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拈花一笑醉流景 > 拈花一笑醉流景_第40节

拈花一笑醉流景_第40节

作者:雪月天使 发表时间:2018-12-22 23:53:05 更新时间:2022-04-10 06:21:15
么折腾她也该认了。人家的孩子,你怎么也不知道收敛点?更何况,她还是我的妻。”

“她若是听话,我也不会发火。”

“可你儿子偏生喜欢她的不听话。”

“我看她很听你的话嘛。”门外有人一句调侃,紧跟着“扑通”一声,一个重物飞跌在樱雪脚下,竟是一摊烂泥似的云澈。冰焰拂拂衣袖走进来,旁若无人道:“才想着这日子挑得不大对,碰上个雨天,活动下筋骨都溅得一身泥,眼下看来连个好时辰都赶不上了。”

他的身后,红凤和魅影的兵刃抵着潋晨的背。潋晨的表情本就不多,此刻更是漠然到了极致,若不是还有呼吸,都看不出是个活人。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们身上,十来人的屋子一时间没有半点声响。

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火药味。

弄月却轻触我的脸:“落落,疼得厉害吗?”

几乎同时,冰焰的声音急转到零度以下:“我的女人也是你能打的么?”

“女儿和儿媳,哪个是我不能打的?不知裴宫主心疼谁呢?”樱雪把“裴宫主”三字咬得极重,如同嚼着骨头吞下去那般。

“你很好奇吗?我想想……这样,让你在临死前知道答案,如何?”冰焰的语气恢复如常,甚至还带着几分说笑,却让本已凝重的气氛濒临引爆。

嗖嗖几下,刀剑出鞘的声音。

弄月并不抬头,只一心一意的擦着我唇边的血痕,墨黑的眸子看着我,盛满快要溢出的温柔,仿佛昙花在天明前的吐蕊,带着所有的眷念,最后一次怒放。

我没来由的心慌,故作轻松的笑道:“你干什么这样看我?觉得难看就直说!”

他仍然凝视着我:“落落,等你到了满头白发的时候,还是最美的。”

“这话你还是留到那时候再对我说吧。”

“为什么,”流星般的光芒划过弄月的眼底,耳语般的呢喃飘散在微湿的空气里:“我们不能一夜白头……永不分离。”

滂沱急雨飞。

雨声覆盖一切,万物化作虚无,就连刚出口的话,都像是幻觉。

我却再也笑不出来。

天地间,没有一丝温度。

“虽然我也不想让你久等,但宾客都还在前厅候着,新娘怎能缺席。”冰焰向身后作了个手势:“潋晨还给你。说起来,我应该感谢他,不然我还没那么快就能摸清玉镯的下落。”

“你到底是什么人?”

冰焰不理会樱雪的话,直走到幻琦身边停下,静静的看着她:“准备好了吗?”

幻琦淡然一笑:“你我的交换到此为止吧,我开出的条件你已经办到了,你要的东西我自然会给。”

“连嫁衣都没穿上,你的条件还真是干打雷不下雨。”冰焰一挥袖,床边的红裳借着掌风飘然落在幻琦肩头,裙裾华丽的铺散开来,丝带轻轻飞舞。

幻琦痴了一般的看着冰焰,白皙得几近透明的脸庞上浮现浅浅的红晕,慢慢的,展颜如花,(炫)恍(书)然(网)仍是在芙蓉渠畔持箫翩跹的曼妙佳人。

“谢谢你。就这样,已经够了。”

昏暗的光线里,冰焰的表情不大分明,却见他忽然低头看着幻琦的脚边,然后缓缓蹲下身,好像从地上捡起了什么,接下来,便入定般的盯着自己的手心。

这一奇怪的举动让所有人都露出了困惑的表情,幻琦刚想说话,有人的反应比她更快。

斜刺里飞出一把剑,樱雪的手在黑衣下有如白骨。

冰焰并未回头,只反手送出一股内力,剑身停在半空,眨眼间,生生折成两段。

樱雪后退几大步,红色的液体沿着黑纱滴落在地上。与此同时,我身边一空。再看过去时,潋晨、弄月已挡在樱雪身前。青阳月华,濯濯寒芒。

樱雪冷然道:“你不打算告知你的身份也罢,但你绝不可能姓裴,许是机缘巧合才让你侥幸炼成火神八翼。我等了二十年,为的就是向你讨还一切!”

“二十年而已。”冰焰似乎并没有听进樱雪的话,轻轻一笑道:“我等了多少年你可知道?”

难道是我的错觉吗?那双紫眸在说话时竟直视着我。

好在他很快移开了目光:“既然你执意要在今日解决,我现在却还有更急的事。那就不必多话了,你们谁先上?”

