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拈花一笑醉流景 > 拈花一笑醉流景_第36节

拈花一笑醉流景_第36节

作者:雪月天使 发表时间:2018-12-22 23:52:52 更新时间:2022-04-10 06:21:15
    
不理会弄月的讶然,我展开自己的手,掌心与他相对,比划着:“你看,手指比我的长这么多,生来就是弹琴的料。”

他微微屈指,将我的手扣住:“你又在找借口偷懒,是谁说要让肚子里的宝宝多听些曲子,培养出个天才到处炫耀?”



    “那是……”我好不容易止住笑:“我还有最拿手的没献出来。”

稳下心神,轻抬双手,“铮”的一声起了个音,记忆深处的乐谱从脑海流向指尖,一曲婉风轻吟回唱。

    

弄月偏头听着,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朦胧。曲至中巡,他从怀中掏出一只玉笛,横至唇边。

    顷刻间,琴音笛声奇妙的缠绵,婉转的,悠扬的,融化天地,融化冰川,融化徘徊在心门外的孤单。

    

婚后至今已有三个多月。弄月每天陪着我,哪怕是同品一壶淡茶也觉得其乐无穷。

    日子如流水般,哗啦啦的淌过。我原本就是很简单的人,只喜欢呆在小小的一方天地里,单纯而简单的生活。

    几番午夜梦回在弄月的臂弯里醒来,心中一片澄静,很快便能再次熟睡。

    昨日之事,譬如昨日死。今日之事,犹如今日生。一生一世,心无旁骛的守护着一个人的笑靥,已然足够。

    

一曲渐终,匆忙的脚步声响起。幻影教左使阮彦急行而来。

弄月的声音有些不悦:“什么事不能先通报一声?”

阮彦看看我,欲言又止,上前递给弄月一封信。

    

弄月展开信笺,一眼扫过,脸色微变,抬头对阮彦说道:“你先替我接下。”

阮彦冲锋陷阵似的蹿远,弄月将手中的信笺揉成一团。

    



    “你怎么了?”

他笑了笑:“落落,我有点急事要出去一下。下午你一个人不要紧吧?”



    “嗯,”我看出弄月笑得有些勉强,但也不便多问,只好点头道:“我等你吃晚饭。”

他起身走了两步,又回过头来:“你知道我最喜欢听你说什么话吗?”

我不解的看着他,他的神情竟透出几分孩童般的天真:“就是刚才那句话,给我一种有家的感觉。以前在傲龙堡是这样,现在更是。”

弄月离开后,我伏在琴台上笑了很久却不自觉。

    

下午呆在房中里看小桃巧手如飞的穿针引线,她的床头堆满了小衣服小鞋子,精巧的绣工让我叹为观止。

    将来要是谁娶了这丫头可算是有福了。正在心里七七八八的为小桃速配,一阵突如其来的晕眩袭来,手中的线筒掉下,五彩丝线滚了一地。

    

小桃慌忙扶住我:“小姐,你又不舒服了?”

我揉着太阳穴,说不出话来。

    等到感觉好了些,我才无奈的笑道:“我没事,可能有些困了。”

爬上床躺下,摸摸已经有了明显变化的腰围,我松了一口气。

    宝宝一直都很乖,除了偶尔的晕眩以外,并没有给我带来太大的妊娠反应。

    只是最近晕眩的频率好像在渐渐增多,还伴随着心慌气短。好在薛大夫隔三差五的就会来给我把脉,没发现异常,想来孕妇自然会比常人辛苦很多,我也一直没有对弄月提过。

    

看着床顶,抚着肚子小声念叨着

    “快点长大、快点长大……”。不一会,还真有了倦意,浑浑沌沌的睡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天已全黑,弄月还没有回来。等到很晚,饿得不行,胡乱吃了点东西,拨弄了几下琴,心情变得很烦躁,窝回床上继续等。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被人轻轻摇醒。睁眼看见弄月的脸,他柔声道:“落落,怎么不躺下?小心睡扭了脖子。”

我掀开被子下床:“我叫小桃送点吃的过来。”



    “不用,我不饿。”



    “那……放水沐浴。”

弄月把我重新抱回床上,笑道:“我现在就想躺下,你也乖乖的接着睡。”

我细心的打探着弄月的表情,一无所获,忍不住问道:“你下午都忙了些什么?”



    “教内的一些琐事,你有兴趣做贤内助?”



    “给银子的话,可以考虑。”我笑嘻嘻的拱进弄月怀里。



    “你愿意我还舍不得呢。”弄月揉揉我的头发:“别操那个心。今天有点累了,明天再聊。”



    “哦……”我白天睡多了,现在精神正旺,可弄月已经闭上了眼睛,只好作罢。

    

滚来滚去的正无聊,冷不丁听见弄月叫我的名字,忙应了一声,半天却没有下文。

    正怀疑他在说梦话,他轻声道:“如果,我是说如果,静王府的事不是玄火宫干的,你会怎么办?”



