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拈花一笑醉流景 > 拈花一笑醉流景_第41节

拈花一笑醉流景_第41节

作者:雪月天使 发表时间:2018-12-22 23:53:09 更新时间:2022-04-10 06:21:15
担心我的宝宝摊上一个健忘的爹!”

“我最喜欢你这种能被人一眼看穿的口是心非,”他避开我挥过来的拳头:“放心,我只需借助沧渊来给你传输灵力,没必要用火神九翼。我带你回去,替你为灵界物色新的主神。从此以后,你就乖乖的呆在我身边相夫教子。无聊的话,就多生几个宝宝来玩玩,我不介意的。嗯,你这么看我做什么?是不是这主意听起来还不错……”

“你还说!”他总能很轻易的让我失控,扑上前去捏他的嘴,却被他抱个正着。他低头咬咬我的耳垂,那里立刻开始发烧,没等我挣脱开来,柔柔的话语已在心底泛开涟漪。

“落儿,宝宝给你的辛苦,我会倾我所有的来补偿。”

山下硝烟已尽。

长廊外暮霭沉沉,血染碧水。

楼宇间依旧星彩花灯,浮翠流丹。

那些鼎沸的人声和欢笑,那种人世的喧哗和清亮,曾经让我觉得那么温暖,而现在,相识的人一个个离去,明天将告别的又会是谁。无法预知,亦无法挽回。

冰焰握紧我的手:“落儿,别看了,走吧。”

我转过头,越过他的肩膀,看见另一个人对我微笑。

蓝衣染尽海天色,在雾气中翩翩涌动。

我咧咧嘴,一串泪珠却滚了下来:“冷大哥,救救星璇。”

“我还是比较习惯你连名带姓的叫我,”冷清扬看向冰焰:“我正是为此事而来,你为什么不让我们同去天山。”

“你若是能解焚花毒,我也不拦你。”冰焰淡淡的看着空蒙的水面:“剩下的事情都由我自己解决吧,你带红凤离开玄火宫,不要再回来。这一路上,你已帮了我太多。情重不言谢。”

“你可以不把天山放在眼里。但我要提醒你,用炎帝之术召回梨落后,除去还要给她的,你的灵力已经不足以在人界施展任何一项禁术。天地万物相生相克,火神之翼再是无敌,也总有弱点。樱雪隐遁天山二十年,若非有了胜算,怎敢轻易剑指玄火宫。”

“我若没有十成把握,又怎敢带她涉险?”冰焰侧脸对我笑笑:“她必定也不希望再看见无谓的牺牲。”

“焚花毒真的没有他人可解吗?轩辕真人也没有办法吗?”我仍不死心的问道。

冷清扬的脸色阴沉:“那不是毒药,而是苗疆之地与巫蛊齐名的血咒,臭名远扬。除非下咒之人情愿,不然必须夺命歃血方能得解。”

我不再多问,甚至不敢去看冷清扬的眼睛,很怕他应证了我心底的隐忧,只好勉强笑笑:“那你真的不用去了,赶紧找个逍遥的地方操办婚事去吧,别等星璇回来叫声大嫂又挨打。”

相视而笑,很快又各自别开视线。

寒烟青幽。

山高水长,相聚茫茫。

却仍要笑着道别,笑着说,后会有期。

终于明白第一次来天山时为什么会觉得眼熟,天池四周的楼台水榭根本就是玄火宫的翻版。熟门熟路的进去,竟然畅行无阻。

凤翎观素纱缭绕,全然不似往昔的香闺暖阁,连侍女都没见着一个。

“好像没人啊!”我小声的说,话音在空荡荡的大厅里回响,更显寂寥。

“你想找什么人?”身后有人懒懒的反问道。

我看向说话的人,重重幔帐后,宽大的窗台上,坐着一名女子。

视线所到之处,一色的白,连带着窗格里的天空,天空下的雪山。

“是幻琦吗?”看不清女子的脸,我有些犹豫,她却没再应声。静止的画面里,只有青丝卷着白纱飞扬。

冰焰皱皱眉,正要上前,女子跳下窗台,走了出来。

“我已等候两位多时了。”近前的声音听得真切,不是幻琦又是谁?只是,晴天白日的,她戴着顶斗笠是干嘛?

“你为什么这副打扮?”冰焰问出了我的疑惑。

淡如轻烟的纱帘后,一张瓜子脸若隐若现。

垂帘飘动,她一无所动。

秋水点漆,盈盈楚楚,只看着说话的人。

我忽然觉得自己的存在有点多余。

正想挪开一些,幻琦说话了,没有回答冰焰的问题,却给了我们最想要的答案:“你们从东门出去,会见到一个阁楼,穿过阁楼前后的院子,借道北水一里,上岸后西行半里,再取南向而行。一直走下去,就会见到星璇。”

她一口气说完,声音有些喘。肩膀颤动着轻咳数下,只听见她粗重的呼吸,似乎费了好大的劲才压下一阵咳喘。

“你生病了吗?”