冰焰身上散发出的张力像是无形的刀,一阵阵刺激着我的神经。

毫无悬念的看见弄月手腕一动,我的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

冰焰似笑非笑的看我一眼,向红凤魅影伸出手,一刀一剑放在了他的手中。冰焰握住刀剑,两道银光闪过,赤色火花绕着刀刃剑锋旋转。他淡淡的说:“还是一起上吧,这样比较省时。红凤,把她带出去。”下巴一挑,所指方向就我一人。

我一急之下,语无伦次。

“我……我为什么要出去?你……弄……弄月,我们一起出去。”

“落落,到外面等我。不然,我会分心。”

弄月的话语虽然轻柔,却带着难以拒绝的力量。

泪意一阵阵上涌,我走到门边:“那我就等到你出来为止。”

“慢着!”樱雪的目光从我脸上扫过,看向冰焰:“一个月之后,我们玄火宫见。从哪里夺到的,就在哪里归还罢!”

冰焰微微一笑,不置可否。两手一分,红凤魅影跳起身接住各自的兵器。

他转身快步而出,一言不发的拦下奔进屋的我,打横抱起。没等我弄清是怎么一回事,人已腾空。

脚下是倚山蜿蜒的长廊,长廊里都是正在厮杀或是已经倒地的人。玄火宫和天山,难共存亡。

冰焰一直将我带至山林深处,温泉边雾气袅绕,水映轻风,风映笙箫。

一身殷红的长衫垂地而散,艳丽如同天边的晚霞,繁霜中的丹枫。

我挣开冰焰的手:“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

“梨落,我现在才知道你不仅是胆小鬼,还是骗子。”

“你才是骗子,不要挡道,谢谢!”

我左转右转,冰焰都把路挡了个严实。

“你再不说实话我就强吻你。”

我彻底噎住,难以置信的瞪着他。

“你这么看着我,我可以当作是邀请吗?”他眼角微微一弯,作势就要俯下身来。

“你想听什么实话?”

“你说你不会嫁给一个你不爱的人。”

“你听墙角!”

“你只需回答这话是真是假。”

“真。”

“你爱着自己的丈夫,却愿意给另一个人生孩子。”

“请你不要胡说八道。”我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那好,你知道这个是做什么用的吗?”

一只剔透的水晶瓶立在他的掌心,为数不多的几颗碧瑶丹在瓶中发出浅浅的荧光。

一眼瞥去,我大吃一惊,忙伸手探向腰间的荷包,里面空空如也。这才明白刚才冰焰从幻琦脚边拾起的是什么,定是之前那么一摔两摔的让它滚了出来。

抢过瓶子,冰焰没有躲闪,而我阵脚已乱。

“不过是些小玩意,谁管做什么用的。”

“你不知道的话,我来告诉你。灵界的碧瑶树百年开一朵花,百年结一颗果。服用后能够提升灵力,永驻容颜。螭梵给你这个,是作哪般用途?”

“后者后者。女人么,都是爱美的。”

“那是我随口编的,它只有一种功能,就是增进灵力。”

“你……”我被气得说不出话来,干瞪眼。他却安然一笑。

“我的警告在前,你却没有一句实话。作为惩罚……”

熟悉的触感在唇上蔓延开来,血液瞬间凝固,无法挣扎,任由他把我紧紧拥进怀中。

他的声音里有着抑制不住的低颤:“落儿,对不起。”

五十七 焚花

风吹得树叶儿沙沙作响。

空气中混杂着雨后芳草与泥土的清香,还有他身上的淡香。

无数次在梦中出现过的场景,似真似幻。我缓缓抬起手,碰到他结实的脊背,头顶上传来一声轻不可闻的叹息,他的吻如细雨般落在我的发间。眼眶有些湿润,闭上眼,幻想时间就停在这里,直到尽头,直到永远……

不经意间,耳边却响起另一个人的低语。落落,为什么我们不能一夜白头,永不分离?那双忧伤的眸子让我猛然惊醒。我答应过自己,要陪弄月走完这一段,等到一切风平浪静。

挣开那个无比留恋的怀抱,我轻声道:“我先回去。”

“你回哪儿去?”冰焰静静的看着我。

“回我想回的地方。我都听轩辕真人说了,我知道我来自<炫>-<书>-<网>灵界,我也知道你的身份,但我不想去做什么主神。所以,请你放了我。”我转过身,明明是雨润时节,嘴唇却干燥枯涩:“如果可以,我希望能留下这个孩子……”

“你还有很多不知道的,你不知道我有多后悔让你回了灵界,你不知道眼睁睁的看着心爱的人消失在怀中的绝望,你不知道我在浣玉林独坐了多少个夜晚才等来你的转世。你做不做主神和我半点关系也没有,我只想要你在我身边。”

脑海中一片空白,我慢慢回头,迟疑道:“你……你说什么?”

