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拈花一笑醉流景 > 拈花一笑醉流景_第42节

拈花一笑醉流景_第42节

作者:雪月天使 发表时间:2018-12-22 23:53:12 更新时间:2022-04-10 06:21:15
微侧身,并不答话。

我拉下冰焰的手:“只要星璇没事,玄火宫定会归还原主!”

“20年的流离失所你要怎么还?我的女儿你要怎么还?”樱雪的声音猛然变得凌厉无比,她仰天大笑,内力四散,黑纱乱舞:“你们都该给她陪葬!”

就在她的笑声中,凤翎观的门窗洞开,几十道人影从不同的方向飞身而进,领头的两张面孔并不陌生:箫楼与阮彦。他们站定后,却未做备战准备,只是整齐排列在大厅门口。

雪峰在阳光下泛出灼目的银光,光晕散开,镀在门框内修长的身影边缘,神祗般的圣洁。

樱雪止住笑,颤声道:“月儿,我就知道你不会袖手的。你妹妹已经被他们……”

那人一步步走近,声音飘渺如吹乱霰雪的风:“若能离去,也是解脱。凡尘种种,也没什么好留恋的。”

“你说的是些什么话!”樱雪直直的走向他,脚步有些凌乱。

“你放心,我既然来了,自不付你所托。”弄月的目光从幻琦身上掠过,未见动容,只淡淡一笑道:“不过是有些羡慕,同处十月,怎么我就没她那么潇洒?”

“弄月,我要和你单独谈谈。”我松开冰焰的手,他只看了我一眼,没说什么。

“我想说的能说的都已经说过了。你若是还在问休书的事,”弄月唇角微微挑起:“落落,一定要这样吗?”

“我要说的不是这个……”

“裴夫人!”

我微微一愣,看向樱雪,她眼中满是嘲弄:“我还当裴家迎进了多么冰清玉洁的女孩儿,原来竟是流连在不同男人床上的……”

一道蓝光从我身边呼啸而过,直冲樱雪的胸口,好在樱雪闪躲及时,但七星剑仍扎进了她的臂膀。

“冰焰!”我惊叫着回头,带着淡香的衣衫已从眼前掠过。

“如果你还想救星璇,多说无益。”

冰焰的声音不带一点温度,一股绵缓的冲力将我推后几步,碰到了那块寒冰。

我弹起来就要随他跳下台阶,他一扬手,又一道银光闪过,“砰”的一声,我撞上一个硬物。顾不上揉脑袋,继续往下蹿,面前却多出一堵无形的墙,任我怎么用力,也前进不了半步。

墙外,早已剑雨纷飞。

身姿修长的人,无论使用什么武器,什么武功,都会别样的潇洒自如。

以前星璇和冷清扬在雪地里练剑,我可以站在窗边一看老半天。

那时候就觉得他们的招式很随意,也很好看。

今天才知道,能够出手取命的招式,才是最好看的。

正如现在。

剑气凛凛,疾风猎猎。

我从未见过冰焰正经的练过剑,同样,也从没见过弄月使过这么凌厉的招法。但我却能看出,他们在剑法上旗鼓相当。任何一处偏差,绝然没有回寰的余地。

满地的刀剑被劲风带起,天女散花般乱飞,不时的有刀剑在我面前停住,扑簌而落。

没有人留意我,而樱雪脸上的快意却让我要疯掉。

肚子里的宝宝似乎也感应到了我的焦灼,不安的踢腾。

背靠着似乎凝固成一块的空气滑坐在地上,耳边仍是杂乱的金属碰撞声。心乱如麻,却又唯恐这声音消失。如果我能冲出去,如果我能拦下他们其中一人……侧过脸,看着幻琦垂落在地的衣角,绝望的泪意泛滥开来,生与死,不过一步之遥。谁会在彼岸微笑?

摸索着牢牢抓住星璇的手,虽然滚烫,却是真实的体温。

很想蜷到他身边,却又不敢离得太近。那冰块的消融速度十分惊人。

星璇的脸湿漉漉的,像刚刚沐浴完毕,熟睡的孩子。

终于,抑制不住的哭出声来。

一只手轻轻的拂去我的眼泪。

我正想避开,却在意识过来的一瞬间僵住,难以置信的抬头,与一双黑亮的眸子对个正着。

“星……星璇?”

那双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我,我不确定的试探着叫他。

“花花,你吵死了。”他的嗓音低哑,却是我听过的最美妙的声音。

五十九 离歌(下)

“明明是把你吵活了,你应该感谢我!”捉住他的手,张嘴咬下去,泪水更汹涌的淌下:“星璇,你能不能不要吓我。”

“那你先不要哭了,本来就已经够疼了。”

“哪……哪儿疼?”

