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拈花一笑醉流景 > 拈花一笑醉流景_第44节

拈花一笑醉流景_第44节

作者:雪月天使 发表时间:2018-12-22 23:53:19 更新时间:2022-04-10 06:21:15
后呢?”

“然后……”他轻声重复这两个字,没有继续,转而说道:“落儿,只有结束,才能开始。如果在人世欠下这样的债,我们也永远得不到幸福。这个道理,还是你教我的,怎么就忘了?”

我无法出声,一张张或清丽或明媚的容颜在眼前转瞬即逝,心狠狠的痛起来。硬生生的别过头,绕开冰焰向前走去。

昨日的耳鬓厮磨,(炫)恍(书)然(网)如梦。

我只知道自己很想哭,然后拼命的把眼泪逼回去,越走越快。

只怕再一回头,什么勇气都没有。

冲到一处严实无缝的石壁前止步,石壁上通体翠绿的玉龙凌云驾雾,仿若天成。冰焰走上前,将两只玉镯一左一右的套进龙眼,大小刚好吻合。一声沉闷的声响从石壁后方传来,玉龙慢慢隐入石壁,石壁随之上移。正前方,长形玉石槽上空,氤氲着变幻莫测的七彩光环。

冰焰低声念了句什么,光环散开,沧渊缓缓升起,束缚着剑鞘的铁链如灵蛇般游动,层层褪去。他转头看向我:“我把所有灵力都给你,应该足够维持你顺利生产。回家之后,你自己的灵力也会慢慢恢复。虽然不能在你身边照顾你……”

“我的家在哪儿?”泪水蜿蜒过颈项,我任性的泣不成声:“如果没有你,那个世界对我来说什么都不是……我不要回去!”

“你不想再见我了吗?”冰焰的笑如月下的潮汐,隐忍的忧伤:“至少,还有我们的孩子陪着你……”温软的唇落在我的眼睛上:“不要看我。你这个样子,我怎么舍得送你离开?”

他的吻蜻蜓点水般滑过我的发际、额头、脸颊、鼻尖,最后停在唇上。顿了顿,他手臂一环,深深的吻了下来,挺直的鼻梁顶得脸颊生疼,我却舍不得退后半分。他更像是要把我嵌进自己的身体,疯了般的吮吸纠缠。整个世界只剩让人沉醉的甜腻,而心却疼得想要停止跳动。

他微微喘息着,抱紧我,声音极尽温柔:“落儿……落儿,答应我,你是我的,永远都是。”

我用力点头,捧着他的脸,贴近他:“我知道,不管你今后还要不要我,我都只会是你的。”

“落儿,”拂过耳边的话语低哑得几乎听不见,却字字清晰:“我爱你。”

眼泪如决堤的洪水,霎时倾涌而出。

明明很痛苦,却不想结束。揽住他脖子的手,越收越紧。

沧渊出鞘,停在半空,蒸腾的霞雾从我们身边滚滚流过。

他终于轻轻拉开我的手,转身离开。

赤红暗影中,他轻抬双手,一瞬间,金色的烈焰升腾而起,如同凤凰涅槃时的羽翼,华丽的焰舌围绕着他旋转。

乌发和黑衫连翩飞扬,紫色的眼眸在火光中像极了一颗摇摇欲坠的泪,空灵柔美的声音仿佛来自<炫>-<书>-<网>世界尽头。

“以神之子的名义起誓,用千万年时光换来人界重生,请赐予我轮转时空的力量……”

火焰连成的幕墙从地底升起,灼痛了已经流不出泪的眼。

他的唇畔绽开一抹浅笑,向我伸出手。

一簇银光将我包围,身体开始在无尽空间里不停的下坠。他的笑容渐渐模糊,黑暗涌来的刹那,我微笑着闭上了眼睛。无所谓会去哪里,因为任何一条路的彼端,都不再有你。

红尘紫陌,瑶琴万里,有人在低声吟唱:

心已随风去,山水仍相依,错放的人生谁在喃喃自语。

来去的你我曾笑看的风雨,而今的大地空留一声叹息。

月儿明明水清清,一曲清流翻飞弦外的音。

来时花铺满路,去时已荒芜,若天外有天,何必今世缠绵……

明亮的光源照在脸上,脚刚触到实地,就听见一片欢呼。

我缓缓睁开眼。

黛山万峰,碧桃千树。玉殿高耸,半侵云廓。

殿外,无数双高举挥舞的手,无数张喜悦飞扬的脸,灵界的子民。

银汉流转,日月光耀。

人间岁月,海阔天远。

一切回归原始,混沌初开。

—— 上卷完 ——

六十一 灵界

灵界。紫宸宫。

半岁大的娃娃在红毯上乱爬。

一道紫金色的光芒落下,满面笑容的男子出现在她身后,双手提起她的腋下,举至眼前:“宝贝,今天有没有想我?”

