

弄月愣了愣,看了我一眼,我笑着点点头。他匆匆的向外走去,临出门时回头对幻琦说道:“回头去书房等我,我有话要和你说。”

幻琦走到我身边坐下,单手支着下巴,特纯情的看着我。

我被她看得浑身不自在,刚想唤小桃进来上茶,幻琦开口说话了:“那天晚上到底是你还是霓裳?”

心中微微一惊,我不动声色的开始收拾妆台:“你在说什么?”

过了好一阵,妆台已经井然如初,她才莞尔道:“没关系,反正我都已经替谁认了。不过……”她笑得一脸暧昧:“他的床上功夫还真配得上那张脸。”

“你怎么知道?”一记重磅把我砸昏,话一出口,想收也收不回。

“哦?原来你不知道?”她似笑非笑的看着我:“还是,你觉得我说的不对?”

“这种事情……”我定定神,勉强笑道:“我只是好奇而已。”

“有什么好奇的?今晚你不就知道了。”幻琦撇撇嘴,懒洋洋的往后一靠:“说说正经的,梨落,你爱弄月吗?”

翻腾如岩浆的思绪瞬间冷却,我看了幻琦一眼:“你会嫁给一个你不爱的人吗?”

“那就好。没有人强迫你嫁,路是你自己选的。我哥待你如何,你比谁都清楚。今日以后,你心里有的没的全给我忘掉。再敢伤他半分,我一定不放过你。”

“你是在祝福我吗?”我淡淡的说:“我更希望听到永结同心、百年偕老之类的话呢!”

幻琦慢慢坐直:“同心必定偕老,我祝福你。”

“谢谢……”我别开目光:“弄月该在书房等着给你祝福了。”

一个人坐在房间里,有些空寂。窗边花枝横斜,风过处,光影交错,一时迷幻得仿佛不在人间。

门页轻响,有人进来。我没有回头,仍然看着摇曳的花枝出神。

来人并不说话,平稳绵长的呼吸,曾经无数个黑夜里守护着我安睡的呼吸……难道是我的错觉?

“是谁?”我试探着问,一只手迅速的扳住我的肩膀,不让我转身。

“梨落……”刚碰到搭在我肩头的手,却听见一声低唤。触电般的缩回手,血液凝固。

“你……”无法再发音,他点了我的哑穴。下一刻,我的后背紧贴上一个熟悉的胸膛。环在我身前的手筋骨分明修长漂亮,衣袂轻扬,一缕淡香入鼻。我垂下手,轻轻交叠在小腹上。宝贝,你能感觉到他的心跳吗?

身后的人轻缓的说话:“有很多事我都想告诉你,有好的,也有坏的,有的已经好多年了。可是,每一件都会成为你的负担。我想得到你,但更重要的是你幸福。这些,是我现在没办法给你的。落儿,你能理解的……原谅我。”

风中隐隐的传来礼乐。

他的手轻轻合上我的眼睛,呼吸慢慢靠近,双唇覆在我的唇上,安静的停住。就像要维持这个动作,直到天荒地老,直到沧海桑田。

琵琶绕,玉笛回,灵魂深处的破碎。

门外响起脚步声,肩上一松,还没等我睁开眼,四周已经没了旁人的气息。

“冰焰……”我坐在原处没动,唇上还留着余温。

“小姐,吉时到了,小桃陪你去前厅。”

红色盖头缓缓滑下,隔开眼前的疏影灯火,隔断曾经的烟月年华。

我在这个初夏,嫁给弄月,成为他的妻子。那一夜,云淡风轻,心无牵挂。

五十一 暗涌

飒飒风响,琴声回转,清影四射,白衣男子手中的剑横劈侧砍,寒芒如星,带着千军万马之势,摇动空碧,忽而手腕一转,剑意宛绵,精妙无隙。翻卷的落花中,男子的身影矫若游龙。剑随琴走,挥洒自如,刚柔并济,浩气如虹……

完美的画面被一连串奇怪的颤音打断。

我按住琴弦,长叹一声后抱怨道:“为什么我还是不会摇指,是你教的有问题!”

弄月挽了一个漂亮的剑花,笑着摇摇头:“学不好倒怪起师傅来了。”说着,坐到我身边,伸手拨了几个音符,行云流水的琴声便接着刚刚断掉的地方流淌了出来,有如天籁。

凝神听了一会,我的视线慢慢上移。弄月的唇边挂着一丝浅笑,额角还有汗珠不时的滑落。刚从袖中抽出丝帕,他正好侧脸看向我:“清楚了吗?手腕要灵动些,但是不能发抖。”

我皱皱鼻子,一边替他擦汗,一边说道:“抖不抖不是问题,有人的手就是天生巧些。”抓过弄月的手,翻来覆去的看。常年舞剑的人手上难免起茧,弄月也不例外。我摸摸他指根处的那层硬壳:“以后少练点剑吧,都已经很娴熟了。”

“为保护一个人,就应该立于不败。娴熟还差得远了点。”

“那好吧,为了陪某人实现他的理想,我会加倍努力的练琴。”

“某人?”弄月捏捏我的手。

“哦,老公!”

“嗯?”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拈花一笑醉流景】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