    “为什么要这么问?”心里忽然有些发堵。



    “只是随意想到的。你不愿回答就算了。”

弄月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奇怪。

    我没有说话,过了很久,还是想找点别的话题缓解一下尴尬的气氛,于是推推他:“弄月!”

没反应。

    他睡着了。

我叹了一口气,这个世界从来都没有如果。很多次的想起冰焰对我说过的话,不是没有疑惑,只是当时都没有深究。

    他一直把我当孩子,我也就真的什么都不管不问,所有的心思全放在他身上,一个眼神、一个笑容都能反复的推敲。

    其他的事情,总觉得以后还有机会,等到他认为可以告诉我了,他自然会向我解释清楚。

    就这么等着等着,不知不觉中已经走得太远,曾经的话语在心上凝成了疤。

    

落儿,你想知道的,我全都会告诉你,但不是现在。

任何时候,任何地方,你只需要看着我,向我走过来就好。

    其他的,都不重要。

等我办完所有的事,就可以带你走,远离江湖,远离对你而言陌生的一切,我们永远都不要分开了。

    

落儿,你看到的未必就是真实。无论发生什么事,都要相信我。

    

有很多事我都想告诉你,有好的,也有坏的,有的已经好多年了。

    可是,每一件都会成为你的负担。我想得到你,但更重要的是你幸福。

    

……

是的,我现在很幸福,幸福得没有理由去猜测如果会是怎样。

    我比谁都清楚,越是美好的东西,便越是脆弱,如阳光下的肥皂泡,不能触碰。

    

夜深了,却还没有睡意。

转头看看弄月,他微微侧着脸,长发斜挽在胸前,连睡觉都能保持这么好看的姿式,传说中的公主睡大抵也不过如此。

    

我给他掖掖被子,顺便揩揩油,往他脸上摸了一把,还没来得及偷笑,却感到满手的湿意。

    我吓了一跳,爬起来去看他的脸,他却翻了个身背对着我。

我死拉活拽的把他扯过来:“你还给我装,到底出了什么事?”

他睁开眼,水亮的眸子静静的看着我。

    

相形之下,我就像个疯婆子,不过这形象也不是今天才没的,于是继续理直气壮的扮悍妇:“你给我交待清楚,不然的话……嗯……”

话没说完,弄月拦腰抱住我,低头一个吻覆了下来。

    由浅而深,由试探到纠缠。错愕间,温湿柔软的感觉已经在嘴里融开。

    唇齿相戏,辗转反复,与弄月温文尔雅的外表不符,他的这个吻里带着一丝不容拒绝的霸道。

    

呼吸渐渐变得虚弱,弄月稍稍离开了些,若即若离的轻触我的唇。

    



    “落落,我真的很爱你。”



    “嗯嗯,我知道。”



    “不要离开我。”



    “不会不会。”



    “我刚才的话不是如果,是真的。”

片刻的沉静。



    “那是你干的吗?”

我轻轻抚干脸边的一片濡湿。弄月睫毛上的小水珠清晰可见。

    

还好,他说:“不是。”

为什么害怕我会离开,只是因为他吗?

    

我拉住弄月收回的手,缓缓上移,牵引着他解开衣畔的绳扣,缩缩肩膀,里衣半敞。

    

对上弄月深邃的眼,我欠身亲亲他的耳垂:“月哥哥,走过的路是不可能回头的。如果你不放心,那就不要再等了,现在想要的……可以拿去。”

喑哑的声音带着蛊惑,在旖旎的空气里低低回转,喘息相闻。

    

松开手,他的掌心贴上我的肩头,灼热。

我伸手绕至颈后,摸索着肚兜的绳结。

    紧张过度,有些不由自主的微颤,好不容易找到了活扣端,用力一拉,接着,手被弄月按在了枕上。

    身体贴合得无丝无缝,却没有下一步动作。



    “我,我,我愿意的。”柔软的丝缎滑至胸前,没办法再若无其事的暧昧,我的声音有些打结。

    

弄月没说话,手在我的颈项间流连,再次落下的吻温柔而细致。

    我拼命平顺着呼吸,放松自己去回应。早该这么做了,本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他是我的丈夫……

才这么想着,一切已嘎然而止。

    

我迷茫的看着弄月,他的眼神渐复清明:“落落,我还有话对你说。”



    “什么话?”我满脑糨糊,肚兜已经在不知不觉间被牢牢的系好。

弄月拉过被子将我裹成一团,抱起我半倚在床头。

    



    “我要去一趟天山。”



    “我也要去。”



    “不可能。”



    “想丢下我,更不可能。”



    “落落,那件事是天池残雪下的手,你不让我去查清楚吗?”