娃娃莲藕似的小腿一蹬一蹬,乐得口水直喷男子的脸。

不远处,一棵玉树泛满碧光,银白枝叶透亮,融融春风里,如同桃源外飘飞的大雪。

翻过一页羊皮纸,几行字映入眼帘。

灵界有树名碧瑶,幻术法典中的释义为命源。碧瑶树若是枯萎,灵界必定灰飞烟灭。

此外,据史书记载,灵界第三代主神诞生在百年一季的碧瑶花中,临世那日已成传奇。

时值前代主神任期已尽,隐月还迟迟未确定接替者。

神灵两界一向交好,神族的占星师为灵界卜出一卦,内容令所有人震惊。

他说,灵界的下代主神是一名身携银印的女子,她将会拥有一统三界的力量。

此言一出,神族立时进入养兵阶段。

灵界却一片混乱,因为历代主神的候选人里,从来都没有女子。

于是,选王变成了选美。

胭脂娥眉,环佩缨络,但凡生有印记的女子统统被召集到了灵瑞殿,神坛之上的隐月却依然毫无动静。正当众人不知所措时,它忽然飞跃而起,直至碧瑶树下。

花萼初开,一名女婴躺在蕊中熟睡,前额一朵梨花妆,银光浅绕。

隐月缓缓落下。女婴的命运顷刻已定。

梨落,灵界最年幼的主神。

我放下手中厚厚的书卷,看看门外玩得不亦乐乎的一大一小两个身影。

小的名叫卿婉,我的亲亲宝贝。

大的名叫螭梵,我的得力部下。

在人界见到螭梵时,我以为他顶多不过十六七岁,后来才知道,他已经一千五百来岁,我的前世今生加起来,远不及他的一半。

纵观三界,能活过千年的人寥寥无几。在灵界,除了螭梵,就只有云渠与璞墨两位备受尊崇的长老。

神灵两族人的寿命都只和灵力有关系,因此用来储蓄灵力的年少时光特别漫长,不过,能长成螭梵这样的,也为数不多。这一点,看看那两位长老沧桑的脸就知道。

综上,螭梵的灵力强到变态。

作为他的老大,我自认差他太远,他却坚持屈居第二。原因很简单,千年前的神灵大战中,我使出了灵界的终极法术——光耀遁天。虽然我不大想旧事重提,但当年那道强悍护壁确实是以我的小命为代价的。

顶着定国将军的名号,螭梵在外可谓是威风八面,实际上此人也没太大追求,除了乐此不疲的给卿婉当奶爸,最大的消遣就是泡妞,而且,他在花丛中与在战场上的表现相当,绝对的所向披靡。

灵界的少女,神族的少年。

如果把螭梵丢到神族去,撑死也就混个上中等。但他从不这样认为,此刻正抱着我的宝贝,绽开一脸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婉儿好厉害,连第一美男子的心都能俘虏,我郑重决定将初吻献给你……就现在。”

卿婉被他的表情逗得咯咯直笑。

螭梵满意的点头:“这么开心就是愿意了,我知道你也期待很久了。”

我头大的看着上演过几百次的戏码再次登场,就在螭梵撅起的嘴巴即将贴上那张粉嫩小脸时,忍无可忍的弹指,一团白光砸了过去。

螭梵“嗷”的一声惨叫,我上前抢过卿婉,她在我怀里扭动着软软的小身躯,短短的手臂乱挥,意犹未尽的挣扎着去抓螭梵那头已凌乱不堪的短发。

“婉儿乖,离他远点。”

我抓过卿婉的手,她转头看看我,大眼一弯,露出两颗袖珍小牙……原来螭梵老想亲她也不是没有原因的。我叹口气,同情的瞟了一眼拼命揉脑袋的螭梵,往回走。

“梨落,你下手也太狠了,顶着这么个大包,我怎么见人!我的初吻哎,多少女人梦寐以求的,难得我这么主动,你……真过分!”螭梵一边抱怨,一边跟了进来。

“初吻?我都替你脸红。几千几百次了恐怕都数不过来吧?”我嗤之以鼻。

“有什么好脸红的。”螭梵恢复笑嘻嘻的神态:“你是羡慕吧。这样,我现在就去替你找几个神族男人回来,不过先说好,玩玩就算,千万别再当真啊……啊啊啊……”