第一次,冰焰看上去像个受伤的孩子,眼神倔强而脆弱。

“我说,我要你,只要你。”

一字一句,目光胶着,仿佛要烙进彼此的灵魂。我着魔似的伸出手,轻碰他的脸,被他握住。

“现在我可以告诉你事情的来龙去脉。你在神灵大战中魂飞魄散,进入人世的轮回,我必须借助沧渊才能带你回去。这件上古灵物没入凡尘千百万年来都未曾现身,我只在一次偶然中听闻过它的下落。玄火宫世代守着沧渊的传说,却无一人练成火神九翼,我不可能无休止的等下去。但当时已有人比我更心急,我无暇插手纷争,直取沧渊的途中却在镜湖底被一道门拦下,各种方法试遍都无法开启,硬夺又怕玉石俱焚。我只得原路折回,轻而易举的取得火神秘籍,命霓裳修改了在场所有人的一段记忆,将玄火宫改朝换代。应该说,我取代的就是当年的潋晨。”

“你并非玄火宫传人,又怎会练成火神之翼?”

“我本就操纵炎系法术,火神秘籍的精妙之处一眼便能看出,修习自是不在话下。随后的那些江湖传闻你也应该知晓。落儿,我并非有意瞒你。之前为守住你回归不久的元神,我封印了你的身体。若是太早让你知晓一切,你的灵力可能会随着记忆复苏,万一提前冲破了封印,会有怎样的后果我不敢冒险。可是,”冰焰的脸微微发红:“我没想到破坏这个封印的人还是我……梨落,”冰焰忽然拔高音量:“你偶尔犯下傻就算了,这么大的事情怎么能够……”

我有些好笑的瞅瞅他红得可爱的脸,忍着不吭声。

冰焰继续说道:“我并不知道你孕育了我的孩子后,封印已经在慢慢破解。但那晚霓裳对你使用的赎魂术确实让我惊怒至极。”

“霓裳很不愿见到我们在一起,”我自觉说了句废话,马上补充道:“她的理由好像不是那么简单。”

“她是神族的占星师,我需要她帮助我寻得沧渊。而她提出的唯一条件,”冰焰笑了笑:“也可以说是神族所有元老的条件,就是一统三界。机会再好不过,灵界正值无主,人界凭借沧渊足以扭转乾坤。”

“难道……你不想一统三界吗?”

“那曾是我最大的梦想。直到失去你,我才明白犯了怎样的错。日月星辰、山川河野惟愿与你分享,天下之大,梨落却只有一人。孰轻孰重?”

紫罗兰色泽的清澈眸子深深凝望着我,柔波流转,我的心跳得几乎要冲出胸膛,哪还能顾及其他。等意识到他又在乱放电时,已经想不起来自<炫>-<书>-<网>己问了什么。

尴尬的理理衣襟,碰触到冷硬的剑柄,心中一凛,我马上从云雾里回到了现实。樱雪会主动休战的目的再明显不过,我必须救星璇,不能再耽误时间了。

“拿我去换星璇?”冰焰小心的碰碰我的脸:“那你为什么不先答应了再说,省得吃这么大的亏。”

“我哪有想的时间,她那句话都把我吓得不轻,只凭直觉要打消她的念头。”

“原来吓你一吓的就能听到真话,我要是早知道就好了。”冰焰皱皱眉,随即正色道:“我倒觉得在看到我的人头前,她不会轻易杀星璇。此人无所不用其极,必定是弄月有哪些方面是她掌控不了,她才勉强留了星璇一命。到如今她只是想利用你一举数得。”

“这么说,我们直接动身去天山好了。”

冰焰点点头:“去了以后再见机行事。等等……”他有些无可奈何的拉住我:“你打算让我们的宝宝在你肚子里呆到什么时候?”

冰焰轻扣双手指端,捧起一团白光,在我腰间散开。暖意渗入肌肤,眉心处涌起一股热流,我马上感觉到了久违的胎动。小家伙一定是睡醒了,精神饱满的大伸懒腰。我飞快捉住冰焰的手紧贴在小腹上。他显然也触摸到了微妙的动静,脸上的表情瞬息多变,由惊疑到激动再到兴奋,最后定格为傻笑。

我在这个时候却想起一个问题,再次乌云罩顶。

“我要恢复所有灵力就一定得用沧渊吗?”

“嗯。”他兀自神游中,根本没留意我的表情。

“那……火神九翼……”我的心缓缓下沉,如果幸福真的这么短暂,不如不要。

他却还在笑:“你担心我?”

“我是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拈花一笑醉流景】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