我见状想帮她顺顺气,手伸至半空,她却躲开,冷声道:“你再不走可就未必能见到活的星璇了。”

冰焰斟酌片刻,未置一词的带我走向东门。

才出门不久,他就停下脚步,看看前方的阁楼,说道:“不用走了,照她指的路,不出半个时辰,我们还是会出现在凤翎观,不同的是从北院进门。”

心念一动,一种不好的预感充斥了所有的感官,我转身冲回凤翎观。刚进门,几道光影扑面而来。我还没看清是什么东西,就被紧随而至的冰焰放倒,他跟着俯下身,几只明晃晃的利刃从他头顶飞过。下一刻,他抱起我闪躲到门后。

从门缝里看去,密密麻麻的刀剑匕首以大厅的顶梁为轴,四下横飞。正下方长宽不过数来步的红毯上,暗器未及,幻琦一动不动的趴在那里。

腰间一动,冰焰已拿过七星剑,单手搂着我,轻盈跃起。

“当……”纷乱的金属冲击声重叠在一起,尖锐刺耳,撞得耳膜几乎破裂。七星剑旋转出优美的轨迹,无数寒光像水花一般溅开。衣衫在空中划下一道浅浅的影子,眨眼功夫,我们落在幻琦身边。

冰焰扶起幻琦,取下她头上的斗笠。那么一瞬间,我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昔日凝脂般的肌肤上,布满点点红疮,有的已经溃烂流脓,整张脸看上去惨不忍睹。

冰焰晃晃她,轻声道:“幻琦,能听得见我说话吗?”

昏迷的人缓缓睁眼,只在光华流转间,还能窥出曾有的惊世容颜。

幻琦目光散乱的看向冰焰,片刻后的第一反应便是伸手去摸自己的脸。

歇斯底里的尖叫盖过嘈杂的金属坠地声,她一掌推开冰焰,再次跌倒在地:“谁让你们现在就来的,都给我滚出去,滚出去……”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解药在哪里?”冰焰最先冷静下来。

我握紧拳,却还是止不住声音中的颤栗。

“她不是中了毒,而是情蛊。”

五十八 离歌(上)

疾风渐弱,顶梁的暗槽内不再有兵刃喷出。慢慢的,大厅里再次恢复了空旷,只剩下断断续续的抽泣。

“幻琦……”我的手停在半空,却不知该落在哪儿。

在她身体里蠕动的蛊虫,既为情生,若不断情,从何而解?

“缘深缘浅是强求不来的,都忘掉吧,一心一意治好身上的伤。”明知道残忍,却还要继续说下去:“等到以后……就不用再过这样的生活,你也有自己的幸福……真的,这世上没有谁离了谁就活不下去……”话至此处,再也难耐心头的酸楚,眼泪断了线似的掉下 。

幻琦慢慢转头看向我,才想说什么,却被一阵突如其来的剧咳取代。

冰焰忙扶起她,她半倚在他怀中,捂着嘴,肩膀猛烈的抖动。好一阵才缓过气来,无力的垂下手,半闭着眼,倦极欲睡的样子。冰焰的眉头锁得更紧,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赫然见到幻琦手心里大团粘稠的鲜红。正在不知所措间,冰焰果决的抱起她:“我们现在就去找樱雪。”

“不……”幻琦艰难的出声,抬手指向一处:“带我去主座,快……”

冰焰飞身跃过大厅正前方的台阶,将她放在那把镶金绣玉的椅子上。才刚挨地,她便伸手握住椅背上的最大的一颗夜明珠,转动。

片刻,座椅后的幔帘缓缓拉开,金碧色的墙体两分退去。阴寒之气袭来,等到白雾散尽,我才看清斗室中摆着一张床,床上静卧一人。

幻琦像是用尽了所有的力量,手一松,软软的歪倒在搭着狐裘的扶手上,如同被人遗弃的破败不堪的布娃娃。

我站在原地,心跳杂乱无章,一时间竟不敢上前,想过种种最糟的情形,却不知道哪一种会变成真的。拼命安慰自己,只要他还活着,就没什么大不了的,无论怎样都应该庆幸。

终于鼓足了勇气,快步走过去。

一看之下,七星剑“哐”的落地,泪水在顷刻间喷涌而出。

原来那不是床,只是一块巨大的寒冰,而冰上躺着的,哪里还是我认识的那个英姿飒爽的少年——眼前的人脸色青白,眼眶深陷,形容枯槁,卷翘的睫毛上一层白霜,发丝被冻成了一缕缕的冰凌。若非胸口微不可见的起伏,谁能相信他是活着的。

所有的感觉都被冻结,我努力的睁大眼,却只看见一片茫茫的白雾。直到一件带着体温的衣袍将我裹住:“落儿,不要这样。他会好起来的,我保证。”