他不答话,凝神看了我一会,忽而闭上眼睛,轻轻的说:“我想你了。”

我吸吸鼻子:“这还差不多,不然我就亏大了。等你好起来,我们……就再也不分开了。”

星璇只是微笑,干涸的唇瓣裂开丝丝血痕。

我转头看向外面翩然如蝶的两道身影,使劲忍住眼泪,摸摸星璇的额头:“你再忍耐一下。我保证你会没事的。”

他睁开眼睛:“花花,我以前教你的穴位都还记得么?”

见我点头,他说道:“幻琦封住了我的几处穴位,很难受,你帮我解开。”

我不假思索的照他的示意点过他的璇玑、华盖、紫宫、玉堂几处大穴,却发现他的脸色越来越差。

“我……是不是弄错了地方?”

“没有……不愧是我亲自调教的徒儿……继续……风池……”星璇似乎在忍受着巨大的痛楚,汗珠纷乱滚落,却还有心思打趣我。

我慌乱的认清风池穴,抖抖索索的下指。

星璇闷哼出声,清瘦的身体不住的痉挛。

我手忙脚乱的抱住他:“星璇,你怎么了?”

“没事。”他在我的臂弯里用力呼吸,平复着自己的语调:“稍后继续听我指挥。尺泽、曲池、曲泉、阳陵四处穴位,用你最大的力气,记住了吗?”

“你到底要干什么?”那四处穴位分布于四肢的主脉上,稍有偏差即可导致经脉断裂。

“保命。”星璇简短的回答,起身单手劈向冰面,碎冰四溅。他拾起一根锋利的冰凌,毫不犹豫的刺进自己的脚腕,黑紫的污血流出。

我马上明白了他的意图,死死的按住他还欲抬起的手:“你不能这样。我说过再等一会……”

“你希望他们谁死?”星璇回过头来:“我看输掉的会是弄月。”

“我不知道,”头脑混乱一片:“我绝对不能再失去你!”

“虽然听见你这么说真的很开心,”星璇想拉开我的手,没成功:“但是……你听见山下的铁蹄声了吗?”

我懵懂的摇头。

他平静的说:“御林军等待的就是这一天。于公,玄火宫与天山始终都是朝廷的隐患。于私,杀父弑母之仇不能不报。一直过着能听能想,却无法醒来的日子,你能想象是什么感觉吗?”

“星璇,我知道你吃了很多苦,但报仇并不急这一天。于公,等你养好了伤,想拿谁开刀都没问题,说不定天下都会是你的。于私,我求你暂忍一时,你自残只会更对不起父母。”

“我不是自残,只要你按照我说的去做,我就不会残废。难道你不相信我吗?”

“这样就能解毒吗?我怎么觉得你现在比没醒来时更难受?”

我们僵持着,谁也不肯让步。

“花花,要出事了。”星璇忽然看向我身后,神情莫测。

“你别想骗我。”我强忍着转头的欲望,手上不松半分。

“有人想偷袭他……”

一声巨响传来。

我浑身一哆嗦,星璇的手腕滑了出去。

唰唰几下,等我反应过来,他已经重重的平躺了回去,黑色血浆在身下缓缓铺开。

“等血变回红色,我说过的那四处穴位……”星璇半阖着眼,声音十分虚弱。

“你……”我又急又气的说不出话,立马变了双兔子眼来。

“别别别……我不是好好的吗?”星璇慌忙睁大眼:“而且我也没骗你,看看就知道了。”

我猛的转身,呆住。

潋晨手持天禄神刃斜身而立,大厅右侧的石柱訇然倒塌,切面齐整。

他微微眯眼,出其不意的纵身一跃,天禄神刃飞了出去,我连喊住手的时间都没有。

冰焰丢掉手中的剑,紧紧抱住自己的双臂。

天禄神刃刹那已到了他面前,势如闪电。电光石火间,冰焰张开双臂——与那晚在天池上一模一样。他眼中闪过凛冽的紫光,金色的光翼在他的身后如烟花般迅速绽放。

悬在空中的刀剑疯狂翻舞成漩涡。

光翼渐渐舒展开来,二成四,四作八。

冰焰的手臂一横,天禄神刃沿中轴一分为二,银光黯然。

樱雪的笑容隐退,弄月的眼神不带任何感情。

飓风暴雨前的静谧。

冰焰傲慢的挑起唇,笑得有些邪魅。他掌风一转,明耀的大厅上空,一条红链横穿而过,卷着流焰扑向门边,将摆好剑阵的几十人瞬间吞没……

我都分不清清阮彦最后的那个表情是惊愕还是赞赏,火神八翼毕竟不是传说。

浓浓的红雾血一般流下,将大厅包围。

“花花……”星璇的低唤迫使我迅速回过身来,略稳心神,看准地方,腕上使力点了下去。最后一下收手,我连大气都不敢喘,紧张的观察他的伤口。

还好没有出错,出血口在慢慢的凝固。星璇坐了起来,略缓口气,跳下冰床。

没时间高兴,我再次抓住他:“你要去哪儿?”

