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拈花一笑醉流景 > 拈花一笑醉流景_第43节

拈花一笑醉流景_第43节

作者:雪月天使 发表时间:2018-12-22 23:53:15 更新时间:2022-04-10 06:21:15
马前方,是头发花白、双目如炬的穆子云。他作了个手势,无数张满弓上的箭矢齐指我们。

“慢着!”

穆子云明显愣住,紧紧盯着朝他走来的人。

星璇的步伐有些不稳,薄薄衣衫上的血迹触目惊心。

“小王爷!”不知谁喊出一句,齐刷刷的铁甲着地声紧随其后,每个人的脸上都难抑激动。

穆子云正要屈膝,被星璇扶住,再抬头时已是老泪纵横:“末将率三军参见小王爷!苍天有眼,护我龙脉不绝!”

星璇点头,直起身来,击掌两次,朗声道:“三军听令,退兵十里!”

穆子云惊道:“你说什么?”

“我说,退兵!”

“这是皇上的命令。”

“将在外,君令有所不受。我会拿下天山,但不是现在!”

星璇站在军阵前,巍然不动。

“活捉樱雪交到星璇手中,我们就走吧。”冰焰收回目光,对我说道。

“笑话!”樱雪不知什么时候也出来了,她听见冰焰的话竟毫无防备:“他既能离开冰床,定是教那丫头解开了幻琦封住的命门,眼下早就剧毒攻心,便是神仙也救不活他。我倒是不懂他这么做有什么好处。”

“你不过是在为自己找借口吧!”我嘴上说着,心里却乱成一团,聪明如他,怎么会让自己走上绝路?可是……解穴的过程里,他的确很痛苦。

一阵阵不安袭上心头,我拼命回想着星璇说过的每句话,想证明樱雪只是别有用心。渐渐的,那些话语连成一片——“你希望他们谁死?我看输掉的会是弄月!……你难道真要让他们拼出个你死我活?……这是我最后可以做的。……以后都别再哭了……真难看!”

攥紧冰焰的手,我固执的不去想那个最坏的可能:“就照你说的,不要让她逃了。”

“我为什么要逃?”樱雪脸上泛起诡异的笑容,蓦的提高音量:“星璇,你还要不要见梨落最后一面!”

星璇闻声愕然回头,穆子云果断的扬手,重击在他的颈间。

他最后对我的浅浅一笑,让我终于知道怎样的感觉叫做心神俱裂。

穆子云将他抱上马,沉声道:“放箭!”

箭如黑雨,阵型严密,毫无缝隙。

几乎同时,樱雪十指间飞出一把明晃晃的银针,直插进对方脚下的土地。

未弄清她的意图,羽箭已近身。冰焰挡住我,剑气在身前形成牢不可破的护壁。

樱雪退后几步,一个旋身,与她擦肩而过的几只羽箭忽的转了方向,直直朝我射了过来。

冰焰背对着我,风吹衣袂轻飘,如苍穹中缓缓游动的浮云。

躲不躲开的结局其实都一样。

我想要的,就是和他在一起,晨昏相伴,直至终老。

不顾一切的用手去挡箭,近至指端的冷风忽然停住。

抬眼见到弄月清亮的眼眸,几滴温热的液体滴在我手上。我垂下头,看着他的胸口,头嗡的一声响,晃了晃脑袋,再看过去,锋利的箭矢上,鲜血一滴滴的不断滚落。

几缕黑发被汗液血液湿润,丝丝贴在脸上,他的身体摇摇欲坠。我刚扶住他,手腕跟着一沉,随他跪在地上。抓住他的肩膀,我的双唇抖不成形:“弄……弄月,你……你怎么也……也学星璇吓……吓我!”

“落落,很多年以后,你依然会过得很幸福,对不对?”

我用力点头,不敢松手:“会……会的。但是你不能死,不准死……否则我会讨厌你,一直讨厌下去……”

悄无声息。

“可是,我喜欢你,在你喜欢我之前。”墨黑的眼睛弯了起来:“在谁也不知道的时候。”

灿如星辰的眸光渐渐消逝。

“落落,忘了我。”

停滞在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淡,越来越模糊。

我抱紧他,却无法留住一点点消散的体温。

“不……我不要忘了你……”