    “潋晨是天山的人吗?”我皱起眉头。那是个谜一般的男子。只不过,冰焰怎么会毫无察觉?

    



    “等我回来,会告诉你真相。”



    “你今晚就是为这个不开心吗?”

直觉弄月还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但他没有说话,只是将我抱紧了些。

    

窗前寥寥露竹,偷灯影,护月明,似梦非梦。



    “落落,你还醒着吗?”



    “在等你回话呢。”



    “我没有不开心,只是胡思乱想罢了。”



    “那我也想听听。”



    “如果将来有一天,我必须与他对决,你希望谁胜?”

五十二未卜

我顿时后悔不已,以后的聊天时间不能选晚上,弄月一定是神志不清了,早知道就不要搭话了。

    



    “我要是不回答,你该不会又要说这不是如果,是真的吧。”我干笑两声,真是很冷的笑话,却分不清是谁在发抖。

    这个问题很耳熟,还有一个人也曾问过我类似的,是潋晨。



    “若有一日,两人都危在旦夕,而你只能救其中一个,你会选谁?”

我的回答是,救弄月,然后,和冰焰一起死。

    

忽然想起以前看过的一则新闻,一对夫妻开着小车外出旅行,丈夫做驾驶员。

    途中刹车失灵,等到他察觉时,前方铁路护栏边的警示灯已齐齐亮起,一列火车风驰电掣。

    丈夫握紧方向盘,用很平常的语气提醒妻子前方有岗亭,要系紧安全带。

    来不及再有多的话语,接下来一个紧急左转,撞上了左侧并行的大货车……事故现场,整个司机座几乎都夷平在货车轮下,而他的妻子只受了轻伤。

    众所周知,人的避险本能使得副驾驶座是车上最危3ǔωω.cōm险的地方。

    想来也应该是爱情的伟大力量。而让所有人震惊的是,这对夫妻十几年的婚姻生活一直都很平淡无味,几乎让人厌烦,两人已共同商定这次旅行过后就会友好分手。

    于是,我很好奇那位丈夫是怎么在电光火石的一瞬间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直到某天与研究心理学的好友聊天时,她反问我:“你觉得泰坦尼克上的那对小情人,在没有掉进大西洋前,那个才华横溢的小帅哥会认为自己能为了一个女人放弃生命吗?”我哑口无言。

    她接着说,人往往是在面临最后的选择时才会知道想要什么,才能看清真实的自己,因为没有时间让你再去掂量其他,只会凭着直觉。

    当事情没有发展到那一步时,所有假设下的答案都只是人们的想象。

轮到我头上的这个问题,假设也好,想象也罢,没有第二种答案。

    我也绝对不想用那种方式去看清自己的心,真等到事情发生,连心都不会有了,怎样看清?

    



    “哪天你不想看到我了,就去对决吧。”我淡淡的说:“什么结果我都无所谓。英雄大会上星璇输给我的赌注,到现在也没兑现。我哪来本钱再赌一次?”

实际上,我和星璇当时押宝的对象都是弄月,只不过白纸黑字,我写的是幻影教,他比较倒霉,写的是天山。

    任意条件多诱人,我都没舍得轻易用,结果,就这样没了。我上哪去把赖账的人揪出来?

    不期然的,凄风冷雨中翻飞着的白色裙裾闯入脑海,点点殷红如泣如诉。

    

蜷在被子里,却依然手脚冰凉,越抖越厉害。

弄月轻抚着我的背,无济于事。

    



    “落落,我今天有点昏头了,对不起。”

我强打起精神,笑了笑:“有些话迟早都是要说的。你记住你娶我之前给我的承诺就好。偶尔忘了也没有关系,我不介意提醒你,我们在一起的时间,还有很多年。”



    “我不会忘。”弄月低声说。



    “另外,你还说过,你成立幻影教只为自保,也足以自保。我都相信你。加上静王府的事,我爹根本没打算袖手,明天我们就捎信给他,商量过后再做打算。”

弄月点点头。

    

我放慢了语速:“从今天起,你的一举一动都必须向我备案,否则,别怪我家法伺候。”



    “家法?”弄月没反应过来,微微睁大眼,重复了一遍。



    “嗯,真乖。”忍不住捏捏他的脸:“搓衣板和藤条,你选哪样?”

他失笑出声,我暗自舒了一口气,疲惫的闭上眼。

    

一双手从身后圈住我,弄月的声音像是叹息:“落落,你让我觉得自己很幸运。”



    “我会让你幸运到厌烦的。”我玩弄着他的手指:“你刚才是怎么单手系衣带的?教教我。”

隔着被子都能感觉某人的僵硬,不用回头也知道那张小脸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拈花一笑醉流景】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