一只银制烛台神准无比的飞了过去,目标物抱头鼠蹿,立即没了影。

烛台敲在大理石地面上,发出清脆的回响。

卿婉躺在我的臂弯里,咿呀自语。

我低下头,在两汪明澈的紫潭中看到自己的脸,千年未变。

不过一次转身,却已相隔沧海桑田……

卿婉的甜甜一笑让我回过神来。

细看之下,这孩子的五官简直是对照着某人刻出来的,只不过是微型可爱版。

我挠挠她白白嫩嫩的小下巴,她笑得更欢,抓住我的食指轻摇。

玩了不大一会,她开始打哈欠,双瞳水雾濛濛,衬着粉雕玉琢的小脸,乖巧得像只小猫。

“婉儿是不是玩累了?”我轻轻拍着怀中的小人儿,亲吻着她的额头,一股清淡雪香入鼻。

卿婉的大眼渐渐眯成一条长缝。看着那张恬静的睡颜,我忍不住微笑。收紧双臂中,抱起她走向里间,小心翼翼的呵护着身边仅剩的能够让我全心全意去爱的人。

放下帐帘,信步走到窗前。

窗外大片的金色云海,沧波浮空,断霞明灭,翻卷霓虹。

云海尽头,有一片广阔的原野,终年温暖如春,鸟语花香。

无论神灵两界是战是和,苍原上孕育的爱情故事数千年来绵延不绝,金风玉露的相逢,情意缱绻的相约,随时都会发生。人界就混居了很多神灵的子民,过着不羡鸳鸯不羡仙的逍遥日子。那样的自由,是我没有的,也是得不到的。从我记事起,两位教护长老就反复在我耳边念叨,梨落,你不是普通的孩子,你肩负着灵界存亡的重任。很多事,别人可以,而你不行。

当时谁都不知道,苍原上最轰轰烈烈的一段情事终究由我谱写。

十五岁开始修习初级幻术,每天花大量时间呆在苍原的浣玉林,集中念力击落满树繁花,在它们没入土壤前,让灵力幻变出的花朵代替它们的位置。

我能让梨花在手心盛开,却没有办法让它们鲜活的缀满枝头。于是,浣玉林渐渐只见新绿。

意兴阑珊的回紫宸宫埋头法典,隔了几日再去练习。闭上眼,默诵要诀,旋身扬手……再睁眼时,花开花落,迷幻如梦。

漫天纷飞的花雨中,款款走来一人,白衣胜雪,黑发如云。

短短的一时间,我以为你也是我变出的幻境。

你扣起双手无名指,在身前挥开一道弧线,飘落在地的花瓣次第跃回枝头,与新生的梨花一起,挤挤挨挨,娇嫩如初。然后,你笑着看向我:“你怎么有好几天没来这里?”

我好不容易从花枝上收回目光,讶然道:“我……们认识吗?”

“现在就认识,你叫什么名字?”

“梨落。”

“梨落,以后我来教你幻术吧。”

刚回灵界时,我每天都跑去浣玉林,一场场花雨落尽,却始终没能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时间久了,方知一切已成奢望。独立飞泉边,却不能流泪,因为剩下一个人面对真实,需要的是坚强。

所谓的真实就是,除了战争,我没有其他方法可以见到天地那一端的你。

但我不会轻易言战,不会让厮杀和流亡的惨烈再次发生在触目所及的地方。

而且,就算见到了你,又能怎样?

阳光变得有些刺眼,伸手欲挡。

隐月中,云雾缕缕,纯净得没有一丝杂色。

曾有的那个“落”字早已无影无踪。

“主上。”一声轻唤打断了遐思。

我迅速调整好表情,微笑着回头:“蝶依,有什么事吗?”

“神族有使节来访。”身前的女子微笑着行礼,右耳下方,蝶形的碧蓝耳坠闪闪发亮。

“这次来的是谁?”我看了一眼床上酣睡的卿婉,示意蝶依随我走到大厅。

“神族占星师,霓裳。”

我有些惊讶。神族王座之下的尊荣分属五人,即风火水土四系领袖和占星师,历来如此。区区使节竟由占星师亲任,着实奇怪。

“她为何而来?”

蝶依摇头,脸色有点难看:“她一定要见到主上才肯开口。看来,外界传言不虚。”

“什么传言?”

“在主上归来之际,神族已重兵压境,显然有强攻之意。后来却迟迟未有动静,只在不断加强防护,四系领袖也陆续离开阵营。属下听闻,这都源于神族的王现已生命垂危。”

“垂……危?”我的心骤然乱成一团,声音有些颤抖。

蝶依并未意识到我的失态,继续说道:“他的灵力一夜之间几近衰竭,四系领袖力挽狂澜,才保住他的元神。不管此言是真是假,我军将士都认为,这是一举拿下神族的大好时机。晚些时候两位长老会来与您商议……”

“请神族使节到侧殿稍作休整。”我打断蝶依的话:“鸣钟召开五老会议。”

蝶依不解的看看我,行礼退下。

她离去后,我松开紧握住椅背的手,发现自己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六十二 盟约

重要决策前,主神必须召开议事会议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拈花一笑醉流景】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