突然被人拦腰抱起,弄月的身体从怀中滑落,我狂乱的想扑回去,冰焰却带着我飞速的上跃。

数道红光冲天而起,埋藏在地下的炸药瞬间全被引燃,轰隆的爆破声夹杂着马嘶人嚎,脚下已是一片炎狱火海。

火焰变成雪白,流星划破天宇,击碎晨昏,带过虚无的光线,俯仰间回到黑夜。

什么也看不到,什么也听不到。

六十 绝世

阳光,蓝天,白云,飞花。无人的秋千独自晃悠。

玄火宫的如画景致仿佛从未变过。

抱膝蹲在镜湖边,看着水中自己的倒影,风过,支离破碎。

有人走到身旁坐下,我侧过脸微笑。

冰焰碰碰我的脸,缩回手,一言不发的解开披风,将我裹了进去,紧紧抱住。

温热的呼吸拂过耳畔。缩在他怀里,身体渐渐回暖。

“明日就是中秋了,月圆夜沧渊便可问世。”

“哦。”我应了一声,还没能从自己的思绪中挣出来。

沉默了一会,冰焰淡淡的问道:“你在想什么?”

“有什么办法让我把在人世的经历都忘掉?不然,要过多少年才能忘掉?”

冰焰摩娑着我的头发,没说话。

我自言自语:“红凤说我像只蜗牛,成天躲在壳里。其实,蜗牛壳哪有她想的那么好,重死了,又放不下。”

“那我也住进来,一起背着。”冰焰笑了笑,有些勉强。

“去,我没留你的位置。”原想调节一下气氛,无心之言却起到相反的作用,冰焰的手停了停,我垂死挣扎道:“我是说,壳太小了,呵呵……”

“梨落,你会不会怪我?”

“怎么会?”我略为诧异的抬头,他吻了吻我的眉心,紫眸中闪过一丝落寞。

“等待了太久,再见到你的时候,真的……激动得快要疯掉。”他自嘲的笑笑:“所以,明知道是事实,却不能接受你喜欢上了别人。我不应该那么早出现在你身边,当时却昏了头的只想把你抢回来。原本无懈可击的计划就这么一路错了下去,我为自己的冲动付出了代价,看到你因我伤心,看着你越走越远,却无能为力……”

“我没有怪你。”我在披风内伸手环住他的腰,声音放得很轻:“只是在想,如果一切都不曾发生,都能够重来……很多年前,灵界的主神没有消失,我们就会从那个时候开始幸福,直到现在,没有一点点遗憾……多好。”

其实,谁都清楚,那不是遗憾,而是在彼此心口深深划过的一道伤。做错了事,可以道歉,可以遮掩,可以弥补。而伤口复原,伤疤还在。我们小心的不去触碰,也许若干年后会逐渐淡忘,却永远也无法消失。时间久了,心会脆弱得不堪一击。

但是,仍不愿多想,明天会怎样,那是明天的事。今天手心里还有的幸福,就要统统用完,一点都不能浪费。

相依相偎的在湖畔坐了很久,从夕阳西下,到繁星满天。

断断续续的聊天,一反常态的,都是他在说话,而我,只贴近他的胸膛,听着沉稳的心跳,就觉得满足。

清秋夜凉,画楼初掌灯,临水疑星落,依山似月悬。

冰焰话至一半忽然止住,手掌覆上我的小腹:“你累不累?想吃点什么吗?”

我摇摇头:“你继续给我讲讲神灵两界的风土人情,我先熟悉熟悉,还有,我们最开始是怎么认识的?”

“等你恢复了灵力,过去的事自然都会想起来了。”

“那问你最后一个问题。我们在一起那么久,为什么……都没有宝宝?”

“……”

“难道说,有?”我小心翼翼观察着冰焰的神情,看不分明。

避开我讶异的眼神,他用指关节顶顶鼻尖,笑得有些隐晦:“按说早应该有了。如果不是你备足了千种理由用来临阵脱逃。就算到了逃无可逃的时候,你还有最后一招杀手锏……”见我满脸的好奇,他唇角上扬的弧度更大了些,气定神闲的吐出两个字:“葵水。”

“你……你胡说。”我倏然直起身,面红耳赤的瞪他。

“我说的是事实。我哪想到,你会变得这么主动,早知道……”

脸皮撑不住了,我开始转移话题:“啊……你看今天好多星星呢!”

我话音刚落,冰焰继续道:“早知道这样,我死也不会碰酒……你疼不疼?”

我一怔,忙迭声道:“还好还好。”

“嗯?”冰焰挑挑眉,我一头雾水的看着他,脸烫得更厉害了。

紫眸中泛起玩味的笑意:“我是说你的手。你紧张什么?”

“哦……”我收回紧拽着菱形金属扣绊的手,濡湿的掌心里,醒目的红印。随手拍去粘在他身上的草屑,尴尬得不敢抬头。

“真的不疼吗?”