“你为什么会来天山?”他反问我。

“救你。”

星璇笑了:“你已经完成了任务,还不赶紧回去吗?难道真要让他们拼出个你死我活?”

“你身上的焚花毒还没有解。”

“我会想其他办法的。”

“没有其他的办法,只有樱雪……”

“落落,”他轻轻唤着我的名字:“这是我最后可以做的。你听我说,这辈子,你只能尽心对待一人。不要犹豫,不要让自己后悔,选择你最想要的,没人会怪你。”

他深深的看我一眼,转身穿过红雾,丢下最后一句话:“以后都别再哭了……真难看!”

“你等等我……”我紧随其后,却仍被看不见的墙壁挡了回来,星璇顷刻消失不见。

我沿着光滑的墙面摸索了一阵,手心里全是汗。冷清扬不是说冰焰不能再用禁术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情急之下,我掏出剩下的碧瑶丹全吞了下去,一股熟悉的热流淌过全身,伸出手,白色的光球在掌心缓缓滚动,眼前果然多出一道淡银色的屏障,白光所及之处,在空气中浮动出一圈圈涟漪。我大喜过望,刚想把手按上去,小腹徒然一阵隐痛,光线立刻黯淡了不少,一切恢复原样。

深吸一口气,我按住腹部。宝贝,帮帮我,我向你保证,今天过后,会给你一个幸福的家。

集中所有念力再次集聚起更为耀眼的光球,终于看到银壁在强光下一点点漾开、融化。

冰焰的话音清晰的传来:“到此为止吧。治好星璇,玄火宫自然是你的。再晚一步,他去哪儿,你也只好跟着去了。”

红雾渐散,大厅中央,只剩四个人。

冰焰神情清冷,正欲再说什么,忽然看向我这边,一怔。

就在这时,樱雪手中多出一把匕首,胳膊抡成半圆,狠狠的扎了下去,目标却不是冰焰,而是自己。

弄月一个飞身夺下她的匕首,再回地面时,牙关紧咬,寒光自手腕绕过,血珠溅开。他微微抬手,风从脚下冲起,鼓起他的衣衫。以鲜血为誓,承日月之力,冰封万物,雪雾银霜驱散灼目的火红,直扑向冰焰。

冰焰一个后仰,躲了开去。黑玉般的长发划过冰冷的空气。

大厅上空的红链剧烈抖动,链结处,血色的花苞不断滋生,不断蔓延。

雾气在旋转,红莲在绽放。

旋转、绽放、旋转、绽放……越来越急,越来越快。

弄月脸上露出释然的微笑,闭上眼,用尽全力劈出一掌。

空中有无数团火光在爆炸。

漩涡中的刀剑骤然砸落,铺天盖地。

不及多想,我迅速收拢手中银白交织的光球,挥向前方。

静止。最后关头的静止。

火链熄灭,刀剑沿着银白色的轨迹纷纷滑落。

头一沉,我向前扑倒,没有了阻碍,直接滚下台阶。

号角长长的响起,我模糊的听见了由远而近的铁蹄,地面随之轻颤。

一双温暖的手半抱起我:“谁都不要管了,你跟我回去!”

“星璇……找到星璇……”头疼得像要裂开,我睁不开眼。背心处源源不绝的热流注入身体,神智渐清。冰焰的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他侧开视线。

“我,加上孩子,都不及他们重要?”

“不是这样,冰焰,我们不能再亏欠他们。已经太多了,真的太多了。我想要和你在一起。但如果背负着愧疚,又怎么会幸福!”

“傻丫头……”冰焰的下颔轻蹭我的额头,环住我的手臂有些轻颤:“我说过,倾我所有,一定会让你幸福。”

我紧紧的回抱着他,泪水渗入他的前襟:“不用倾你所有,就像现在这样,我们再也不分开。”

“天子有令,平天山,灭玄火。今日势必拿下一众乱党贼子。归降尚有活路,拒不从命者,杀无赦!”穆子云的浩然之声在山峦间回荡,不用贴近地面,已经能听到整齐划一的脚步。

冰焰牵着我的手走出凤翎观。

不长的路上,横尸层层,不敢再去寻找谁的目光,低着头匆匆而过。

门外,狂风落叶,却共从容。

一排排弓箭手半跪在湖畔,黑压压的人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拈花一笑醉流景】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