紧拽着衣襟,我使劲点头,星璇一定会好起来的,我为什么要白白伤心。可是,渐渐的,依然颤抖得不能自己,我双腿一软,跪坐了下去。

“星璇……你醒醒……我们有多久没见了,你就不想我吗……求你看看我……”轻握住他干瘦的手,大颗眼泪滴落在上面,升腾起丝丝白烟,这才惊觉他掌心的温度烫得吓人。

幻琦微弱的声音传来:“没有解药前,不能离开冰床,否则他马上会化为灰烬。”

我抱住膝头,盯着那张毫无生气的脸,泪痕很快干涸,只觉万箭穿心的痛也不过如此。

“樱雪用自己的血给他下咒,她若是不情愿,怎样得解?”冰焰问得从容。我没有回头,只是将自己抱得更紧了些。来之前就已猜到,能让弄月无能为力,除了他那爱恨不得的母亲,还会有谁?

“你想杀了她,就必须从我们的尸体上踏过去。”幻琦的回答亦是轻描淡写,顿了顿,她接着说道:“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方法。斩断中咒之人的四肢,等流出的血变回红色再设法止住。能不能活下去就看天意了。”

痛到极点就不会再痛了,我麻木不堪的把头埋进臂弯,听见冰焰沉声问道:“那你呢?”

安静了片刻,幻琦说:“不劳费心,我现在已经好多了,还有一样东西要给你……”

一阵凄厉的笑声打断了她的话,我猛的抬头,直直的站起身来,看向台阶下的黑衣女子。

“这就是我一手养大的孩子,唯一的我看着长大的孩子,还真是孝顺。早知到头来是白发人送黑发人,为什么要带你来这世上!”

“我也很想知道为什么会有今生。”幻琦闭着眼仰躺在软椅上,神色安宁得像刚出生不久的婴儿。

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她脸上和手上的红疮消退了许多。

她冲我淡淡一笑:“再过奈何桥时,我一定多要几碗孟婆汤,把你们忘掉……都忘掉……”

声音渐弱,她胸前的白衣上泛起了点点红花,紧跟着,魔术般的放大,迅速连成一片。我这才惊恐的发现,那是她身体里的血,渗过薄薄的衣料扩散开来。很快,半边衣衫艳红。

冰焰的声音渐失冷静:“怎样才能救你?”

“她若是要救自己,你怎会活到今天?”樱雪咬牙切齿道:“手刃所爱之人,自可断情。何须忍受这般苦痛!”话音刚落,人已飘了上来。

冰焰微微扬袖,地上的七星剑飞至手中,不动声色的退至我跟前。

樱雪并未多走一步,定定的看着幻琦。

座椅上的白狐裘已被浸染成红色,幻琦的脸一点点的恢复了原有的光滑明丽。她睁开眼,迎着樱雪的目光,轻唤道:“娘!”

樱雪的身子猛地一震。

幻琦柔柔的笑着:“娘,爹爹当年身陷囹圄之时,您抛下他独自出逃岂不容易得多,为什么就不懂自保呢?”

“那不一样……”

“我明白的,您比我幸运。可是,我并不后悔。事已至此,只盼您的原谅和成全。”

“琦儿,”晶亮的液体渗入樱雪的面纱,她弯下腰,颤抖的手抚上幻琦的脸,声音压抑得几乎失真:“是不是很疼?”

“不疼,”幻琦深深的呼吸:“只是很累……太累了。”她忽然转过头:“哥,你怎么来了?”

樱雪忙起身看向大门处。幻琦眼中一闪而过的决绝。

“不要……”我直冲上前,幻琦的动作却迅如疾电,右手抛出一团碧影直扑冰焰面门,左手一道寒光急转而下。

冰焰接住玉镯,七星剑掷向她手中的匕首……

毫厘之差,却仍然晚了一步。

剑刃“当”的打在刀柄上,刀锋已深深没入幻琦的胸口,原本就殷红的纱衣只在那一处稍显深色。

电光石火的刹那间,一切已然落幕。

幻琦吃力的仰起脸,笑容绝艳:“我终于又赢了你一次。老规矩,不许耍赖。”

蓝色光影在空气中微颤。

冰焰上前俯身,双唇轻轻印在她额头:“如果再有一世,愿你遇到一个能将心托付于你的人。”

王子无法吻醒的睡美人静静的躺在那里,安详而宁静。

皓白的手臂上,疮斑退尽,一点朱砂娇艳欲滴。

门外空无一人,樱雪却许久没有回过头来。

忽觉脚下沁凉,低头看去,一片水渍。冰块已经在融化。

金属破空之声响起,冰焰手中的剑锋直抵樱雪的背心,他冷淡的吐出两个字:“救人!”

樱雪微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拈花一笑醉流景】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