“不疼不疼。”

“我是说那晚……”

终于飞出一个漏风巴掌,可惜,中途就被他捉住了手腕。

不顾我的张牙舞爪,冰焰牵起我的左手。没等我反应过来,一枚白色指环已滑进食指,不过片刻,指根处便笼上柔柔的光晕。

“我不打算戴在食指上,无名指才能让心意相通。”

冰焰轻轻一笑,手掌上移,与我十指交错。

顿时,一道道银光如烟花般流散,围绕着我们的手飞旋。

“落儿,它还认识你。灵界主神历来都由隐月挑选,食指是权位的象【炫|书|网】征。”

“我不在灵界时,它为什么不选新的主神?”

“因为,它在我手上。你看,”冰焰笑得有些孩子气,他松开手,指环内侧赫然浮现出一个篆体的“落”字,银紫色的纹路精美秀丽。我半张着嘴,目不转睛的盯着那个字,他更得意了:“我费了好大劲才弄上去的。”

“这个字会消失么?”

“不会,只要你在我心里。或者像你说的那样,只要我们心意相通。”

我满意的翻来覆去欣赏自己的手:“隐月可以用来检测你有没有变心?”

“嗯。”冰焰的眼波在柔光里缓缓流淌,锁住我的视线:“除此之外,你只有戴上它,才能统治灵界。”

我想了想,觉得有些不对:“你不是说会替我找新的……”

“现在不要谈这些。”冰焰将我重新搂进怀里,轻声说:“只想想我们两个人的事情。比如,宝宝的名字。”

“对了,你喜欢什么名字?”

“很久之前就想过,女孩叫卿婉,男孩就叫卿夜。你觉得好吗?”

“婉,夜……好听,我准了。”我笑着转过头:“那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

他低下头,温柔的亲吻:“女孩,和你一样就好。”

一整夜就在这样的轻言软语中过去了,到后来,我靠在他肩头睡去。

碧水萦回的梦中,有人在幽幽叹息。

纷杂迷乱的光影里,倾城的女子,快马的少年,鼎沸的人声,欢笑的雾霭,绚烂的繁花……来来去去的,不过是缘尽的轮回。

又一次在绝望中醒来,泪流满面。

“落儿。”冰焰替我拭去泪水,紫眸中满满的怜惜。

我无力强颜欢笑,喃喃道:“带我走吧,离这里远远的,我们……再也不回来……”

轻柔的吻代替了回答,我在他的怀抱中慢慢安静下来,疲惫的合上眼。

是夜,皓月当空,冰玉满盘。

玉镯在水月交融处变成浅黄,明亮的水面上,浮动着几排奇怪的字符,我费力辨认了好一阵,也看不出是什么。冰焰一脸平静,挥挥手,红光闪过,字符立马消失,湖水瞬间沸腾一般,哗啦啦的朝两侧分去。等到浪潮退尽,中间一道长长的石阶只通湖底。

“刚才那个……我怎么不识字?”

冰焰拉着我的手步入潮湿的石阶。

“开启沧渊的密语早在远古之前就存在,那时你还没出生。”

石阶前方水雾弥漫,听着自己的脚步声,开始莫名的紧张。

冰焰似乎有所察觉,看看我:“你准备好了吗?”

“准备?我好像饿了……”

冰焰停住脚步:“那,先回去吃点东西?”

“不,我很害怕。”

“怕什么?”冰焰静静的看着我,我使劲咽下一口唾沫,发觉他的手也不像平时那样温暖干燥。

“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郁闷的一箭中矢,冰焰果然不说话,我甩开他的手:“你想把我拐去哪儿,你……你会一直在我身边吗?”声音轻颤,预感准有什么用,结局从来都不是我来写。

“落儿……”

“停停停,”我打断他的话,心跳杂乱:“你每次一用这种语气说话就没好事。”

“如果一切可以重来,没有你我的参与,弄月、星璇、幻琦……很多人的命运都会不一样。”

“真的……可以重来吗?”我疑惑的看向他,这种设想在脑海里盘旋了无数次,总觉得不过是痴想。

冰焰点点头:“沧渊的传说你是一开始就知道的。”

“那太好了。我们回去,然后让时光逆转,不对,要先带走火神秘籍,玄火宫才能得以平安……”话音渐止,我手舞足蹈的僵停,狂涌的兴奋一点点隐退:“开启时空之门是不是一定要……火神九翼?”

冰焰仍静静的看着我,半晌,淡淡一笑:“我才发现,喜欢一个人,并不是一定要占有。只要看见她的笑,就比什么都开心。”

“你回答我的话!”

“我只想尽量满足你的心愿。”

“我很贪心,你要满足所有的心愿才行。”

“首先满足在我看来最重要的。”

“那然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拈花一笑醉流景】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